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经济法律论文 首页
三不学者董登新

  作为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核心成员,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是国内研究美国社保及养老金最透彻的学者之一,也是我国跨界研究社保养老金与资本市场的知名学者。
  受益于学科交叉研究
  1982年,董登新�M入大学,主修统计学专业,这一学科让他在日后的教学与科研生涯中受益很大。但1992年以后他的研究视野慢慢转向金融证券,重点研究美国的金融证券业,从中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美国家庭的投资理财计划,为什么总是与“养老”有关,美国人为什么总是将“养老”作为家庭理财的终极目标?
  带着这些好奇和疑问,董登新从2002年开始涉足美国社保及养老金问题研究,经过10多年的不懈研究,他发现了私人养老金(相当于中国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在美国资本市场中的重要地位和巨大作用。
  “美国3亿人口居然拥有25.33万亿美元的私人养老金总储备,逼近了美国股票总市值,这一庞大数字的背后,体现出美国人的养老储蓄与养老投资理念。以401(k)为代表的美国私人养老金,将70%以上的资产都配置在公募基金上,这极大地推动了美国公募基金的规模扩张。2016年底,美国公募基金净资产高达19万亿美元,超过了美国的GDP总量。私人养老金是最典型的长期投资者,而公募基金则是最典型的组合投资者,两者共同支撑了美国资本市场做大做强,进而形成了美股‘机构市’及‘慢牛短熊’的市场格局。”董登新说。
  当董登新发现金融证券研究离不开养老金时,他将研究的重心逐渐转向养老金方向,在武汉科技大学跨学科招收两个专业的研究生:一是应用经济学专业的金融投资理论方向;二是社会保障专业的养老金投资与管理方向。2013年至2016年期间,他主持并完成了国家教育部社科基金资助课题《美国私人养老金制度研究》。目前,他正带领研究生对美国养老金制度展开更为系统深入的研究,希望从中找到美国养老金与资本市场共生共长的内在逻辑关系。
  这种学科交叉的研究方式,不仅开阔了董登新对金融证券市场的研究视野,而且让他对社保与养老金问题有了更全面深入的理解与把握。也因此,2009年之后,董登新逐渐参与到我国资本市场、社保制度、养老金管理、住房公积金等相关领域的决策咨询工作中来。
  自2009年以来他参加了上交所、深交所、证监会有关新股发行体制改革、退市制度改革、注册制改革等专家咨询工作;2012年他受聘担任上海证券交易所第一届上市咨询委员会委员;2013年他受聘担任湖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第一届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2012年至2014年他参加了住建部有关住房公积金制度定位咨询研究工作;2015年他受聘担任湖北省长江经济带产业基金专家顾问委员会特邀专家;2016年他入选当代中国经济学家市场价值排行榜第25名;2017年初他受聘为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核心成员。
  “中国目前的公募基金刚刚跨过10万亿元,未来10年是公募基金扩容的黄金期,即便在现在基础上扩容10倍,也只有100万亿元规模,仍不及目前美国的公募基金规模。在董登新看来,养老金与公募基金是A股市场未来“去散户化”的两大利器,如果有朝一日,我国公募基金和私人养老金能够真正发展壮大起来,那么,中国的资本市场尤其是股市就可以走出“散户市”与“政策市”的怪圈,体面的慢牛就会变成现实。
  主张“三金合一”
  对于国内社会保障制度“整合”的思考,最初源于2012年他参加的一次有关“住房公积金制度”研讨会上。会上有专家主张:住房公积金已经完成了“房改”的制度初衷和历史使命,它应该到了退出历史舞台的时候。在会议讨论中,董登新主张保留住房公积金这一珍贵的“制度遗产”,并加以改造,变废为宝。他指出:住房公积金与企业年金同属“社会保障”范畴,同属第二支柱“补充保障”,住房公积金应该具有住房保障与补充养老双重功能,这一观点正好填补了“为什么住房公积金只有退休才能提空”的法律空白。“住房公积金制度经过10多年的房地产大开发运动,它已具备强大的群众基础和社会知名度,而且这一制度的覆盖面、普及性非常好,废除它十分可惜,相比之下,与它同时诞生的企业年金却形同虚设、发展严重滞后,几乎没有任何社会知名度,因此,建议将企业年金并入住房公积金体系重新进行制度整合再定位。”
  此次会议结束后,董登新又反复思考了住房公积金与企业年金合并的必要性和可行性。时隔1年,2013年董登新提出了住房公积金与企业年金合并的思路,他强调指出:“两金”同时并存,是两个两极分化的双重叠加。少数城市的住房公积金缴存极差超过100倍。因此,“两金”合并迫在眉睫、刻不容缓,是社会公平与正义的要求。
  2015年1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的决定》,实行机关事业单位养老金并轨,建立职业年金制度。董登新又进一步完善“两金合并”的观点,建议将三金合并为强制公积金,可以瞬间做大做强中国的第二支柱养老金。
  2016年初,正值《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企业年金办法》《职业年金办法》“三金”制度修订,董登新分别给住建部、人社部、财政部、国务院法制办提交了《将“三金”合并为强制公积金的建议》。
  2016年3月,国务院提出社保降费为企业减负,董登新认为这是社会保障制度整合的最佳历史机遇,他撰文建议:将五险三金整合为“三险一金”。即将生育保险与工伤保险并入基本医疗保险,将住房公积金与企业年金、职业年金合并为强制公积金。事实上,他的部分主张与之后的政府决策不谋而合。2017年1月19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生育保险和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合并实施试点方案》,正式展开了生育保险并入基本医疗保险的改革试点。
  这6年来,董登新提出社会保障制度整合的政策建议,初衷有两个:一是简化缴费型社会保障制度,做实做强第二支柱养老金储备;二是降低劳工名义社保成本,减轻企业心理负担和缴费压力。但将政策主张转变为决策立法,这是一个很艰难的过程,尤其需要学者和业界的大力支持,为国家决策提供参考。   坚守“三不”原则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我每个月都要光顾书店,直到花光身上不多的几个钱。不知从何时开始,我发现书店各类娱乐保健、明星传记、成功秘诀、投资大全之类的书越来越多,纯粹的学术专著尤其是高质量的著作越来越少见,于是我再也没有进过书店大门。”在看过不少专家学者1年出版三五本专著的速度和质量后,有出专著打算的董登新很担心在专著市场会出现“劣书驱逐良书”的现象,尽管他的《美国私人养老金制度研究》一书写了十多年,现在大功告成,却很矛盾,后来选择了“雪藏”、不公开出版发行。
  因为长期研究美国资本市场及养老金,董登新养成了只看英文文献,不看中文文献的习惯。“虽然我的英语口语和听力不好,但在专业英语的阅读和应用上,却得心应手,十分高效,很享受这种学习研究方式。我也严格要求我带的研究生,在对美国社保及养老金进行研究时,阅读大量英文文献,接受原汁原味的专业英语和专业翻译。因此,他们撰写的有关美国社保及养老金的毕业论文转载量也不少,这是我的骄傲。”
  2017年,武汉科技大学为董登新颁发了从教30年教师荣誉证书。“30多年的教与研积累,也到了厚积薄发的时候。能走出校园围墙,把象牙塔研究变成政府和企业决策咨询的实用工具,�@为我的教学生涯带来很多动力和欢乐。”他说,做学问有三种境界:第一个层次是照搬国外模型,套用中国国情;第二层次是“求是”的纯理论研究;第三层次是做决策咨询、对策研究及政策建议,是做学问的最高境界。
  出名后的董登新经常被同行力劝“换个庙”。但他表示,做学问不在庙的大小。“学校及学院领导都很尊重我、支持我,我不愿意从政,希望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做我喜欢做的事,我非常喜欢和珍惜现在的工作环境,与领导和同事相处得非常融洽和谐,工作上没有任何阻力和障碍,这也是我工作的动力和精神支柱。”
  董登新很坚持自己的“三不”原则:不做股评、不谈个股、不为商业活动站台。“我很珍惜自己的名声,可能很多股民认为我的批判性的东西少,没有站在他们的角度,实际上他们可能误解我了。我比较喜欢一些有建设性意义的批判和建议,你要否定一项政策,一定要有十足的理由,并要有可行的政策建议。如果没有更好的对策,就不要轻率地去否定一项政策,否则,就是不负责任的。”
  在他几十年如一日的海量研究的背后,是一位贤内助的默默付出。提及夫人的付出,他的每个字和语调中都流露出浓浓的赞赏之情。
  “早上5点起床到中午12点,是效率最高、脑力劳动强度最大的时候,在这7个小时内,只要不上课、不参会,我基本上是纹丝不动的,大部分写作都集中在这段时间。”因为了解董登新废寝忘食的程度,他的夫人每天上班前都会将丰盛的早餐放在桌旁,把水果切成小块插上牙签,这个习惯保持多年,对于他来说,这是不小的精神动力,也是一天中最重要的营养保障。
  “我每天中午会午休一下,傍晚会散步1小时,打1小时乒乓球,入夜11点准时睡觉。昨天我同班的一位大学同学去世,也给了我很大的触动。”悟透了生命意义的董登新,很讲究工作的节奏和效率,要珍惜身体,才能工作更长久。

【相关论文推荐】
  • “新三不”男人
  • “三不”新减法人生新态度
  • 新三板董秘荒
  • 如何看待马英九的“新三不”
  • 国80后流行新“三不主义”
  • 董登新:武汉目前仍是个重工业城
  • 董登新:年报失真的实质是公司治理问题
  • 董保华:我宁可做“三流”的学者
  • 蔬菜三不吃
  • 在线服务

    服务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