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创型科技企业发展问题及对策
作者 : 未知

  企业是市场经济得以正常运行的造血细胞,其中科技型企业作为国家科技创新的推动者,以其突出的技术创新、成果转化能力为促进社会经济发展、推动科技进步做出重要贡献。而现实中,面临着行业的高投入和高风险,初创型科技企业由于其科研力量和研发资本的薄弱,发展中往往举步维艰。衡隆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就是这样的初创型科技企业。
  一、企业概况
  衡隆智能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是中国智能型机器人和智慧型机器人的创新研发企业。目前已推出笛卡尔系列机器人和特拉斯系列叉车,为顾客在无人化仓储物流、无人化生产车间、无人化分拣配送中心、无人化集装箱货运港口方面的需求提供解决方案。
  2014年公司总产值110万元,同比增长144.44%;研发投资额190万元,同比增长137.5%;净利润-98万元,同比增长-96%。目前,公司拥有技术人员16人,其中硕士学历人员占总人数12.5%,其余人员为本科学历。公司拥有自主研发专利一项,软件著作权四项。为保证企业对技术的掌控权,公司前期技术资本全部来源自有资金,鉴于初创期盈利能力不足,为避免资金链断裂风险,公司急需拓宽资金渠道。
  二、企业发展中的问题
  1.研发资金短缺。企业成立至今将近两年,前期投入80万全部用于研发投资,目前已然所剩无几。外加企业订单数量不多,资金回笼缓慢,使得企业资金周转困难,如若再没有外部血液支援,企业发展岌岌可危。经走访,造成企业资金短缺的原因是多方面的:(1)筹资渠道单一。高技术中小企业的发展具有周期性,按照高技术企业发展的四个阶段来看,“衡隆智能”的发展还处于种子期阶段,种子阶段的中小企业筹资方式一般为创业者自有资本或亲友借款,幸运的创业者可能会有风险投资。“衡隆智能”创业团队在创业之初没有那么幸运,由于高风险高投入的行业特性,作为新创的小企业很难找到其他融资途径。创业团队成员早前是其他高科技企业的技术骨干,经过多年打拼积攒了些资本和技术遂成立了“衡隆智能”, “衡隆智能”全部资本乃团队成员多年积累所得,在企业初创阶段没有外部融资渠道的情况下,紧靠内源融资实属艰难。(2)“高新技术企业”门槛的限制。国家为鼓励高新技术企业的发展,出台了很多优惠政策,一般高新技术企业可享受国家创新基金项目的扶持和税收减免政策。高新技术企业是在国家重点支持的高新技术领域内,持续进行研究开发与技术成果转化,形成企业核心自主知识产权,并以此为基础开展生产经营活动,在中国境内(不高扩港澳台地区)注册一年以上的居民企业。经国务院批准,我国科技部、财政部和税务总局于2008年联合发布了《高新技术企业认定管理办法》。该办法对我国高新结束企业进行了重新认定,结合省内实际高新技术企业认定有六个条件,其中第一项条件便是企业要在“近三年内通过自主研发、受让、受赠、并购等方式,或通过5年以上的独占许可方式,对其主要产品(服务)的核心技术拥有自主知识产权”。
  从高新技术企业认定条件可以看出,对于新创中小型企业来说,三年持续的研究开发活动是认定高新技术企业的要件之一。而对于高投入高风险高收益的中小技术型企业来说,头三年是最为艰难的阶段。面对着高额的研发支出、单一的融资渠道、缓慢的资金回笼,虽然企业挺过去便很可能获取之后的高额收益,但是仍改变不了多数中小科技型企业在初建的头三年便消亡的命运,更何谈享受国家的鼓励政策。“衡隆智能”成立不到两年,正处于这种“艰难”之中。
  2.技术攻关难题。科研能力是高技术中小企业发展的关键,技术问题也是“衡隆智能”在发展的过程中遇到的第二大问题。企业拥有的16个核心技术人员是企业的骨干成员,虽然全部为本科学历以上,符合“高新企业”认定标准,但是其中只有两人为硕士学历,作为企业独立的科研力量还是略显单薄,在解决关键技术时仍显吃力,企业需要有3D地图、3D机器视觉的技术团队给予支持,以解决室内3D地图的数据扫描采集、数据建模与实时CG(Computer Graphic)展示;在3D机器视觉方面,需解决对三维空间边界的识别与计量、立体货架的平面隔层与货垛码放的装卸车垒放逐个货垛托盘垛孔的识别。这些方面单独依靠企业自身科研力量是不够的,需要相关科研机构的合作共同完成。
  3.销路受限。成立两年来,企业订单量不容乐观,一方面说明了企业销路尚未打开;另一方面说明了如果挖掘得当,物流机器人市场的潜力是巨大的。不过对于企业来说,单薄的订单量意味着企业无法收回资金,更无力追加投资继续生产,恶性循环更会导致企业资金链断裂。形成这种局面原因多方面的,首先是中小消费企业缺乏“科技改变生活”的战略意识,盲目节约科技成本,追求利润最大化。中小企业是经济运行的有生力量,但是由于他们生产规模小、效率低下、企业实力薄弱,因而只有科学控制成本,才能在经济浪潮中立足。受眼前利益驱使,企业管理者往往忽略科学管理以及科技带来的长期效益,一味看重经济成本而忽视工作效率。在产品包装和搬运过程中,仍然大量使用人力和原始方法,看似节约了自动化设备的购买成本,实则承担了众多员工医疗、养老的重担和产品质量不稳定的风险。其次,由于成立时间过短,产品还没度过“市场检验期”,公司没有形成必要的声誉和口碑。工业机器人的寿命周期一般较长,多则十年,少则五年。机器人单体价值也较大。检验一台机器人的性能和稳定性往往需要数年时间的运转,考核一家机器人企业的服务同样如此,消费企业选用年轻企业的设备往往需要很大勇气和魄力。一旦设备经过了市场的检验,企业声誉和产品质量才能“口口相传”,形成企业发展的良性循环。要形成良好的品牌和口碑,“衡隆智能”还有很长的道路要走。再其次,与同类产品竞争对手对比实力悬殊。公司在物流、搬运环节设计的主打产品在同类产品中占有市场份额近10%,虽然市场份额较大,但在瑞典阿特博公司(ATAB)、美国Adept公司等科研和资本力量雄厚、治理结构完善的强大对手面前,公司在研发、生产、营销、融资以及公司结构等方面都需要不断的完善和充实。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