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五大经济热点凸显当前经济难题

作者: 张兴军

  今年以来,我国经济在困难中前行,继续保持着平稳较快发展势头。但是,当前国际环境更趋严峻复杂,国内经济运行中的一些矛盾仍然比较突出。在这种背景下,经济走势成为备受关注的热点问题。8月28日,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四次会议分组审议《国务院关于今年以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执行情况的报告》,报告中指出我国当前的五大经济热点,分别是经济能否继续保持平稳较快发展;物价过快上涨势头能否有效控制;中小企业困难能否尽快得到破解;节能减排预定目标能否按期实现;农业生产农民增收能否保持稳定。
  《报告》中的五大经济热点,同时也是我国宏观经济发展的重要难题。因此,对于它们的破解对于今年三、四季度的经济运行至关重要。
  
  难点一:如何保持经济平稳快速发展
  
  今年上半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10.4%,增幅同比回落1.8个百分点。其中,一、二季度分别增长10.6%和10.1%。上半年经济增速的回落,引发了各界对下半年经济增长的担忧。
  对于上半年的经济增速,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朱之鑫的评价是“高位平稳适度回落”。数字显示,二季度10.1%的经济增速,仍高于改革开放30年来平均增速0.3个百分点。经济增速回落也比较平稳,没有出现大的起伏。
  7月份的数字对分析下半年经济走势具有重要参考价值。与1至6月份相比,前7个月我国城镇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加快0.5个百分点;社会消费品零售额增速加快0.3个百分点。同时,7月份出口增长也较上月加快9.3个百分点。
  今年年初时候,因为南方雪灾等影响,诸多分析机构与专家学者纷纷预测,今年经济有可能会低于百分之十,但不会低于百分之九。
  改革开放30年来,我国经济保持了年均9%以上的增长率。“今后一段时间,即使经济进入这一轮增长的调整期,有基本面因素的支撑,加上有效的宏观调控和结构调整政策的支持,中国经济仍有可能保持9%左右的增长率。”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世锦说。
  在2008年上半年,我国经济增长仍处于两位数的增长速度,达到10.4%。随即,我国宏观调控政策发生微调,从“双防”转变为“一保一控”,“保”即指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增长。从政策调整来看,虽然上半年经济增速未现大起大落,但客观而言,相对于去年11.4%的经济增长速度,10.4%的速度显然不能令人满意。
  今年4月,股票印花税从3‰调整为1‰,以刺激不断下挫的股市;下半年,上调纺织业出口退税率,以扶持困境中生存的纺织企业……
  虽然,刺激经济手段不断施行,但若维持经济持续平稳快速的发展仍然有些捉襟见肘,未来还需更多的刺激因素。
  
  难点二:物价过快上涨势头能否有效控制
  
  对于下半年的经济工作,中央把控制物价过快上涨作为宏观调控的首要任务之一,要求把抑制通货膨胀放在突出位置。这次《报告》也把“物价上涨压力较大”列为当前国内经济运行中的第一大突出矛盾。
  
  当前,我国CPI仍处于高位,推动价格上涨的因素仍然较多。国际初级产品价格仍居高位,国内土地、劳动力等要素价格的上升增加了企业的成本,加上初级产品需求较旺,抑制物价上涨的任务十分艰巨。
  在下半年,仍然不可掉以轻心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PPI的居高不下。自去年7月份以来,我国PPI涨幅就保持了不断加快之势,业内专家都表示了对PPI推高CPI的担心。德意志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马骏在年初就表示,农产品价格上涨向加工食品价格传导的趋势会持续下去,预计从目前至今后更长一段时期中国国内物价上涨形势会高于预期。
  截止今年7月,PPI创13年新高,上升幅度略高于预期;PPI同比上升10%,1996年以来首次突破两位数。PPI大幅度上升主要是由于7月电价和6月成品油价格调整所导致的,7月燃料、动力类价格指数同比上升30.1%,高于6月的24.9%;另外,7月钢铁价格同比上升较快也是重要原因。随着食品价格的逐渐回落,PPI中生活资料价格指数保持下降趋势,这一趋势还将继续。可见,控制PPI的难度有多大。“物价上涨是世界性的,有些因素国内难以控制。但是,国家仍要努力压制物价上涨的速度。”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范徐丽泰说。
  “我对下半年物价形势的稳定满怀信心”,国家统计局总经济师姚景源说,要看到党中央、国务院有决心、也有能力把物价上涨控制在可承受的范围之内。
  记得在今年年初的时候,温家宝总理说尽量将今年的CPI控制在去年水平之内,即不超过4.8%。然而,在今年第一个月,物价指数便高企多年之最,达到7.1%。随即,CPI开始爬坡,二月8.7%,三月8.3%,四月8.5%,五月7.7%,六月7.1%,上半年前所未有地达到平均7.9%的增长高速。
  鉴于影响CPI的突发因素非常多,因此很难预料下半年的CPI将达到什么水平。但是根据上半年7.9%的平均水平,下半年可能很难在短时间内实现快速回落。
  
  难点三:中小企业困难能否尽快得到破解
  
  今年以来,受成本激增、外部需求减弱、人民币升值等因素影响,我国部分中小企业,尤其是以出口为主的企业生产经营压力加大,长三角、珠三角地区不少中小企业面临停产甚至倒闭的困境。
  国家领导先后几次到长三角和珠三角调研当地中小企业处境,以期出台刺激中小企业摆脱困境的经济措施,以保持当地工人的就业水平。
  
  近期,国家已经在财政和信贷支持等方面采取了一些扶持中小企业的政策,有关地方也加强了对中小企业的服务。《报告》提出,国家下半年将加大对中小企业发展的财政支持力度,加大对中小企业的信贷支持。但正如《报告》中所说,“政策效应显现和企业通过自我调整改善经营状况,还需要一个过程”。
  诚然,中小企业的困境是改革发展中的必经阶段。《劳动合同法》的施行,从紧货币政策带来的银根紧缩,出口一定程度的受阻,大规模纺织企业的破产倒闭,大量工人失业……,2008年对于中小企业来说,是个艰难的坎儿,同时也是一个不可不逾越的段落。如果中小企业不能顺利突围,迎接它们的必然是破产停产的尴尬结局。
  幸运的是,国家已经开始关注中小企业的生存,开始从税收、财政等政策上加以倾斜和照顾。
  近日有报道称,财政部拟定了事关1500亿减税规模的新增值税方案,并且已经上报国务院,如无意外,新方案将按计划于2009年1月1日实施。此举对于处于困境中的中小企业而言可以说是一个好消息。但归根结底,中小企业的路还是要靠自己来走,不能一味等靠要国家的支撑和扶持。相信中小企业在困境中还有一段很长的路。
  
  难点四:节能减排预定目标能否按期实现
  
  当前经济的另一个热点是,节能减排预定目标能否按期实现。对此,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谢克昌提醒说,“要看到当前节能减排形势依然严峻,《报告》给我们敲响了警钟。”为缓解经济发展的资源环境瓶颈制约,我国在“十一五”发展规划中提出了节能减排的约束性指标,而今年是完成这一指标的关键之年。
  统计资料显示,十一五之前我国的建筑能耗已经占到了全社会总能耗的三分之一左右,随着工业化和城镇化的快速发展,这个比例还在不断上升,全国省市城市当中,有42%没有污水处理能力,有将近50%的城市还没有建立垃圾处理设施,污水直接排入到自然水体,生活垃圾简单填埋带来了严重的污染问题。
  当前,做好建设领域节能降耗和污染减排工作,已经成为国家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十一五的节能减排目标正是对现状进行治理,实现环保节能社会的重要方向。
  《循环经济促进法》于8月底刚刚顺利表决通过,并将从2009年1月1日起开始施行。这对于十一五的节能减排目标可以说是一个巨大的前期利好,根据《循环经济促进法》,详细的奖惩措施将有力推行,这对于处于节能减排关键时期的我国,可以说是从法律上保证了节能减排目标的实现。而与此同时,我们仍然不能盲目乐观,应该在各个环节加强保障措施的无障碍推行,包括怎样在即将到来的2009年认真贯彻《循环经济促进法》的各个方面的措施、培养公民的节能减排的环保观念等等。
  节能减排,乃至理想中的循环经济,都要靠全社会的努力来加以实现的,任重而道远。
  
  难点五:农业生产农民增收能否保持稳定
  
  中央一直把“三农”问题作为重中之重,农业生产农民增收能否保持稳定成为当前经济的又一个热点。《报告》中特别指出,“当前影响农业稳定发展和农民增收的制约因素依然较多”。为此,《报告》提出,下半年要“毫不放松地抓好农业生产”。
  “农资价格的增长将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农民种粮的收益和积极性。”据统计,我国的粮食除去大豆以外,玉米、水稻和小麦三大品种的总产量已经达到4500亿公斤,而国内的三大品种需求大约在4300亿公斤,供给平衡有余。专家认为,粮食丰收后,由于国储总量充裕,出口受限,粮食市场价格开始走软。因此要防止出现新一轮的卖粮难,出现增产不增收的局面。如果启动最低收购价预案,但没有粮食的市场出路,有可能出现储备粮压库,财政资金背包袱的局面。根据以往的经验,这最终会冲击农民种粮的积极性,严重影响主产粮区抓粮食生产的主动性,严重抵消国家粮食直补的效率。
  专家建议,国家对粮食的进出口政策要灵活掌握,要用市场调控的办法来保护农民的种粮收益,贮备要控严,周转要放活,进出口要机动。首先,国家相关部门要尽快对2008年的粮食形势做一个总体评估。对如何应对国际粮食市场的危机,如何调控国内市场和适时适度地利用国际市场,如何保持价格的基本稳定,减缓通胀的压力,如何保障农民种粮和主产区政府抓粮,如何协调主产区和主销区之间的利益平衡等,以提前做好应对预案。其次,要准备一定数量的储备粮,找准时机平抑市价。周转性商品粮经营尽量推向市场运作,与政策性补贴脱钩。世界各国的实践证明,充分发育、发展、发达的市场流通体系与组织,是保障粮食安全的基本前提,而这正是我国粮食安全保障中需要加强的。
  可见,农业增产已经不是问题。未来的问题焦点主要集中在如何增收上。粮食问题,仍然要放在重中之重的位置。

论文来源:《中国经济信息》 2008年第18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35597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