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80后”登场

作者: 曹栗

  早年的创业不叫“创业”,叫“下海”。
  新中国的第一波“下海潮”当属上世纪80年代。柳传志曾这么评价他的创业时代:“下海确实很被人看不起,这是勇敢者做的事情。”而“下海”这个词本身就意味放弃原有位置,去面对“无法预测的风险以及无法确认的回报”,悲壮而豪迈。
  在那个年代,主流创业者为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工作人员,他们大多年岁渐熟,放弃在传统体制里的各项保障,转而在因体制变革与政策松动产生的新型社会空间里谋求发展,成为现代企业制度的试水者。
  1984年,这些敢于吃螃蟹的“勇敢者”与“反叛者”们集体开拓了中国公司元年。对于湖北本土来说,武汉凡谷的孟庆南、劲牌酒业的吴少勋、南国置业的许晓明、湘鄂情的孟凯、百步亭的茅永红,这些如今盘踞各大富豪榜的的鄂系势力,都来自于那场创业大潮。
  早期的创业潮明显带着中国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的时代烙印。而此后的每一轮创业大潮也都有着一个自上而下的过程,离不开政府和政策的指导,更是与中国经济结构调整息息相关。
  在这群勇敢者的拓荒游戏中,茅永红算是个典型。从武汉江夏区贫苦农家子弟,到省政府援外办公室基建处炊事员,再到武昌县公路交通监理站站长,命运如此不可捉摸与参透。1983年,茅永红决定辞职创办汽车维修公司,可是那份《申请建立中外合资进口汽车维修公司报告》在呈交之初却被视为“异端”,经历了经委、外经委、银行、工商局、财政局、税务局、公安局、机电局、环保局、房地产局等等单位的层层审批盖章。直至1985年初,沿着近百个公章铺成的路,茅永红才正式开始他的下海人生,直至今天的百步亭。
  如果说茅的创业经历代表着那个年代多数创业者需要面临的空白与窘迫,那么显然之后的创业者们要幸运得多。逐渐成熟与明晰的政策和机制为他们提供了更好的时代。
  时值至今,创业大潮在经历了“官员潮”、“海归潮”和“全民潮”之后,逐渐集中和升级到“青年潮”。正如2010年8月温家宝在考察深圳时所言:“年轻人富有朝气,没有框框,敢想别人不敢想,敢做别人不敢做,反映在工作上就是勇于创新,打破框框。”
  创业在强调胆识,强调资本,强调通路之后,开始进入强调“年轻+创意+机遇”的“轻型创业时代”。而这个颠覆这种传统创业模式的族群,正是无论从年龄还是资历来说都属小字辈的70后和80后“青年财俊”。
  在《鄂商》的这组调查采访中,无论是银商通商贸的龚世威,还是超级玩家的朱学宝,亦是纯派生活的解砾,他们代表着大多数这辈创业者的通性:高校背景,从不惹眼或者刁钻的行业起家,拒绝遵从某种既定法则,寻找并发现模式,对于人生有规划,有想法,创业中“创意”成为利益链条的终端。
  因为年轻,他们没有太多负担,改革开放初期一代企业家所经历的阵痛与困惑,并没有他们身上留下太多痕迹。他们从接受的教育到思维模式,资本运作与生活方式都拥有自身的独特解码,注重自我价值的实现,往往将掘金的领域与个人兴趣相联;大多数获得的初始支持不过数万或十几万,却通过网络将这一数额迅速且迅猛扩大。
  这个创业族群的创富神话为许多老辈企业家不解或者讶异,他们曾经从一间房、一片厂到一间公司的艰辛跋涉在这个年代被简单与加速化。除去政策和体制的完善,更在于时代对于知识的尊重。
  在上期《鄂商》发布的“2010鄂商富豪榜50人中”,60后成为主力。而对于这些汹涌而至的30岁上下的创业新生代,他们是湖北乃至中国未来十到二十年的财富轮廓。
  当年的“下海”已经变为“创业”,字眼间对于风险不可测的隐忧变为对于可能的期待。而对于这个年轻的创业族群来说,这个美好时代,才刚刚开始。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3/view-144886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