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新发展格局下房车产业链的重构与优化研究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黄体允 李英艳

  摘 要:随着我国居民收入水平和消费能力的提升,大陆房车市场呈现爆发式增长,围绕房车供需的产业链条和产业集群逐步形成。在分析国内房车产业链供需特征的前提下,基于新发展格局视角解析了房车产业链存在的问题与不足,并结合数字经济时代的新技术,提出了互联赋能、提质增效、优化制造流程,制定修订规范、提升安全标准、推进技术创新,以及优化服务链条网络、拓展服务协作空间等重构与优化房车产业链的路径建议。
  关键词:房车;产业链;房车旅游;房车产业链;产业链重构
  中图分类号:F269.24;U469.1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3-291X(2022)29-0032-03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形势的好转,世界房车市场逐步回暖。据中国汽车流通协会的统计数据,中国大陆2021年自行式旅居车销量12 582台,同比增长43.2%,月均销量超过1 000辆;拖挂旅居车全年交易3 543台。可见,中国房车产销呈爆发增长。2021年的前五年,新增房车相关企业注册数以平均28.1%的增速快速增长。房车从小众市场逐渐向蓝海过渡的快速增长,带动了汽车主机与底盘系统的原材料供给。从汽车主机厂商、房车专用功能部件制造、房车整车制造与改装、房车展览与销售到房车中远途旅行、房车露营、房车租赁、房车维修、房车资讯与合作平台、房车俱乐部等相关配套产业,其产业链比普通汽车产业链更长,涉及的行业更广泛。为适应建立全国统一大市场、重构产业链的新发展格局,分析我国房车产业链目前的特征,提出存在的问题以及重构与优化建议,就成为业界、学界共同面临的课题。
  一、当前我国房车产业链的基本概况
  为了方便地描述,我们用以下几组数据进行说明。
  一是年销量。2021年全年房车销售16 125辆(其中自行式12 582辆、拖挂式3 543辆)。
  二是保有量。截至2021年底,中国大陆房车保有量约为19.2万辆。如果不与地广人稀的美、加、澳等国简单对比,而以日本的房车保有量为参照进行预测,中国房车千人保有量达到0.8―1辆水平时,总保有量将达140万辆,市场规模约将到达3 000亿元;按15―20使用年限测算,中国房车销售量将保持在6―7万辆,达到目前年销量的4倍。从全球视野观察,中国大陆房车潜力巨大。
  三是房露营地运营数量。截至2020年底,全国“露营地”相关企业注册量8 758家;2021年新增注册量达到17 579家,房车露营地约4 700家。目前登记注册且持续运营的“房车露营地”约317处(包括香港8处、澳门2处、台湾8处)。
  四是生产厂商数量。目前,涉及房车产业链的企业7 000多家,房车生产企业200多家,注册且有产品生产的品牌房车目前约150多家。以2020上半年为例,全国有110个厂家公示250款新车,包括1款插电式混合动力旅居车。当然,还有不公开销售,仅凭私人定制而无法准确统计的小规模、作坊式改装门店。
  二、我国房车产业链的产品供需特征
  房车产业链可以从产品链、价值链、供应链等不同角度进行研究。我们仅从需求、供给的角度作简要分析。
  (一)我国房车的需求特征
  房车初始购置价格、养车成本、出行成本、收入预期、消费偏好、旅游理念、闲暇时间等,都是影响房车需求的因素。目前,3.0T排量的中端配置的C型房车,市场实际售价大致在45万元左右;B型房车大致在35万元上下。据估算,普通C型、B型房车一年的养车成本在1.2万―1.6万元。许多尚未退休者购置的房车每年闲置十多个月,其资金消费可想而知。有研究表明,房车消费者的主要同行者第一是伴侣(63%以上),第二是孩子(37%),第三是宠物(36%)。而房车除了底盘之上的“房”的配置,还必须满足驾乘者、同行者的需要。
  一是从消费者年龄特征看,房车最终消费者以40―60岁的中老年尤其是退休人群为主;受新冠疫情防控影响等短期因素的影响,近期年轻人也加入到房车消费行列。
  二是从车型选择偏好上看,中老年消费者选择自行式C型房车的意愿较高、人数较多,他们更注重房车休息的舒适性、解决内急的方便性、原始生态下自制饮食的可靠性;而受价格、休闲时间等因素影响的年轻人更喜欢选择能进地下车库、能市区通勤的B型房车,或直接选择与在市区常开的第一辆车配套的拖挂房车。
  (二)我国房车的供给特征
  影响房车供给的因素有许多,包括市场价格、厂商的产量和利润目标、生产的技术水平、房车专用底盘与专用配件的价格、差异产品的替代与竞争程度等。从生产、销售、售后服务相关环节看,目前房车供给显示出的主要特征有以下四个方面。
  1.生产厂商多而杂
  全国现有房车生产的品牌厂商200多家,另有部分作坊式房车改装厂家,总共有超过7 000家涉及房车的注册企业,多数厂商生产规模较小。第一类是专营房车生产的宇通、奇瑞瑞弗、亚特等典型房车制造商,主要优势是规模相对较大、专业化程度高、产品市场影响力强、市占率较高。第二类是以本集团自有底盘进行房车生产的厂商,如上汽大通、长城览众、江铃房车等,其房车品牌的可信度高可靠性强,且方便消费环节的维修与保养。第三类是由早期的汽车维修车间转化而来的改装配套、规模较小的改装厂家,生产规模小、企业延续时间短、人工成本低、大型设备少,产品质量难以较好地保证。目前国内市场占有率第一的大通房车2021年销量也仅为1 362辆,而年产销量为342辆的厂商竟然也能排到全国第十名,可见通过规模经营降低成本的潜力依然巨大。
  2.技术水平相差大
  因为技术水平不同,使用的底盘、配件、房车专用器具、工艺流程等差异巨大。目前国产品牌中既有价格高达268万元的“别墅式”智能房车(上汽大通maxus v90别墅版),又有10万元的自行房车(如阳光尚游海狮房车、长城C10房车)。

nlc202211111637



  3.展销代销成本高
  房车销售主要有生产基地销售、会展销售、委托代销等模式。部分房车生产厂商采用“前店后厂”模式进行现车销售、订单销售;部分房车生产厂商主要通过参加各大区域的房车展销形式销售,对于小规模的生产厂商而言,参会人员、车辆运输、参展费用等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使得销售费用进一步挤压利润空间,传导影响房车的性价比提升。
  4.售后服务待提升
  售后服务主要体现在房车售后的维修、保养方面。绝大多数房车使用过程中出现底盘方面也就是“车”的问题时,通常需要到底盘生产厂商的4S店、汽车维修厂维修;而涉及到房车上“房”的部分,则需要到房车厂家进行维修,造成成本高、不方便等诸多“痛点”目前房车售后还有在露营地数量不够、服务上参差不齐、缺少法律规范等问题。
  三、新发展格局视角下房车产业链存在的问题
  我国房车产业经历了从无到有、从进口到自产、从仿制到创新的发展历程,目前房车产业链正逐步打通各环节的“孤岛”效应,产业链条不断拓展和延伸。同时也要客观地认识到存在的不足,为新发展格局下房车产业链的优化、整合提供分析依据。
  (一)生产制造链存在短板与不足
  包括房车底盘的技术积累不足、房车专用器具技术底蕴不足。当前我国房车三大底盘供应商分别是依维柯、江铃福特、上汽大通。以房车生产厂商、消费者口碑中使用意愿较高的依维柯底盘来说,因南京依维柯受制于汽车芯片、变速箱等科技含量较高的配件限制,向市场提供的底盘价格偏高,进而影响到整个房车产业链。如果是纯进口的外国品牌,底盘价格更是高得离谱。另外,车载固定可旋转马桶、车载迷你型节水洗衣机、车载高性能网络电视、柴油暖风一体机、节能车载冰箱、甚至户外电动遮阳篷等器具的国产品牌底蕴不足,中高端房车较多使用进口品牌的配件。
  (二)房车配套器具核心技术创新缺乏
  除了汽车主机方面的底盘技术、汽车芯片技术、变速器等核心技术外,房车专用器具、专用配件的技术亟须创新。大陆房车消费市场经常用“玩房车”指代房车消费,一个“玩”字突出体现出消费者对房车专用器具、部件的要求和希冀。比如,住车空调器技术上最好是无需开启逆变器,与12伏或48伏直流电压相匹配,而非220伏普通家用空调器;而早先流行的顶置空调,因进口品牌的成本较高并未形成主流。车用卫生间的一体化注塑成型工艺、软硬升顶及拓展的密封工艺,以及高性能、高容量的储能装置,从技术创新的角度需要提升。
  (三)房车消费服务环节的“质”与“量”均待提升
  从已有房车用户反馈情况的数据统计看,消费、维修、拓展服务环节的问题主要体现在,其一是小型厂商的房车出现“密封性差、漏水、装饰装潢部位开胶”等多发问题,看似微小的瑕疵给愉快的房车旅行添堵;其二是房车配置的专用器具品牌杂乱,维修维护成本高,使用起来不省心;其三是房车露营场地数量不足、服务质量性价比不高,往往是揣着期待入住、带着遗憾离去;其四是闲置时停车不便、二手房车保值率低,影响潜在消费者的选择。
  四、适应新发展格局的房车产业链整合与重构路径
  以房车生产、消费为纽带,以价值增值为导向,以满足用户需求为目标,依据房车需求与消费的逻辑联系而形成上下关联、动态的链式网络组织。产业链既将断续的房车产业部门借助恰当的产业合作形式串联起来,又将房车产品本身的供需服务尽可能地向上下游拓深延展。产业链的治理模式取决于交易的复杂程度、交易信息的公开程度、供应商的生产能力等因素。要在坚持创新、协调、开放、共享、绿色的发展理念下,构建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和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新发展格局,必须推进房车产业链整合、优化与重构。
  (一)智能互联赋能,提质增效,优化制造流程
  利用数字经济发展技术构建厂商与消费者共创共赢平台,融合制造、设计与需求。其经典案例是,某山东品牌的房车原为某澳洲房车经销商代工企业,因通过工业互联网平台赋能,打造共创共赢的行业生态。其主要措施,一是通过“交互定制、研发设计、智慧生产等功能,把用户的真实需求融入智慧房车、智慧出行场景方案的全流程服务;二是通过平台聚集上下游企业、房车功能模块等供应商,消除采购成本高、制造周期长等痛点。三是通过App即时管理房车内所有设施,通过管理软件将人、车、营地、服务联结到一起,用户可以全流程进行出行线路的规划、营地预定、加油查、路途景点等。通过互联平台,利用模块化治理是提升制造效率、缩短生产工期、降低产品成本的最佳途径。
  (二)制定修订规范,提升安全标准,推进技术创新
  房车消费目前受个性化需求影响较大,但这并非生产企业可以粗制滥造。通过修订房车的质量标准、产品规格、技术规范,一方面,可以淘汰那些规模较小的,缺乏先进模具、数控机床等先进设备的,传统的手工作坊式的生产点;限制达不到新安全和质量标准的产品进入消费,查处不合格产品上路运行;加大处罚力度,让落后的产能主动退出生产序列,解决小企业存续时间短、房车质量参差不齐、维修维权难等后续问题。另一方面,可以使头部品牌企业得到市场更多认可,产能挖掘的潜力增大;使品牌厂商技术创新研发、技术积累、技术推广的内部动因不断强化,从而逐步树立中国房车的品牌口碑,促使房车产业链生态重整。
  为适应全社会低碳绿色、生态环保等高质量发展理念,房车厂商应集中资金、技术力量攻克排放控制技术、动力混合技术、储能效率提升技术、生活垃圾与污水净化技术等技术,为房车技术的更新迭代提供技术支撑。
  (三)优化服务链条网络,做大增值蛋糕,拓展服务协作空间
  以房车行业发展为契机,克服厂商仅顾及眼前利益的短视经营行为,改变小而全的生产和服务模式,主动拓展和升级围绕房车的各项服务。比如,通过行业指导机构或主管部门加强信息沟通与交互,把设计理念、底盘等主机企业、功能模块供应商、房车营销商、房车租赁商、露营场所、房车维护与服务等进行融合,共享利益,共建良好的房车生态链。一是探索以共享经济理念指导的闲置房车租赁路径,拓展房车营地在休闲、旅游、酒店等功能之外开展房车租赁、房车代销、房车代管等业务,在改善房车营地经营困难的同时,做大产业链服务延伸的增值蛋糕。二是通过网络普及现代房车消费理念、开展环保教育的同时,开展房车体验营销,将租赁与购置融合。三是在房车营地建设过程中,结合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争取政策资金的专项支持、营地建设所需土地的优惠,在营地运营过程中与康养休闲、观光农业、乡村旅游统筹衔接,使得营地收费与房车消费者双赢。
  参考文献:
  [1] O志军.基于旅游供给侧改革的房车旅游发展策略研究[J].襄阳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7,(7):72-76.
  [2] 丁华.我国自驾车房车营地的现状、问题和未来[J].中国公路,2018,(18):76-79.
  [3] 陈录城.海尔COSMOPlat携房车行业打造共创共赢新生态[N].人民邮电,2019-11-07(05).
  [4] 王群.美国房车业概况与中国房车发展建议[N].中国旅游报,2012-07-20(06).
  收稿日期:2022-06-29
  基金项目:2020年南京交通职业技术学院科技项目“高质量发展背景下房车产业链的优化研究”(JR2004)
  作者简介:黄体允(1968-),男,山东菏泽人,副教授,硕士,经济师,从事产业经济与政策、综合交通运输研究;李英艳(1968-),女,吉林四平人,副教授,从事财税政策、税务筹划研究。

nlc202211111637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5442064.htm

相关文章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