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责任”是企业的第一责任
作者 :  高海峰

  
  自2002年起,中国居民消费结构明显表现出升级性变化,城市化进程同时加速,主要依靠重工业支撑的住宅和汽车等新的耐用消费品开始进入家庭,中国由此进入到了以重化工业为主导的新阶段,经济的投资驱动特点更为明显。
  在新的发展形势和机遇面前,神华集团以宽广的战略视野提出了“开疆扩土,重整河山,做大做强,再创辉煌”的发展思路,神华乌海煤焦化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乌海煤焦化)就是在这样的战略背景为整合乌海及周边地区的焦煤企业及资源,于2005年1月组建的控股子公司。
  作为一个高效环保新型能源企业,乌海煤焦化一方面要努力为神华集团和地方政府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一方面又要在节能减排上努力做到示范带动作用,因此,从成立的第一天起,乌海煤焦化迈出的每一步都颇受各方关注。
  2007年底,佳讯传来。乌海煤焦化的核心项目――西来峰焦化厂一期100万吨/年捣固焦实现利润7706万元,而在5月份之前,这个项目还处于亏损状态。
  事实上,这还只是乌海煤焦化的喜事之一。12月初,在北京举行的首届中国环境保护示范单位和中国节能创新先进人物的“双百”活动中,乌海煤焦化在全国参选的上千家企业脱颖而出入选为“中国环境保护示范单位”,公司董事长李怀国亦入选为“中国节能创新先进人物”。
  一个仅投产不到一年的项目为何能迅速实现扭亏为盈?一个目前以焦炭为主打产品的煤化工企业为何能在环保节能上独树一帜?经济效益和“绿色效益”是如何在这里“喜结连理”?2008年初的一个早晨,记者来到位于内蒙古西部的工业新城乌海,走进乌海煤焦化公司李怀国董事长的办公室。
  
  0.77和 6.89
  
  “什么是污染?改变了原生态的气候就是污染!”在宽大的办公桌后,身材魁梧的李怀国目光如炬,自信而直爽,“搞焦化企业本身就是一种污染,如果说我们现在已经实现在大气里的零排放是不现实,但我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我们的排放的完全符合国家二级排放标准”。
  2006年7月建成投产的西来峰焦化厂是乌海煤焦化公司西来峰循环经济产业园区的重点建设项目,一期100万吨/年捣固焦项目总投资6.89亿元,占地面积42万平方米。项目配套有备煤系统、炼焦系统、煤气净化系统和公用辅助设施等,主要产品为二级冶金焦,化工产品有焦油、轻苯、硫铵、硫磺等。到2007年下半年,该企业进一步成功研发生产出国家一级冶金焦。据悉,该厂在立项建设初期就自身定位于高效环保新型能源企业,建设过程实现了环保设施与主体工程同时设计、同时施工、同时投产的“三同时”要求。
  然而,新建项目运行过程毕竟也是各生产设备磨合的过程。在项目投入生产的最初阶段,西来峰焦化厂上空“黑龙”飘荡,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味道,这让李怀国等公司领导颇为焦急,他亲自上到生产一线与技术人员探究问题的根源,经过一番努力问题终得彻底解决。
  “我们是国内第三家上马捣固定焦地面除尘站的企业,整套除尘设备投资就超过2000万元,光一个抽粉尘的大风机功率就达到400千瓦,普通的煤焦企业是‘舍不得’上的,”对于环保设备改造达标李怀国感到满意,他说,“这还只是一部分,目前一期项目总的环保投入已经超过7700万元,也就是说在这个项目上我们每投资一块钱中就含有一毛一分钱的环保投入。”
  慷慨的投入就会有丰厚的回报。据了解,该厂装煤推焦烟气经除尘地面站的袋式除尘器处理后,除尘效率达99.5%以上, 处理后的烟尘、二氧化硫排放浓度均达到或优于国家二级排放标准。精煤破碎系统的袋式除尘器,输焦工段的泡沫除尘装置,除尘效率达到95%以上,每年可回收煤尘、焦粉1.8万吨。酚氰废水处理站采用国内先进的A―A/O生物脱氮工艺,污水处理能力为每小时100立方米,处理后的废水中化学需氧量、氨氮、石油类、挥发酚等浓度均符合《污水综合排放标准》中二级排放标准要求,氨氮、挥发酚、氰化物达到了一级排放标准,焦化生产所产生的污水以及生活污水经过处理后可以作为熄焦和洗煤厂的补充水,从而实现了焦化污水的闭路循环,每年可节约用水57万吨。目前,该厂化学需氧量每月削减115吨,已实现零排放,二氧化硫排放量明显降低。
  最好最先进的环保设备固然是节能减排的重要前提,但让环保设备“物尽其用”还得靠员工的精心操作和高度责任来确保。
  对此,李怀国表示赞同,他说:“这实际上是个管理水平的问题,我们对下属企业的要求就是确保所有环保设施全部开起来,而且是24小时运行,这也是考核他们的一个硬指标,不容含糊!”。他还表示,国家要求企业在2008年6月前把在线监测全部上马,乌海煤焦化要率先做到。
  事实上,节能减排是个全面细致的任务,不光是在主体设备上下功夫。从煤矿采煤,到粉尘处理,污水处理,到洗煤,再到矸石山的处理,乌海煤焦化基本实现闭路循环,对于储煤场的粉尘控制也下了一番心思。目前西来峰焦化厂已经修建了四五处20多米高的挡风墙,尽管每平米造价高达500多元钱,从节能环保的综合角度考虑,领导员工都认为很值当。
  从年初粉尘乱飞,黑烟滚滚,到现在天蓝水静,干净整洁,从年初亏损运营,到现在利润翻番,一个企业在短短的几个月时间里发生了令人刮目相视的嬗变。
  
  牢记“绿色责任”
  
  目前,由于我国资源、能源和环保体制正在经历从行政手段向市场化的方式过渡,建立节能减排的长效机制尚需时日,由此,出现了类似资源性产品价格仍然偏低、违法成本低和守法成本高等问题。对于同样以追求利润最大化为主要目的的乌海煤焦化来说,这样下“血本”进行环保投入的动力何在?
  “节能减排是个功在千秋的事情,大家都明白这个道理,但一触及到眼前利益时,企业与企业之间的选择方向就有很大的不同,对于部分小焦厂的所有者来说追求利润是惟一的目标,但国有企业就不同了。”
  谈到此处,专业出身,有着在包头、乌达和海勃湾三大国家主力煤矿企业担任领导职务经历的李怀国面显庄重,他意味深长地说,“国家对我们进行投资、指导和扶持,所以我们在国家政策的执行上也应该是不折不扣,这是我们的责任,也是一种回报。作为国有企业我们必须带这个头,尽管在同等生产规模下我们因环保投入使投资成本高出了40%”。
  更多的责任已经开始落实到实际行动中:据悉,未来乌海煤焦化所有新上项目环保投入与总投资比都将超过10%以上;一个以煤矸石为燃料的2×200MW空冷机组正在通过国家发改委核准,该项目采用空冷节水和两次除尘电除硫,造价比一般电厂高20%(因环保投入因素),其发电过程产生的粉煤灰将成为水泥厂的上游原料;一个利用附近煤矿地下疏干水而建的巨型人工湖正在计划中,未来,经过沉淀净化的一池碧水不仅美化、绿化厂区,还可供企业生产使用,而经过净化处理后的水每吨成本仅为1元钱;企业产品的深加工已经列为神华集团的战略统筹,煤制油、精细化工等项目的蓝图日益清晰;企业全部项目上马后,可以在产值上“再造一个乌海”,对当地产业升级和劳动力就业的贡献更为显著……
  从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过渡中,李怀国见证了国有煤炭企业的起起落落,也塑造了他强烈的国家利益观念。他获得过包括全国劳动模范在内的很多荣誉,对于荣誉,他颇显平静:“这主要是对企业的一种肯定,荣誉再次提醒我“绿色责任”是企业对国家的第一责任,对我个人来说也是个促进,提醒你再好一点!”
  再好一点,我们期待着。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