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谁让煤老大操起杀猪刀?

作者: 文静 胡仁芳

  是什么原因让山西焦煤这个煤老大进军生猪屠宰加工 ——
  一个相对于陌生的行业领域、
  一个看起来完全不同的行业
  武钢养猪轰动一时,余温未退之际山西焦煤集团也开始与猪有了交道,集团将与双汇联手建设生猪屠宰加工项目。先有钢铁企业开始养猪,后有焦煤企业跟着屠宰,一个上游,一个下游,双双踏足畜牧养殖业。
  若用现行煤价和猪肉价格作个比较,1公斤煤抵不上1两猪肉价。“煤价下跌、焦炭利润低等问题使得煤炭焦炭行业压力比较大,而生猪养殖屠宰业目前看利润是很不错的。这也是煤炭企业多元化发展的一种尝试。”大同证券研究所煤炭行业研究员表示。
  至于跨行业发展的风险,一位主营业务为畜牧养殖业的上市公司高层人士表示,隔行如隔山,人员的经验、成本控制方面、检验检疫等各个环节都有不可预见的难度,加上生猪价格大起大落,外行进入这个行业风险还是很大的。
  地方政府的精明算盘
  2012年6月11日,山西焦煤集团与双汇集团签署了一份合作协议,根据协议,两家公司将在太原市阳曲县开工建设生猪屠宰加工项目,预计项目建设时间为一年,建成后年屠宰生猪量将达200万头,年肉制品加工量将达10万吨,销售额将达40亿。
  事实上,这不仅仅是一个商业项目,背后是山西与河南两地政府的推动。而两地政府的动力,还是来自当下严苛的经济形势与稳增长的任务目标。
  据悉,这次双汇集团与山西焦煤集团之所以开始接触,完全是河南和山西省政府“牵线搭桥”,而且两地政府对项目都比较迫切,推动的速度也很快。
  两地政府之所以如此主动地推动两家合作,恐怕与目前稳增长前提下,地方平台贷款又遭遇了整顿,使得地方政府既有保增长任务,却又筹钱无门。因此地方政府很难再像上一轮一样靠大规模搞基建来带动经济。所以像双汇和山西焦煤这样的大企业,有资金、信用好、比较容易从银行贷到款、又有建设能力,自然成为地方政府眼中的“香饽饽”。
  双汇技术经验丰富、山西焦煤有钱有人,又是当地龙头企业,对市场有极大的影响力。一旦促成两家大型国企在生猪屠宰加工的合作,地方政府可以不花分文,既解决就业,又不愁税收,何乐而不为?就如山西省副省长郭迎光认为的,此次合作将有力推动山西畜牧业发展,带动更多的农民增收致富。
  目前对经济下行的担心日益加重,已经促使国家明确表态要把稳增长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而目前大规模搞基础设施建设难度很大,一方面国家很难批复,另一方面银行对这类项目的贷款也兴趣不大。因此那些投资成本低、投资收益周期快的项目成为地方政府特别热衷的项目。
  双汇不情愿 煤老大硬头皮
  对于国企甚至央企来说,不单是高利润率,也是其自身转型的需要。于是,不愁项目但没钱的地方政府,和财力雄厚、正寻找新增长点的国企、央企一拍即合。只是这次肉老大和煤老大的联姻,有点乱点鸳鸯谱的味道。
  “山西焦煤那么赚钱,能做杀猪这事?”是的,山西焦煤干这事有点硬着头皮,而双汇也不太情愿与一个门外汉合作如此重大的项目。
  双汇集团副总经理刘金涛表示,在与山西焦煤集团接触之前,双汇集团已经开始在全国布局建设肉制品生产基地,主要位于河南、四川、湖北、江西等地。“都是我们独资的。”刘金涛说,“山西项目是我们第一个合资的项目,我们现在还是愿意独资。”从刘金涛的话中,不难听出一丝不情愿。
  很明了,山西并不是传统的生猪养殖大省,而山西焦煤所能提供的资金、人员、土地与市场方面的优势,在其他省市任何地方对于双汇而言都不难得到。而与双汇一贯的强势不同,此次合资多少会在以后的经营上出现摩擦。
  目前煤炭行业尽管并不景气,但总体盈利状况还不错,并没有出现像钢铁行业那样的大面积亏损。因此,山西焦煤此次的合作更多的也被认为是政府行为。
  本来山西焦煤的日子过得不错,但也正因如此,成为其硬着头皮操起杀猪刀的主要原因。山西焦煤集团是中国目前规模最大、煤种最全的炼焦煤生产企业,焦煤生产能力稳居全国第一、世界第二。其产品除焦炭外,还有甲醇、烯烃、醋酸、聚甲醛等煤化工产品。
  即使风光如山西焦煤者,也只是山西省产业调整棋盘上的一颗棋子而已。山西省在基本完成煤炭整合之后,开始鼓励省属煤炭企业发展非煤产业。不过,很多省内的大型煤炭集团的非煤业务却仍然主要以煤炭为核心进行扩展,上马了很多的煤化工项目,所以山西“煤炭大省”的形象并未得到太大改观。
  而在山西最大的五家煤炭集团当中,山西焦煤集团利润最高,因此山西焦煤也成为山西省推动省内煤企壮大非煤产业的先锋。
  养猪性感 宰猪骨感
  是的,猪的诱惑在持续升温。山西焦煤并非第一个“涉猪”的行业巨头,其他还有武钢、中粮、网易、联想等等。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养猪业有如此吸引力?
  这些巨头“涉猪”的主要原因是主业发展乏力,以武钢为例,其在2011年的利润率不足2%,甚至还不如银行定期存款利率高。武钢主业不济,山西焦煤的情况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武钢在下游,下游萎靡必然影响到对上游的需求,而且,这种局势短期内还看不到回转的可能。
  事实上,对比一下猪肉和煤炭的价格就不难发现“涉猪”让人眼馋的原因了。6月13日,全国猪肉批发价格为每公斤19.83元。而同一天,5500大卡动力煤平均每公斤为0.752元。也就是说,1公斤煤的价格还抵不上1两猪肉。
  而养猪给企业带来的利润确实比较丰厚。作为种猪市场规模第一的顺鑫农业,2011年报显示其种畜养殖的毛利率高达41.34%。
  不过,上述的光鲜业绩,可能和山西焦煤关系不大。从上市公司的经营情况来看,屠宰业务的利润率比养殖逊色很多。此次与山西焦煤集团合作的双汇发展,2011年主营业务中,生鲜屠宰业务的毛利率最低,仅为4.72%。顺鑫农业2011年屠宰业务的毛利率只有3.15%,而该公司的种畜养殖业务毛利率却高达34.88%。
  让人当心的还不止这些。不论是山西焦煤杀猪还是武钢养猪,其实都属于不务正业。过往经验来看,国企时有被非主营业务拖垮的风险。他们对新业务缺乏了解,而战线过长将导致资金链脆弱,一旦遭遇经济周期冲击很容易陷入被动。而且国企的决策机制比一般完全市场化企业呆板,经营效率低下。
  在资源日益枯竭的趋势下,煤老大守着煤炭行业走到黑也不是办法,多元化发展其实也是在探索新路。不过,煤企想走出资源性行业的困境,未必非要挤在养猪杀猪这条路上,毕竟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企业涌进来,意味着该行业的发展空间也将面临饱和,虽然现在赚钱,以后却很难讲。
  当然,既然煤老大已经掺和到屠宰行业,与肉老大强强联手合作,虽然有形势逼人的无奈之举,也有部分经济理性。
  携手并进规避风险
  猪肉乃是国人的主要消费肉类,其市场供需量非常之大,且具有消费刚性的特征,即便在价格飞涨的情况下,也能保持住一定的销量。而且政府出于社会稳定的考虑,出台了各种优惠政策,发放大量的财政补贴,也是吸引众多外行纷纷加入进来的因素。
  双汇在“瘦肉精”事件后,就致力于打造全产业链,此次与山西焦煤合作,既能实现跨地域战略布局,又能借助山西焦煤的资金实力,实现在生猪屠宰加工行业的快速发展。对于山西焦煤来讲,采取合作杀猪的方式而不是独干,实际上是在回避自己的弱点,也有借力打力的想法,以提高多元化的成功概率。毕竟,两个行业差异太大,没有重叠的部分,与其冒险孤军深入,倒不如和成功者携手并进。
  煤老大究竟能在屠宰行业走多远,既要看双方合作的深度与广度是否达到和谐地步,又要看经济大形势的发展。当然,我们更希望地方政府在帮助企业转型的时候,能够考虑得更周全些。 (编辑/王露)
论文来源:《中国市场》 2012年第30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332553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