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论我国企业跨国并购中的知识产权战略

作者: 谭运嘉

  中图分类号:DF964 文献标识码:A
  内容摘要: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发展与我国改革开放的深入,在我国企业与外国公司进行并购的过程中,出现了外国公司凭借资金、技术与知识产权的优势在与我国企业的并购活动中强行占领我国市场以获得高额利润的情况,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我国企业的健康发展。我国企业应当确立符合自身情况的知识产权战略,以便在跨国并购中赢得主动,增强国际市场的竞争能力。
  关键词:跨国并购 知识产权 战略研究
  
  引言
  
  作为全球经济的热点,20世纪90年代以来,全球企业并购的热潮一浪高过一浪,亚洲与中国的并购活动风起云涌,这一现象使得对企业并购的相关问题的研究一直是实务操作与理论研究领域极为活跃的一部分(朱宝宪、吴亚君,2004)。
  在经济全球一体化趋势下,企业为适应来自国际经济环境的快速变化,以降低成本或者增进收益,采取跨国并购已成为调整经营策略或组织战略的重要手段之一(王志诚,2005)。从企业并购诞生之日起至今已经历了一个多世纪的历程,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发达国家的企业掀起了五次并购浪潮,这五次并购浪潮分别是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资本主义自由竞争阶段向垄断阶段过渡时的第一次并购浪潮;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20世纪20年代,资本主义经济相对稳定时期爆发的第二次并购浪潮;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40-60年代,资本主义发展的黄金时期掀起的第三次并购浪潮,20世纪70年代中期至90年代初资本主义经济进一步发展;20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资本主义经济进入进一步发展时期出现的第四次并购浪潮;20世纪90年代冷战结束后出现的第五次并购浪潮(张秋生、王东,2001)。每次浪潮的兴起均促进了垄断资本的发展与企业规模的扩大。当代的跨国并购呈现出强强联手、优势互补、高新技术领域的跨国并购迅速增长、发达国家的跨国并购占主导地位、发展中国家的跨国并购正逐步上升等特点(于桂琴,2006)。作为跨国公司技术全球化战略的一部分,技术与知识产权的需求已逐步成为推动跨国并购的重要动因(欧阳光、禹芳,2007)。在企业跨国并购的过程中,受垄断利润的吸引,通过在并购中有效的知识产权组合,使所有者可以获得更高的垄断利益。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的企业,在进行并购交易时,已从企业发展战略的高度考虑知识产权问题。美国企业注重通过研发、并购等方式构建本企业的自主知识产权组合,降低外部专利拥有者可能构筑的知识产权障碍,以便能够以较为优惠的条件获得企业发展所需的外部技术,抑制竞争对手、取得市场优势。因此,我国企业在未来跨国并购中所面临的知识产权保护的形势将更为严峻(罗晖,2009)。在我国企业进行跨国并购的过程中,知识产权已成为众多并购交易中的重要潜在动力。专利权、商标权等知识产权被视为一项重要的谈判筹码,特别是对于以知识产权立足的高新科技企业来讲,企业可以通过并购获得专利等知识产权并将其价值变现,增强自身的竞争地位。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深入与高新科学技术的发展,知识产权作为世界资本市场上愈发重要的价值因素,正影响着跨国公司的并购活动。因此,中方企业在跨国并购中应当采取措施对自身的知识产权进行有效地保护与运用。
  外国企业凭借雄厚的资金、技术实力在我国市场上逐渐显露出强大的竞争优势,强行占领我国市场,以获得高额利润,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我国市场健康、有序的发展。我国许多企业由于未能管理与保护好自身的知识产权,导致其产品的市场份额被迫出让于跨国公司。被跨国公司并购的我国企业的技术提升程度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企业在并购时的知识产权战略。如果跨国公司为了获得我国当地技术而进行并购,被并购企业的技术水平大多不会得到提升,但从长期来看,跨国公司为了保证公司各个部分的技术能力在战略和结构中的地位保持一致,仍然会进一步提高被并购企业的技术水平(胡峰,2003)。因此,我国企业应当在跨国并购中运用正确的知识产权策略,提高本企业的技术水平与经营能力。
  当今知识经济的最大特点在于其繁荣主要是依赖知识或者信息的获取、积累与应用。高科技产业的发展已成为知识经济产生的前提,与之相应的是,围绕着知识资源的获取、积累和运用。企业之间,特别是高科技企业之间的并购逐渐趋于白热化,呈现出并购的规模不断扩大、并购的速度不断加快、并购已成为企业形成核心竞争力的捷径、并购中的主要目标是技术与人才等特征(袁智德、张宇、宣国良,2000)。在高科技企业并购的交易中,企业的知名商标的增值能力还体现在由于其具有较高的品牌延伸、品牌转让等价值创造能力,企业不仅可以通过名牌资产上市、特许经营等方式实现企业资产的增值,而且也可以通过并购等策略扩大企业的经营规模,促进产品结构调整,实现企业的规模经济,还可以运用知名商标拍卖、转让等方法使企业获得巨额资产,使高科技企业在市场竞争中取得优势。
  在实践中,我国企业运用正确的知识产权战略,在跨国并购中已取得了成功的经验。如南京名爵MG汽车产业跨国并购后消化吸收再自主创新及国际化的技术创新模式具有较强的研发创新、产业带动关联性。南京汽车公司通过国际并购的手段取得了原英国百年老厂罗孚汽车公司的知识产权,拥有自己的国际品牌,从高端起步,与东南大学合作成立南汽工程研究院,在英国长桥建立国际化视野的研发中心,对原有技术消化吸收、再创新,创造出了我国汽车产业的“第三种模式”,即不同于合资品牌和自主品牌的发展道路,是通过跨国并购,将一整套国际顶尖水平的研发、制造、质量检测保障体系以及与国际接轨的营销运作体系并购、消化、吸收、再创新,由此形成核心竞争力。南汽MG已获得英国汽车制造商协会组织成员资格,可以参与欧盟普遍接受的英国相关汽车法规、标准的制定,取得了在欧盟制定标准的话语权(陈家祥,2009)。在跨国并购的过程中,除对自身的知识产权进行全面的管理、保护与运用外,还应做好以下工作,以确立我国企业在跨国并购中的知识产权战略。
  
  对知识产权尽职调查
  
  为了保证并购过程的顺利进行,应当做好知识产权的尽职调查工作。在法律方面,对包括知识产权在内的有关产权的法律问题纳入考虑的范畴是极为必要的。对任何公司进行尽职调查时,收购方应当仔细地审查其知识产权。通过尽职调查工作,购买方能够确信:候选公司确实拥有被它们宣称所拥有的知识产权。收购方能够通过事前调查确定是否所有的知识产权均已在有关主管机关注册,进行了这样的调查后,购买方可以在将来可能发生的知识产权指控中提出抗辩。购买方应当通过事前调查,确信所有必需的维持费用都已经支付,候选公司拥有的全部知识产权都是真实有效的。有些情况下,候选公司相信自己拥有某项知识产权,并登记在公司的财产清单上,但由于未能及时足额支付相关维持费用,该项知识产权实际上已经失效。在某些情况下,当事人就不能对此项知识产权再提出申请。购买方同时能够确信,候选公司没有侵犯他人拥有的知识产权,也不会做出其他任何非公平交易的行为。在今天,知识产权已构成了许多公司资产中不断增长的重要部分。在并购中的相关法律文件如果能够证明在知识产权上的合法权利,就能够大大地增加一个公司的价值。如果用于证明知识产权的合法性的文件存在缺陷,或者该公司已经侵犯了他人的知识产权,则该公司的价值就会减少。因此,尽职调查者需要检查与该公司声称对知识产权具有所有权的陈述相关的文件,以确保所有的知识产权都将被有效地在并购中移交于购买方。与此同时,调查者还需要确认:该公司不会遭受关于其侵犯他人知识产权的重大索赔。在今天以信息为基础的知识经济时代,对知识产权进行认真地调查,将对任何公司的购买方有着重要的意义([美]亚历山德拉•里德•拉杰科斯、查尔斯•M埃尔森,2001)。
  在尽职调查的过程中,对知识产权的审查除要涉及对目标公司知识产权在法律方面的权属情况进行审查外,还要对被并购企业的知识产权与原企业知识产权的关联性进行考察。可通过专利文献检索途径确定目标企业专利的现状以及在同行业竞争者中的地位。对于商标权,则需要审查目标企业的商标形象与品牌资产价值,以决定企业并购后目标企业原商标的使用,进而确定在整合并购企业商标战略后决定商标的使用策略。对于商业秘密,需要了解目标企业现有商业秘密的范围、内容以及其他企业开展商业秘密的价值和并购后应采取的策略(程晓岚,2008)。此外,还应对目标公司签署的相关协议、目标公司的知识产权诉讼、知识产权产出能力、成长率、研发重点、技术生命周期以及知识产权质量等情况进行调查。
  
  对并购涉及知识产权的评估
  
  在跨国并购的过程中,公司商誉、商标等知识产权是最珍贵与易损的,存在着如何命名新公司、如何保持新获得的商标名声、如何评估与合并知识产权资产等重要问题([美]亚历山德拉•里德•拉杰科斯,2001)。
  我国有些企业在并购的过程中,对知识产权的评估表现出评估方法不够科学,不同类型的知识产权,评估的对象与评估的方法也有所不同,有些企业在跨国并购的过程中没有根据不同类型的知识产权选择适当的评估方法,导致了在跨国并购中由于未使用正确的评估方法而导致评估标准不一,知识产权的高估与低估现象严重(陈铮宇,2002)。
  如果不能从企业战略风险高度看待以技术创新价值控制为核心的知识产权价值评估,将会使我国企业陷入国际化并购后丧失知识产权竞争控制力的并购陷阱,因此,有必要将外资并购中的技术知识产权评估,提高到企业战略风险控制层面,提高其价值评估的风险意识与战略思维,并充分考虑人才流动对企业技术知识产权价值评估风险的影响。在企业并购的实际技术价值评估中,应当注意动态环境和技术变化所带来的影响,如果简单地以某一时间点的技术价值评估僵化地确定并购中的资产价值与资本结构,将产生难以弥补的战略失误,产生技术权利套牢的路径依赖,产生技术发展受制于人的后果(尤玉平,2007)。
  在跨国并购的过程中评估知识产权资产价格主要应当对并购中涉及知识产权的经济环境、自身性能与社会环境等因素进行确定。在评估前应当调查:转让人是否有权转让知识产权;转让人在转让前是否已经许可他人使用;该知识产权是否已经超过知识产权的法定保护期。如果转让人无权转让知识产权,受让人最终将很难得到该知识产权,从而使评估丧失了应有的意义。转让或者许可使用是否涉及第三方的利益,如一个从未许可他人使用自己知识产权的价值一般高于已经将知识产权许可一个或者一个以上的受让方许可的知识产权。知识产权中的许多权利具有时间性,如果超过了法定的保护期,知识产权则不具有评估意义上的价值。在法定期之内,剩余的保护期越长,评估价值越高(杨延超,2008)。
  在评估方法方面,根据我国目前中国资产评估协会与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联合下发的相关规定中将成本法、收益法、市场法列为了法定的评估方法。但在目前跨国并购中涉及的知识产权,特别是专利来看,以上三种方法难以准确地对并购中涉及的知识产权进行评估。如高新科技企业使用自身拥有的专利进行出资时,对于一些市场前景良好,生产的产品可能占有较大市场份额的产品,使用以上三种传统的评估方法就难以得出较为准确的结果。因此,应当在并购中借鉴发达国家的成功经验,使用实物期权法、模糊综合评价法等较为先进的评估方法,以保证评估结果的准确。
  
  我国知识产权交易市场的建立
  
  我国应当尽快建立完善的知识产权交易市场,企业可在并购过程中科学地对涉及的知识产权进行评估,采用科学的方法计算出知识产权可能产生的收益。并将这些收益合理地体现在企业的财务状况上,为知识产权有序进入市场奠定良好的基础。同时还应当加强业务人员的管理,企业应当与涉及并购相关知识产权的人员签订保密协议与竞业禁止的相关协议,以防止业务人员在并购前后可能给企业带来的损失。加强企业在并购中的保密工作。参与并购的各方应当以协议约定整个并购过程中需要向外披露的知识产权的范围、用途、披露的对象等内容,并且对在一定条件下如并购失败后对互有返还或销毁对方技术资料予以保密的义务。争取新的知识产权的权利,对于并购后产生的新的知识产权,应当明确约定归属(傅明,2007)。
  
  我国企业知识产权文化的建立
  
  由于文化具有传播性、渗透性、财富性等特点,对企业及其员工将会产生长期潜移默化的影响,决定着员工与企业的价值取向。知识产权文化的核心是人们形成的共同的知识产权价值观,其中最为关键的是自主创新、诚实守信的价值取向(马维野,2007)。我国企业知识产权的根本目的是以知识产权文化特有的影响力对企业员工进行教育与感化,使诚实守信、尊重知识产权成为企业的文化氛围,为大幅提高企业创新能力、在跨国并购中的知识产权问题上赢得主动,提供有力、持久的文化支撑。
  总之,笔者认为,根据我国企业的现状,在跨国并购的过程中,应当在现有的法律、规章及我国缔结或加入的国际公约的基础上,确立符合本企业情况的知识产权并购战略,并且重点对并购中涉及的知识产权进行调查与评估,建立完善的知识产权交易市场,积极培养我国企业的知识产权文化,使我国企业能够在跨国并购中提高经营能力与国际市场竞争能力。
  
  参考文献:
  1.朱宝宪,吴亚君.并购协同效应的计算[J].北京交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3)
  2.王志诚.跨国性并购:政策与法律[M].载王保树主编.公司收购:法律与实践.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5
  3.张秋生,王东.企业兼并与收购[M].北方交通大学出版社,2001
  4.于桂琴.论当代跨国并购的成因、特点与发展趋势[J].经济界,2006(5)
  5.欧阳光,禹芳.技术转让法律事务[M].法律出版社,2007
  6.罗晖.实现知识产权的新价值―美国知识产权市场动向研究[J].中国科技产业,2009(4)
  7.胡峰.论跨国公司在华并购中的技术转让和提升[J].黑龙江科技学院学报,2003(1)
  8.袁智德,张宇,宣国良.世界高科技企业兼并、重组的特征与战略[J].外国经济与管理,2000(7)
  9.陈家祥.高科技园区创新模式的实证研究[J].科技管理研究,2009(6)
  10.[美]亚历山德拉•里德•拉杰科斯,查尔斯•M埃尔森,郭雪萌,崔永梅,万里霜译.并购的艺术尽职调查[M].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2001
  11.程晓岚.企业并购中的知识产权战略研究[J].产业与科技论坛,2008(4)
  12.[美]亚历山德拉•里德•拉杰科斯,丁慧平,孙先锦译.并购的艺术整合[M].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2001
  13.陈铮宇.浅议企业跨国并购中知识产权等无形资产的处置[J].中国经济时报,2002-4-30
  14.尤玉平.国有企业外资并购中的技术知识产权估价战略风险[J].经济体制改革,2007(6)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34513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