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在市场决定中走向公平可持续

作者:未知

  在我看来,《市场决定》最重要的是回答了一个各方面都很关注的话题,这就是未来几年中国增长前景究竟如何?近段时间来,我国经济确实面临增长的压力,一些看空中国的声音多了起来。为此,《市场决定》从正面做了回答,概括起来是三句话:增长有潜力、释放靠转型、前景可看好。
  当前,中国消费释放进入重要历史时段,中国13亿人大市场是最为突出的优势。初步估算,到2020年,中国消费规模有望达到45~50万亿元。并且由此带来巨大的投资需求。《市场决定》同时认为,尽管有着巨大的潜在内需大市场,但从现实情况看,由于改革在多方面的不到位,相关体制不健全,中国内需大市场充分释放的大环境没有形成。其中最为突出的是消费环境、收入分配结构和投资结构的不合理。应当说,这抓住了中国增长进程中的关键所在。这几十年的实践表明,没有经济转型,就不可能有可持续的经济增长;只有经济转型才能有效释放内需,形成消费主导的可持续增长的新格局。
  我一直以来反复呼吁,企业和居民才是创造财富的主体。例如,浙江等沿海地区之所以成为发达地区,不在于政府在里面投了多少资源,而恰恰在于企业和居民成了市场的主体,其创造财富的积极性得到极大的释放。单靠政府做蛋糕是不够的,市场经济的主体是企业和老百姓,他们是创造财富的基础,只要他们的积极性被激发了,财富的源泉就涌现出来。因此,《市场决定》提出了市场活力的问题,我认为非常重要。
  我很高兴看到,《市场决定》这本书通篇始终贯穿着这个一般规律的主线。尤其是在“市场决定的有为政府”这一部分,明确地界定了政府与市场关系。市场决定资源配置,不是不要政府作用。有效的市场取决于有为的政府,有为的政府重在促进有效的市场。当前经济体制改革,重在“告别政府主导型增长模式”,加快形成政府与市场关系的新格局。我很赞同这些判断。
  当然,《市场决定》并不仅仅是从市场角度展开分析,它涵盖了资源配置、国有资本、农村土地、对外开放、有为政府、法治社会、公平竞争等诸多方面,表明研究者对市场决定的理解,既立足于市场,又超越市场。我很赞同文中的判断:市场决定不仅将直接推动经济体制改革的重大突破,也将倒逼政治体制改革、社会体制改革;不仅是改革理论的重大突破,更是改革走向不归路的重要标志。
  未来几年是中国改革的关键时期,在十八届三中全会做出全面深化改革的部署后,重在全面贯彻落实。在这个背景下,《市场决定》在各个领域都提出一些务实的改革建议,我认为很值得关注。我也希望,这本书能够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引出更多理性、务实的改革研究和改革建议,使13亿人的大国尽快走上公平可持续发展的金光大道。
  (作者系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名誉会长)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3/view-1268451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