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兴产业:经济增长新引擎
作者 :  郭 莉

  眼下,中国最高决策层在寻求中国经济发展新动力方面有了明确的思路,一场可以称之为改变经济增长方式的革命悄然拉开了序幕,中央把这场革命的主角命名为“战略性新兴产业”。
  
  仅仅因分美中国移动一小块飞信业务,就成就了神州泰岳在创业板的奇迹:一级市场超募12亿元,上市首日即成为两只百元股之一。今年11月,从创业板首批企业上市开始,以创新和技术为利器的新兴型企业,得到了资本市场的追捧,很多传统企业望尘莫及。
  与嗅觉灵敏的资本对创新型领域产生偏爱的同时,我们看到,中国最高决策层也在寻求中国经济发展新动力方面有了明确的思路,一场可以称之为改变经济增长方式的革命悄然拉开了序幕,中央把这场革命的主角命名为“战略性新兴产业”。
  今年9月,在国务院新兴战略性产业座谈会上,温家宝总理提到:“面对全球新一轮科技革命的挑战,中国完全有能力在若干关系长远发展的领域抢占经济科技制高点,使国民经济和企业发展走上创新驱动、内生增长的轨道。
  11月的首都科技界大会,温总理更是明确表示:战略性新兴产业必须掌握关键核心技术,具有市场需求前景,具备资源能耗低、带动系数大、就业机会多、综合效益好的特征。而新能源、节能环保、电动汽车、新材料、新医药、生物育种和信息产业等七大产业的最终人选,其科学依据有三条:一是产品要稳定并有发展前景的市场需求;二是要有良好的经济技术效益;三是要能带动一批产业的兴起。
  岁末年初,正值各地谋划2010年发展之时,“新兴产业”注定要进入地方政府的视野。而在科技与创新领域具有领先优势的北京,理应将更多关注的目光投向新兴产业,在这个领域做出大文章。
  
  杀手锏:科技与创新
  
  “我们是做物联网的”。
  “物联网是什么?”对于这个问题,北京北科驿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刘昕已经解释过无数次了。在刘昕看来,物联网离我们很近:就是通过在物体上植入各种微型感应芯片使其智能化,然后借助无线网络实现人和物体的“对话”,物体和物体之间的“交流”。这些东西可以是手表、钥匙,也可以是汽车、楼房,日常生活中的任何物品在刘昕眼里都可以变得“有感觉,有思想。”通过微型感应芯片,人们可以获取物体的信息、状态、位置等各种内容,然后通过网络传递这些信息。
  刘昕描述的这样一幅智能图景,被认为是世界下一次信息技术浪潮和新经济引擎!在中国,物联网作为“十一五”规划未列的黑马产业也备受瞩目。据业内人士统计,物联网行业在未来3到5年间市场规模可达3000亿元!美国权威咨询机构Forrester预测,到2020年,世界上物物互联的业务,跟人与人通信的业务相比,将达到30比1,这是一个万亿级的通信业务。而刘昕告诉记者,物联网的发展对其他产业的带动效应也是巨大的,比如它还能带动通信、软件、计算机、新媒体、新广告等的发展。
  “我们是凭借技术优势立足市场的。”刘昕的公司成立仅仅4年,却已经拥有4项专利和十几个软件版权,技术出口美国、澳洲,主要进行自动售货机和室内环境监测。截至到记者采访,公司人均年产值50万元,“最大的投入是研发,基本投入是总收入的20%左右。”
  与物联网缘于无线通信新技术产业化不同的是,永港伟方(北京)有限公司立足于用高新技术改造传统产业,从而自立门派,成为环保人造板改性最大的技术服务商和产品提供商。自成立以来的5年时间里,注册资金从最初的50万元增加到4160万元,年复合增长率达到40%,并在中关村建起了1000平米的研发中心。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技术经济部研究员郭励宏认为,北京高新技术产业发展应该重在解决一些机制问题,比如北京可以尝试筹备针对中小企业的私募股票交易市场和共性技术平台建设
  同样是凭借技术优势,永港伟方的销售额逐年上升,公司董事长雷得定告诉记者,预计2009年公司收入接近9000万元,公司人均年产值150万元,人均纳税15万元!
  在垃圾分类回收这条道路上,杨朝晖显得很有耐心。她的公司――北京绿色领域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所做的是垃圾有偿回收设备,这是一个新产业,因此,当2008年第一次出现在“北京节能环保展”时,公司的“饮料罐瓶有偿回收机”在很多人眼里是一件新鲜有趣的事情。
  在人们认为是公益或贴钱的垃圾分类回收,杨朝晖却认为是一座“富矿”。“我们锁定的是与民生相关、微观环保经济,追逐的也是长期利益。”在她看来,环保必然是与公益、民生相关的,就像她对记者所说的那样:只有当合作伙伴能够赚钱了,自己的事业也才能做大。”由于投资70%-80%都投入到研发中,2007年成立后接近一年半时间,公司几乎都在亏损,到了2008年末,公司仅有二三十万的销售额,可是接近2009岁末,公司的销售额已近200万,也从原来的三个创始人发展成为12个人的公司。
  “把垃圾当作一个产业,这个产业是能赚钱的。”
  三个案例,主要表达了当下中国产业变局时刻,新兴产业的三种类型:一是由新技术引发的新产业,如信息产业;二是高新技术对传统产业的改造使传统产业进发新的活力和生机,如新材料、新医药等;三是在应对气候变化和节能环保成为世界共识基础上产生的对新兴产业的需求,如节能环保、新能源等。但是,这三个案例或者说三种探索,都还只是新兴产业的过渡形态,最终结果尚未呈现。
  过去30年,中国产品能打开国际市场,原因就在价格。问题是,低成本还能维持多久?过去三四年,北京保姆的工资几乎增加了一倍;这样的趋势,本来符合经济发展的规律。但随着人工成本的上升,我们企业的竞争力如何维持?这就需要创新,生产更高附加值的产品。
  从历史上看,一个国家崛起时,一定会伴随着革命性的技术、产业的出现,比如英国的蒸汽机和纺织业,德国的化学工业,美国的汽车、电子通讯、IT业,这些当时的新兴产业改变了经济格局,从而改变了世界。历史也同样表明,在危机中善于抓住机遇的国家,往往会率先复苏并占据新一轮发展的制高点;而下一轮经济的爆发点和制高点,也一如历史一样会在新兴产业中产生。当前,全球正处于新一轮科技革命的前夜。发达国家一面呼吁联手应对危机,一面悄悄为实现科技突破和培育新兴产业而谋篇布局。历史上,我们曾错失过科技革命的机遇,这一次再也不能坐失良机,否则今后在新兴产业上只能“跑龙套”。
  什么是新兴产业?根据我们的调查研究,《投资北京》对“北京战略性新兴产业”有这样一个理解:以创新为发展动力,并在今后几年对国计民生有着重大影响、对国民经济发 展起着关键性作用的产业。此类产业具有资金密集、技术密集、创新密集的特点,往往体现在生产率随着技术创新快速提升,而在产出规模上依然具有规模效益递增的特性。这类企业越处在创新前沿,就越具有竞争优势。而抢占新兴产业的制高点两个关键词就是:科技与创新。
  
  选择:科技立市之路
  
  “联想生产的一台电脑等于英特尔的硬件加微软的软件。”曾经,柳传志的这句话代表了中国高技术产业发展的普遍状态。这些年来,伴随着产业结构的全面调整,服务业与高技术产业、不同高技术产业之间的互相分化与融合,催生出新的业态,如数字音视频、清洁技术等。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技术经济研究邦研究员郭励宏认为,北京是最合适发展科技产业的城市之一,它在新兴产业方面的潜力并未完全显现。
  数据显示,从2001年之后,北京的房地产业占GDP比重每年都超过50%。随着金融危机的到来和新经济的勃发,很显然,这种地产依托型经济不能支撑北京经济发展之重、之久,北京需要寻求新的经济增长引擎,以获取城市经济发展持久的核心力。
  “北京在科技、信息、人才方面的独有优势,为新兴产业提供了很好的发展环境;这些年,北京的新兴产业发展走在了全国前列,科技产业将会在北京的发展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2009年,北京市科协曾经对代表北京乃至中国新兴产业发展最高水平的中关村新兴产业发展做了一个调研,涉及互联网信息产业、数字音频视频、空间信息服务、研发设计服务、资源再生利用和高效节能等产业。结果显示:新兴产业以其高知识、高技术密集等特性占据了产业链的高端和关键环节,并在技术创新、产业业态创新等方面表现出强大的竞争力,成为中关村新增长点和提升自主创新能力的关键所在。
  北京民营科技实业家协会会长王小兰告诉记者,从创新研发投入来看,2007年园区新兴产业R&D支出占园区R&D总支出的42.7%。当前,中关村空间信息服务、新能源环保等新兴领域已具备较强的研发创新能力,在市场选择的情况下,北京形成了一批在具有自主知识产权、在国内外技术领先、市场领先的产品和企业,在增强园区自主创新能力的同时,成为引领行业创新发展的重要推动力量。
  数据显示:2007年中关村新兴产业企业数达7320家,占园区企业总数的34.8%;总收入达2738.8亿元,同比增长21.3%;实现利润230.2亿元,实缴税费128.9亿元。从未来发展趋势上看,随着国家节能减排等工程的实施,其巨大需求必将对中关村新能源环保等新兴产业产生积极带动;从长期发展看,新兴产业增长的势头将会增大,其在园区总收入中的比重也将逐步提升。
  以节能环保业为例。王小兰表示,中关村聚集了我国节能环保、新能源领域科技资源的四分之一,诞生了一大批国内外领先的节能环保新技术、新产品,如光伏并网技术、薄膜太阳能电池技术、膜生物反应器及透水砖与雨水收集系统等,这些企业还积极参与、引领国家及地方标准体系的建设。清华阳光、神雾热能、碧水源等一批知名企业以其强大的创新研发实力、卓越的竞争力,成为各自专业领域的龙头和标杆,引领着各自专业领域的技术和市场发展方向,对我国新兴产业发展产生着重要影响。
  记者发现,除了得天独厚的科技和人才优势,北京还孕育了发展新兴产业的巨大市场空间。比如,北京的新能源汽车、水处理产业、可再生能源产业和垃圾处理产业都是在巨大市场需求的刺激下产生并蓬勃发展起来的。
  早在去年,北京市就已经开始大力发展新能源汽车,以北汽福田的新能源制造基地为依托,成立“北京市新能源汽车产业联盟”。福田汽车签下800辆混合动力客车的大单,让很多新能源汽车产业链相关企业看到了巨大的市场潜力。
  为了发展新能源汽车,北京市相关政府部门未雨绸缪,早在十几年前,就引进、培育了一批新能源汽车零部件企业,现在初步形成了一条相对完整的产业链,目前,北京部分企业在新能源汽车相关领域正在紧迫全球先进水平,甚至有的领域还走在前列;另一方面,北京汽车的自主品牌开始出现从做量到做精的转型,而且阵容还在壮大。比如前不久北京现代就将自己的新能源汽车定位为出租车市场。这些迹象都表明,中国已不再仅仅是一个全球最大的汽车销售市场之一。
  北京缺水。因此,在北京水产业的发展中,节水保水的特征尤为明显:围绕北京人均水量仅为世界三分之一,一些企业很早就在如何提高北京地下水、节水保水上下功夫。碧水源最早就是在北京污水处理与资源化开始研发的,现在不仅是中国污水资源化的开拓者和领先者,其膜生物反应器(MBR)成套设备制造和技术研发能力处于国内第一、世界前三的水平,在与西门子、GE等巨头的交锋中屡屡获胜,其污水处理项目已经走出北京,走向全国。
  垃圾处理也是如此。当北京垃圾处理还处于政府投入行为时,一些企业就瞄准了垃圾产业化这个大市场,且不说围绕垃圾堆肥、发电等大项目的研发,仅是垃圾分类回收产业的队伍就越来越庞大,有些技术出现甚至先于政策、法律的制定。杨朝辉就提到过:她发现自己所从事的资源再回收要挑战很多东西:比如垃圾分类收再利用相关法律细则不全而,自己公司遇到的很多问题无法寻求法律支持;再如产业配套少,不过她表示,这是由市场主导的新兴企业发展中都要碰到的问题。“这些问题在国际上都很成熟。”
  “北京的节水保水、垃圾处理都是一个大产业,这个大产业背后是一个巨大的商业机会。”记者发现,当全国开始兴起新兴产业发展热潮时,北京的废气、废水、固体废弃物回收等资源再生产业已经从幼小走向成熟。而随着低碳经济的发展以及资源再生技术的日益成熟,这些产业将不再是“北京”这个区域性产业的概念,而是作为全国资源再生发展的风向标,引导产业朝向规范、健康、强大的方向发展。
  
  建言:应予新兴企业更多扶持和关注
  
  和杨朝晖一样,周锦志创业的头一年半也一直在赔本,但他咬着牙挺过来了。
  2008年7月,北京卡莱特科技有限公司第二代LED显示和控制系统产品横空出世,直接效益非常可观,公司收入成倍增长。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和周锦志一样从事新兴产业的公司都有这个特征:企业财富积累速度跟不上企业发展的速度,因此对资金的需求较传统产业显得更为迫切。
  记者跟踪过的几个企业样本很有说服力:一家上海做氢能源的公司去年销售收入不到500万,今年获得风险投资近亿,企业立即呈乘法式增长,上海市政府有意让该企业明年上市;再如去年迁出北京(因成本高)的两家企业:一家迁到重庆后很快获得IFC的扶持资金500万美金,今 年获得了几何倍数增长;另一家到了江苏,当地一家民营企业注资后,今年销售额超过1300万美金(去年仅300多万),此类企业的成长空间和成长速度与传统产业是不一样的。
  令人不解的是,不仅周锦志一直没有申请专利,很多同类公司均处于Knowhow状态。Knowhow是记者在对海淀、昌平科技型小企业调查时听到最多的词,这是指他们的专利处于未公开状态。原因很多,主要症结还在于没有足够资金,无法达到规模效应,害怕申请专利过程中泄密,商机为竞争对手所得。
  郭励宏告诉记者,早在2006年,北京民协就曾经做过一个调查,发现中关村新兴企业融资是一大难,由于缺钱,专利就保护不好,山寨盛行,企业都长不大。
  VCD首创者万燕的遭遇就很令人扼腕叹哀:当年万燕首先研发出了VCD,由于没有及时做专利保护,最后被模仿者跟风超越,在恶性竞争中万燕悲壮地倒下。有风险投资人士告诉记者,如果万燕在硅谷,一定会做得很大很有钱,因为硅谷有一套行之有效的小企业融资模式,从企业初创期就给这类企业很多资金扶持。
  郭励宏认为,北京高新技术产业发展应该重在解决一些机制问题,比如北京可以尝试筹备针对中小企业的私募股票交易市场和共性技术平台建设。
  筹备私募股票交易中心。记者看到过一个调查:中关村民营高科技企业有83.6%都有过民间融资行为。在银行贷款和从证券市场融资短期内都不可能成为小企业获得资金的主要渠道情况下,北京的高科技企业需要私募股票市场。
  关于这一点,王小兰深有体会:在海淀园管理委员会的指导和支持下,北京民营科技实业家协会牵头相关机构围绕北京区域性私募股票市场展开了初步研究。研究发现,一方面北京,尤其是在中关村不乏技术领先、商业模式创新的高科技中小企业,但在企业初创阶段和创立后的相当长一段时间,资金短缺已经成为他们的主要发展瓶颈;另一方面北京经济的持久蓬勃发展、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不断建设等,都需要调动更多的资本,尤其是民间资本的活跃。因此建立以高科技中小企业为主要对象、间接支持天使资本和风险资本发展的北京区域私募股票市场是一件迫在眉睫且具有重要意义的战略举措。
  王小兰认为,这个市场将通过建立一个合法的、低门槛的私募平台,为北京市尤其是中关村地区的具备一定发展潜力的高科技中小企业提供一个更便捷、更低成本的融资平台,促成更多优秀企业的集聚和快速成长。同时,鉴于市场具有的较高流动性特征给资本带来的预期退出路径,将吸引更多天使资本、风险资本等汇聚到中关村,并参与到各个成长阶段的企业中去,产生资本聚集效应,进而带动人才和技术的聚集,形成良性循环。
  “北京的高科技企业可以500万为发行门槛,这样很多企业都能参与其中。”郭励宏补充道。
  共性技术平台建设将使科技型小企业节省很多成本。记者了解到,同行业企业之间会有类似的技术,由于这些技术研发资金需求大,各个企业都投入研究,不仅资源浪费巨大,而且精力分散,如果有共性技术平台,不仅能大大促进产业发展,还能使大多数中小企业节省大笔研发资金,节省了他们的成本。
  这一点,20世纪70年代的台湾做得很好。当年台湾向知识经济转型,由工业研究院发起研究IT产业的共性技术。以晶圆为例,政府出面拉低端企业入股,台基电就是这样产生的。工业研究院以技术入股,飞利浦以现金入股,各占15%,共同进行技术研发。民营企业要使用工业研究院的技术,可以出资入股或者购买,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台湾IT产业发展健步如飞。
  被认为亚洲最成功的工业园――新竹科学园的崛起更多在于共性技术平台建设的基础上,对民营经济的激活和主导。它不仅成功地将台湾地区推向信息产业全球第三、半导体产业全球第四的地位,而且台湾当今10大企业当中有7家来自新竹,成为全球唯一成功翻版硅谷的科学园。
  按照硅谷模式发展起来的台湾新竹科技工业园区,从硅谷学到和得到了不少经验:首先是吸引人才,为此当局出台了一系列优惠政策,吸引大批移居美国的台湾工程师回国创业,这些做法相当成功。到1998年,新竹有40%的公司是由从美国回来的科技人员开办的。在此基础上,新竹又结合自己资源匮乏、科技基础薄弱、资金不足,自主开发能力不足、必须引进国外资金和技术发展本岛经济等实际情况,做出了一条具有自己特色的发展道路,即引进――消化――出口的发展模式。
  值得一提的是,在20世纪九十年代前后,当园区基础设施初具规模之时,大量民间资本开始介入,研发与生产开始平分秋色,园区内已成熟的技术与资金也开始输出国外,进行各种跨国联盟合作。与此同时,台湾当局也将高科技产业发展战略转向倡导研发设计类产业的发展,力图通过南北两个核心园区的建设,使台湾成为以高科技产业为主的科技岛。
  北京在科技、人才、信息、市场方面的优势远非台湾所能比拟,我们有理由走得更好、更远。是到我们在调整经济机构、转变经济增长方式上下大决心的时候了。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