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下一位超级设计师?
作者 :  苏珍珍

  巴黎。米兰。纽约。伦敦。哪一个才是你梦想中的时尚圣地?没关系,你暂且可以不用回答这个问题。因为在不久的将来,你可能将会面临更多的选择。
  在前不久刚刚结束的北京中国国际时装周2010春夏系列展上,当不同肤色的模特们在中国鼓和电子音混合的背景音乐中流连于光影旖旎的T台,当国龙、蝴蝶、折扇设计的丝绸、奢华皮草――巨献在时尚爱好者们面前,当DESIGNED IN CHINA与MADE INCHINA的标志同时闪耀在国人心间,有人不禁会发出感慨:中国设计师的时代是不是将要到来?
  然而,这是一届没有香奈儿、没有路易・威登、没有迪奥也没有世界顶级大牌的国际时装周,中国设计师们在大雪飘飞的北京竭其所能展现自己的魅力与才华,那一场场唯美华丽的秀也让一位又一位著名设计师的名字再次铭刻在人们心中,他们是早已在业内声名显赫的张肇达、郭培、祁刚、潘怡良……
  遗憾的是,这依然是一次没有太多惊喜的国际时装展。我们没能看到新人设计师的华丽登场,也没有多少新人的名字足以震撼期待良久的观者们。倒是中国时装设计师协会主席王庆先生的话格外让人深思,中国的设计师逐渐老龄化……
  
  年轻设计师平台何在
  “过去的一段时间,我们一直在关注中国时尚产业的发展。”英国权威的时尚流行趋势发布机构WGSN的主管罗格-特雷德里曾说,“中国在OEM(原始设备制造商)方面已经非常强大,制作水平堪称一流,但这并不能使中国走得太远,中国需要从OEM转型为ODM(原始设计制造商)。”
  服装设计创新不够,这早已成为中国服装届不争的事实。
  出路究竟在哪里?
  相信还会有很多人记得三四年前超女报名动辄上万的火爆场面,不管今天变身之后的“快女”品牌到底有多么不值钱,湖南卫视在内地挂起的那一波选秀风给了二十一世纪爱唱歌爱表现自己的年轻草根人群们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很多人都说,那仅有一次的“无名无分”的选秀经历,都会让他或者她的生活变美许多。
  从那时起,各大卫视也都纷纷开始办起自己的选秀节目,不过却都以歌唱类的选秀节目为主,虽然北京电视台也曾经有过红楼选秀和“龙的传人”,但是他们并没有像超女一样在全国范围内掀起滔天巨浪。不得不说,选秀这条路已经成为许多年轻人勇于追求梦想的捷径,近几年的音乐唱片市场也的确不能忽略快女超男们的贡献。然而,对于中国大陆那些喜欢服装设计的年轻人们来说,可就不那么幸运了。
  在刚刚落幕的北京国际时装周期间,在798厂房里搭建起的舞台上,戴着面具的模特们满怀激情的展示了中国25所服装设计学院学生提交的参赛作品。这些设计尽管大量使用黑、白、灰等经典色调,很多甚至都显得时尚前卫。然而,却鲜有人能够被记住,更不用说被商家选中了。
  事实上,中国服装设计师协会在时装周期间发起举办了多场设计大赛,设计作品囊括了鞋、内衣、婚纱等。中国服装设计师协会副主席刘元风表示,活动旨在为公司及学校里的年轻设计师提供一个平台,让他们交流思想,并有机会脱颖而出。刘元风认为,中国年轻一代的设计师在设计方面有“蛮大”的潜力,但是否能够成功还取决于他们对整个社会和时尚产业的认识和理解。
  而到现场为新人们助阵的超级模特吕燕在接受采访时所说的话则更加直白――中国有很多很好的设计师,但他们需要更多的机会垂青,需要多方扶持和赞助。
  
  中国设计也需要《projectrunway》
  美国的小电视台Bravo,因为时装设计师真人秀《project runway》(中文译名《天桥骄子》),赢得了该电视台史上最大的观众群。2004年,他们在节目中推出淘汰制,15个设计师中决出3人免费参加纽约时装周,每一季的胜出者还能获得10万美元的启动资金。参赛者大多已小有名气,谁也不服谁。每天同吃同住,从选料到成衣都完全公开,因此手段高下,全看在观众眼里。过关者由专家挑出,不靠论资排辈,也不靠短信多寡。而专家中有Micael Kors这样的大师,有NinnaGarcia这样的《Elle》杂志主编,当然最不能缺少Nicky Hilton这种穿尽华衣美服的时尚老手。他们伙同主持兼评委超模海蒂・克拉姆(Heidi Klum)时不时前来关怀或挑剔。
  事实上,这档节目的不少参赛者都是专业人士,不少人已经拥有了自己的品牌或店铺。第一季的Kara Saun在参赛前是为好莱坞明星服务的设计师,曾在2000年为Queen Latifah出席奥斯卡颁奖礼设计礼服;第二季的Chloe Dan在家乡休斯敦开设了她自己的时装店Lot 8,其设计曾登上《Lucky》杂志及多本休斯敦当地的刊物;第四季的获胜者Christian Siriano,《天桥骄子》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冠军,则拥有在Vivienne Westwood和Alexander McQueen的实习经验。同样,早在通过《天桥骄子》成名之前,Sebelia就在洛杉矶市区经营着一个规模虽小,生意却着实不错的个人品牌Cosa Nostra。来自美国、日本和欧洲的多家商店都是他的主顾。在他的客人名单里还颇有几个明星,包括Dave Navarro和Gwen Stefani。
  同样,在英国也早就有家喻户晓的《Fashion Fringe》为设计师们撑起平台。比起中国大陆那些不痛不痒的设计师比赛,这些体现设计师众生百态的真人秀节目,震撼了伦敦、纽约乃至整个英国、美国的服装设计界,许多商家都开始关注这些有可能给他们的服装带来新鲜血液和高额附加值的节目,而来自各阶层的时装设计爱好者们也有了一个可以展示自己才华的舞台,他们或激情澎湃,或故弄玄虚,或虚情假意,用尽所有招数好实现自己的名设计师之梦,当急功近利和勾心斗角毫无保留的暴露在镜头前,设计师这个需要背后努力无数的职业也被套上了闪亮的光环。
  幸运儿总是无处不在。22岁的德意混血儿Christian Siriano去年凭借《天桥骄子》一夜成名,成为该节目史上最年轻的赢家,让美国人民在极短的时间内认知了这位瘦弱纤细的冠军。由于比赛全程戴着黑胶框眼镜,Siriano还被亲昵地称做“眼镜王子”,他笑起来特别腼腆,眼睛都几乎被粗厚的镜框淹没,因为身材矮小,经常要踩在椅子上帮模特配衬头饰。比赛中,他凭借着自己独特的剪裁手法、华丽的复古风格过五关斩六将,决赛当晚还直接折服客席评判小贝嫂,让其说出“希望你帮我设计衣服”的矜贵字句。获胜后,不少名人客户找上门要其亲自设计服装,还登上热门美剧《丑女贝蒂》的获邀名单,上各 大综艺节目聊天,担任各种比赛的嘉宾――他还成为9月21日举行的艾美奖颁奖典礼红毯地主持人,这是何等的不可思议。而在第二季获胜的Chloe Dao是个华裔,她秉承了东方人骨子里的含蓄和坚韧。得奖之后,她带着奖金回到休斯敦,把这笔钱用到品牌扩张上去。据说她的生意做得非常不错,前来找她设计服装的人络绎不绝,还另外自己开设了一家分店。
  瞧,传媒总是会具有神奇的力量……
  
  梦想并不总是能照进现实
  不过,不是所有的人都是幸运儿。当时再美好的头衔,时间一长,人们总是会很容易就遗忘。
  《天桥骄子》第一季的胜出者JayMcCarroll最后并没有领取属于他的10万美元奖金。比赛伊始,所有参赛者都要签订一份合同,其中的条款规定,该节目将终身收取胜出者设计所得收益的10%作为回扣,直到后者关门大吉,或是寿终正寝为止。由于不能接受如此苛刻的条件,McCarroll最终拒绝了奖金。“在法律条文上我无话可说,但这在道义上对我是不公平的。”他说,“说到底,在时装业,10万美元到底能用来干点什么?缴了个人所得税之后你差不多只剩下7万美元。你用这笔钱干吗?办几个供应免费可口可乐的聚会?”后来,McCarroll以自己的亲身经历拍摄了一部纪录片《天桥上的十一分钟》,全面展示了作为设计新人在纽约时装界打拼的辛酸。
  如果不是因为朋友Santino Rice的怂恿,Sebelia不会成为时尚选秀节目的主角。Santino是《天桥骄子》第二季的参赛者,也是该季最大的一个“刺头”。当Sebelia比赛完毕回到洛杉矶的家中,却发现自己面临着这样的状况:大批民众在街上围着他指指点点,打给他的业务电话却屈指可数。他跟《天桥骄子》的评委和制作人渐渐失去了联系。当时,他的女朋友想要跟他一起去夏威夷度假庆祝,但他心知肚明,还清个人品牌的贷款之后,他的10万美元奖金实在是所剩无几了。Sebelia看上去仍然是那个不堪一击的小设计师。尽管他的很多设计都带有复杂的轮廓和层叠的面料,风格较为年轻,可是对于它的目标客户群而言,它们却还不够便宜。T恤售价100美元起,连衣裙售价500美元起,足以让人望而却步。《Elle》杂志的Nina Garcia说:“我也曾经试着告诉他,假如他想要把衣服卖得贵,那么他的客户一定会要求这些衣服看上去更值钱一点。”而另一位评委Michael Kors的意见则是Sebelia最好找到一家类似Diesel或American Apparel的零售商,通过它们的市场和风格来做生意。
  为Bravo电视台挣得无数收视率的时尚真人秀《天桥骄子》在第六季上终于易主,转入了Bravo的竞争对手Lifetime频道名下。不过,Bravo并不打算就此放弃时尚真人秀的阵地。一档新的节目《时装秀》(The Fashion Show)在紧锣密鼓的策划准备之后,于今年5月7日匆匆登上了屏幕。跟《天桥骄子》一样,《时装秀》从报名者中甄选出15位设计师进行比赛,每周淘汰其中的一名。而与前者不同的是,《时装秀》在节目设置中参照了另一档老牌真人秀节目《美国偶像》(American idol)的做法,最后的胜出者将由观众投票产生。赢家将获得125000美元的奖金,此外,他设计的系列还将获得面向大众进行销售的机会。
  
  内地真人秀试水不太成功
  在内地,由《时尚》杂志和央视电影频道共同举办的时装设计师“真人秀”节目《创意星空》在2009年6月26日正式启动,这也是一档号称中国内地首个时装设计师选秀的节目。发布会当天,导演鄢颇、时尚达人吴佩慈、演员张嘉倪、张一山出席了启动仪式,他们纷纷表示希望穿上本土设计师设计的服装走上红地毯。著名服装设计师:叶锦添、马艳丽、万宝宝、谢锋、祁刚、王巍也来到现场,见证这个栏目的启动,并希望这个栏目可以给予国内设计师更多的机会和舞台。
  不过,相比欧美版的设计师真人秀节目,中国版的《创意星空》娱乐功能稍显暗淡,主题也限定在了“电影服装”上面。按说原本应该可以思绪万千的主题,到了现实比赛中却变得意外连连。作为评委嘉宾之一的超模吕燕不得不感叹,设计师们设计出来的衣服不光是要挂在衣服架子上好看,更要考虑它的实用性,即使是电影服装也不例外。而从节目形态上来看,设计师新人们都是自己带着成衣在比赛现场接受评委们的评判,观众们最感兴趣的“设计”环节和最扣人心弦的“比拼”环节直接被拿掉了,这就使得这档节目依然没有摆脱“选拔赛”的形式,再华丽的明星阵容,没有吸人眼球的亮点,它也只能沦为鸡肋。不得不说的是,它真的离“真人秀”还有很远。
  其实,内地每年都举办许多的设计师大赛,新生的网络设计大赛也逐渐被大众所接受,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传媒能够推出一个新的成功的设计师群体。是中国真的太缺乏创新人才,还是我们太缺乏寻找人才的途径?事实并非如此。2008年11月,“莱卡魔法天裁”时尚设计师选拔活动就曾经取得不错的效果,“天裁”选手获得了丰厚的回报,而其他选手也在继续着自己的设计之路。作为冠名赞助商的LYCRA莱卡纤维品牌,通过打造这个全新的电视节目诠释了她带给服饰的舒展灵动、美丽外观及高品质感,他们不但为选手提供比赛中的所有弹性面料,以及冠军赴欧洲留学期间的人民币20万元生活费,还特别创立并颁发了莱卡风尚设计师奖,以表彰最契合LYCRA莱卡纤维品牌之品牌精神的优秀服装设计师。企业既获得了回报,又为设计师新人们提供不错的机遇。
  金融危机面前,国内的设计师们的生存环境也并不乐观,一位业内人士透露,国内设计常把接收最新的时尚资讯,放在首位。但真正能用上的少之又少。产品追风,早就已经成了各服装公司的一道风景,国内大牌公司追逐国际大牌,中档公司追逐国内大牌,小公司又追逐中档公司,小公司之间相互追逐销售好一点的公司,而很多公司的设计者们已经无意识的被转行成为“买手”。他们全世界四处奔波,看准哪家货好,买来当样品,再批量生产,但这并不叫设计。
  MADEIN CHINA(中国制造),这个词组早就已经超越了它的本意,放在不同的语境中,它甚至还会褒贬不一。不得不承认,这也早已成为困扰服装设计者们的话题。内外交困下,中国的设计师们到底要如何摆脱老龄化和屡屡抄袭的嫌疑,到何时,那些被世人瞩目的国际大牌能够署上“DESIGNEDINCHINA”(中国设计)的标签?到何时,北京能够成为时尚追随者们心中的圣地?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