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汉语流水句的英译
作者 :  肖 琳

  摘要:流水句是汉语长句中的一种典型句式,最能体现汉语的意合。英译时,必须了解汉英句式的特点和差异,重视句子功能和意义的把握,在分析语法的基础上,把握句子的语义关系和内在逻辑关系,并根据语法和语义分析,对句子进行拆分,在分译的基础上根据句意和句子内在逻辑关系重新组合,运用恰当的衔接使句子自然、通顺,体现出英语的形合。
  关键词:流水句;翻译;拆分;重组;衔接
  中图分类号:H059 文献标志码:A文章编号:1673-291X(2010)29-0192-02
  
  一、汉语流水句的界定
  流水句是汉语长句的一种典型句式,是汉语造句的一个重要特征。1979年,吕淑湘先生提出了流水句这一说法,并指出,汉语口语里流水句很多,一个小句接着一个小句,很多地方可断可连。表现在语义上,流水句中小句与小句间的语义联系比较松散,不用连接词仍行文流畅。 因而,胡明扬 、劲松把流水句归为无关联词复句体系。他们认为,流水句是一种在非句终句段也出现句终句调,语义联系比较松散,似断还连的无关联词复句。在句子内容上, 流水句的信息量没有语法形式上的限制,弹性很大,一句接着一句,恰似流水,可以无限制地扩展下去,呈“线性的流动、转折,追求流动的韵律节奏,不滞于形” (申小龙,1988:59)。在结构上,流水句至少包括两个独立小句,小句一般不靠关联词来联接(张斌,等,2000:265),在结构上保持并立。汉语长句中的动词句在表层结构上看似流水句,但二者存在着实质差异。韦忠生对二者加以区别指出,动词句是一个施动者做了一连串的动作,以时间顺序安排表示动作的小句,各小句的逻辑主语仍为句子主语;而“流水句是指一口气说几件事”,“参与一个事件过程的不是一个人,可能有几个甚至多个人,因此有几个主语或话题。”(韦忠生,2005:83)构成流水句的小句间的逻辑关系也很难从表面上判定。另外,流水句也不同于意合句,邓凌云将流水句与意合句加以区别,指出流水句是口语化的句子,短句多,不完全句多;重语气连贯;语序灵活,小句的位置及小句的主语、修饰语的位置可变换;小句的逻辑语义联系松散;等等(邓凌云,2005:116)。
  二、汉英句法特点的差异
  了解汉英构句法的不同,有助于更好理解汉语流水句的特点,从而选择合适的翻译方法。 从句子结构的特点来说,汉语结构松散,英语结构紧凑。英语“句子总以主谓结构为轴心,通过非谓语动词结构、名词结构、介词结构和从句来进行扩展和连接”(孙卫斌,2008:73)。常用各种从属复合结构和各种明显的衔接手段来显示句子的语义重心,用主句表示语义重心,用从属结构来表示非语义重心,表现出“形合”的“显性”(袁晓宁、袁超,2007:90)。很多学者将之形象地称为树型结构。与英语句式不同,汉语重“意合”。汉语在句法结构上没有明显标记来表示语义层次。句子间逻辑关系词汇用的很少,充满了并立结构,从表面形式上很难判断语义重心和小句间的逻辑关系。语言学家喜欢以“竹节句法”来比喻汉语句子,句子中充满平行小句,小句间无关联词,用逗号分开,呈线性排列,疏连自如,宛如节节相连的竹子。在汉英翻译中,尤其是在对汉语流水句的英译中,应充分考虑汉英在句式特点上的差异,作出相应调整,根据不同的语义层次和逻辑关系表达的特点进行句法结构上的功能对等转换,译出符合英文句法特点的地道句子。
  三、汉语流水句的翻译方法
  首先,对汉语句子进行拆分。汉语流水句通常有几个或多个小句构成,小句间无关联词,句子较长,语义复杂。翻译时很难用一个句子表达清楚,因而必须进行拆分。把流水句拆分成若干个有完整意义的小句;从拆分后的小句中找出背景句,即句子的信息的出发点;分析小句间的关系;根据语义分析和逻辑分析,找出句子的重心,即找出语义重心(在这个过程中主要注意主语的确定,除确定句子主语外,还要确定译文中各个分句的主语),从而决定小句的归属;把体现语义重心的小句译成英语句子的主干,其他小句作为从属成分译出,也就是把汉语平行小句译成英语的主从句,由意合变形合。其次,要注意“对逻辑松散、语义重复、意义不够连贯的地方进行重构,对汉语原文中的语序按照逻辑关系和意义层次进行调整”(袁晓宁、袁超,2007:90),使译文符合英文表达习惯。最后,还要注意译句的衔接。
  由于英语具有“形合”的显性特征,必须用带有衔接连贯功能的词汇(非谓语动词、连词、介词及介词短语等)体现英语句子之间的逻辑关系,所以,要将表示汉语原文中隐含的逻辑关系外化,变汉语的“意合”为英语的“形合”。
  下面就以两个流水句翻译为例,对该翻译方法和步骤作以简要分析说明:
  1.鸿渐送她出去,经过陆子潇的房,房门半开,子潇坐在椅子里吸烟,瞧见鸿渐俩,忙站起来点头,又坐下去,宛如有弹簧收放着。(《围城》,钱钟书,2003:425)
  译文:As he was seeing her out, Hung-chien passed by Lu Tzu-hsiao‘s room./ Lu was sitting in his room smoking with his door half opened./When Lu caught sight of the two of them, he quickly stood up and nodded, then sat back down again as though he were attached to a spring. (Translated by Jeanne Kelly and Nathan K. Mao)
  原文共8个小句,小句间无关联词,分别用逗号隔开。表示人物的话题和表示事物的话题相交织,包含几层含义,是典型的汉语流水句。译文根据动态动作和静态动作的不同拆分为3句话。前两小句“鸿渐送她出去,经过陆子潇的房”是信息的出发点,后面六小句均以此为背景发出动作,因而确定为背景句译出。第三小句“房门半开”根据语义分析归属到第四小句,只有在房门半开状态下,从门外经过才可以见到房内的情景。五至八小句中的动作仍由前一小句主语“子潇”发出,因而确定了第三句的主语为“子潇”,分析其中各个小句间的关系,找出语义重心,用when和as though两个关系词把平行小句变为主从句。译文共用4个连词、(as,when, then 、as though)从句、介词(with)使原文隐含的逻辑关系外显,句子由意合变为形合。
  2.世界上一些国家发生问题,从根本上说都是因为经济上不去,没有饭吃,没有衣穿,工资增长被通货膨胀抵消,生活水平下降,长期过苦日子。
  译文:Fundamentally speaking, the root of all problems that arise in some countries lies in their failure to boost the economy. /They lack adequate foot and clothing. /Since wage increases offset by inflation, living stand decline and consequently serve hardship must be endured for long period.
  原文为包含7个小句的流水句,通过语义分析,译文只用了3句话。译句结构完整,脉络清晰,以主谓结构为轴心。第一句中,译者对汉语原文中语序按照逻辑关系和意义层次进行调整,改变了小句的语法成分。第一小句中主语“世界上一些国家”由名词短语变为介宾短语形式在句中做状语,另外为了符合英语句式特点,还采用了非谓语形式。第二句对两个平行小句合并重组的同时,明确了句子主语。汉语句子常省略主语,但英语不可以缺失主谓结构,所以根据语义和语法分析认定人们为该动作的发出者,以模糊词汇they来指代,符合英语句式特点。第三句从表面上看,三个小句是并列关系,但根据语义分析就会知道其实是因果关系,前一小句是因,后两小句是果。翻译时,用since引导的原因状语从句来表示,将平行句变为主从句,凸现了英语的形合。
  流水句是汉语特有的句式之一,也是汉译英的一个难点。翻译时,要抓住汉英句式特点的差异,采取合适的方法和步骤。首先将其拆分为若干小句;其次在分析小句间关系的基础上找出语义重心,把汉语平行句变成英语主从句;最后用带有衔接连贯功能的词汇或短语将汉语中的“隐”变成英语中的“显”,充分体现英语句式“形合”的特点。
  
  参考文献:
  [1] 邓凌云.简析流水句的小句间连接手段[J].湖南科技学院学报,2005,(8):116-118.
  [2] 胡明扬,劲松.流水句初探[J].语言教学与研究,1989,(4).
  [3] 吕淑湘.汉语语法分析问题[M]. 北京:商务印刷馆,1979.
  [4] 钱钟书.围城[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03.
  [5] 孙卫斌.汉语流水句的英译方法[J].内江科技,2008,(1):73.
  [6] 申小龙.中国句型文化[M].沈阳:东北师范大学出版社,1988.
  [7] 韦忠生,胡奇勇.汉语流水句汉英探析[J].集美大学学报,2005,(2):82-85.
  [8] 袁晓宁,袁超.翻译导读:谈外宣翻译中的几个问题[J].中国翻译,2007,(6):90.
  [9] 张斌,范开泰,张亚军.现代汉语语法分析[M]. 上海: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