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国外非财务信息披露研究评述

作者: 马连福 赵 颖

  摘要:随着投资者及其他利益相关者的成长,财务报表信息已远远不能满足他们对企业信息的需求,非财务信息在信息披露制度中显示出了强势作用。这样,如何披露非财务信息以及非财务信息披露的动机和影响因素如何等相关问题研究就显得格外重要。通过对国外非财务信息披露研究成果的回顾,本文旨在能够对中国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理论和实践起到一定的参考和借鉴作用。
  关键词:非财务信息披露;评述;驱动因素;影响因素
  中图分类号:F234.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5-0892(2007)07-0123-07
  
  信息披露制度最早源于发达资本市场国家,有关信息披露制度的前沿研究成果也大多聚集在这些国家的研究成果中。在我国信息披露制度逐渐完善及企业对信息披露价值逐渐认知的发展历程中,借鉴国外已有研究成果不失为很好的捷径。
  随着投资者及其他利益相关者的成长,财务报表信息已远远不能满足他们对企业信息的需求,非财务信息在信息披露制度中显示出了强势作用。因为非财务信息披露提供的是关于企业将来的展望、预期和定性的信息,能够从更多方面(而不仅仅是财务方面)预示企业的发展前景,故有人将非财务信息看成是“企业将来财务业绩的先行指示器”。本文旨在通过对国外非财务信息披露研究成果回顾的基础上,为中国的信息披露制度理论和实践提供一定的参考和借鉴。本文共分为五部分,前四部分都是有关非财务信息披露的文献回顾和评述,从以下四个方面展开:一是非财务信息披露的重要性;二是非财务信息披露的驱动因素;三是非财务信息披露的影响因素;四是非财务信息披露的内容。最后一部分,即第五部分是研究展望。
  
  一、非财务信息披露的重要性
  
  信息披露在国外发达资本市场国家较早得到重视,尤其是自愿信息披露和非财务信息披露。国外拥有较多的商业和政府研究部门,如American Institute 0fCertified Public Accountants(AICPA)、the FinancialAccounting Standards Board (FASB)、 AmericanAccounting Association Financial Accounting StandardsCommittee(AAA FASC)等,他们专门从事自愿信息和非财务信息披露研究,因此,国外非财务信息披露研究积累了大量的值得参考和借鉴的研究成果。早在1991年,美国注册会计师协会(AICPA)委派Jenkins委员会提供关于改进财务报表技巧的政策建议。在广泛会面财务分析师后,Jenkins委员会建议企业披露更多关于它们的计划、机遇、风险和关键商业流程的其他非财务信息。报告指出财务报告信息的提供者必须将他们的“产品”与顾客的需求相联系。2001年,为了鼓励上市公司披露更多的信息,发表了以“改进财务报告:提高自愿信息披露”为题目的研究报告,这份报告的目的就是为了帮助公司改善财务报告,鼓励自愿信息披露。尽管没有明确地指出必须强制披露非财务信息,可是该报告指出应该鼓励公司自愿披露非财务业绩信息。在该报告发表之后,一个专门进行非财务信息披露的学术研究委员会成立了。他们的研究表明,非财务绩效指标有助于预测将来的财务业绩,对企业权益也有价值。而AAA FASC(2002)又对是否公司应该使用统一的框架来披露非财务的和财务的信息这类问题进行了研究,他们得到的结论是“FASB应该调查并鼓励包括非财务指标在内的能够增强财务业绩测量的模式和架构。”AAA(2002)这篇论文还以实证研究的方法证明了非财务信息对于投资者的价值。
  事实上,对于投资者来说,非财务信息更有助于预测公司未来业绩和做出投资决策。信息披露作为企业与投资者沟通的一种重要方式,可以被简单地区分为财务信息披露和非财务信息披露。财务数据主要是对过去的、历史的、可量化的信息的回顾,而非财务信息则更多的是基于对企业将来的展望与预期和定性的信息。财务方法对短期评估很重要,而非财务方法是长期评估的关键。尽管后者更像一种智力拼图游戏或“未来考古学”,是将各种零散的信息拼凑起来,试图勾画出一幅关于未来的一致的蓝图并对未来做出预测。其中暗含的意思是,投资者关系管理人员应该把这些因素当作一份检查清单,以了解在他们的组织内测量的内容是否正确,以及是否向他们的股东提供了正确的信息。Brown,Lo and Lvs(1999)的文献中也指出财务信息作为公司市场价值决定因素的作用从长期来看呈现下降趋势。在控制公司规模因素影响的前提下,他们发现二战后期财务信息的价值急剧下降。财务报表在投资者心中已经失去了它的重要地位。投资管理研究协会(the association 0f investment managementresearch)认为非财务信息是与股东交流公司业绩的一个好办法。机构投资者为了有效地管理会寻找经理们长期能力的信息。而非财务信息就提供了关于管理和运营方面的事实,并且非财务信息通常与财务信息相关联。
  美国的一项名为“问题评估方法(Measures thatMatter)”研究表明,当评估公司时,投资者多考虑采用非财务的方法;公共机构的投资者不仅仅关注非财务因素,在做投资决策时,他们还会运用这些指示,平均起来,一项投资决策的35%都是由这些非财务数据决定的。这项研究还发现:“如果考虑了非财务因素,收入预测会更准确,从而可以减少投资者的风险。如果一家公司的非财务数据很好,那么它就能增强其筹集资金的能力。很明显:非财务因素可以用做未来财务绩效的先导指示器”。因此他们认为如果公司不能够战略地运用重要的非财务方法,那么其经营绩效和其有价证券的价值就会遭受损失。安永会计师事务所的研究也表明,非财务信息在投资者评价公司价值时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一般而言,有35%的投资决策是在考虑非财务指标的基础上做出的。现金流量、市盈率等财务信息作为业绩分析的底线信息固然非常重要,但是它们仅仅反映了公司整体价值的一个方面,并且反映的是公司过去的业绩状况。
  除此之外,非财务指标对企业内部管理也有重要作用。Ittner et a1的一项研究表明许多公司使用诸如产品质量、顾客满意和市场份额这样的非财务指标来评估和回报管理绩效。当对所有样本公司的非财务指标赋予13%的平均权重时,317家样本公司中36%的公司使用非财务指标来评估CEO的业绩。对管理层的回报要基于非财务指标表明这类指标是与价值相关的信息。这些研究证明了提高信息披露质量的价值和增加非财务信息披露的价值。
  可见,以上机构及学者的研究,充分显示出非财务信息的重要性。投资者的投资决策越来越多地依赖于企业披露的非财务信息,财务信息的地位在逐渐弱 化。而且,非财务信息也是企业评估管理者绩效的更为合理的办法,这也充分显示出非财务信息披露对企业自身的价值。
  
  二、非财务信息披露的驱动因素
  
  对非财务指标披露的动机研究也得到了重视。前人的文献表明资本市场会从自愿披露信息中受益。例如,增加信息披露会减少资本成本,增加股票流动性,增加信息中介。而且,实证研究也支持上述观点㈣。在不考虑披露成本和信息存在的不确定性情况下,公司应该遵循充分披露原则。研究表明企业信息披露质量的改进与股价上涨带给资本市场的直接利益相关或者与资本市场的间接利益相关,如增加的流动性或者是分析师的追随试图评估非财务信息的价值,他研究了无线通讯行业中非财务信息的价值。他们发现诸如员工规模和市场渗透这样的非财务信息与价值高度相关。在这样的行业中,财务信息本身与证券价值高度不相关,可是非财务信息却对证券价格贡献很大。Fama and Laffer和Wallace指出非财务信息披露会给金融市场带来三个好处:首先是减少了市场信息不对称,改善了决策的制定;其次,减少了投资者的不确定性,减少了投资者的风险;再次,减少了交易成本,增加了商业利润。当积极地披露非财务信息时,由于改善了决策的制定和减少了投资者的不确定性,所以会有相对较准确的股价预测和盈利预测;而当消极地披露非财务信息时,就会有相对较低的股价预测和盈利预测。
  事实上,非财务指标披露除了能够给企业带来诸如较低的资本成本、较高的股票流动性、直接或者间接影响股价等利益,进而使这些利益成为企业披露非财务信息的动力外,还应该存在其他因素,例如,投资者的需求。随着资本市场的成熟,投资者也在成长,他们对企业提供的报告信息不满足时,就会以各种非正式方式来影响企业,迫使企业披露更多的信息,此外还有诸如相关机构的规章制度也会推动企业披露更多的信息,如美国的AICPA、FASB等机构对非财务信息披露的进步也会起到相当重要的作用。但是,究竟以上因素各自对企业的非财务信息披露行为的影响效果如何,以及是否还有别的因素能够对其产生影响将会是继续研究的课题。
  
  三、非财务信息披露的影响因素
  
  非财务信息披露影响因素研究为什么不同国家、不同地区、不同行业非财务指标披露状况会存在差异?这些疑问已有学者给出了部分答案。前人的研究表明在不同的国家中影响企业非财务信息披露水平的变量很多。我们已经知道被要求的信息披露水平会影响企业的自愿信息披露水平。企业财务报告中的变量是多样化信息的一个来源,这样就影响到资源分配。SeanW.G.Robb等人对英美国家的非财务披露研究中检验了非财务信息披露实践与公司特征之间的关系。公司特征包括分类、所属国籍、地理分布、跨国上市和公司规模。也有研究表明会计披露的程度与公司的规模、行业和是否在境外上市有关。
  总结前人研究的成果,可以归纳出影响非财务信息披露的因素有:
  
  (1)公司规模。在关于不同公司信息披露和政策的研究中,最重要的也是最具有一致性的就是公司的规模。会计信息的披露程度随着公司的规模不同而不同。一般来说,公司规模越大越倾向于披露更多信息。代理理论也认为,较大的公司具有较高的代理成本。因此,与小公司相比,大公司会更愿意向外界做更多的自愿性信息披露。Chow和Wong-Boren的研究也支持该观点,他们认为,相对于规模较小的公司而言,规模较大的公司需要筹集更多的外部资金,因此为了获得投资者的青睐,大公司有动力更多地披露信息,以减少由于信息不对称而产生的代理成本。CrasweHand Taylor、Inchausti、Wallace、Lang and lundholm以及L.L.Eng and Y.T.mak的实证结论也支持了这一结论:上市公司的规模与自愿信息披露水平正相关。
  然而,Robets、Davey和Norgan的研究却发现,公司规模与自愿信息披露之间并不存在显著的正相关关系,在某种情况下甚至是一种弱的负相关关系。
  
  (2)文化。企业所处的文化也会影响到披露的水平。而与法定财务信息披露不同,非财务信息披露通常是自愿的并且在相似的文化中也是不同的研究得到的结论是荷兰的信息透明度相对较高,德国的信息透明度很低,而比利时的信息透明度居于荷兰和德国之间。尽管这三个国家的会计准则具有一些共性,可是在许多方面还是存在很大差异。例如,荷兰的会计准则与英美会计准则很相似,而比利时和德国的财务报表是受公司法和税法强烈影响的,并且彼此在许多方面又有很多不同,尤其是对标准会计实践的强调差异更大。Robb et a1.发现三个英美国家的信息披露水平存在重大差异。Ann Vanstraelen等人在Robb et a1.研究基础上以德国、比利时和荷兰三个欧洲大陆国家为样本发现它们的非财务信息披露水平也存在着很多差异。Sean W.G.Robb等比较了财务披露水平相对较高的三个国家,即澳大利亚、加拿大和美国,这样做的目的有两个:一是按照Jenkins委员会的标准检验样本国家非财务信息披露的程度;二是检验影响非财务信息披露类型的环境因素。
  
  (3)行业。Verrecchia发现不同行业优先权的成本(如竞争优势和政治成本,competitive disadvantageand political)。例如,由于产品特征和研发特点,向竞争对手和公众披露信息时,化工企业比其他行业的企业更加敏感。Cooke对瑞士和日本企业的研究中也发现了行业的影响作用。Bigoness and Perrealt(1981)的实证研究也发现IT行业的上市公司会自愿披露更多的信息。 然而,在Craven and Marston的研究中,没有发现行业类型与自愿披露程度之间存在相关性。L.L.Eng and Y.T.mak在研究行业类型对自愿披露的影响时,他将行业分为金融业与非金融业,但实证结果并未发现二者之间存在显著相关关系。
  
  (4)多国经营的程度。当公司进行跨国经营时,它们将面临新的信息披露要求。国际化经营也会带来更大比例的国外利益相关者。这样,被要求披露的信息种类就会增加,企业的自愿信息披露水平也会增加。Khanna,Palepu,and Srinivasan也发现了信息披露水平与海外市场之间的正相关关系。
  
  (5)盈利能力。Inchausfi认为盈利状况好的公司管理层会利用信息披露来获得个体的竞争优势。因此,它们会把更加详细的信息披露作为他们的职位和薪酬的很好证据。Akedof认为公司有被认为是“柠檬公司”这样的成本。这样,业绩好的公司会有动力区别于业绩差的公司,一种办法就是通过自愿信息披露。业绩好的公司应该披露更多的自愿性信息。   Bowman and Haire(1975)采用净资产收益率指标研究公司盈利能力对自愿披露的影响时发现,二者显著正相关。Skinner(1995)以1981年至1990年期间NASDAQ上市公司为样本,实证检验发现自愿披露能够提高上市公司财务信息的完整性及可靠性。Grossman和Hart(1980)的研究发现,绩效较好的公司将愿意更多地披露信息,以使市场正确评价其盈利水平,从而吸引更多的资本或避免公司股票的价值被市场低估,Milgrom(19811也发现了同样的结论。此外,Lang andlundhokm发现在公司盈利的会计期间,财务分析师能够更多地获得该公司披露的用于财务分析的信息。Miller(20021也发现随着公司盈利水平提高,公司信息披露水平相应提高。
  
  (6)国外上市地/发行股票类型。在国外上市的公司比仅在本国证券市场发行股票的公司受到上市地所在国家更严的信息披露标准的管制,因此信息披露状况会有别于仅在本国发行股票公司的信息披露状况。Cooke和Gray et a1.的实证研究都验证了这一点pq。Saudagaran and Biddle也发现公司的国外上市地点与信息披露是相关的。如果公司选择信息披露要求较高的证券交易所上市,那么这些公司必须与高度透明的信息披露水平的公司相竞争。透明度高的公司很可能披露高水平的非财务信息。SeanW.G.Robb(2001)等认为,如果公司选择信息披露要求较高的证券交易所上市的话,这些公司会与那些高度透明的公司相竞争。高度透明的公司除了会披露高水平的财务信息外,很可能会披露高水平的非财务信息。一些实证研究发现企业的信息披露水平与上市交易地点有显著相关关系,但是也有一些研究没有得出显著相关的结论。Cooke对瑞典和日本上市公司分别进行研究时发现,由于国际市场的竞争压力,那些既在国内又在国外上市的公司比仅仅在国内上市的公司会自愿披露更多的信息。随后,Fergusonf2002)在对香港联交所上市的中国H股公司的自愿披露行为进行实证研究时也发现,与在同一个交易所上市的本地上市公司相比,H股公司会自愿披露更多的战略和其他的非财务信息。
  
  (7)会计师事务所类型。代理成本理论认为对上市公司的审计有助于减轻管理者与投资者之间的冲突。一般而言,规模较大的会计师事务所能更好地维持其审计独立性,他们更倾向于促使上市公司披露更多信息。同时CrasweU and Taylor的实证研究发现,会计师事务所规模与自愿披露程度正相关,Chausti(1997)也得出了同样的研究结论。
  
  (8)公司负债程度。Jensen(1986)研究发现,公司负债率的提高可能会降低自愿信息披露的水平,因为财务杠杆有助于控制自由现金流量问题,并使负债的代理成本通过债务条款而非年报中的信息披露得到控制。Leftwich等(1981)和Ferguson等(2002)的研究结果发现,随着公司资本结构中负债比例的提高,公司财务失败的风险将大大提高,公司为了增强股东和债权人的信任,会自愿提供更多的信息以及时反应公司的财务状况。然而最近L.L.Eng and Y.T.mak(2003)的实证研究却发现二者存在显著的负相关关系。Ahmed andNicholls(1994)认为那些以金融机构为主要资金来源的公司会在年报中披露更多的信息。这样的公司会倾向于通过详细的信息披露来获得更多的融资机会。
  
  (9)公司成长性。研究发现,成长性较好的公司由于存在更大的信息不对称和委托代理成本,因而相对于成长性差的公司而言,他们更愿意为投资者披露更多信息。
  
  (10)独立董事比例。监督是独立董事的主要职能。独立董事制度通过对董事会的内部机构适当地外部化,形成独立董事对内部人的外部监督制约机制。独立董事在一定程度上能够比较公正和客观地发表意见,有助于保证董事会运作的公正性和透明性,从而在一定程度上维护和保障股东的权益。在公司董事会组成中,较高的独立董事比例能更好地监视董事会的行动,进而限制经理层的决策活动。因此,人们常常认为,较高的独立董事比例有助于公司增加自愿性信息披露的水平,进而也会具有较高的非财务信息披露水平。Chen and Jaggi通过实证研究发现,独立董事比例与公司的信息披露水平成正相关关系。Forker的研究表明:独立董事比例与公司的信息披露质量成正相关关系。
  
  (12)二职合一。代理理论提倡董事长与总经理两职分离,因为作为代理人的总经理不一定总是从股东的利益出发披露信息,因此需要单独设立董事长加以监督。如果二职合一,则总经理倾向于对外隐瞒不利的信息。Forke(1992)认为二职合一对监控质量造成了一定的威胁,二职合一与自愿披露信息之间存在显著的负相关关系。Ferdinand A.Gul and Sidney Leung在对香港的385家上市公司研究时也发现,二职合一会降低上市公司的自愿披露水平。
  
  (13)审计委员会的设置。审计委员会的作用是监督公司的内部审计制度以及审查公司的内部控制制度。由于公司设置的审计委员会,其成员以独立董事居多,独立于管理当局,因而他们没有保留公司内部信息的必要。代理成本理论认为,审计委员会的设置有助于降低公司的代理成本。Forker(,1992)认为审计委员会的设置改进了公司的内部控制制度,进而提高了公司信息披露的质量,同时他发现在审计委员会的设置与会计信息披露质量之间存在一种弱正相关关系。而McMullen的研究发现审计委员会的设置与信息披露之间存在较强的正相关关系。Simon S.M.Ho and KarShun Wong研究发现,设置了审计委员会的上市公司,其自愿披露程度更高。
  
  (14)股权结构。Jensen和Meckling的代理成本理论发现,管理层持股比例与会计信息披露水平之间存在着一种负相关关系。由于代理成本的增加,投资者认为对管理人员进行监督有很大的必要,通过要求更多的信息披露以便更好地了解公司的治理情况,因此,代理成本越高的公司将披露更多的信息以满足投资者对信息的需求。Hossain等研究却发现,当公司前十大股东持股比例增加时,公司的信息披露程度将降低。Ruland(1990)的实证研究发现,管理层持股比例与自愿性信息披露水平呈负相关关系。Schadewitz andBlevins(1998)在对芬兰上市公司的自愿性信息披露的研究中也得出了股权集中度与信息披露程度负相关的结论。此外,Anil K,Makhija and James M.Patton以在捷克上市的43家公司为样本进行研究时也发现,公司股权集中度越高,自愿信息披露程度越低。然而, EI-Gazzar(1998)研究发现,股权越集中,自愿性信息披露的水平越高。
  可见,以上对信息披露影响因素大多是从自愿信息披露视角出发的,专门研究非财务信息披露影响因素的研究还很少,这也为我们提出了新的研究课题。而且,尽管学者在影响非财务信息披露(自愿信息披露)的因素研究中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是以上理论及实证研究主要是针对发达资本市场国家的,如英美等国,而这些影响因素对中国上市公司的作用机制依然还是一个需要进一步检验的研究课题。事实上,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机制受到多方面因素的影响,针对个案企业来说,很可能除了以上因素外,还存在其它的重要影响因素,对这些因素的深度挖掘将会有助于进一步理解及指导企业的非财务信息披露行为。
  
  四、非财务信息披露的内容
  
  学者们从多个视角对非财务信息披露内容进行了研究,结论也不尽相同。Sean W.G.Robb(2001)等人在AICPA发表的“受使用者欢迎的非财务信息清单”基础上,将非财务信息划分为公司环境信息、公司周围环境信息、战略和管理信息、生产信息、顾客信息和公司发展趋势信息。Ann Vanstraelen(2003)等也是根据AICPA有关非财务信息披露内容的研究成果对欧洲国家的非财务信息披露状况进行了实证研究。事实上,除了有关公司未来前景的非财务信息外,投资者对社会信息的需求也日益显现出来。Buzby and FMk(1978)对共同基金董事的调查研究发现,相当一部分人做投资决策时会考虑到社会信息。Rockness and williams(1988)对社会责任共同基金的董事们的调查也发现他们对一些社会信息有强烈的需求。Harte et a1.(1991)对英国的道德或者责任基金经理的调查结果与RocknessandWilliams的研究结论类似。除了机构投资者对社会信息外,个人投资者在做投资决策时也会参考社会信息。Marc J.Epstein and Martin Freedman(l994)的研究发现非机构投资者对公司报告中的社会活动很感兴趣。他们对公司有关产品安全、质量和公司参与的环境保护活动有着更为强烈的需求。Ittner and Larcker对顾客满意是否是对财务业绩的一个很好的预测进行了调查。他们建议无形资产投资的非财务信息较历史会计信息来说更是对将来财务业绩的一个较好的预测。他们的研究使用了顾客和行业数据,Banker et a1.对测量顾客满意是否是财务业绩主要表现做了进一步的研究。他们使用来自18个旅馆的72个月的时间序列数据作为样本来提供非财务指标对公司业绩影响的证据。他们的结论表明顾客满意的非财务测量与将来财务业绩高度相关,并且包含着过去财务信息所不能反映的额外信息。这些研究为一些类型的非财务业绩信息与公司业绩之间的关系提供了一些证据。然而,AAA FAsC(2002)提醒说通过回归的方法来测量“关系”这样的研究并不能真正解释原因。因此,他们并没有真正地告诉我们投资者是否使用非财务信息,也许在投资者决策的过程中,他们只使用了与非财务信息有关的其他信息。
  可见,投资者关心的非财务信息主要由两大方面构成:一是有关公司未来前景的非财务信息,二是社会信息。由于投资者投资的是企业的未来而不是过去,所以投资者格外关注和需要能够反映企业未来发展状况的非财务指标;而随着投资者的成长,投资者及其他利益相关者也更加关注社会整体利益,和谐社会和谐自然是企业基业常青的保健因素。那些能够为社会做贡献的企业在投资者心中就具有良好的声誉,因此,投资者需要知道企业到底对整个社会做了什么。至于投资者到底真正需要哪些非财务指标仍需要进一步的研究。在不同国家、面临不同环境和不同企业特征的企业的投资者对非财务指标的需求是否有差异也有待于研究。
  
  五、研究展望
  
  通过梳理以上关于非财务信息披露的研究成果,可以发现一些值得深入研究的领域:首先,结合投资者关系领域,对非财务信息披露进行研究。非财务信息披露其实是一种沟通手段,而投资者关系就是通过各种沟通手段建立和维护企业与投资者、潜在投资者、新闻媒体及其他利益相关者的关系。将非财务信息披露作为投资者关系沟通战略及在投资者关系评价中引入非财务信息披露指标都将成为有前景的研究领域。其次,非财务信息披露内容研究。基于中国上市公司及投资者和其他利益相关者的需求,对非财务信息披露内容进行问卷调查及深度访谈,建立针对中国证券市场的非财务信息披露指标体系,并应用该指标体系进行后续的实证和改进策略建议研究。再次,非财务信息披露影响因素研究。非财务信息披露受多种因素的影响,尽管已有文献已经发现部分影响因素,可是,不同的资本市场发达程度、不同的文化、不同的政策等都会导致非财务信息披露程度的不同。这样,进一步检验已有影响因素对中国上市公司非财务信息披露作用机制及挖掘中国上市公司非财务信息披露的特殊影响因素会很有意义。
论文来源:《当代财经》 2007年第7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3/view-139863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