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东方的“新东方”
作者 : 未知

  俞敏洪即将攻占台湾教育市场,并把这个全球最大规模补习班变成精品店
  
  忠孝东路上的台北火车站前,有一条人潮总是熙来攘往的南阳街。过去40年,这条补习街是所有莘莘学子的共同回忆,不论考大学、考研究生还是申请赴美留学,都要到这里找补习班培训。
  如今,宝岛老字号补习街可能被颠覆。虽然本土补习品牌如美加、建如和儒林等都有多年好口碑,但面对来自大陆的新东方,神经都紧绷起来。
  “我们不排除买下台湾补习班的可能性。”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创办人及董事长俞敏洪对《环球企业家》表示。他指出,现金充裕的新东方在大陆并没有很好的收购对象,台湾反而潜力更大。目前,新东方已经是全中国,甚至全世界最大的补习班,拥有1807万名学生,这一数字与台湾的初高中学生总数相当。
  对规模已经足够大的新东方而言,买下台湾补习班的好处在于,可以借鉴这个在当地开发得更早的产业的经验。此外,台湾补习班长于开发教材。而新东方近年在教材上的资源投入很多,如果能实现强强结合,想象空间确实很大。
  《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ECFA)签订后,在越来越热的大陆企业投资台湾风潮中,相比石化、高科技等行业,教育最接近台湾普通民众。而在台北闹区街头,竖立起人人都看得见的“新东方”霓红招牌,对软实力的象征意义也很大。
  新东方已在中国打造一条完整的教育产业链,包括外语、中文教学、幼儿园教育、中小学生高考教育、大学生就业培训班,以及律师、公务员培训、职业培训等。但在台湾,这些不同的教育体系彼此独立。因此,在俞敏洪大而全的经营概念下,新东方这块金字招牌,不仅能满足不同学生的多元要求,更将颠覆台湾的补习教育体系。
  10月份,俞敏洪将带领新东方高管到台湾考察,这是他睽违五年后再次踏上台湾土地。对向来保守封闭、多年如一日的台湾教育业生态而言,他可能会投下一枚原子弹。
  除了投资台湾之外,俞敏洪也坦承,新东方目前在三四级城市的布局尚浅,因为一线城市需求都还没有满足。目前中国一年约有600亿元人民币补习规模,新东方约占5%。“饼太大,很琐碎的市场。”俞敏洪表示,新东方在补习教育市场并无绝对优势,只有相对优势。
  从今年4月份开始,新东方首度尝试开放加盟,在江苏的常州和泰州等四个城市率先试行。新东方在全中国现有400多个直营点,相比之下,开放加盟显得相当保守,仅仅是试水。中国城市人口达到百万级以上的城市现在已经有了200个,如何通过加盟快速扩张,同时保持教学质量,的确是新东方成长中的下一个考验。
  俞敏洪指出,很多补习班同业广泛设立分校只是为了赚钱。新东方虽然实验性质地开放加盟,但是绝对不愿意牺牲教学的质量。这其实是很现实的问题――其一年要聘请2000至3000名新老师,这个数字虽然已很大,但每个老师都要训练好,否则就会被学生赶下讲台。
  
  精品路线
  
  鲜为人知的是,新东方目前已是美国股市的中国“股王”。百度分拆股权后,新东方是唯一拥有三位数美元股价的中国公司,这让俞敏洪向外扩张成长的企图心兴奋高涨。
  最近四年来,新东方的股价丝毫不受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一路走高。今年6月份,新东方首次进入“百元股价俱乐部”,并创下其有史以来最高股价。新浪、搜狐和盛大等互联网巨头,以及如家、易居和分众传媒等服务业大腕,全都瞠乎其后。就连台湾著名的龙头科技公司台积电,在美ADR挂牌股价也不过在10美元上下,中外投资者对于新东方的期待之高,司见一斑。
  “我都怕小股东买不起了。”俞敏洪对《环球企业家》笑言。
  新东方一路看涨的一大关键是“精品班”的开设。过去新东方重视学生的数量。一班经常有五六百个学生,老师站在台上,台下黑压压的一大片,看不见座位尽头。这是因为中国学生普遍支付能力不高,而新东方的收费只是同业的一半,大班制不得以而为之。
  现在俞敏洪更重质量。
  因为大班制,学生容易分心,也无法顾及学生个别需求,现在新东方开出一个又一个“精品班”,学生人数有四五十人的,也有仅五六个人的,甚至还有一对一的授课。“以前光有大班,丢失了很多学生。”俞敏洪表示,执行四年的精品班策略如今已慢慢见到成效。
  虽然增势不错,但新东方已在中国补习教育行业称霸多年,不可避免地患上忽略市场变化与需求的大公司病。现在学生人数一年增长速度约为20%,但营业收入与获利却能增长30%左右,可见学生个别贡献度的拉高。
  在这种情形下,“不走,就是死路一条”。俞敏洪保守地估计,新东方每年起码要增长30%。在截至5月31日的新东方2010会计年度,其营收达3 863亿美元,比2009年的2 926亿美元,大幅增长32%。获利则达7780万美元,比2009年的6100万美元增长275%。
  随着营业收入和股价的日益走高,俞敏洪现在已经可能是全球最有钱的老师。新东方的成功与当年汹涌的出国潮息息相关,如今的财富则来自于中国有钱父母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态。
  在谈及自己的角色变换时,俞敏洪微笑着表示:“我在教室里就是老师,在办公室就是老板。”坐在办公室里的俞敏洪,为了能让更多的投资者买得起新东方的股票,增加流动性与筹资能力,现在恐怕也要考虑效法百度,执行拆股计划。
  但比起百度拆股前的700美元股价,新东方应该不会采取1拆10的激进比率,1拆2或1拆3应该是比较好的比率。
  毕竟股价如果降到20美元以下,很容易就会被投资人认为是一家经营不算成功的公司,吸引眼球与资金的能力会低得多。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