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到哪里寻找经济增长新动力

作者: 陆 铭

  走出危机阴影、迈向复苏之路,最关键的还是要找到实体经济新的增长动力。
  我们还是从经济危机开始讲起。最近的经济危机是全球化进程中全球经济失衡的结果。从国际上来讲,要治理全球失衡的话,无非是三条路。
  第一条路是发达国家持续创新。经济学的一条基本原理告诉我们,一个人如果预期自己的收入可以快速增长,他的行为将是借钱消费,这种借钱行为和他本身是穷是富没有关系。在危机之前的美国,储蓄率是不断下降的,对此,一种解释是因为金融管制的放松,金融管制的放松使得人们更多地利用资本市场杠杆率,获得资产价格的增长和相应的财富效应。
  还有一种解释是认为美国人之所以借钱消费实际上因为它的劳动生产率上涨很快,在快速的技术创新之下,如果劳动生产率增长变成居民收入增长,人们就会觉得自己越来越富,这样他就会借钱消费,因为他还得起。正当美国人要借钱的时候,全世界范围内以中国为代表的一些新兴工业国储蓄率比较高,正好借钱给美国。于是,以美国为代表的部分发达国家借钱消费,而中国是在储蓄、生产、出口。事实上,如果全球失衡是由于美国劳动生产率的持续上涨的话,这样的失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美国借钱消费是因为资本市场带来的财富效应,这样就不可持续了。接下来,最好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仍然能够持续创新,这是最好的结果。
  走出全球失衡的第二和第三条路径是人们不希望看到的。第二个可能是发达国家持续创新做不到,那么,发达国家的相对收入下降,这样,发达国家创新慢了,少消费了,全球经济增长将放缓。第三条路就是贸易保护,最近在全球范围内贸易保护主义逐渐抬头,特别是针对中国的贸易争端特别多,这条路走下去,也是人们不愿意看到的。今天,在治理全球失衡的过程中,到底在走哪一条路?现在看来还不太清楚,好像是这三条路同时在走,接下来到底以哪一条路为主,不太清楚。
  再看国内危机的治理。经济危机在人类历史上并不新鲜,很多国家的历史上都出现过经济的危机,我们如果回顾一下历史,看世界上各个国家应对经济危机的方式,可以总归为三种方式:第一,以美国为代表的,经济危机来了,有一些企业要破产,就让它破产,这是美国式的道路,相对来说国家的干预比较少,让市场秩序自己决定企业的生死,但是这样的方式对实体经济部门的生产能力造成很大的冲击,代价巨大。最近这场危机来临时,美国也对一些大企业采取了政府救助的方式,但在美国争议很大。
  第二条路,是以日本为代表的,危机来了以后,整个经济的需求不足,特别是老百姓的消费需求不足,日本采取的方式就是政府代你消费,但政府缺钱,于是就政府举债,用公共支出来弥补私人消费的不足,这条路的代价是在长期内会让一个国家的经济背上沉重的债务负担。从全球来看,日本国债占GDP的比重约200%左右。一个负责任的政府借钱总要还,那就早晚要征税,就不利于刺激经济增长。所以,从长期来看,这样的模式也不可持续。
  第三条道路就是通货膨胀,政府没有钱就增发钞票。在增发钞票的过程中,可能造成通货膨胀,甚至是恶性的通货膨胀。“二战”之前,德国就出现过高通胀,引起了老百姓极大的不满。
  我们看国内经济应对危机三条路,也可以总结一下,今天中国走哪一条路?我看,中国基本是走在第二、第三条路的当中,我们没有走让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破产的道路,第二、第三条路在一定程度上都被中国政府采取了。一方面,政府采取了4万亿元支出计划,同时,政府也在实施宽松的货币政策。2009年中国的广义货币(M2)增长率接近30%。2010年的宏观政策走向估计不会出现大幅度的变化,如果是这样,连续两年高速的货币增长量,就可能给中国经济带来较大的通胀压力。因此,宽松的宏观经济在2010年还是要适当地回调,需要考虑的问题只是时机和幅度的选择。
  有没有别的路呢?我认为有。在走出危机的过程中,最关键的还是要找到新的增长动力。在缺乏实体经济的增长的情况下,大量的信贷资金进入房市、股市,或者在银行系统里空转,实际上没有充分进入实体经济部门。如果实体经济能够找到一个新的增长动力,而且这个新的动力源又恰恰需要金融资源支持的话,这样就好办了。
  实体经济增长的动力在哪里?我坚信,中国必须突破建设用地指标在省际之间不能再配置的限制,让具有制造业发展优势的地方更多地拥有用地指标,同时也创造出更多的产出和就业岗位,吸纳内地农村转出的劳动力。此外,这也能更好地让劳动者分享经济增长的成果,对于缓解收入差距和提升内需也有益。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52214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