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务业绩\CEO薪酬与商业银行社会责任
作者 :  朱明秀

  摘要: 本文以沪深两市上市银行2006-2009年数据为样本,分析财务业绩、CEO薪酬与商业银行社会责任之间的关系,揭示商业银行社会责任的影响因素。研究发现:上市银行财务业绩显著影响其社会责任,但对社会责任的不同衡量指标影响方向相异;CEO薪酬对社会责任具有显著的正向激励作用,但对财务业绩好的银行的激励作用显著小于财务业绩差的银行;资产规模与社会责任之间具有显著的负向相关性;控股股东性质显著影响上市银行社会责任。
  关键词: 社会责任;财务业绩;CEO薪酬;利益相关者
  
  一、引言
  
  伴随着我国金融市场的发展,商业银行在国民经济中的作用越来越突出。与此同时,商业银行的企业社会责任问题也备受各界关注。自2006年起,监管部门相继出台文件,逐步将社会责任纳入监管范围。2006年9月深圳证券交易所发布《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社会责任指引》,倡导上市公司积极承担社会责任;2007年12月中国银监会发布《关于加强银行业金融机构社会责任的意见》,要求各银行业金融机构采取适当的方式发布社会责任报告;2009年1月中国银行业协会发布《中国银行业金融机构企业社会责任指引》,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应该承担经济责任、社会责任和环境责任,并于每年6月底前提交上一年度的企业社会责任报告。各商业银行积极响应相关监管规范,并逐步重视社会责任对自身发展的影响。2006年浦发银行发布了该行2005年度社会责任报告,成为国内首个发布社会责任报告的商业银行;2007年建设银行发布国有大型商业银行首份社会责任报告;自2008年起所有上市银行均发布了社会责任报告。那么,各上市银行承担社会责任的现状如何?哪些因素决定了上市银行的社会责任水平?财务业绩和CEO薪酬对上市银行社会责任承担有没有影响?本文试图通过实证分析回答以上问题。
  
  二、理论基础与文献回顾
  
  利益相关者理论认为,在现代市场经济条件下,企业本质上是各利益相关者所缔结的“一组契约”,企业发展取决于利益相关者的长期合作,企业目标是为各利益相关者服务,企业各项制度安排要平等对待每个利益相关者的权益。那么,谁是企业的利益相关者?利益相关者是“任何能够影响组织目标或被组织目标所影响的团体或个人(Freeman,1984)。[1]”按照最宽泛的定义,企业的利益相关者包括股东、员工、债权人、消费者、供货商、政府部门、相关的社会组织、企业所在社区等等。众多的利益相关者是不同质的,他们对企业生存和发展的重要性具有很大差异。Clarkson (1995) 根据与企业联系的紧密程度,将利益相关者分为主要利益相关者和次要利益相关者。前者是指若没有这些群体的参与,企业就无法生存,包括股东、员工、顾客、供应商;后者是指间接影响企业的运作或受到企业的间接影响的群体,他们对企业的生存起不到根本性的作用,比如媒体等[2]。Wijnberg(2000)认为股东、债权人、员工、客户、供应商和政府及社区等为第一层级利益相关者,他们是公司生存和永续经营不可或缺的人[3]。企业存在的意义在于能够通过利益相关者的关系专用性投资而创造某种准租金或组织盈余,并且作为某种增长机会集而存在和发展。对企业而言,利益相关者不仅是契约的缔结者,而且是企业这部机器中的齿轮。只有为利益相关者创造价值,企业这部机器才能正常而高效地运转。利益相关者理论明确了企业社会责任的责任对象,帮助社会责任理论找到了衡量企业社会责任的有效方法和社会责任促进企业发展的理论依据。
  Howard R.Bowen(1953)的划时代著作《商人的社会责任》(Social Responsibilities of the Businessman)标志着现代企业社会责任概念构建的开始,开启了企业社会责任(CSR)时代。此后,伴随着企业社会问题的加剧,学术界对CSR问题的研究越来越深入,而CSR与公司财务绩效之间的关系成为研究的热点。然而,研究结论并不一致。Griffin 和Mahon(1997) [4];Roman、Hayibor 和 Agle(1999) [5];Margolis 和Walsh(2001) [6]对公司社会责任与公司财务业绩关系的相关研究文献进行了综述和梳理,归纳出三种不同的研究结论:正相关、负相关、无关或没有结论,但在采用了更加严格的分类方法之后,他们发现了更多的公司社会责任与公司财务业绩关系正相关的证据。即总体来看,企业承担社会责任在大多数情况下可以促进企业绩效的增长。
  国内关于企业社会责任问题的研究较晚,大部分文献是关于企业社会责任的定性分析,实证研究较少。沈洪涛(2005)首次对我国公司社会责任与财务业绩的关系进行了实证检验,研究发现:我国公司社会责任与财务业绩之间呈显著正相关关系,公司社会责任与财务业绩之间互为因果,彼此影响,互相促进[7]。李正(2006)以我国上海证券交易所2003年521家上市公司为样本,研究了企业社会责任活动与企业价值的相关性问题。结果表明,从当期看,承担社会责任越多的企业,企业价值越低;但从长期看,承担社会责任并不会降低企业价值[8]。田虹(2009)分析了通信行业上市公司企业社会责任与企业绩效的相关性,研究表明当期公司社会责任指数与企业利润、企业竞争力、企业成长呈现显著的正相关关系,前三期企业社会责任指数与企业竞争力、企业成长的正相关关系也比较显著[9]。
  国内外相关文献的研究主要集中于企业社会责任对财务绩效的影响,而对社会责任的影响因素研究较少,很少考虑高管薪酬在企业社会责任承担方面的作用。另外,由于金融行业的特殊性,相关文献在进行实证研究时通常都会剔除金融行业,使得针对商业银行社会责任的实证研究很少。本文试图从财务业绩、高管薪酬的角度,研究上市银行社会责任的影响因素,解释CEO薪酬在企业承担社会责任方面的激励效应。
  
  三、研究设计
  
  (一)样本选取与变量定义
  本文以沪深两市上市银行2006-2009年数据为研究样本 ,共50个样本观察值。为增加样本观察值的数量,提高分析的精度,在回归分析时采用横截面和时间序列的混合数据。样本数据来自各上市银行年度报告和社会责任报告,经作者手工录入。
  本文的研究涉及社会责任变量、财务业绩变量、高管薪酬变量、银行规模变量、治理结构变量等。
  1.社会责任变量
  衡量企业社会责任的方法有两种。第一种是声誉指数法,由专家学者通过对公司社会责任方面的相关政策进行主观评价后打分排序;第二种是内容分析法,通过分析公司已公开披露的各类报告或文件,来确定每一个特定项目的数值。本文采用内容分析法衡量上市银行的社会责任。利益相关者理论为公司社会责任明确了责任的指向,根据利益相关者理论,商业银行应对其利益相关者尤其是关键利益相关者承担社会责任。商业银行的关键利益相关者包括政府、股东、员工、客户、社区等,由此,商业银行的社会责任可分为对政府的责任、对股东的责任、对员工的责任、对客户的责任、对社区的责任等。基于可计量和可操作的原则,本文在计量上市银行对国家、股东、员工、客户、社区的贡献时,仅考虑能够用货币计量的部分,忽略一些不可计量的因素。对国家的贡献以纳税总额(包含营业税金及附加、所得税)表示;对股东的贡献以净利润衡量;对客户的贡献以向客户支付的存款利息总额表示;对员工的贡献以支付给员工的工资和福利总额表示;对社区的贡献以企业的对外捐赠总额衡量。为避免绝对数指标在不同银行之间的不可比性,本文采用相对数指标“每股社会贡献”和“社会贡献与营业收入之比”作为衡量上市银行社会责任的综合指标。每股社会贡献等于银行年度社会贡献总额除以年末发行在外的普通股股数;社会贡献与营业收入之比等于年度社会贡献总额除以年度营业收入。上市银行社会责任衡量指标如表1所示。
  2.财务业绩变量
  财务业绩指标通常有总资产收益率(ROA)和净资产收益率(ROE)等。有学者认为,有些上市公司为迎合监管部门的规定,对净资产收益率存在着大量的利润操纵行为(陈小悦等,2001)[10],所以,较多文献采用总资产收益率作为衡量公司财务业绩的变量。本文为了更全面地说明问题,分别采用总资产收益率、净资产收益率指标作为银行财务绩效的变量。总资产收益率是净利润与资产总额之间的比率,反映的是总资产的获利能力;净资产收益率是净利润与股东权益之间的比率,反映的是所有者投入资本的获利能力。这两个指标从不同角度反映了商业银行的获利水平,也是银行资金运用效率和财务管理能力的综合体现。
  3.高管薪酬变量
  CEO是银行的最高管理者,在银行决策中起着关键性作用。相应地,CEO在社会责任承担方面是最关键的决策者。本文以上市银行CEO薪酬作为高管薪酬变量。对于那些在年度中间任职的CEO,年报披露的报酬非全年报酬,而只是任职后的当年报酬,为增强数据的可比性,本文将这些数据折算为年报酬。
  4.控制变量
  本文以银行规模(总资产的自然对数)、控股股东性质、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资产负债率(负债总额/资产总额)、资本充足率和上市年限为控制变量。其中控股股东性质为虚拟变量,当控股股东是国有股(包括国家股和国有法人股)时其为1;当控股股东为非国有股时其为0。
  (二)研究假设
  承担社会责任需要一定的经济实力,需要花费企业的一定成本,这些必须以企业的财务业绩作保证,良好的财务业绩可以为企业履行社会责任提供所需资源,即企业的财务业绩越好,承担社会责任的能力越强。沈洪涛(2005)对我国上市公司的实证研究也证明,我国公司社会责任与财务业绩之间互为因果,彼此影响,相互促进。由此,本文提出假设1。
  假设1:财务业绩与企业社会责任正相关。
  是否承担社会责任以及怎样承担社会责任是企业的高层管理者决策的结果。换言之,高层管理者尤其是最高层次的决策者CEO在制定企业相关政策,承担社会责任行为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而薪酬作为一种激励工具对CEO的决策行为会产生影响。Lois Schafer Mahoney and Linda Thorn(2006)对加拿大公司的实证研究证明,高管薪酬在激励企业承担社会责任方面具有一定的作用[11]。企业对利益相关者的贡献越高,越能够得到利益相关者的支持,他们对企业的投入也越多,企业的长期价值也越高。CEO薪酬越高,他们越有动力致力于企业的长远发展,提高企业的声誉,从而更有动力做出有利于利益相关者价值的决策。因此,本文提出假设2。
  假设2:CEO薪酬与企业社会责任正相关。
  公司的规模制约着企业参与社会责任的程度(Krishna Udayasankar,2007)[12],较大规模的企业受社会大众的关注相对较多,他们为社会公众所熟悉,具有更强的社会影响力,往往承担较多的社会责任;在组织方面,大企业可能有更完善、更成熟的对外应变机制,所以对社会责任问题的理解与处理能力也更强(Donaldson L.,2001)[13]。据此,本文提出假设3。
  假设3:企业规模与企业社会责任正相关。
  (三)模型构建
  根据研究目的,本文构建两个模型:模型1和模型2。与模型1相比,模型2增加了财务业绩与CEO薪酬的交互项PERF×COM,用于检验不同财务业绩下,CEO薪酬对上市银行社会责任的影响。
  模型2中的解释变量增加了一个交互项PERF×COM,其中银行业绩变量(PERF)分别用总资产收益率(ROA)和净资产收益率(ROE) 表示;控股股东性质(OWN)、控股股东持股比例(TOP1)、资产负债率(LEV)、资本充足率(CAR)、上市时间(AGE)为控制变量。
  由于被解释变量CSR分别用每股社会贡献(SRPS)和社会贡献与营业收入之比(SCRR)衡量,银行业绩变量(PERF)分别用总资产收益率(ROA)和净资产收益率(ROE)衡量。因此,模型1和模型 2 又可具体表示为4个方程,分别用模型1.1、1.2、1.3、1.4,模型 2.1、 2.2、2.3、2.4表示。
  
  四、实证分析
  
  (一)描述性统计分析
  描述性统计结果(表3)显示,就全部样本来看,上市银行每股为利益相关者贡献3.2356元,但是各银行每股社会贡献差异较大,最大值9.9543元,最小值仅0.6949元;社会贡献与营业收入之比在1.057至2.1295之间,各样本之间的差异相对较小。总资产收益率平均值为0.98%,净资产收益率平均值为16.4178%。各样本之间CEO薪酬相差悬殊,最大值是最小值的44.8倍,平均值为413.4万元。控股股东持股比例在5.9% 到67.53%之间变化,平均为27.29%,资产负债率平均为94.24%,资本充足率平均为12.2878%,各银行在证券交易所上市时间差异较大,最长的为18年,有6家银行2007年后(含2007年)才上市。
  (二)回归分析
  本文的回归分析结果(表4、表5)显示:
  1.上市银行财务业绩显著影响其社会责任承担,但对社会责任的不同指标影响方向不同。当社会责任变量以每股社会贡献(SRPS)表示时,模型1和模型2的回归结果均表明总资产收益率(ROA)、净资产收益率(ROE)与社会责任呈显著正相关关系;而当社会责任变量以社会贡献与营业收入之比(SCRR)表示时,模型1显示了总资产收益率和净资产收益率与社会责任之间显著的负相关关系。出现以上结果的原因可能是这两个衡量社会责任的指标(SRPS和SCRR)缺乏统一的口径,虽然两个指标的分子相同,都是企业社会贡献总额,但SRPS是将社会贡献总额除以企业发行在外的普通股股数,而SCRR则是将社会贡献总额除以企业的营业收入。由于不同企业每股所代表的净资产不同,因此,相比较而言,SCRR 在不同企业间的可比性更强。本文之所以用SRPS作为衡量银行社会责任指标之一,是因为目前几家大型上市银行披露的社会责任报告中均报告了该指标的数值,同时也便于将研究结果进行对照和比较。当社会责任以每股社会贡献(SRPS)表示时,本文的假设 1 成立。
  2.CEO薪酬与上市银行社会责任显著正相关。当社会责任变量为每股社会贡献时,模型1的回归结果显示,CEO薪酬与社会责任的正相关性不显著,而当加入财务业绩与CEO薪酬的交互项 ROA×COM、ROE×COM 时(模型2),CEO薪酬与社会责任之间呈现了显著的正相关性。当社会责任变量为社会贡献与营业收入之比时,模型1和模型2均显示了CEO薪酬与社会责任之间的显著正相关关系,说明CEO薪酬在激励决策层履行社会责任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本文的假设 2 成立。
  模型2中,无论是以每股社会贡献作为社会责任变量,还是以社会贡献与营业收入之比作为社会责任变量,交互项ROA×COM和ROE×COM的系数均为负数,且均通过了显著性检验。由此我们得出结论:CEO薪酬对社会责任的激励作用,财务业绩好的公司显著小于财务业绩差的公司。换言之,与财务业绩好的公司相比,CEO薪酬在财务业绩差的公司对社会责任的激励更为有效。
  3.资产规模与社会责任显著负相关。模型1.1、1.2、1.4、2.1、2.2 的回归结果均说明,资产规模与上市银行社会责任显著负相关,这与 Krishna Udayasankar(2007)等的研究结论不相符。也就是说,规模大的上市银行并没有承担起与其规模和社会影响力相对应的社会责任。本文的假设3不成立。可能的解释是:与规模大的银行相比,规模小的银行可能会对变化的环境迅速作出反应,根据市场变化灵活调整其应对方式,迅速将社会和环境利益融入其产品或服务之中(Goffee R., Scase R,1995)[14]。相比而言,规模小的银行对利益相关者的相对贡献更大。
  4.控股股东性质显著影响上市银行社会责任。模型1和模型2的8个回归结果均显示了控股股东性质与银行社会责任之间的显著正相关性,其中7个回归结果在5%的水平上通过了显著性检验,1个回归结果在10%的水平上通过了显著性检验,说明国有控股上市银行履行社会责任的程度较强。这与我国长期以来对国有企业的定位有一定关系,国有企业传统上一直是具有大量社会角色和义务的意义广泛的社会组织,尽管现代企业制度的建立减少了政府对企业的干预,但在承担社会责任方面仍然具有其历史传承性。
  5.资产负债率、资本充足率与社会责任显著正相关。模型1和模型2的所有回归结果都表明,资产负债率、资本充足率均在5%的水平上对上市银行社会责任产生正向影响。银行资本越充足其履行社会责任的能力就越强,资产负债率越高其支付给顾客的利息越多,对利益相关者的贡献总额也越多。
  实证研究结果还显示,银行上市时间长短对每股社会贡献产生显著的正向影响,但对社会贡献与营业收入之比无显著影响;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对上市银行社会责任无显著影响。
  
  五、结论与建议
  
  本文利用沪深两市上市银行的数据,首次对财务业绩、CEO薪酬与商业银行社会责任之间的关系进行了实证研究。研究发现:(1)上市银行财务业绩显著影响其社会责任,但对社会责任的不同指标影响方向不同。当社会责任变量以每股社会贡献表示时,总资产收益率和净资产收益率与社会责任均呈显著正相关关系;而当社会责任变量以社会贡献与营业收入之比表示时,总资产收益率和净资产收益率与社会责任之间呈显著负相关关系。(2)CEO薪酬对社会责任具有显著的正向激励作用,但对财务业绩好的银行的激励作用显著小于财务业绩差的银行。(3)影响上市银行社会责任的因素还有资产规模、控股股东性质、资产负债率、资本充足率等。资产规模与社会责任之间具有显著的负向相关性;控股股东性质显著影响上市银行社会责任的承担程度;资产负债率、资本充足率与社会责任显著正相关。
  根据研究结果,结合我国商业银行社会责任承担的现实,本文提出如下建议:
  第一,规范商业银行社会责任信息披露。虽然目前所有上市银行均披露了社会责任报告,但各银行所披露的内容和方式还缺乏统一的标准。有些上市银行在社会责任信息披露方面定性描述较多,缺少具有综合性的量化指标。为增强不同银行间信息的可比性,建议监管部门规范商业银行社会责任信息披露的范围、内容和方式,要求同时披露“每股社会贡献”和“社会贡献与营业收入之比”两个衡量商业银行社会责任的指标,进一步提高社会责任信息的有用性,有效保护各利益相关者的利益。
  第二,建立基于社会责任和财务业绩的商业银行高管薪酬决定机制。本文的研究表明,CEO薪酬与上市银行社会责任具有显著的正相关关系。由此,为充分发挥高管薪酬对社会责任承担的正向激励作用,商业银行在建立高管薪酬决定机制时,应将社会责任和财务业绩共同纳入考核范围,从而使高管层进行经营决策时,不仅仅考虑决策的财务后果,还要考虑决策对利益相关者的贡献,即决策的社会责任后果。
  第三,加强商业银行自身建设,提高商业银行竞争力。财务业绩与商业银行社会责任(每股社会贡献)之间具有显著的正相关关系,财务业绩的改善能显著提高商业银行的社会责任水平。商业银行财务业绩的提高有赖于其较强的竞争能力和较高的管理水平,因此,商业银行需通过不断创新业务、优化服务、强化管理来增强自身的竞争能力和经济实力,为社会责任的履行提供坚实的基础和保障。
  本文的不足在于:本文基于利益相关者理论,以对关键利益相关者的贡献作为衡量商业银行社会责任履行程度的指标,但对利益相关者贡献的衡量仅局限于显性的、能够用货币计量的部分,忽略了一些不可计量的因素。如对员工贡献仅考虑支付给员工的工资和福利总额,忽略了员工满意度等其他方面;对顾客贡献仅考虑支付给顾客的利息,忽略了为顾客提供的服务等其他因素;对社区和环境的贡献仅考虑了企业的对外捐赠,忽略了绿色信贷、对中小企业的扶持等因素。因此,本文对社会责任的衡量指标尚不够全面。另外,由于本文是针对上市银行进行的研究,鉴于金融行业的特殊性,本文研究结论的普适性还有待进一步验证。
  
  参考文献:
  [1] Freeman, R.E., Strategic management: A stakeholder approach [M]. Boston: Pitman, 1984.
  [2] Clarkson, M., A Stakeholder Framework for Analyzing and Evaluating Corporate Social Performance [J]. Academy of Management Review, 1995,20(1): 92-117.
  [3] Wijnberg, N. M., Normative Stakeholder Theory and Aristotle: The Link Between Ethics and Politics[J]. Journal of Business Ethics, 2000, (25):329-342.
  [4] Griffin, Jennifer J. and J F Mahon. The corporate social performance and corporate financial performance debate 25 years of incomparable research [J]. Business and Society, 1997,36(1):5-31.
  [5] Roman, Ronald M., Hayibor, Sefa, and Agle, Bradley R.,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Social and Financial Performance: Repainting a Portrait[J]. Business and Society, 1999,38(1):109-123.
  [6] Margolis, Joshua D., and Walsh, James P., Social Enterprise Series No.19, Misery Loves Companies: Whither Social Initiatives by Business?[R]. Harvard Business School Working Paper Series,2001:1-58.
  [7] 沈洪涛.公司社会责任与公司财务业绩关系研究―――基于相关利益者理论的分析[D].厦门大学博士学位论文, 2005:155.
  [8] 李正.企业社会责任与企业价值的相关性研究―――来自沪市上市公司的经验证据[J].中国工业经济, 2006,(2):77-83.
  [9] 田虹.企业社会责任与企业绩效的相关性―基于中国通信行业的经验数据[J].经济管理,2009,(1):72-79.
  [10] 陈小悦、徐晓东. 股权结构、企业绩效与投资者保护[J].经济研究,2001,(11):3-11.
  [11] Lois Schafer Mahoney and Linda Thorn. An examination of the structure of executive compensation and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A Canadian Investigation[J]. Journal of Business Ethics, 2006, (69):149-162.
  [12] Krishna Udayasankar.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and firm size [J].Journal of Business Ethics, 2007, (10):1-9.
  [13] Donaldson L. The Contingency Theory of Organizations [M]. London:Sage,2001.
  [14] Goffee R., Scase R. Corporate Realities: The Dynamics of Large and Small Organisations [M]. London: International Thomson Business Press. 1995:8.
  
  
  Financial Performance, CEO Compensation and Commercial Banks’ Social Responsibility: An Empirical Study Based on Chinese Listed Banks
  Zhu Mingxiu
  (Accounting college of Nanjing Audit University, Nanjing 210029, China)
  
  Abstract: By using samples of Chinese listed banks from 2006 to 2009, the paper makes an empirical study on the relationship among financial performance, CEO compensation and commercial banks social responsibility (BSR), and investigates the factors that affect social responsibility in commercial banks. The result shows that financial performance affects BSR significantly, but it has the opposite effects on different index of BSR. CEO compensation is positively related with BSR, while the effects in better performance banks is lower than in bad performance banks. The asset has significantly negative correlation with BSR. Character of controlling stockholders affects BSR positively.省略
  注:本文中所涉及到的图表、注解、公式等内容请以PDF格式阅读原文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