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改革开放中二、三事
作者 :  曹天玷

  2007年6月,胡锦涛总书记在中央党校一次重要讲话中指出“解放思想,是党的思想路线的本质要求,是我们应对前进道路上各种新情况、新问题,不断开创事业新局面的一大法宝”。这一论述讲得何其好啊!这使我回想到我在参与工商行政管理机关领导工作中遇到的几件事。可以这样说,工商行政管理工作每前进一步都离不开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体察民情,结合实际,主动地、创造性地、积极地提出具体的工作方针。制定正确的政策措施,切实地依靠群众和基层干部,才能使工作有所建树,取得成功。
  
  第一件事是参与培育市场决策。
  
  1984年10月,浙江省委调我到省工商局负责全面工作后,连续参加了省委召开的几次重要会议。我记忆最深的是省委书记王芳传达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万里副总理的重要讲话,指出各级党政一把手不能只当“农业书记”、“粮食书记”,更要当领导商品经济、总揽经济全局的书记。对各种所有制经济都要扶植和促进发展,强调在所有制问题上不搞唯成分论,大力扶持乡镇企业发展。省局党组在研究贯彻省委农村工作会议精神时。结合工商行政管理工作的实际,在全省工商局长会议上明确提出,工商部门当前的主要任务是“组织市场、建设市场和管理市场”。所谓组织市场。就是每个地市县的工商局长都要深入到乡镇,摸清本地的农副业产品商品量、当地工业、手工业的商品量,制定培育当地有产业依托的市场,把多类市场组织起来。把产品推销出去。把原材料辅料买进来。这就是说,在调查研究的基础上把市场组织起来,培育发展起来,以达到产业孕育市场,市场培植产业的目的。经过培育才形成今天的义乌稠城、黄岩路桥小商品城、庆元香菇市场、龙游湖镇仔猪市场、缙云、东阳中药材市场等。所谓建设市场,就是由工商部门牵头。请政府支持,封闭一条次要马路或拨出土地来建市场,使经营的个体户能有一个摊位,解决晴天太阳晒、雨天受雨淋之苦。使他们能安居乐业。在农业学大寨时期。农民被限制在农村狭小土地上,搞副业经营被扣上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帽子,不听话就要扣口粮。改革开放以来,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大大调动了农民从事农副业、家庭工业及商业、服务业的积极性。但是农民进城以后也面临诸多问题。比较突出的是乱摆摊,出现了占道经营、交通堵塞、垃圾成堆以及一些刑事案件上升、治安不好等问题。当时。交通部门怕堵路。城建部门怕占道,环卫部门怕脏,公安部门怕乱。是把农民赶回农村呢,还是因势利导,因地制宜建一些市场,让农民务工经商,安居乐业呢?省局的态度是建市场,给进城经商的农民提供场所。所谓管理市场,就是工商行政部门依法管理,对假冒伪劣、掺杂使假、缺斤短两、欺行霸市行为要严肃处理,保护外来经营户的合法经营。通过严格管理,逐步形成一个“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促进了当地经济的发展。经过20余年的持续培育发展,截至2007年底,浙江已有各类市场4096个,年成交额9325亿元,其中年成交额超10亿元的有133个。超百亿元的有15个。义乌小商品城年交易额348亿元。绍兴轻纺城年交易额332亿元。现在,浙江已经成为市场强省、市场大省。运用这种集中交易的市场,使浙江几十万家中小企业获取准确信息,有效地推销商品,网络遍及全国。产品从市场中去,原材料从市场中来,降低了销售成本,使产品更具竞争力。我们从实践中认识到,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使市场在配置社会资源中起到基础性作用,是一次根本性的变革。我们的任务是在实践中创造出一种更符合实际的实现形式,这就是交易相对集中、产区型和销区型相结合的,信息灵通和运输服务快捷的大中型批发交易市场。这对于浙江工业结构调整,中小企业围绕市场需求组织产销。保持经济快速发展。提供了极为有利的条件。
  
  第二件事是大力支持个体及私营经济发展。
  
  改革开放初期,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依照中央制定的政策。逐步放开发展了个体工商户和私营企业,但受“左”的思想影响,也出现了批评、责难和向省委、省政府告状的情况。对于这些议论和批评。我们作了实事求是的分析与解释。发展个体经济与私营经济是中央定的政策,我们没有理由不执行。回顾改革开放这三十年,中央对个、私经济在方针、政策上也是逐步调整的。对其作用从拾遗补缺到有益的补充作用,再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的组成部分。我在省工商局工作期间。每到年底,都在调查研究的基础上,向省政府报告中提出,在哪些行业和领域可以放开让个体和私企经营。这样,一年放一点,几年放一片,逐步实现“放而有度、活而不乱:管而有法”。180年代末期,温州乐清柳市低压电器市场,确有许多伪劣假冒产品。我们采取整顿、疏导的方针。扶持一些好的、大的低压电器企业。把一些小企业、小作坊转为大企业生产配套产品。使其走上正轨。出现了像正泰、德力西集团这样的名牌企业。由于政策掌握得当,指导思想明确。浙江经过30年发展。到2007年为止。全省有私营企业45.03万户。个体工商户180.74万户。个体私营经济产值已经超过总量百分之五十以上。浙江农村劳动力大部分已转移到二、三产业上来,农民收入大幅度提高,为全省奔向小康社会奠定了基础。
  
  第三件事是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履行监管市场,服务地方经济发展。
  
  这件事说起来容易。执行起来颇难。总局周伯华局长提出的“四个统一”,实质上讲的是这个问题。80年代中期。我在浙江省局工作时,有过工商行政管理工作究竟是管理寓于服务之中还是服务寓于管理之中的争论。我觉得管理是工商机关主要职责,当然是服务寓于管理之中。衡量的标准是对发展生产力是否有利。是利多还是弊多。矛盾的焦点往往表现在对违法企业处罚的轻重和对一些产业发展是否开绿灯的问题。原则是依法行政,大的管住,小的放开。多做宣传工作。1989年时。绍兴县柯桥轻纺城经营的广东化纤布料及进口化纤布,挤占了本地化纤布料。为保护本地产品市场当地政府一度限制经营外地及进口布料。一个市场的形成是靠竞争来推动的。绍兴县工商局组织企业老板去广东考察,学人所长,补己之短,很快地扭转局面,他们把管理与服务统一了起来。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