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群体密码
作者 :  本刊编辑部

  
  改革开放20多年,在一些地方造就了一批具有特色的企业群体和财富群体。由于种种原因,这些群体的经营管理与文化呈现出很多共性,这些共性又决定了他们相似的命运。
  曾经有不少粤商名震四海,显耀一时,而现在几乎都如流星般陨落。相对这些不无悲情色彩的粤商,大部分浙商的命运似乎要幸运得多。他们中的大多数并不像当年的史玉柱、胡志标那样名声赫赫,他们都很低调地、稳健地发展着自己的企业。
  济南所属5家上市公司2003年成为清一色的ST股:ST小鸭、ST金泰、ST渤海、ST轻骑和ST济百,其中,金泰更是创下了上市一年即被ST的中国证券市场之最。一个经济总量多年稳居全国第三的省份,其省会城市所属上市公司竟然全部沦为“ST”一族,与同省另一城市青岛名牌众多、产业精英辈出的“青岛现象”相比,“济南现象”发人深思。
  在中国的西部,有一个有趣的“内蒙现象”:吃的是“草原兴发”的羊肉;喝的是“伊利”和“蒙牛”的牛奶;穿的是“鄂尔多斯”羊绒衫和“仕奇”西服;亲朋聚会,酒桌上的是“河套老窖”和“蒙古王”;冷饮市场则更是“伊利”和“蒙牛”的天下。相比之下,西部省市似乎找不出可以与之抗衡的“内蒙集团军”来。除了个体奋斗外,内蒙企业群体崛起原因究竟是什么?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