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桂大地厉兵秣马
作者 :  辛 辰

  2006年7月20日至21日,环北部湾经济合作论坛在中国绿城南宁隆重召开。来自中国、文莱、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越南、韩国、日本等国家的政府官员、专家学者和海内外部分著名企业代表共计160多名中外嘉宾共聚一堂,围绕“共建中国――东盟新增长极”的主题,从理论到实践层面深入探讨环北部湾区域合作问题。
  
  “M”型战略意义深远,引领广西经济发展新机遇
  
  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书记刘奇葆在环北部湾经济合作论坛上向与会代表第一次描述了中国一东盟“M”型区域经济合作战略的构想,他说,“广西提出泛北部湾经济合作,更深层次的考虑就是要构建一个区域合作的新格局。这个新格局就是,由泛北部湾经济合作区、大湄公河次区域两个板块和南宁一新加坡经济走廊一个中轴组成,形成形似英文字母‘M’的一轴两翼大格局。从内容上看,有海上经济合作(Marine economic co-operation)、陆上经济合作(Mainland economic co-operation)、湄公河流域合作(MEKONG sub-region co-operation),英文字母表述的第一个字母都是M。因此,可称为中国―东盟‘M’型区域经济合作战略。”
  其内容主要包括以下三个部分:一是构建泛北部湾经济合作区,以中国和越南为主,将环北部湾经济合作延伸到隔海相邻的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和文莱。二是构建南宁一新加坡经济走廊,促进中国泛珠三角地区与中国南半岛国家陆路通道建设和通道经济发展。这是‘M’型战略的主体部分,也是中国一东盟自由贸易区合作的“主战场”。三是进一步拓展和深化大湄公河次区域合作,努力为这一合作注入新活力和新元素。
  刘奇葆认为,实施中国―东盟‘M’型战略,形成一个太平洋西岸新兴的经济增长带,必将进一步丰富和充实中国与东盟合作的内涵,促进东亚整体合作的深入发展。同时,他还将广西推到次区域合作的重要位置,为广西参与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建设开创了新局面。
  “M”型战略的提出,是在广西现有各种机遇基础之上,以国家战略为指导,以对外开放为指向,以区域合作为平台,以区位优势为依据,创造了广西对外开放新平台和经济发展新机遇。“泛北部湾经济合作区”的构建本身就是立足广西区位优势创造的新机遇,它的实施对广西意义重大,对自由贸易区建设的深入推进意义重大,对拓展、深化和完善中国―东盟面向和平繁荣的战略伙伴关系意义重大。“泛北部湾经济合作区”的构建将进一步提升广西的战略地位,凸显广西的通道和枢纽价值,为广西的开放开发带来巨大的现实推动作用。
  “M”型战略提出的构筑“南宁――新加坡”经济走廊,为促进和落实泛珠合作创造了新机遇,也为沿线城市和边境合作、口岸建设创造了新机遇。泛珠合作一方面在开展,一方面广西也面临“边缘化”和“空洞化”的挑战。“南宁―新加坡”经济走廊的构筑与通过泛珠合作和CEPA实施正在形成的香港―广州―南宁经济走廊形成了有效对接和合理分工,真正实现了以南宁为枢纽中心的泛珠合作与东盟合作的对接和融合,把广西与东盟的合作性质从“南南合作”(相对落后地区之间的合作)提升为“南北合作”(相对发达地区与相对落后地区之间的合作)。这将使广西在泛珠合作体系中的地位跃升。随着香港―南宁―新加坡经济走廊的贯通,构筑了一条中国发达地区(珠三角)和东盟发达地区(新加坡)与东盟相对落后地区――中南半岛陆上东盟国家之间的经济合作大动脉、陆上合作大通道。这将有力促进“M”型战略区域内发达地区与相对落后地区的互动、交流与融合,促进中国发达地区通过广西更快更方便地进入中南半岛开展对外投资、产业合作。通过吸引产业、投资、物流、专业市场的聚集,发展通道经济。这一机遇不仅是广西的机遇,也是区域内各方的共同机遇。“M”型战略提出的进一步拓展和深化大湄公河次区域合作,为湄公河流域国家与中国东部发达地区开展合作架起了桥梁,使湄公河次区域合作延伸到中国的沿海地区,延伸到广西的北部湾地区,使湄公河流域东盟国家与中国的经济合作更加紧密。
  “M”型战略中提到的充分利用GMS的现有机制,深化区域交通基础设施合作,形成横贯中南半岛,联结孟加拉湾和中国的大陆桥,对西部大开发和破解中国能源的“马六甲困局”具有深远的战略意义。为中国的外向战略从太平洋走向印度洋开辟了通道,对中国实施两洋战略具有深远意义。同样也为广西的经济发展和开放开发创造了新的机遇和新的空间。
  
  自身优势明显,竟逐经济增长第四极并非空想
  
  北部湾(广西)经济区是指由广西北海、钦州、防城港市及南宁市所辖的行政区域为主组成的经济区,土地面积4.25万平方公里,占全区土地面积的17.9%,海域总面积达12.93万平方公里,是我国最先对外开放的重点区域,在我国开放开发的战略格局中具有重要的地位和作用,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天然便利的交通位置。
  北部湾(广西)经济区背靠大西南,面向东南亚,东临珠三角,处于中国一东盟自由贸易区、泛珠三角经济圈和大西南经济圈的中心结合部。是我国西部惟一的沿海又沿边的地区,既是西南地区最便捷的出海大通道,又是促进中国―东盟全面合作的重要桥梁和基地,是我国对外开放、走向东盟、走向世界的重要门户和前沿,区位优势明显,战略地位突出。
  “北部湾的价值,正面临重新评估。”难怪综合开发研究院(中国・深圳)副理事长兼秘书长李罗力会如是说。
  从地理及资源考虑,环北部湾的优势表现在:丰富的海洋资源、丰富的矿产资源和丰富的旅游资源,同时由于环北部湾地区既包涵了像中国珠三角、港澳等发达地区,又有中国西南部和越南北方相对落后地区,发达地区和落后地区形成了经济的反差,这样的经济反差形成了很大的互补空间。因此,基于中国与东盟“10+1”的合作在迅速发展、中国和越南现在进行的次区域经济合作以及取得明显成效的中国西部大开发战略,不少研究东盟问题的专家认为,如果环北部湾经济圈能够按预想实现目标,将很可能成为继中国的环渤海、珠三角、长三角之后一个无法估量的增长极。
  放眼我国沿海,从珠三角到长三角,再到环渤海湾,均实现了经济腾飞。如今,环北部湾广西地区,已成为我国沿海惟――片尚待开发的处女地和最具开发潜力的地区。环观太平洋西岸,也恰恰是在环北部湾地区,中断了发达的沿海经济链。如今,开发北部湾的氛围已经形成。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蒋正华指出,推进环北部湾区域经济合作,不仅有利于从海路上实现中国泛珠三角地区与东盟东部地区的相互连接,而且也有利于进一步拓宽中国与东盟国家经贸合作的渠道,提高相关各国的经济活力和效益。他建议,将环北部湾经济区域的合作开发,纳入中国与东盟建立自由贸易区的总体战略和规划中,使之成为中国―东盟“10+1”框架下又一个次区域合作新平台。
  越南贸易部副部长黎名永说:“传统意义上的北部湾经济区是中越两国合作的次区域,现在‘泛北部湾经济区’概念的提出,则将该区域提升为中国和东盟合作的次区域,使该区域的国际经贸合作朝更高水平、更深层次的方向发展。”
  国务院西部开发办副主任曹玉书则指出,西部地区要想实现大开发的战略目标,重要的就是要寻找一个便捷的出海通道,寻找一个更为广阔的海外空间。泛北部湾经济区的合作,可以为西部大开发提供一个便捷的出海通道,提供一个更为广阔的海外市场。如今,海内外客商均看好北部湾。香港特首曾荫权率领香港考察团与广西达成了加强北部湾(广西)经济区开放开发合作的共识,双方将共同推进广西沿海亿吨级现代化组合港建设,加强现代物流企业管理及人才培训,加强在信息、金融和产业领域的合作等。
  这些信息表明,北部湾(广西)经济区将有希望成为继珠三角、长三角和环渤海湾之后我国新的经济“增长极”。
  占尽天时、地利、人和的北部湾(广西)经济区,竞逐我国经济增长第四极绝非空想……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