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雷霆出击:九小时力擒绑匪

作者: 丁俊良

  年仅九岁的小男孩遇到陌生出租车司机,误以为是找其爸爸联系生意的,便搭车将其领到他爸爸的门市。不料,凶相毕露的出租车司机半途将其绑架,用掐脖子、胶带粘口鼻、闷后备箱、短信威胁等手段,向其家长索要30万元赎金。
  河南省西峡县公安局接到报案后,市、县两级警方紧急联动,仅用九个小时成功抓获绑匪,被救人质安然无恙!
  2013年7月8日上午,获救人质的家长刘先生来到西峡县公安局,将一面绣有“破案神速、为民排忧”的红色锦旗送到专案民警手中表示谢意!
  三条短信,惊悉儿子遭绑架
  2013年7月3日,骄阳当头,酷暑难耐,闷热的天气如蒸笼一样炙烤着大地。当天下午3时许,在河南省西峡县做建筑板材生意的刘先生开着车从门市出来,准备到银行给厂家打款。当刘先生往西走到双百万路口时,看见路对面的小儿子刘欣(化名)一个人往回家的方向走。刘先生试图放下车窗玻璃跟儿子打声招呼,但心想儿子很快到家了,就没有送他回家。没曾想这一面之后,竟是儿子遭遇一场噩梦的开始。
  刘先生驾车从双百万红绿灯路口通过,走到人民路一家饭店门口处,突然手机铃声响起,一个尾号是322的陌生手机号码打来电话,一个男的在电话中说“准备钱!”忙着开车的刘先生以为是骚扰电话,就把该电话挂掉了。刘先生继续开车往前走,到电厂路一家银行给厂家打罢款,又到老街一家银行存了一笔存款。办完存款业务后,刘先生就回家去装货,见到在门市上照看生意的妻子时,就问见到儿子刘欣了吗?妻子说没有见到。当时刘先生以为孩子又到网吧上网玩游戏没有在意,货装好后走到药材公司门口时,又接到那个陌生电话,还是同一个男的说:“款准备好了吗?”不知所谓的刘先生说:“啥款准备好了没!”随后就把电话挂了。
  到了夜里8点左右,刘先生仍没有见到孩子刘欣回家,便和妻子一块出去找儿子。此时,还是那个尾号是322的陌生手机号码又打过来电话,正忙着找孩子而心里着急的刘先生说了一句“你真烦”,然后就把电话挂了。刘先生夫妻两人带着手电,沿着附近巷道、网吧、白羽公园等处找了个遍,仍没有见到小儿子刘欣的踪影。
  一直找到7月4日凌晨1时许,刘先生突然想起白天接到的那三个陌生电话,赶紧翻开手机,看到有三条未读短信:“你儿子在我这儿,两小时内准备30万”“不准报警”“在(再)不行动,你永远见不到你儿子”,看着这一条条短信,刘先生的心跳突然加速,额头不禁惊出一头冷汗。不好,儿子被人绑架了!他赶紧喊来妻子,夫妻俩一块赶到西峡县公安局五里桥派出所报案。
  警方出击,绑匪九小时落网
  由于案情重大,五里桥派出所值班民警迅速将警情上报到西峡县公安局指挥中心。接到警情汇报后,西峡县公安局立即启动重大案件快速反应机制,西峡县政府党组成员、县公安局局长朱新昌,刑侦副局长杨小兵立即调集刑警大队、城区派出所、五里桥派出所等部门30名精干警力,在刑警大队城区中队现场成立了西峡县“2013.7.4”绑架案专案指挥部。南阳市公安局副局长周长远、刑警支队支队长张鋆接到案情汇报后迅速做出重要指示,要求不惜一切代价保证人质安全,并派出由大案大队的大队长李克带领侦技民警连夜赶赴西峡指导破案工作。
  在围绕报案人交往人员、经济往来、矛盾纠纷等情况的排查中,据报案人刘先生反映,2011年刘先生拉山东菏泽庄寨镇张某的板材,由于张某的板材有质量问题,刘先生扣押了张某3万元押金。后来,张某为这事说要起诉刘先生,两人曾为此事在电话里吵翻了,但这两年两人一直都没有联系。除此之外,刘先生在生意上没有与谁结下怨恨。此外,从绑匪打来电话的口音判断,警方排除了外地人作案的可能性。
  那么到底是谁绑架了刘先生的儿子?通过调阅视频监控,专案民警发现一辆车牌号为“豫RT4**4”出租车,曾在案发前后时间段经过双百万红绿灯路口,并向步行中的受害人刘欣靠近。经排查,该车驾驶人王某(西峡县重阳镇云台村人)曾因赌博被公安机关处理过,他常与一些违法犯罪人员联系密切,其中关系人方某因涉嫌寻衅滋事罪于7月2日被重阳派出所刑事拘留。专案民警立即赶到看守所提审方某,很快查清了王某的活动规律、交往人员、经济情况、落脚地点等情况。
  7月4日上午9时许,绑匪再次发来信息说“还有两小时,最后一次警告你不准报警”,并打来电话,电话那边传来小孩的哭声:“爸爸,你还要不要我啦?”当刘先生跟儿子刚说一句话准备让绑匪接电话时,对方却把电话挂掉了。听到孩子的哭声,在场民警和刘先生紧张的心情稍缓些许,至少说明人质在绑匪手中还安全。在民警指导下,刘先生不断地给绑匪发信息,并表示积极筹款和送款,以稳住绑匪,希望绑匪不要伤害小孩。
  与此同时,专案民警经调取高速通行记录发现,该出租车于7月3日夜间10时22分离开西峡进入陕西商南县境内,7月4日8时许又返回西峡境内,且车后排座位上有疑似小孩身影。至此,该车和驾车人王某的作案嫌疑陡然上升。
  事不宜迟!西峡县公安局局长朱新昌、副局长杨小兵迅速调集丁河派出所、重阳派出所民警在312国道沿线重点部位秘密守候监控,通知桑坪派出所设卡布控,刑警大队大队长谢玉龙、教导员石建峰带领专案民警在重阳路口逆向搜索堵截,迅速形成对绑匪前后夹击的包围圈。7月4日上午10时30分,当“豫RT4**4”出租车在重阳镇白龙村的山区公路上掉头,欲再次改变行车路线时,跟踪多时的专案民警果断出击,将嫌疑人王某拉出车外,扑倒在地控制,并在车内解救出被绑人质刘欣。
  帮拉客户,九龄童误入魔掌
  7月4日上午11时许,西峡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城区中队院内,当被解救回来的小刘欣从警车上下来,在院内等候的刘先生夫妻俩见到孩子安全归来,搂着孩子抱头痛哭。民警联系医院医生为刘欣进行体检,发现刘欣满脸通红,双眼充血,视力模糊,脖子疼痛。在医院病床上,情绪稳定下来的小刘欣,慢慢向民警讲述了一天前的遭遇。
  7月3日吃过中午饭,刘欣与邻居家的伙伴一块儿到白羽公园去玩。随后两人分手回家,刘欣从白羽公园东门出去,过双百万十字路口往家走,走到家门口附近,有个黄色出租车从背后跟着刘欣,一名青年男子司机问刘欣双百万在哪儿?刘欣问司机是不是到他家买建筑模板的,司机说是,并让刘欣坐上出租车领路。当车经过刘欣家门口的时候,刘欣说到家了,而司机则没有停车的意思,并说要去工地上去找人,开着车继续往前开,还问刘欣爸爸手机号码。
  到一个工地边,该男子给刘欣的爸爸打电话,好像没有打通。随后,该男子拉着刘欣来到一个桃园,男子说要下去摘桃子吃。到桃园里以后,该男子把刘欣按倒在地上,一屁股坐到刘欣肚子上,并用手掐住刘欣脖子,掐得刘欣喊不出声音。然后,该男子拿出一卷宽透明胶带,先缠住刘欣的嘴和鼻子,又让刘欣双手交叉放在面前,该男子又用胶带把刘欣双手缠住之后,将刘欣塞到出租车后备厢。
  由于天气炎热,刘欣困在后备厢内看不见外面,闷得喘不过气来,挣扎着将后备厢里的一个灯泡拽掉了。等司机把后备厢打开时,天已经黑了,刘欣看见像是在高速服务区。夜里,司机给刘欣拿来火腿肠、冰红茶让刘欣吃,刘欣没有吃,也一直没敢睡觉。直到第二天天亮,司机说要把刘欣送到湖北,从睡觉的地方返回来,到了一个盘山公路。路上司机给刘欣说准备让其爸爸给他打30万元,还哄着说其爸妈不要刘欣了。此时,刘欣急中生智,给司机说要跟爸爸打电话,该男子就把电话拨通,刘欣哭着问爸爸还要刘欣不要,电话那头也传来爸爸的哭泣声:“爸爸怎么会不要刘欣呢!”随后该男子就把电话挂了。
  从山上转下来时,突然前面有一辆越野车拦住去路,刘欣见从车上下来几位动作麻利的叔叔,将挟持刘欣的该男子从车内拉出来制伏在地。此时,刘欣知道自己得救了,那几个叔叔就是抓坏人的警察。
  在西峡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城区中队讯问室,面对铁证,犯罪嫌疑人王某如实供述了自己绑架一小孩并向对方家属索要30万元赎金的犯罪事实。
  目前,犯罪嫌疑人王某以涉嫌绑架罪被西峡县公安局依法向检察机关提请批准逮捕,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论文来源:《检察风云》 2013年17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432748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