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发展产业基金正当时
作者 : 未知

  未来五年,中国GDP增长有可能回到8%以上。相比货币政策绕了一个大圈子进入实体经济,产业基金进入实体经济要更直接。   对于中国宏观经济走势,我的态度是谨慎乐观,未来五年,中国GDP增长有可能回到8%以上。原因是, 2002年到2012年,中国GDP平均增速是10.02%,2012年以后降到了8%以下,这中间的落差是因为我们的需求受到了冲击。
  现在真正的问题是,今天大家讨论中国“新常态”,更多的是从潜在增长率的角度,从供给的角度,分析我们还有没有这样的资源、能力让产出保持这么高的增长。但我认为,中国经济短期里碰到的最大问题是需求问题。
  我个人认为,从供给方面讲,潜在增长率,它的回落是必然的,但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幅度,即便是人口红利的变化,它也是个缓慢的过程,它也不可能解释为什么潜在增长率从10%突然降到8%以下、7%左右。因此只能从需求方面解释。
  从需求方面解释这个问题,很重要的一点是信贷的问题。10%平均增长率的10年,高速增长,资产负债表扩张非常快,这里面一个原因就是房地产的因素,或者说因为土地进入交易,土地重新估值,吸纳了大量的信贷。2009年、2010年宏观调控开始以后,整个信贷都在收缩,银行不愿意再借款,这个时候的信贷基本上是靠影子银行在维持,如果没有影子银行,我相信,地方政府和一些企业欠商业银行负债的利息可能都还不起。但是因为影子银行成本很高,所以就出现了经济下行过程中融资成本不断上升的现象。
  不过,影子银行是在帮忙。这种情况下,真正的问题是,在未来几年,需求下降问题怎么解决?其实,大量的投资机会是由投资本身创造的,因为大量中间品、资本品的投资需求是来自于投资本身。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讲,我认为,我们必须要解除那些抑制投资需求的问题。
  其中,债务可能就是一个主要的问题,毕竟这么多年资产负债表的扩张之后,随着经济突然下行,资产负债表出现了持续恶化。现在,已经没有对实体经济的需求、投资的需求了。因此,地方政府怎么修补,企业怎么修补,这些都是我们今天所说的调整的主要内容,我们需要找到一个突破口。
  这个突破口,我个人的看法是,还得用好中国的财政,还得把财政政策用得更积极,中国的财政状况目前很好。单纯的货币政策,它的影响极其有限,我们需要降息,需要降准,但也需要更直接地解开抑制投资需求的一些问题。
  我个人对现在的产业基金比较看好,中国有这个条件,应该大力发展产业基金,政府可以发行很多产业基金,民间的资本也可以进入产业基金。相比货币政策绕了一个大圈子进入实体经济,产业基金进入实体经济要更直接。
  现在,中国正好处于有这个条件成立产业基金的时候,而且各种产业机会的出现,其实也需要产业基金、种子基金的配合。我们应该利用好这个机会,通过改变我们的政策,尤其是解开现在抑制投资需求的约束条件,以此来推动中国金融的转型。中国金融转型最核心的一个问题,我认为便是发行债券,壮大债券市场。
  至于“量化宽松”,虽然很多人不喜欢这个概念,但我认为中国避免不了,将来还是要有量化宽松。也就是说,将来央行的货币政策更多还是要靠买卖债券,而不是外汇债来决定它的货币发行。从恢复经济的需求来讲,从经济未来的转型来讲,我觉得,中国已经到了这个阶段,可能现在买卖债券这件事情是我们货币政策将来的基础。
  (注:本文由本刊记者刘彦华在对作者采访基础上整理而成,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