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和美国股市对中国股市影响的实证分析
作者 : 未知

  【摘 要】笔者根据计量学的方法对香港恒生指数和美国道琼斯指数对中国上证指数的影响作简单的实证分析,以探讨外围股市对中国股市的影响。
  【关键词】中国股市;价格指数;实证分析
  中图分类号:F830.9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8283(2009)09-0061-01
  
  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进程的加深和中国资本市场的逐渐开放,中国股市与其他国家与地区股市的联系也日渐紧密。那么这些外围股市的走势是否足以对中国股市的走势形成显著的影响,每日股市股评对香港和美国股市的关注是否有意义?本文将对香港恒生指数和美国道琼斯指数对中国上证指数的影响作简单的计量分析。(由于B股、H股、N股等都是用外币交易,故这里选择上证指数作为中国股市指标,而一般对美国股市的分析也都是以道琼斯指数作为先行指标)
  股票市场价格的变化不外乎宏观、微观和市场层面的因素。宏观层面包括整个市场的经济运行和发展环境,既是股市价格变动的基本背景,也会影响到整个股市的预期和信心(金融危机)。微观因素包括各个上市公司的业绩、预期和二级市场的流通比重等,其中权重股的公司预期变化也可能对整个大盘的指数产生较大的影响(中国石油)。市场层面则包括了股市本身的波动变化以及短期市场的供求等。另外,中国股市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可以说是一个政策市,A股的价格指数很大程度上受到政府政策的干预,这些政策可能在短期内被市场消化(08•11•27降息),也可能对市场产生较大的影响(07•5•30)。
  基于上述原因,建立计量模型如下:
  SZZS=β0+β1*syl+β2*gdp+β3*cjje+β4*M2+β5*jgzs+β6*HSZS+β7*DQZS
  SZZS上证指数,每月最后一个交易日的收盘指数
  syl月末平均市盈率
  gdp 每季度公布GDP增幅较去年同期的增长率
  cjje月成交金额
  M2当月M2货币供应
  jgzs当月价格指数
  HSZS恒生指数
  DQZS道琼斯指数
  数据为2007、2008年各月度指数,这里选择的gdp是每季度公布的GDP增幅较去年同期的增长率,每季度的公布数据将会对下一季的股市走势产生影响(一季的滞后分布)。GDP增幅的变化更能影响投资者对经济基本面和股市的信心及预期。现实情况是人们可能对即将公布的数据本身有一个预期,所以公布的数据也有可能是提前的影响。
  用计量软件STATA作出回归如下:
  SZZS=3428.9+46.813*syl+68.776*gdp+0.01489*cjje
   (3857) (8.5526) (56.84) (.00886)(.00542)
  -0.01897*M2-127.89*jgzs+0.07115*HSZS+0.1784*DQZS
  (50.25)( .03856) ( .14847)
  F( 7,16) = 130.16
  Prob > F = 0.0000
  R-squared = 0.9827
  其中HSZS的t值显著,但考虑到两个股市的实际市值(恒指大约6倍与上证),回归系数偏小;相反的,DQZS的t值并不显著,但回归系数较大(大约4倍于上证)。另外截距项、gdp以及cjje的t值均不够显著。当然本文主要考察的是外围指数与上证指数的线性关系,故在gdp、cjje与外围指数没有明显的多重共线性情况下我们只需观察外围指数的t值是否显著。但明显恒生指数与道琼斯指数之间存在风险溢出效应,即存在较明显的多重共线性。
  故以下分别单独使用恒指与道指对上证指数作计量回归
  SZZS=4304+43.91*syl+65.278*gdp+0.02271*cjje
   (3837.2)(8.31) (57.5) (.00609)(.0035)
  -0.01394*M2-104.7*jgzs+0.11085*HSZS
  (46.99)( .0201)
  F( 6,17) = 147.75
  Prob > F = 0.0000
  R-squared = 0.9812
  SZZS=231.6+56.658*syl+57.05*gdp+0.00351*cjje
   (3682)(7.14) (60.35)(.0068)(.0048)
  -0.02456*M2-133.08*jgzs+0.4131*DQZS
  (53.6)( .08176)
  F( 6,17) = 132.54
  Prob > F = 0.0000
  R-squared = 0.9791
  我们可以看到,在分别回归的时候,恒指和道指的t值都是显著的。并且考虑到恒指和道指的实际市值,0.11和0.41的回归系数也是十分显著的。所以我们认为,港股和美股的走势对于我国A股走势的影响是显著并值得重视的。
  当然,在我们同时考虑世界外围指数的影响时,道指的影响则相对不确定。(需说明的是,股市中的相关性检验并不需要十分小的第一类错误概率,甚至 P>|t|在0.1以上的可能性因素都值得重视)这与洪永淼、成思危等在《中国股市与世界其他股市之间的大风险溢出效应》中得出的结论相似,该文中认为中国的B股和H股与国际证券市场存在强烈的风险溢出效应,A股只与港股和台湾股市有比较强的风险溢出,而其他国际股市对A股的影响则基本被B股和H股吸收(H股与国际股市的强烈风险溢出也反映了恒指与道指的相关性)。
  另一方面,与这篇2004年的文章中的结论不同的是,如今的上指与道指已经不可能如文中所述“不存在任何风险溢出效应”,而是具有了很大相互关联的可能性。事实上,任何股市都是建立在实体经济的基础之上,抛开实体经济的基本面来分析两个股市的相关性显然是不切实际的。08年的金融危机正是两国股市下跌的重要原因,而这场金融危机的起因正是美国自身的次贷危机(而非第三国的)。在中美互为最大进出口国的今天,美国的次贷危机导致中国大量公司的倒闭以及经济基本面的迅速恶化,这也反映了美国股市对我国股市的影响的根源所在。
  
  参考文献:
  [1] 洪永淼,成思危,刘艳辉,等.中国股市与世界其他股市之间的大风险溢出效应[J].经济学(季刊),2004,3(03).
  [2] 肖婵,熊天麒,徐文婷,等.影响上证指数的因素分析[J].爱建证券股票软件、招商证券博弈大师软件.2005.
  [3] 中经网统计数据库.http://192.168.30.168:81/.
  [4] 上海证券交易所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