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险能保一切吗
作者 :  杨文哲

  一切险是海洋货物运输三大基本险别中的一种,与其他两种基本险别平安险和水渍险相比,一切险承保的责任范围最大。但是,一切险是否如同它的名字一样能够承保一切风险呢?根据中国人民保险公司(以下简称PICC)1981年1月1日修订的《海洋运输货物保险条款》规定:“一切险是除包括平安险和水渍险的各项责任外,还负责被保险货物在运输途中由于外来原因所致的全部或部分损失。”也就是说,一切险也有一定的承保范围,并不是货物被投保了一切险之后就万事大吉了。但是,针对“外来原因”所涉及的范围这一问题,在我国保险界历来颇有争论。现在普遍的观点认为:一切险的承保范围是平安险、水渍险以及11种普通附加险责任。根据我国保险业的行政主管机关――中国人民银行在关于《海洋运输货物保险“一切险”条款解释的请示》的复函中对一切险承保范围解释如下:“海洋运输保险‘一切险’是中国人民银行在《关于下发外币保险业务类保险条款的通知》银发[1994]328号中批准执行的。‘一切险’承保的范围是平安险、水渍险及被保险货物在运输途中由于外来原因所致的全部或部分损失。外来原因仅指偷窃、提货不着、淡水雨淋、短量、混杂、玷污、渗漏、碰损、串味、受潮受热、钩损、包装破裂、锈损。”所以,一切险并不是像它的名字所说的那样能够承包一切海洋货物运输的风险。
  在投保一切险的条件下,有两种情况保险公司是不负责任的:
  第一,被保险货物发生了一切险所承保的责任范围之外的风险。一切险的承保责任范围并不包括特殊附加险,所以当被保货物发生了诸如交货不到险或战争险时,保险公司是不予赔偿的。例如,我方某进出口公司按CIF条件向中东某国出口一批货物,根据合同投保了一切险。但是,在海运途中因两伊战争,船被扣押,而后进口商因提货不着便向保险公司进行索赔。在这个案子中,投保的险别是一切险。一切险中所包括的偷窃提货不着险仅指被保货物整件被偷或从整件中窃取一部分,以致货到目的地后收货人提取不着整件的货物。本案显然并不是由于货物被偷窃而使收货人提取不到,而是由于某些政治因素所导致的。所以,即使是投保了一切险,保险公司仍然有权不予赔偿。事实上,此案所涉及的险别是交货不到险。所谓交货不到险,指的是从货物装上船开始,6个月内不能运到目的地,不论什么原因,保险公司都要按全部损失赔偿。交货不到险通常适用于因政治因素造成的收货人提货不着。例如,禁运,或途径另一国家时被强迫卸货。如果被保险人在开始投保一切险附加提货不着险,那么保险公司就必须赔偿收货人的损失。
  第二,在除外责任中所明确的保险公司不予承保的损失和费用保险公司不予承保。除外责任包括:被保险人的故意行为或过失;由于发货人的责任所造成的损失;货物在保险之前已存在的品质不良或数量短差;货物的自然损耗、本质缺陷、特性以及市价跌落、运输延迟所引起的损失或费用。例如,某港商向某国出口一批朱古力糖,投保一切险。因货轮陈旧,速度慢,加上该货轮沿途揽载,结果航行三个月才到达目的港。卸货后,发现朱古力糖因受热时间过长,已全部潮解软化,无法销售。针对此案的情况,尽管该批货物投保了一切险,但是保险公司仍有理由不予赔偿。因为,该批被保货物为朱古力糖,朱古力糖之所以会变质是由于运输延迟所造成的,在除外责任中明确指出被保险货物的自然损耗、本质缺陷、特性及市价跌落、运输延迟所引起的损失或费用保险公司不予赔偿。
  除了上述两种情况外,还有一种情况保险公司也是不予赔偿的。保险索赔必备的两个条件是:
  1、保险公司和索赔人之间必须存在合法有效的合同关系。即,索赔人必须是合法的保险单持有人才能向保险公司索赔。
  2、向保险公司行使索赔权利的人,必须具有可保利益。可保利益又称保险利益,是指被保险人或投保人对于保险标的的安危有利害关系,因而被法律认可的一种经济利益。对于货物保险,意味着被保险人对货物的所有权必须有某种利益,或者至少这批货物是由他承担风险的。只有对保险标的具有可保利益才能谈得上经济补偿。
  上述两个条件如果索赔人缺少其中的任何一个,都无法进行索赔。例如,某出口商按CIF向伦敦出口一批货物,由买方向英国某保险公司投保一切险,适用仓至仓条款。在运输途中翻车致使货物严重受损,交易双方均并不能因为投保了一切险而从保险公司获得赔偿。因为,对于卖方来说,不是保险单的合法持有人(在CIF条件下,是由卖方代买方投保,保险合同的当事双方为保险公司和买方);对买方来说,在货物遭受损失时买方并不享有货物的所有权(在CIF条件下,货物所有权的转让以货物在装运港越过船舷为限,在越过船舷前,货物的所有权仍在卖方)。所以,不论是买方还是卖方,都不具备保险索赔的两个必备条件,因而也就无法从保险公司获得补偿。在这种情况下,为了避免风险,买方通常会向保险公司投保装运前运输险。
  综合以上三种情况看来,一切险并不是能够承保海洋货物运输过程中所发生的一切风险的。投保人应当根据货物运输的航线和货物本身的性质选择投保险别,而不能盲目地相信投保了一切险就一切都万事大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