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婪一家
作者 :  江 舟 张 释

  2010年4月2日,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海南省地税局原副局长兼海口市地税局局长陈谟林受贿、其妻严雪兰受贿、妻弟严建海受贿一案进行公开审判!
  被告人陈谟林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并处没收财产80万;严雪兰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50万元,严建海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31万元。
  陈谟林一家3人虽在庭审中巧舌如簧,强词夺理,推翻原供,但铁证岂能推翻?面对判决结果,陈谟林和他56岁的妻子严雪兰眼噙泪水,缓步走出了法庭……
  初次受贿五仟元,贪欲一发难收敛
  具有大专文化的陈谟林工作了40余年,历任小学教师、海口市人防办公室科员,海南行政区政府科员、海南建省后升任省政府办公厅主任科员、副处长、秘书等职。从1994年10月起升任海南省地税局副局长,时年45岁。1998年9月,又兼任海口市地税局局长、党组书记,可谓身兼数职,仕途畅通。
  当一个人走向堕落的时候,当事人并不一定都十分清醒,也许他们感到的只是一种世俗人情,占些便宜。
  就在陈谟林兼任海口市地税局局长、党委书记不久,海口市税务局振东分局第二税务所所长陈小涛(因犯受贿罪、行贿罪,已被法院判处无期徒刑),也被海口市税务局任命为海口市地税局四分局局长。陈小涛在大喜过望之余,没有忘记陈谟林局长的关照,这年中秋节前的一天,轻轻地敲开了陈谟林办公室的门。
  陈小涛走后,陈谟林打开信封,整整5000元,这是他平生第一次收的不义之财,也是他第一次萌生了贪欲。
  后来,陈小涛逢年过节念念不忘寻机会给陈谟林送钱,两年间的春节、中秋共送了2万元,陈谟林也由半推半就到后来习以为常。
  后来,从2000年一直到2008年9月间,陈谟林和他的妻子逢年过节收受陈小涛的钱,次数未减,数额大增,由每次5000元增加到每次5万元。案卷材料显示,9年间共收了92万元。
  再后来,陈谟林不但收受人民币,美元也是照收不误。2000年至2007年7年间,陈谟林因公7次出国考察前,陈小涛每次闻讯后,都要提前备好5000美元。7次下来,陈谟林共收美金3.5万元。
  拿人钱财就得替人办事消灾。有了这种权、钱互动的上下级关系,当有人反映陈小涛受贿等问题时,陈谟林也只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内部消化了。因此,也就使陈小涛完全放纵了自己,在受贿、行贿犯罪的泥坑里越陷越深。
  单位建楼自拍板妻收美金整十万
  2000年底的一天,汕头市达濠建筑总公司海南分公司项目经理陈某,听到海口地税局打算建办公大楼的消息后,便找到陈谟林帮忙,并承认事成后可按工程款的3%送其好处费。
  几天后,为掩人耳目,陈谟林主持召开海口市地税局党组会议,专题讨论办公楼建设问题,在他的推荐下,会议顺利通过该工程由汕头达濠建筑总公司海南分公司承建。
  2000年12月25日,双方单位正式签订了建设办公楼施工合同。规定由汕头达濠建筑总公司海南分公司带料垫资600万元人民币承建该工程。到了2001年底,在办公楼工程动工不久的一天,工程项目经理陈某没有忘记给陈谟林好处费的承诺,他很快筹措到10万美元,通过海口市地税局负责办公楼基建的云某将10万美元送给了陈谟林的妻子严雪兰。
  令陈某意想不到的是,大约过了两个月,云某某将10万美金退还给了陈某。并说,陈谟林和严雪兰都说,现在拿这钱不是时候。一时间,使这个在建筑领域滚打了多年的陈某乱了方寸,他百思不得其解,是陈局长嫌好处费少了?是托单位的人送钱不合适?还是另有其因。
  事后方知,就在严雪兰收下10万美元不久,陈谟林听说上边纪检部门正在对税务部门的相关问题进行调查,为防意外,他暗示严雪兰立即退回那10万美元,待风平浪静后再作定夺。
  海口市地税局办公楼工程竣工后,在陈谟林的授意下,陈某亲自带着10万美元来到海口,亲手送给了在此等候的陈谟林妻子严雪兰。同时,电告陈谟林。
  工程项目减免税妻弟操作获暴利
  早在1996年,海口京江置业有限公司开发的海口市京江花园项目,因资金不足被迫停工3年有余,成了“半拉子”工程。
  1999年,国家颁布中央财政补助海南省处置积压普通住宅专项资金管理办法,对海南的积压房产项目进行财政补贴,实际上是减免税政策。
  政策是好政策,不过实行起来也挺难。当海口京江置业公司将花园项目申报上去后,迟迟未见审批。
  陈谟林妻弟严建海得知此事,向该公司法定代表人郭某提出,只要给30万元活动经费,可为公司去活动活动,解决这一难题。
  郭某一听,立即表示同意。话刚出口,他又沉默了起来,30万元不是个小数,一旦办不成,弄个鸡飞蛋打一场空,责任自然会落到自己头上。
  最终,郭某还是留了个心眼,在指派公司财务人员为严建海支付30万元的同时,没忘了让严建海写下取走30万元借款条,留下了回旋的余地。
  严建海拿到钱后,马上找到他的姐夫陈谟林帮忙。2001年2月21日,京江花园半拉子工程减免税的申报材料顺利批复了,几个月办不成的事,严建海仅用五六天的时间就办妥了。事后,严建海取走了借款条,用发票冲销了那30万元。
  几天后,严建海在陈谟林家里,送给了姐夫5万元。看着5万元钞票,陈谟林再次领悟到权的威力,权的神通。
  其实,严建海凭借陈谟林手中的权力,为他人办事,从中捞钱的事并非一次。早在1999年5月,海口市刘某购买了位于海口市金龙路的怡和花园A座写字楼(属半拉子工程)未办理房产过户减免税手续,于是,刘某找人求助房产公司的朱某帮忙办理。朱某很快联系到严建海,说明情况后,严建海愿意出面办理,并提出要8万元的好处费。
  刘某表示同意,并将8万元及怡和花园A座写字楼过户减免税材料交给了严建海,当严建海找到陈谟林说明情况后,陈谟林只一个电话,海口市地税局便批准了减免税事宜。
  事情办妥后,严建海自己留下1万元,将另外5万元孝敬陈谟林。
  信息软件未安装明加预算暗敛财
  说起陈谟林身后的贪婪腐败家庭,也历经了一个从隐蔽到透明,由个人收受到全家合谋捞钱的演变过程。
  2004年初,海口市地税局决定安装一套税收征管大集中软件。几天后,海口市地税局分管信息化的副局长王忠(另案处理)。带着海南深海鑫公司负责人孙某结识了陈谟林。并说孙某的公司想承包税收征管大集中软件工程。
  陈谟林听后,随即表示同意。王忠为了讨好陈谟林向陈提议,为了“办事”方便,让陈安排妻弟严建海挂名到海南深海鑫公司工作,陈谟林欣然同意,海南深海鑫公司负责人孙某也同意,不过,他只是利用严建海与陈谟林之间的特殊关系而已,明确提出,严建海可以到公司工作,但不发工资,不能参与利润分成,不实际参与公司的经营管理。双方认可后严建海很快到深海鑫公司上班了。
  过了几天,海口市地税局讨论通过了海南深海鑫公司递交的工程开发方案。为确保海南深海鑫公司承接到这项工程,陈谟林还着实用了一番心思,动了一番脑筋。他叫来王忠、孙某等人密谋,决定以邀标的方式招标,最终使海南深海鑫公司一举中标,并获得税收征管大集中软件系统的开发权。
  事后,严建海来到陈谟林家将公司的工程预算交给陈看,当他看到公司所做预算该项目工程款为1200万元后,禁不住一阵兴奋。为了得到巨额好处费,陈谟林将工程合同款额确定为1618万元。
  陈谟林与妻子严雪兰明确要求严建海转告海南深海鑫公司负责人孙某,如果想把这个软件系统工程拿下来,得给500万元好处费。
  在承包开发合同签订前的一天,严建海向孙某转达了陈谟林的意思后,孙表示同意。
  一切都在陈谟林掌控之中,一切都在随心所欲地进行,就这样,2004年2月26日,海口市地税局与海南深海鑫公司正式签订了合同。
  谁料,合同刚一签订,老谋深算的陈谟林为防止孙某不兑现承诺的好处费,行使权力严控拨款进度。随着工程款一笔一笔的拨付,孙某先后6次交给严建海265万元,严建海将这些钱源源不断地送到陈谟林家里。后来,到了2004年11月,孙某与王忠发生了矛盾,在严建海的建议下,孙将海南深海鑫公司无偿转让给严建海,并由严建海接手完成尚未完成的安装工程。
  这样,深海鑫公司又与海口地税局签订了增加工程量和工程款的合同。从2005年到2007年间,海口地税局又拨付工程款700余万元,严建海从中提取85万元送到陈谟林家交给严雪兰。屈指算来,陈谟林、严雪兰共收下350万元。不过,严雪兰也没有独吞,又送给严建海30万元。
  孙某最终为什么没有兑现承诺给陈谟林500万元好处费,原因是工程尚未全部完工所致。
  权力资源尽享用权力堕落是主因
  据案卷记载,从1998年到2008年的10年中,陈谟林兼任海口市地税局局长期间,与妻子、妻弟共同受贿8次,单独收贿15次,共计受贿款522万元人民币,13.5万美元。
  就在陈谟林即将退休之时,2008年11月19日,王忠因涉嫌受贿问题被检察机关抓走,一时间,表面看似镇定自若的陈谟林内心却是整日忐忑不安。为防不测,他让严建海去深圳找孙某,恳求孙对他们受贿的事向侦查机关保密,与妻子、妻弟订攻守同盟,必要时让严建海一人承担全部受贿责任。遗憾的是,陈谟林唯独没有想到去投案自首。
  其实自作聪明的陈谟林、严雪兰、严建海的受贿行为,早已进入检察机关的侦查视线。时隔两个月的2009年1月23日,严雪兰、严建海、陈谟林同时被检察机关决定逮捕,收归法网。
  这起以陈谟林为首的家庭腐败案,在海南尚属首例,此案影响之大,危害之深,都远远超过了案件本身。纵观全案,陈谟林不仅带坏了家庭,而且也祸害了海口市地税机关干部队伍,案发后,地税系统涉案的工作人员就有20多人。
  办案检察官认为,权力失控,导致权力堕落是主要原因。
  (作者单位:海南省检察院)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