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基因: 非对称之争
作者 : 未知

  转基因技术自诞生以来,争论从未间断过。概括起来,争议主要围绕在“食品安全”、“环境安全”、“利益陷阱”三个方面。   10月17日在武汉举行的“全球转基因作物国际研讨会”上,中外转基因领域专家及政府部门负责人针对相关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在科学家们看来,一项并不玄乎的事物,因其知识普及欠缺,导致了诸多让人啼笑皆非的争吵。
  转基因是什么
  可能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看了很多热闹,其实并不清楚“转基因”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前往华中农业大学国家植物基因研究中心、中国种子集团生命科学技术中心一探究竟。
  在水稻暗培养室,科学家首先从常规的水稻种子中诱导培育出“愈伤组织”。“这些组织细胞具有发育成再生植株的潜力,但不是每个细胞都能发育成植株。转基因,是要将基因插入未分化的愈伤组织细胞。”华中农业大学生命科学院副教授、转基因水稻研发团队成员陈浩告诉记者。
  所谓的转基因,主要采取三种办法:农杆菌介导法、基因枪法和显微注射法。但受制于效率原因,后两种办法基本上是辅助方法。农杆菌介导法占目前培育的转基因作物的80%以上。
  科学家用农杆菌做成溶液,将水稻细胞和农杆菌溶液泡在一起,再对泡过的愈伤组织细胞进行筛选,选择其中成功接受转基因的细胞进行培育。
  农杆菌是什么?为什么水稻细胞要和它泡在一起?
  农杆菌是普遍存在于土壤中的一种细菌,是果树的致病菌。自然条件下,果树感染它,就会长“瘤子”,使果树减产。但科学家也发现,农杆菌是一种天然的植物遗传转化系统,并把它誉为“自然界最小的遗传工程师”。
  比如,培育转基因植物需要利用的抗虫、抗除草剂、抗旱的基因,都是外源基因。通过农杆菌携带这些基因插入到植物基因组中,然后再“洗”掉农杆菌,就能成功地植入转基因。
  经过农杆菌侵染并培育后得到的水稻愈伤组织,要在无菌环境下接受近一个半月的光照诱导,产生绿色的再生植株,接着再生根培养半个月,这时候就能得到转基因植株的苗子。
  “转基因育种不容易,通常需要从1000个转基因苗子中挑选出一个比较优良的转基因植株。并且为了保证遗传的稳定性,至少要有三代稳定遗传的证据。实际上我们中心研发的转基因水稻已经做了十几代,但受国家政策所限,还没有进行产业化。”陈浩说。
  在中国种子集团生命科学技术中心,记者在1200平方米的温室中,看到水稻、玉米、棉花的转基因第一代植株正在生长,这些都是抗虫、抗除草剂、抗旱、抗病的各种转基因作物。
  “转基因,是把科学家发现的优良基因转移到植株中去,创造出优质的种质资源。很多人听起来,觉得转基因是个跨界的概念,包括目前我们植入的很多基因都是从细菌中提取的,但在DNA层面上,跨界是个相对的概念。”章旺根说。
  转基因到底能不能吃
  围绕转基因食品最大的疑虑,在于其是否真正安全。
  不少人提出,转基因食品的危险是隐形的,在现有科学条件的严格检验下是安全的,但几十年后才可能有“潜伏的”危害性显现。面对转基因食品这一新鲜事物,现有的科技审查手段及标准会不会跟不上脚步?
  转基因产品没有做人体试验,而是以白鼠替代实验,这引发另外一些质疑。由于一些转基因作物抗虫,人们对此难以理解:“能够克农药、克虫子的产品,难道不会克人类吗?”
  针对转基因食品究竟能不能吃的问题,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农科院副院长吴孔明回应说,美国是转基因食品生产和应用大国,美国农业部2013年发布的数据显示,美国种植的99%的甜菜,都是转基因品种。转基因甜菜用于制糖,大部分供美国国内使用。
  美国农业部部长顾问霍兹曼证实了上述数据。霍兹曼表示,美国的玉米和大豆超过90%都是转基因的,其中80%的玉米和60%的大豆用于本国消费,美国市场上约七成加工食品都含有转基因成分。
  转基因生物的安全性谁说了算?农业部科教司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与知识产权处处长寇建平表示,不能是个人说了算,不是“隔壁王大妈说不安全”,而应该是专业的权威机构说了算。转基因食品是否安全的标准,即通过安全评价获得安全证书,这样的转基因食品“可以放心食用”。
  寇建平说,多年来,中国转基因作物取得很大的研发成就,但一直是“大胆研究、慎重推广”。中国大规模产业化种植的只有转基因棉花。同时,市面上有转基因番木瓜销售,但转基因西红柿、辣椒等都没有实现产业化,所以没有进入市场。截至目前,农业部从未批准任何一种转基因粮食作物进口到境内种植。
  至于其未来是否具有潜在的危害性,吴孔明表示这个问题很难回答:“比如判断手机是否有辐射,先看20年后脑子有没有长瘤,孙子再用20年,然后得出结论有没有长瘤,这种方式是不可行的,会错失很多发展的机遇。”
  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大学原校长许智宏表示,在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评价试验过程中,采取大大超过常规使用剂量的超常量试验,应用一系列世界公认的实验模型、模拟试验、动物实验方法,完全可以代替人体试验并进行推算长期使用对人体是否存在安全性问题。
  “国际上至今没有一项权威技术发现,转基因食品对人体有害。”许智宏说。
  “抗虫转基因,对人体会有危害吗?”记者问道。
  至于“都抗虫了,人不也中毒了�帷钡囊晌剩�中国种子集团生命科学技术中心转基因育种部总监章旺根解释说,基因和害虫是对应的关系,每一种基因对应的是一类虫,并不是能抗其他生物。比如,从Bt细菌中提取的Bt基因,只能对抗鳞翅目类昆虫产生作用,包括水稻田里二化螟、三化螟,棉花里的棉铃虫,玉米里的玉米螟等,但对人体没有作用。从生物学的角度说,这是因为虫子的胃肠是中性偏碱环境,虫子身体里有Bt蛋白受体,而人体环境和虫子环境不同,而且人体内也没有Bt的受体。   转基因能不能种植
  有人担心,如果转基因作物的基因通过授粉等途径向四周“漂移”,可能会引发生态危机。要创新就要冒风险,但转基因食品的风险太大,是否必须要冒这个险?
  吴孔明认为,转基因育种不违背生物进化规律,基因育种方式与传统农业育种都是在分子水平上改变作物的形状,没有本质区别。转基因技术是人类最新的育种驯化技术,是一种更准确、更高效、更有针对性的定性育种技术。
  有关心生态的人士提出,种植转基因抗除草剂作物是否会产生“超级杂草”并破坏生态环境?吴孔明说,耐除草剂的草肯定会有,就像人吃抗生素一样。比如种水稻种久了,水稻自己就变了。“超级杂草”只是形象的比喻,目前并没有证据证明“超级杂草”的存在。转基因抗除草剂作物不会成为无法控制的超级杂草,种植转基因抗除草剂作物也不会使别的植物变成无法控制的杂草。
  美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皮特・拉文 (Peter H. Raven)说,人们还担心转基因从某些种植的作物转移到其他种植的作物体内,“这种威胁是想象出来的”。
  拉文认为,世界上有2万多种杂草,很多杂草都在侵蚀着我们的土地,而且在不断蔓延,与其担心转基因带来问题,“远不如担心这2万多种有侵略性的杂草”。
  为何开展转基因研究
  “当前,我国农业经济持续发展的制约因素越来越突出,农业必须突破耕地、水、热等资源约束,归根结底要靠科技创新和应用。”寇建平说。
  中国科学院院士张启发说,根据人口、城市化和收入增加以及消费趋势四大指标预测,粮食消费需求将会在未来40年间增加104%,主要谷物将增加52%,压力非常大。但是,过去35年里,水稻、小麦和玉米的产量基本停滞,耕地也在萎缩,而化肥和杀虫剂的使用占到全球的33%,这会造成巨大的环境问题。
  “转基因技术是现代生物技术的核心。”张启发认为,运用转基因技术培育高产、优质、多抗、高效的新品种,能够降低农药、肥料投入,对缓解资源约束、保护生态环境、改善产品品质、拓展农业功能等具有重要作用。
  吴孔明介绍,通过转基因技术,许多国家的农业种植水平和产业化得到了较大发展。巴西、阿根廷等国种植转基因大豆后产量大幅度提高,已成为全球第二、第三大的大豆出口国。南非推广种植转基因抗�x玉米后,单产提高了一倍,由玉米进口国变成了出口国。印度引进转基因抗虫棉后,也由棉花进口国变成出口国。
  吴孔明介绍,中国通过种植转基因作物看到了效益。如2013年中国抗虫棉种植面积为420万公顷,其中中国自主研发抗虫棉占95%。种植抗虫棉减少了农药使用,降低了环境污染,大大提高了棉农收入。
  许智宏说,希望能够依照法律法规,加快中国转基因技术的产业化,抢占国际农业科技制高点,“保障我国粮食安全和生态安全”。
  吴孔明补充说,不只是美国,欧盟也是转基因产品进口和食用较多的地区,每年进口玉米400万吨,大豆3300万吨左右,进口产品中大多含转基因成分。2011年,6个欧洲国家批准种植转基因抗虫玉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