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泰旗:这不是一个设计师的时代
作者 : 未知

  人物介绍:顾泰旗工作室创办人、武汉青年设计师协会会长、《青年设计》创办人、中国室内设计明星大赛全国总冠军。
  
   作为在武汉最具知名度的设计师,顾泰旗从不跟人空洞的去谈专业上的事情,他觉得没有意义,“没有想象力的话别人看不懂,我跟人家说这个玄关不应该在这里,应该在那里,户型不对,卫生间的位置不好,没几个人听得懂。”
   他的思维异常活跃,说话也天马行空,快语直言。画画出身的他有着丰富的实战经验,同时获奖无数,“天天累得跟狗一样,但这么多年只证明了一件事,就是我做的设计是最棒的。”
   他给自己的定位是专门制造漂亮东西的人,卖的就是想象力。所以他不会去碰任何禁锢想象力的东西,“连所谓的设计书、设计频道等,我都不会看,不管说什么都是‘设计精妙’,那就是狗屎。”
   “为什么武汉缺乏充满想象力的作品?为什么出不了伟大的设计师?原因很简单,就是缺乏想象力,这就又回到教育制度上了,中国的建筑师大多是理工科的,要他计算一根梁要承受多大的力,他比谁都算得清楚。这样的建筑师更像数学系的,计算很精确,但建筑要做成什么样,他不清楚。国外建筑设计师的建筑理念跟很多东西是分不开的,音乐、美术、文学、戏剧等等,绝不是只需要算清楚这根梁能承多大的力,柱子要做多粗。”
   “你知道鸟巢吧?鸟巢的建筑设计师拿了400万美元的设计费,他拿了500万人民币给中国建筑设计院,帮他画图纸。这就是差别。”
   他做了一本专业设计杂志《青年设计》,第一期卷首语上有一句很纠结的话:有创意的城市,没有设计师的时代。
   “对于装饰设计领域,中国的室内设计师已经非常有想象力了,但却仍然不能称之为设计师的时代,因为我们的设计局限在房子里头,更多的人看不见。而且中国的设计师总体收入是非常低的,我要是不做设计以外的很多事,估计连我自己都养不活。所以我们现在还停留在一个靠体力吃饭的时代,不是一个设计师的时代。”
   “虽然现在几乎是全民装房,但还是没有设计师。你收他设计费,他死活都不愿意,但把几块板钉在墙上,收他十万块,他很高兴。他们只能看到实实在在的东西。中国社会对设计的价值没有概念。因为我们以前从来都没有认为设计有价值过。中国有几千年的文明,但现在却成了全世界最庸俗的国家,我们从来没有尊重过设计的力量。”
   “武汉是一个有创意的城市吗?”
   “你在开什么玩笑?!”
   “那您觉得国内有哪个城市是比较有创意的吗?”
   他将眉毛拧到一个常人难以企及的纠结状态,想了一下,认真而又略带戏谑的说,不可能有。
   “北京有鸟巢、国家大剧院,但是跟它们配合的是什么?建筑设计的国际化都市需要的是沉淀,需要的是文化的基础,我们没有这个基础。不是找几个洋设计师,弄几个标志性建筑就行的。”
   “你如果到巴黎,可以去看看它的新城和老城的建筑的关系,到老城区你会感受到巴黎几百年来给后人留下的文化底蕴和艺术财富,去新区你会看到所有新锐设计师在这里展现的舞台。”
   “我们这就像一个农民,好不容易有了一点钱,搞了一顶很时髦的帽子,但低下头一看,脚上还是一双解放鞋。”他说着,起身去了趟厕所,回来时又为这个比喻加了个前奏:“中国就像是穷了几辈子的一个人,好不容易做生意赚钱了,中国现在还是很有钱的。”他吐着舌头扮着鬼脸,表情轻松。
   设计灵感需要碰撞,不破不立或太保守决然不是顾泰旗的风格,而挑剔和审美是他作为最先锋最具争议性的设计师的利器。
   作为设计师的他,其风格比整个城市的建筑风格要有趣得多。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