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梦想 坚守希望
作者 :  李俊佳

  
  周星驰、无厘头搞笑在中国电影界无疑是最具有时代意义的符号,周星驰的电影垄断着年轻一代最放肆无忌的笑声。
  《功夫》之后,周星驰蛰伏三年,终于带来2008年的贺岁片――《长江七号》。《长江七号》走的是轻喜剧路线,因此人们对此褒贬不一,有人说“周星驰不再是周星驰了”,也有人说“星星还是那颗星星”,只是他深沉了。
  
  笑不尽兴,悲不伤怀
  一双正在补鞋的粗糙大手,破烂的球鞋与劳斯莱斯轿车,脏黄的面颊和孤单的身影,大工地的顶层,周星驰拿起一个凹凸不平的破饭盒,缓步将目光移向苍凉的城市,一组弗拉门戈背景音乐响起。
  吉普赛人在躲过屠杀、浪迹天涯时,仍旧将弗拉门戈音乐一路传播开来,以乐观豁达的心态驱赶人生的悲苦。借着弗拉门戈的音乐,周星驰将轻快却带有点点忧郁的调子植入这部非典型的周氏电影,让人在光影中领会那种“笑着流泪,哭着舞蹈”的生活气息。
  本质上《长江七号》还是一如继往地延续着简洁而草根的风格,影片的视角依旧是小人物的辛酸生活,苦中寻乐的生活方式。主人公周铁与周小狄是一对相依为命的穷父子,鞋子、电器都靠捡,连扇整窗都没有的半壁残破小屋是他们的家,腐烂得只能吃果核的苹果是他们的饭后水果,校园的整蛊,莫名其妙的外星狗,所有情节稀松平常。平凡人的幸福是碎片,在这样一个家徒四壁的小窝里,偶尔传出他们温馨的笑声――父子俩饭后的打蟑螂比赛,睡前的床头嬉戏和相拥入眠。这些片段,让人觉得笑是种无奈,悲是种尴尬。
  致敬,是影片的关键词,也是影片表达笑点的方式。七仔的打斗动作,是周星驰向其崇拜的“浩气长存的已故伟大武术家”李小龙的致敬;周铁在垃圾堆中找玩具,UFO缓缓启动飞离,则是向导演斯皮尔伯格的致敬;周铁教训小狄时,随手拿起木棒,又换做衣架,最后换做报纸,这一幕则是向黑色幽默的经典之作《低俗小说》的致敬。我们同样可以理解为周星驰向自己作品的致敬。
  
  希望大同
  之前看报道,周星驰说,他想拍一部让老人、小孩、男人、女人都喜欢看的电影,这更像是个梦想的呓语,众口难调,看电影本是见仁见智的事。周星驰“投机”了,借着《长江七号》他表达了人类最原始、最单纯的坚持――生命对希望的守护,对幸福的执着,这是人类精神的大同世界。
  “长江七号”只是个稍有特异功能也颇有人情味的小玩偶。社会冰冷无情时,它会带给你温暖;遭遇不幸时,它甚至可以用自己的呼吸去换回你的生命。儿子在学校里遭遇种种歧视,父亲在工地上任人呼喝来去,他们都活得无比孤独,在最需要人们关心的时候却总被遗弃。他们没期望暴富,他们明白明天需要自己一步一步的改变,他们需要的也仅仅是一点关怀和理解。《长江七号》的故事,实际只是银幕下的一个梦,一个底层小人物最初级、最基本的简单希望,但这也是真实世界里每个人最初的梦想。“长江七号”的出现,隐约暗示人们这些纯真的希望是可能的,有可能遇见,也有可能实现。
  周星驰饰演的父亲周铁是一个简单的理想主义者,总是很纯真地看世界,在嘲讽中坚守自己纯净的人生诺言,他不厌其烦地教导儿子,“我们虽然穷,但是我们不说谎话,也不打架。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我们不会拿。要努力读书,将来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疲惫的周铁诚恳淡定地坚持自己“顶得住”,因为他一直相信,未来是有可能的,希望是能实现的,明天是可以改变的。“顶得住”表达的不是绝望的自欺,而是微茫的希望,只不过有些悲。
  小人物在周星驰的电影里,永远是英雄,他们或者笨拙或者超然,又很奇怪的间而有之,这些人对幸福抱着打不死的希望。无论这部电影究竟怎么样,它让我们在银幕下微笑着流泪的同时又相信“希望是所有人共同的梦想”,如此而已。
  对于周星驰的期待,如此而已;对于我们的人生,亦如此而已。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