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明:别样的精彩
作者 :  闫文佳 梁莉萍

  不像其他的年轻人一样,他面对母亲的事业,没有排斥也没有逃避,就这样顺理成章地来到母亲的身边,成为梦兰的一份子。何明在用心做自己的事业,他让梦兰集团看到了他的努力,他为梦兰开拓了国际版图。
  
  穿过开满荷花的池塘和绿色的幽径,这座办公楼是属于梦兰进出口公司的,同样坐落在梦兰集团中,这里是属于何明的事业。办公楼里摆放着供员工娱乐的游戏机,年轻而活跃的团队正在愉快地工作,这些都在向我们昭示,这里的一切都是不同的。不同于母亲的管理理念,不同于母亲的生活方式,这里属于何明。但,这里同样创造出辉煌的业绩。
  
  面对选择 动容
  
  和其他的人不同,何明是自己选择进入梦兰的,这与很多渴望创业的青年不同,甚至不同于他的姐姐。原因很简单,何明说他只是想陪在母亲身边,为母亲分担一些压力。在印象里,母亲为了发展梦兰而付出的实在太多,甚至忽略了对姐弟俩的关爱。何明回忆说,“我从高中开始,成绩已经不太理想,最后读的是苏州大学的涉外文秘专业。”为什么成绩会不好呢?当很多孩子的家里面都有父母在照顾的时候,他的父母却都很忙,母亲更是从来没有管过他的学习,但在他的眼里却读不到任何的抱怨。在很多同龄人都选择出国深造的时候,因为父亲的去世,面对着只有母亲独自支撑的整个家,他毅然选择了留在母亲身边。
  钱月宝,何明的母亲,梦兰集团董事长、总裁,当时年仅23岁的她带领村里的8个小姐妹,借款2万元,自备缝纫机、绣花针,在村里一个十分简陋的房子开始踏上了艰苦的创业之路。从几个绣花针到现在的梦兰集团,母亲的艰辛,都被何明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毕业之后,理所应当的就进了公司。”对于这个在很多人都会面临抉择的时刻,他用这样一句理所应当代替了一切。不是为了继承事业,不是为了自己的理想,这个选择仅仅是想为母亲分担一些事情。
  但这个简单的选择,却让何明的事业,成为梦兰不可磨灭的重要一笔。他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和善于思考的性格,让梦兰的进出口业务越做越大。
  
  面对困难 从容
  
  1999年,何明走进梦兰,开始负责公司活动的执行。很快,他就在梦兰的视野里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何明是善于思考的,他发现市场的能力也在我们的谈话中一一得到验证。
  “我们目前没有国际贸易的,但肯定要做。”这是一个契机,何明很快地意识到这一点。他与一个学习国际贸易专业的同学一起开始了国际贸易的接洽,这时两个人的资产仅仅是一个办公桌,但仅仅一年的时间,就做出了17万美金的出口额。
  对于这个新领域的拓展,钱月宝非常支持,但即使有梦兰品牌的强大影响力,开拓新市场还是异常困难的。那时候的何明对梦兰的产品并不了解,但他知道,梦兰的产品是一定要出口到国外去的。两个人来到上海,开始跟一些出口的办事处进行洽谈。但是,从一个只做内销的企业向外销发展,用何明的话说是“没有一家公司有人理我们的”。他发现,梦兰现有产品的规格和价格的体系,与国外厂商的要求都是无法契合的。后来,根据从国外反馈回来的意见不断地修改,寻找自身原因,迎合国外的需求。梦兰的外贸生意就在两个人的努力下,有了突飞猛进的增长。
  第二年,就做到了300多万元的出口额。这个时候的业绩让何明觉得做外销很容易。“这时候可能有点骄傲了”,这句话,在第三年就被验证了。其实,这一年的订单已经出问题了,但直到第三年,才被察觉到。“我们发出去的货物中,有一个美国的客户出现了违规,导致150万美金我们无法收回。”这个沉重的代价持续了3年……
  “我们用了3年的时间开始追讨这个违规的美国客户。”他可能在美国,可能在越南,也可能在欧洲,何明唯一的办法也只有每天晚上打电话追讨。
  这3年所承受的压力,远远不止在于150万美元的数字,集团上下对何明都充满了质疑。钱月宝的态度也像对待所有员工一样,“你们造成的损失,要自己想办法挽回损失。”
  这时的何明,对于外销也有些失去信心。“我们也非常自责,老一辈的辛苦创业,却被我们在一夜之间损失了如此巨大的一笔150万美金。”从追讨欠款,到搜集证据,不断地找线索、打官司,母亲也全力利用法律手段向各级法院呼吁司法公正公平,用了3年的时间何明终于追回了这笔巨款。“这3年的官司打下来,对于法律也已经轻车熟路了”,何明笑着说。他的乐观和执着是这3年里的收获,也是进出口业务再次发展的信心。2002年,梦兰进出口业务正常化。“也是从这次开始,我们又重新对外销做了一个定位,每一个事情都不是随随便便能够成功的。从那一个订单开始,到现在,我们再也没有一个坏单出现。以后碰到的所有的客人,我们都会对客户做认真的评价,在客户选择我们的同时,我们也在选择他们。”包括司机、财务在内,一共15个人的梦兰进出口公司,每年创出2亿人民币的销售额。如此杰出的成绩,让我们看到执着、不轻言放弃,又极具商业头脑的一个不过20多岁的青年。他的过人之处,不只因为继承了母亲创造的先天优势,更是因为何明自己。
  何明的努力让进出口业务逐渐成为梦兰的骄傲。“梦兰”开始以生产销售翻番的速度占领国际市场,产品远销美国、日本、加拿大、菲律宾、葡萄牙、马尔代夫、西班牙、荷兰、墨西哥、俄罗斯、巴西、古巴、巴基斯坦、玻利维亚、津巴布韦、伊朗等30多个国家。梦兰产品连续多年在美国沃尔玛大型卖场保持“零退货”和“销量第一”。同时,梦兰在黑龙江大黑河岛投资创建了梦兰中俄自由贸易城,通过中俄边贸的平台,使梦兰产品以及包括苏州在内的中国更多名牌产品走出国门,走向远东和国际市场。
  
  面对生活 乐观
  
  谈到母亲对自己的影响,何明的话让记者有些意外,但仔细想来又在情理之中。“母亲是以梦兰作为一生的追求的,她所付出的心血和精力是无法形容的,她牵挂的不仅是整个集团公司,还有梦兰村,全村的百姓以及更多的社会责任。但我们对于她的生活方式也有一点意见。因为她这样的年龄,还是这么拼命地在做,她自己身体也受不了的。”对母亲的心疼溢于言表,但像母亲这样的辛苦和投入,何明坦言,“我们是完全做不到的。她几乎是没有休息的,每天不是出差就在公司,我要有休息的,我必须要有的。休息是为了更好的工作。”
  在梦兰进出口公司,完全是另一种不同的管理理念。这里有明确的规定,休息的时间是不允许员工来上班的。何明对员工说,“如果别人都在休息,你来上班,所有的资源都是你一个人在用,这是非常浪费的。为什么别人在工作的时间能把所有的工作全部安排好,如果你必须要加班,是你个人的问题,你可以跟我沟通,如果我安排给你的工作多到必须加班的时候,我会减轻你的工作量。”这样的理念也许与梦兰有些工种不同,他更加彰显了70后的生活理念。
  对于员工,何明更把他们当做朋友,每个员工的个人发展他也都考虑到了。“每周休息一天半,周六的上午属于培训学习的时间,日语的培训课程,除了为了公司的发展需要,也是对个人的提升。万一公司出现什么问题,也能够为再就业提供一些帮助。”每一个人当一天的老师,也是何明的计划。让每个员工用自己的长处与别人共同分享。这些人性化的工作理念体现在每个细节,在这里上班是休闲和轻松的,可以有自己的娱乐氛围,这样的工作氛围让每个角落里都是愉快的。
  
  面对梦想 绽放
  
  2011年的进出口工作做得有声有色,但当记者问到,你自己真正喜欢的是什么的时候,除去了责任,这时的何明是个充满活力和热隋的年轻人,喜欢摄影、喜欢旅游、喜欢运动……“实际上我这个人没有特别大的抱负,希望非常喜欢安逸的生活。”从小看惯了父母在外面奔波、打拼事业,经历了总是一个人成长的童年,让何明特别向往安逸的生活。开个咖啡馆、开个书店,这是属于何明的理想生活。
  但这样的生活已经离他很遥远了。这两年,进出口公司的业务高速发展,一个属于何明的新品牌也在2010年诞生了。“丹俪”,一个为大众而做的家纺品牌,以网络销售和农村市场为主。这样与大多数家纺品牌背道而驰的营销策略,也是何明这些年做进出口时的收获。走独特的农村道路,这是高价下的思考,把价格回归到正常的水平,这是“丹俪”在做的。“国外的东西为什么比国内便宜这么多?”通过在国外7天的培训,他有了自己的答案。
  “目前国内的家纺品牌所关注的都是中高端市场,他们放弃的是最最基本的大众消费市场。丹俪要走的就是让大众购买时没有压力的亲民价位。”精准的定位,独到的眼光,让丹俪一起步就开了一个好头。
  目前,“丹俪”从零起步,但只有短短半年的时间,却创造出了不菲的业绩,将这个平价的家纺品牌一炮打响。“这就是一个平价的路线,当你看到家里的东西厌倦了,一两千块钱就可以把整个房间的家纺用品都换掉”,何明解释说。抛弃了无谓的成本的增加,减少了花哨的装饰,“丹俪”用最简单的舒适打动消费者。
  何明,作为梦兰集团副总经理、梦兰进出口公司总经理,在“梦兰”的品牌成长中,用自己的力量坚守在这里。这是一个永远在创新的青年,新业务的开拓,新品牌的创立,让何明和梦兰一同迎接新的高峰。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