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辆宝马车牵出的贪污案
作者 :  张慧 钟亚雅

  广东省物价局的一名会计,名下竟然有一辆价值过百万的宝马车,这个细节引起了反贪人员的注意
  最近,一系列的法制教育宣讲活动在广东省物价局展开,内容直指去年年底宣判的广东省物价局贪污窝案。对于大多数系统内的人,这个案子出现得悄无声息。
  “这个案子源于我们发现物价局一名会计开了一辆不符合其收入的宝马车。”8月20日,广东省广州市检察院反贪局的办案人员向《方圆》记者透露了物价局窝案的前前后后。
  
  奇怪的宝马车
  整个案件要从2009年的一天早晨说起。广州市检察院举报中心收到一封举报信,内容是举报某研究所工作人员贪污。因为举报人用的是匿名,举报信的内容也语焉不详,侦查人员决定从被举报对象的生活入手。
  初查的结果显示很正常,被举报对象钟传华是机关公务员,妻子在研究所工作,家庭结构稳定,生活水平经济状况未见明显异常。但有个细节让侦查人员留了意,钟传华名下有一辆宝马车。
  按理说,在广州这样个经济发达的一线城市,双职工家庭有宝马车并不稀罕。然而,侦查人员从车管所详细查看该车资料后不禁吃了一惊:钟传华名下这辆车是宝马七系,市场价格要百万以上。
  不过,一部豪车在中等收入家庭出现,虽然比较奇怪,但并不能说明太多问题。家庭收入的来源是多种多样的,比如炒股、投资房地产、买彩票,又或者有亲戚朋友的馈赠,要追查宝马车的资金来源,比较困难。同时,该车又在钟传华名下,购车发票也显示私人购置。
  初查了解到的信息显示,钟传华出生在四川农村,没有什么有钱的亲戚,也没有特殊爱好,靠着自己的奋斗才来到广州。而购买宝马车的资金来源于一个银行账户,但转账凭据上面不同寻常地写上了账户姓名,是“省××”几个字。“省”字显示很清楚,但是后面的字就难以看清了。侦查人员通过银行协助,追查到了这个账户的开户单位:广东省物价局,目前这个账号已经销户。而钟传华正是广东省物价局办公室的资深会计。
  一辆宝马车,由公款购买,落在私人名下,是否有特殊的原因,钟传华所在的单位是否知晓呢?侦查人员旁敲侧击问询了一些广东省物价局的工作人员。钟传华在单位很低调,工作尽职尽责,最近三年都被评为优秀。大部分人竟然不知道钟传华会开车。但侦查人员发现,钟传华其实是开这辆宝马车上下班的,只是每次都将车停在离单位500米远的一个僻静的停车场,然后再步行上班。钟传华为什么要刻意隐瞒自己拥有这辆宝马车的事实呢?
  
  瞒过银行职员的假流水单
  侦查人员继续追查广东省物价局这个已经销户的账号资金往来情况,发现该账户销户前有多笔资金转入一个私人公司,再被分批提走,积累金额竟高达千万。随后,他们又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取证发现,钟传华有巨额资金在股票市场流动,股票金额高达两千万。此外,钟传华名下,还有一套位于珠江边高尚小区约180平米的豪宅。
  钟传华手中持有如此巨额的财产,极不寻常。如果是侵吞了公款,上千万资金不翼而飞,为什么单位没有觉察?为什么转款账户被销户?物价局方面的解释是:这个账户是多年前为基建拨入的一笔款项而专门设立的。后来按2003年广东省公款账户的相关管理规定予以撤销。现存会计记录显示,账号下面的公款已经由会计将资金返还市财政。
  当侦查人员带着银行流水单去银行仔细核实时,银行工作人员却无法查询到该笔记录。后来又再次打印流水单,发现记录竟然完全不同。银行工作人员再次仔细辨认才发现,物价局留存的流水单竟然是伪造的。
  与此同时,侦查人员在钟传华的办公室搜查出了空白流水单、伪造的银行三角铜章、伪造的物价局相关公章等证据。原来,原账号上的资金并没有按照规定归还,钟传华凭借多年的财会工作经验,伪造银行单据后,又制作了全套销账手续,将巨额公款悄悄隐匿,利用私人公司将资金多次转出后侵吞。
  
  正面交锋
  在侦查人员确凿的证据面前,最终钟传华交待了自己侵吞公款的整个犯罪事实。也许是会计的职业能力,他对每一笔贪污款项陈述和银行账单印证几乎毫无差别。钟传华总共贪污了公款1000万余元,并将大部分资金投入在股市,案发时股票市价已近2000万元。
  钟传华交待的同时,另一部分侦查人员忙于核实物价局的会计记录。侦查人员注意到,前来协助的人员中,有一个叫莫贵珍的出纳显得特别紧张。侦查人员在制定本案的侦查策略时就有了预感,虽然钟传华伪造账目和销毁账号做得几乎天衣无缝,并利用了自己的知识“洗钱”,但要啃掉这么大笔资金,估计还得上下打点,出纳莫贵珍引起了侦查人员注意。
  带走钟传华的第二天,广东省物价局就召开了职工大会,严肃宣布了钟传华涉嫌犯罪的情况。当天,莫贵珍来到了检察院,坦白自己也曾和钟传华合谋贪污近两百万元。
  其实,莫贵珍的涉案多少是因为钟传华一人难以做到天衣无缝,需要有人配合销账。
  2007年1月,钟传华找到财务出纳莫贵珍,商量私分基建银行账户内的剩余款项166万元,方法是将账户内剩余款项分二次转账到广东省物价局行政银行账户,然后分多次以个人名义提现或者消费。这笔款项由钟传华分得人民币81.7万元,剩余多为莫贵珍所得。等账户内的钱被掏空,两人将该账户撤销。
  副厅级官员被拉下马
  在羁押期间,钟传华的供述又出现了反复,又转称炒股的钱是向亲戚朋友借的,然后声称亲戚朋友“失踪、死亡”。
  在多次反复的讯问中,钟传华渐渐发现狡辩无用。当他了解到莫贵珍因自首而被取保候审时,更加显得心神不宁。有一天晚上,钟传华忽然在看守所提出要求,要即刻约见检察官。侦查人员意识到,钟传华终于忍不住要爆大料了。
  果不其然,钟传华供述,时任广东省物价局副局长的马云也参与了贪污。在钟传华侵吞公款期间,马云是办公室主任,是钟传华的直接分管领导。
  马云是上世纪90年代初从部队退伍,以团级干部级别转到省物价局任职,因工作勤恳有为,2000年被提拔为办公室主任。2007年,尚未事发时,马云被提拔为省物价局副局长,主管医疗改革等内容。
  钟传华长期担任物价局会计,由于所在的办公室领导换了几任,所以谁也没有钟传华了解物价局的财务状况。马云担任办公室主任后,钟传华告诉马云有一笔用不出去又销不了账的资金约140 万(钟传华利用马云不了解财务状况,故意隐瞒了该资金的真实数目),不如私分掉,反正无人追查。马云最初不答应,但禁不住钟传华劝说,相信钟传华能做到“天衣无缝”,最终答应下来。钟传华特地用过去的军官证开户将钱私分给马云。
  在钟传华被逮捕后,马云已经意识到不妙,专门咨询他人想好了应对策略,然后不动声色继续工作,所在单位无一人知道他与钟传华案有关。然而,侦查人员前期已经做了大量查证工作,在侦查人员缜密的询问下,马云在传唤的12小时内就不得不交待了贪污70万元的事实。
  2011年 12月 14日,钟传华贪污案二审维持原判,钟传华被判处无期徒刑,马云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莫贵珍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