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MT泡沫在哪里
作者 : 未知

  继向丁香园投资7000万美元后,腾讯又于10月13日被公布牵头向挂号网砸去1亿美元。   “有人求名问神异,有人保身自隐居”。就在BAT力度越来越大地抢夺创投行业争食时,经纬创投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却用一篇《泡沫就在那里》的文章,将人们的记忆唤回曾经的互联网泡沫崩溃的灾难时刻,同时也将创投行业对TMT(科技、媒体和通信)领域投资的焦虑和不安一针刺破,引起赞成和反对无数。
  2000年是中国互联网泡沫从顶峰到破灭的一年。互联网研究学者方兴东曾说:“短短一年内,中国互联网就从狂热到骤冷,从热捧到抨击,从掌声到唾骂,从得意到失意,走完了两个极端之间的全部历程。”
  从那以后,“泡沫来临”的警报声不时响起,不过,这一次明显尖锐和响亮。
  估值的狂欢
  中科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一位�目经理向《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讲述亲历的一则案例:2013年,一位同行创办IT在线教育,仅需入门级的编程语言就可完成,当年3月估值已达1000万元,而半年后,估值便高达1亿元。
  估值的狂欢,可见一斑。而这绝非孤例。
  乐博资本创始合伙人杨宁主要投资智能和文化创意行业,他切身感受到了今年TMT投资的热度。
  “两年前,我们共筹集1亿元资本,加上合伙人的1亿元,花掉这2亿元用了2年。今年我们的投资项目数量相当于过去两年的总和。就3个月前,我们提出募集资金5亿元,很快就超募了。”杨宁感叹,“今年投资突然提速,现在是牛市,出手得快,看到好的项目,一犹豫就没了。”
  数据显示,2014年3季度,中国创投市场共发生投资案例405起,其中披露金额的372起案例共投资43.36亿美元,投资案例数同比增长33.7%,投资金额同比增长115.7%。
  部分业内人士开始担忧,认为TMT领域尤其是互联网领域市场的投资已经日趋疯狂。以经纬创投为例,其今年前三个季度共投资45个项目,平均每月投5个。而以经纬创投为代表的整个VC行业的投资动作都明显提速。
  “危机派”人士认为,TMT领域的投资泡沫的主要标志已经出现:项目估值过高,融资频率过快。
  不过这个观点目前并未成为行业的共识。
  英诺天使基金创始合伙人、清华校友TMT协会会长李竹接受《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采访时说,目前天使阶段的估值明显增高。“同样水平的公司,去年融资200万元,今年能达到300万~400万元。价格增高是普遍的,但有少数公司估值高得离谱,甚至已达到A轮价格。客观来看,TMT领域泡沫是存在的,不过尚处在逐渐发酵期,泡沫程度并不高。”
  李竹认为,一般而论,国内只有5%~6%的项目可以从天使轮成长到A轮融资。所以,如果一家VC机构每月投资5个项目,频率肯定过高,但对于天使投资人来说,却较为合适。
  “热锅上”的VC人
  9月下旬的第四届中国移动互联网大会上,清科集团创始人兼CEO倪正东介绍,今年上半年VC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领域的投资金额为30亿美元,PE是45亿美元,二者共投出了75亿美元――投钱比募钱还快。
  张颖担忧,市场从“贪婪”转向“恐惧”的关键节点可能只在弹指之间,众多VC人士也呼喊泡沫已来,警示TMT创投领域寒冬将至。而反对派指出,“危机论”源自VC投资人自身的焦虑。
  李竹去年重点投了互联网电视、互联网教育等。作为天使投资人,他对投资项目的判断标准简单,如果项目靠谱、团队不错、方向前沿,即可投资。但VC投资要从财务指标考虑,比如项目的现金流、市场占有率、客户群数量,等等。而到PE环节进驻,对财务的审核将更专业、给企业的估值更高。综合来看,VC冒险程度输给天使投资,财务分析能力不如PE。
  与此同时, VC的投资领域正在被迫缩小。
  李竹认为,“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创业门槛降低,并非需要很多钱才可以创业,天使投资人即可满足他们对资金的需求。当VC看到这些公司时,估值可能已经比较高。即VC投资者主要投A轮投资,但现在企业的发育成熟程度相当于原来的B轮,当然就贵了。”
  “ VC现在的日子最难过。创业环境、方向变了,创业门槛降低,VC人士看不到要投的阶段项目,夹在中间,既要和天使投资同台竞技,还要和PE明争暗斗。”这位投资人感慨。
  于是,被业内认为已经是“热锅上”的VC开始拼抢天使轮投资,天使投资、VC、PE的投资界限逐渐模糊。
  “傍大款”时代
  有观点认为,VC和互联网巨头拼命投资的根本原因是不想错过移动互联网的大潮:移动互联网正从市场、运营方式等各方面改造着传统产业,创造出全新和大量的造富机会。
  整个创投领域也在发生变化,争食蛋糕者越来越多,实力也越来越强。
  在此背景之下,BAT像巨大的怪兽,突然横亘在创投们向着财富奔逐的道路上,并且只留给他们一个背影。
  据不完全统计,仅阿里巴巴一家去年累计投入的并购金额就高达618亿元,居国内互联网企业之首,第二、第三分别是腾讯的537亿元和百度的178亿元。而在2014年上半年,腾讯、阿里两家对外的投资就达到了755亿元。
  除了争夺有限的被投项目资源之外,业内人士表示,BAT的加入很大程度上助推了估值中枢的抬升。
  香港粤海证券投资银行董事黄立冲接受《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腾讯、阿里等行业寡头的出现,让互联网创业进入“傍大款”时代。“BAT有很强的资源整合能力和流量导引能力,这让没有‘傍上大款’的企业难有出头之日。而巨头往往青睐更成熟、更后期的企业,这导致VC在这一阶段难以竞争,因此不得不往更早期、风险也更高的阶段转移。”
  中卫基金董事总经理李文罡曾表示,BAT是互联网行业标杆,风投都会盯紧它们的投资方向。以移动医疗为例,腾讯投资丁香园之后,在很大程度上提升了市场对该行业的关注度,也吸引了不少圈外人进场“小赌”。   但也有人持不同意见。新开发创业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投资经理高燕主要从事移动医疗的天使投资,其认为:“可以互联网的领域基本都互联网了,医疗领域可能是能够互联网的最后一块领地。对我们来说,腾讯给的估值确实非常高,但对于投资者而言,重要的是看其追求的是什么。BAT巨头力图在未来的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占领医疗领域是为更大的版图的战略布局,所以存在金融战略并购性溢�r。”
  不少人士表示,害怕错过机会、各种资本的疯狂涌入等等衍生出来的投资焦虑,让投资机构根本停不下来,只能一棒接着一棒地投融资,泡沫由此被吹大。
  永不落幕的盛宴?
  作为一线投资人,经纬创投张颖所感知的“春江水暖”是否成了杞人忧天?2000年的那场互联网风暴难道真的再无启示意义吗?舞会上裙角可以一直旋转下去吗?
  乐博资本创始合伙人杨宁是乐观派。他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前些年创新艰难,在新一届领导人带领下,国家政策大力鼓励创业创新,资本市场也正在推行多层次改革,“压抑多年的创新力量得到爆发”。
  杨宁认为,自2013年开始,中国经济进入调整结构阶段,在房地产等传统领域光环渐失、利润走低的时刻,创投高回报通道成为社会资金的一大出口。一批来自传统行业的人士组成壮观的风投大军,很多地方政府和民间机构也纷纷加入,无论是政府、民间、还是资本方,大家方向一致,即要加大对创新创业的投资力度,中国正在迎来创新创业的黄金10年。
  李竹也认为TMT创投泡沫不足为惧。“天使投资人数量增长较快,潜在的创业者还没有下海创业,造成了短期供需失衡。但相信不久的将来,创业者迅猛增长,会促使供需重新平衡。未来10年将是天使创投的黄金时期”。
  李竹将来自VC行业的“不和谐音”归为该行业的不明朗前景和本身的焦虑所致,“基于VC行业腹背受敌的情况,行业预计未来10年VC将不复存在”。
  清科创投董事总经理袁润兵则警示,创投行业从长维度来说看好TMT领域,泡沫下面一定有黄金;从短维度来看,任何行业的快速发展,都面临微调的可能。“对于TMT创投太多过度乐观的预期,会面临打击。”
  他进一步表示:“对于企业来说,融到资金本身并不代表能够更好地运营。合理的利用资金才是长期经营下去的基础。过高的估值,只会导致资金方的预期高于创业者的预期,这会影响创业者的心态和思路,导致很多企业以更高的估值为目标而忽视产品本身。如果无法把企业带到下一个更好的阶段,现在的估值将成为下一轮融资的阻碍。”
  尽管互联网投资风险很高,但行业分析师普遍认为,随着本轮科技潮的兴起,尽管大量的初创公司还未盈利,但商业模式已得到投资者的普遍认可,大量用户和流量在未来有望转化为实际的商业收入,这和10多年前的互联网泡沫时期形成鲜明对比,“当时很多公司不仅不盈利,商业模式也很难经得起推敲”。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