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农村人力资本投资增收效应理论与实证研究(2004―2020)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肖恒元

  摘 要:三农问题的关键在农村居民收入增长问题,加大人力资本投资是增加农村居民收入的适宜路径。因此,首先从健康、教育和迁徙三种人力资本投资形式分析了农村居民人力资本投资增收的机制;其次,通过对2004―2020年来省级面板数据进行实证分析,证明三种人力资本投资形式均对增加农村居民收入有促进作用,其中健康投资影响最大,迁徙投资其次,教育投资最低,并据此从三种投资形式方面分别从农村居民与政府两个视角提出了相关具体对策。
  关键词:农村人力资本投资;增加效应;农村居民收入
  中图分类号:F241;F321;F830.591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3-291X(2022)29-0017-03
  引言
  三农问题关乎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其关键是农村居民收入增长问题。当前,农村人力资本投资问题是制约我国农村居民收入增长的主要因素之一,加大农村人力资本投资既是提升农村居民收入的适宜路径,也是巩固脱贫攻坚成果、全面乡村振兴与推进我国农业农村现代化建设的关键。
  自2004年至今,我国已连续19年发布以三农改革为核心的一号文件,且2004年中央一号文件的主题即促进农民收入增长,其中还提到“推进农业结构调整”、“发展农村二三产业”、“改善进城就业环境”等,可以视为是我国政府重视农村居民收入增长问题与农村居民人力资本投资的一个重要时间节点。因此,本文聚焦于2004―2020年这一时间段,探究农村居民人力资本投资对农村居民增收问题的影响,探讨内在关联的机制及理论逻辑,并在计量模型的基础下对其进行实证检验,提出具有针对性的政策思考。
  一、研究综述
  (一)农村居民收入增长的影响因素
  国外学者研究发现,发达国家农村居民与其他职业人群具有同等的社会地位与收入。其研究重点是影响城乡收入差距变化的因素,包括劳动力流动、金融市场的开放与发展、耕地资源和要素投入等(ScottRozelle,2003;BanerjeeAbhijitV,1992;IddoKan,2006)。冒佩华(2015)指出,当前土地制度的短板,是农村居民增收内在动力不足,农村居民财产性收入和农业经营收入增速不稳定。李永军(2017)认为,农地产权关系不明确导致农地流转成本过高。程凌燕(2019)认为,农村居民文化素质偏低与农业产业化水平不高严重影响农村居民增收。
  (二)农村人力资本投资对农村居民收入的影响
  骆永民等(2014)认为,现阶段,随着城镇化水平的提高、产业结构的升级和农村医疗条件的改善,农村人力资本对提高工资性收入的作用越来越大。方超等(2017)认为,农村居民与受教育程度呈正相关关系,要通过巩固义务教育、普及高中教育阶段与发展高等教育等措施,促进农村地区人力资本梯度提升。黄宏伟等(2019)通过研究各类人力资本投资方式与农村居民收入的关系,发现学历教育能够有效促进农村居民收入增长。孙亚南(2020)认为,农村人力Y本投资和积累可以增加农村居民收入,防止农村转移农业劳动力返贫。
  二、农村居民人力资本投资促农增收效应理论研究
  人力资本理论的渊源可以追溯到古典经济学家亚当・斯密,他在《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中提到,人力资本存在于人的身上,表现为体力、知识、技能价值的总和,其投资渠道有五种,可以简单归结为健康、教育与迁徙三种投资形式。
  健康人力资本投资是指投资者为了自身获得健康良好的身体状态、身体素质而消费的各种健康资源。一方面,健康的身体素质是从事生产活动的前提,提高身体素质可促进工作效率提升;另一方面,有助于改善农村居民生活质量。获得较好的身体素质可增强抵抗力,减少疾病医疗成本。
  教育人力资本投资包括基本教育、职业培训以及专业技能教育等,是农村居民人力资本投资中的主要内容。第一,提高生产效率,直接提升收入。第二,优化劳动力结构。农村居民增加教育投资可以产生更多的复杂型劳动力,实现城乡劳动力结构优化。第三,提高农村居民综合素质。教育投资可以从多个方面影响农村居民的综合素质,均可有效促进收入增长。
  迁徙人力资本投资主要包括劳动力流动与获取信息的支出,是农村居民人力资本投资的补充内容。第一,可以促进人口流动与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并促进农村地区适度规模经营。第二,吸引高素质人才返乡,带动当地农村居民收入增加。第三,获得更多的外部信息,有助于增加农村居民收入。
  综上,本文通过相关基础理论,对人力资本投资三种形式与农村居民收入增长之间的关系进行分析。通过研究发现,农村居民的健康、教育、迁徙三种人力资本投资形式都会促使农村居民收入增长。据此,本文提出研究假设:农村居民的健康、教育、迁徙三种人力资本投资形式均可有效促进农村居民收入增长。
  三、实证检验
  本文选取我国大陆31个省、市、自治区2004―2020年内的面板数据进行实证研究,原始数据均来源于《中国农村统计年鉴》、《中国统计年鉴》以及国家统计局官方网站统计数据等。根据前文研究,本文选定农村居民人均年可支配收入作为被解释变量,命名为INC;选定农村居民人力资本投资作为解释变量,将农村居民人力资本投资分为健康、教育、迁徙三种投资形式;选取农村居民人均医疗保健、文教娱乐与交通通信支出分别作为衡量健康、教育、迁徙人力资本投资形式的指标,分别命名为HEA、EDU、MIG。另外,本文还选取各地人均GDP、城镇化水平、第一产业所占GDP比重、农用机械总动力与农村居民固定资产投资额等五项指标作为控制变量。考虑到序列的平稳性,在具体实证过程中,以上变量均取对数处理。
  根据前文所述,设定回归模型:
  lnYit=c+β1lnXit+β2lnPGDPit+β3lnURBit+β4lnFGDPit+β5lnTAMit+β6lnFAIit+εit

nlc202211111645



  其中,Y代表被解释变量,即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X代表解释变量,本章中分别将健康人力资本投资、教育人力资本投资与迁徙人力资本投资代入模型。PGDP、URB、FGDP、TAM、FAI均为前文中阐释的控制变量,c为常数项,ε为残差项。公式中各项变量的下标i代表各省市自治区,t代表年份。
  首先对面板数据进行平稳性检验,结果发现各个变量均为一阶单整序列;之后进行F统计量与Hausman检验,选用固定效应模型并将数据带入回归模型,结果如表1所示。
  根据实证结果来看,健康、教育、迁徙三种形式人力资本投资的回归系数都为正且满足1%的显著性水平,影响系数分别为0.38、0.28、0.34,即农村居民每增加1%该形式人力资本投资,其可支配收入增加0.38%、0.28%、0.34%,其中,健康投资收益最高,迁徙投资其次,教育投资收益最低。这是因为健康投资可以增强身体素质,延长工作时长,直接提高农村居民收入;迁徙投资主要是交通通信成本,流动后的收益一般要更高,因此也可增加农村居民收入;尽管教育投资往往被J为收益最高,但其具有长期性,短期内的教育投资会占用一部分劳动时间,在一定程度上对农村居民收入的提升效果并不明显,但长期来看,教育投资可以有效促进农村居民收入持续增长。
  此外,本文所研究的控制变量,人均GDP平均系数为0.33,说明人均GDP水平是影响农村居民收入的主要因素之一。城镇化水平平均系数-0.12,这是由于城市化水平更高的地区,对简单劳动力的需求更低,农村居民的就业环境也就更差,抑制了农村居民收入。第一产业GDP占比平均系数-0.09,这是由于目前我国第一产业附加经济值相对偏低,占比更高的地区农村居民参加农业就业的人数也就更多,整体收入自然更低。农村居民固定资产投资平均系数0.07,农村居民增加固定资产投资可以有效提高农业生产效率、提高投资者收入。
  四、结论与对策
  本文在相关机制分析的基础上,利用2004―2020年省级面板数据进行实证分析,研究了人力资本投资三种形式与农村居民收入之间的关系。从回归结果来看,农村居民的健康、教育、迁徙人力资本投资均可有效促进农村居民收入增长,其中,健康投资影响最大,迁徙投资其次,教育投资最低。上述结果佐证了本文在理论分析阶段提出的假设,即“农村居民健康、教育、迁徙三种人力资本投资形式均可有效促进农村居民收入增长。”
  因此本文认为,目前农村居民人力资本投资三种形式均可以有效促进农村居民收入增长,农村居民人力资本投资是农村居民增收的主体动力与基本路径,农村居民收入增加是农村居民人力资本投资的必要条件和检验标准。基于以上结论,本文提出相关政策建议。
  (一)增加健康人力资本投资
  农村居民应当提高健康保健意识,参加体育健康锻炼,切实提高身体素质;加强健康知识认知,了解疾病防治知识,有效减少疾病医疗支出;加大保健领域投资,通过医疗保健与自身锻炼保健相结合,保持健康的身体状态,从而可以更加积极地投入工作。此外,政府也要加大相关财政支出,改善农村医疗卫生条件,建立高水平农村医疗人才队伍,健全新型农村医疗社会保障制度。
  (二)加大教育人力资本投资
  农村居民应当了解教育与学历对生产就业等的重要性,提高教育重视程度;改变传统的教育思想观念,加大对教育的投资力度;切实提高文化素养,强化知识普及,提高相关惠农政策理解能力与实时经济信息获取能力。政府应当加强在农村教育发展中的主导作用,普及农村地区义务教育全覆盖,健全困难家庭学生助学制度,建设乡村一流教师队伍,同时加大农村职业教育投资力度,推动职业学校与农村职业教育合作办学,共同发展。
  (三)提高迁徙人力资本投资
  农村居民应当主动参与劳动力流动与迁徙,加大迁徙投资力度,进入城市或更发达地区就业工作,获得更高的收入;加强对互联网等通信技术、市场信息与招工信息的了解。政府应当进一步深化户籍制度改革,完善城乡社会保障体系一体化统筹,建立公平公开的劳动力就业市场,协调农村地区劳动力流动与城镇发展需求相配合,配套政策支持人才返乡,提高农村居民整体工作质量。
  参考文献:
  [1] Scott Rozelle,Jikun Huang,Vincent Benziger. Continuity and Change in China's Rural Periodic Markets[J].The China Journal,2003,(49).
  [2] Banerjee Abhijit V,Spagat Michael.Shortages amid plenty under Soviet-type planning: A theory of unreliable supplies[J].Journal of Comparative Economics,1992,16(2).
  [3] Iddo Kan.Yield quality and irrigation with saline water under environmental limitations: the case of processing tomatoes in California[J].Agricultural Economics,2008,38(1).
  [4] 冒佩华,徐骥.农地制度、土地经营权流转与农民收入增长[J].管理世界,2015,(5):63-74,88.
  [5] 李永军.农业技术推广服务体系建设[J].江西农业,2017,(17).
  [6] 程凌燕.农业供给侧改革助推农民增收的三种逻辑分析[J].农业经济,2019,(11):67-69.
  [7] 骆永民,樊丽明.中国农村人力资本增收效应的空间特征[J].管理世界,2014,(9):58-76.
  [8] 方超,罗英姿.制度效率与人力资本耦合:研究生教育对我国经济增长的影响――基于1996―2013年我国省级面板数据的实证分析[J].教育学术月刊,2017,(1):41-50.
  [9] 黄宏伟,胡浩钰.人力资本投资与农村家庭收入流动性[J].当代财经,2019,(12):17-26.
  [10] 孙亚南.农业劳动力转移、人力资本投资与农村减贫[J].学习与探索,2020,(11):149-156.
  收稿日期:2022-04-18
  作者简介:肖恒元(1997-),男,江苏镇江人,硕士研究生,从事产业经济学研究。

nlc202211111645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5442068.htm

相关文章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