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新智囊》要做什么?
作者 :  本刊编辑部

  时下,整个《新智囊》编辑部在热烈地讨论着杂志明年的改版方向。讨论最起劲的或许不是采人编员,而是负责传播、发行、设计部门的同仁们,这不是要发起一场什么运动,而是我们深知:如果不是各个环节协同作战、对准一个靶心,那么所谓的“以读者为中心”便会沦为一句空话。
  你认为《新智囊》的目标读者群是谁?
  目标读者的需求到底是什么?
  如何去满足这些读者的需求?
  这是智囊传媒总裁傅强抛出的三个问题,问题看似简单,实际上非常难于回答,更难于正确回答,但又需要我们不时地追问,其最重要的理由是因为这其中的答案是一个媒体(公司)存在原因和意义以及存在的可能性。
  让我们看其中一个回复:
  《新智囊》定位于一本会“动”的管理杂志,以“行动、互动、活动”的形态展示给读者。当我们的杂志确定为“应对21世纪管理挑战”的时候,我认为与其它一些管理杂志就有本质的不同了。
  我们的目标读者就是需要上升的企业管理者。目标读者的需求就是:他们手中如果有一本书时,他们更愿意有人去为他们“讲”这本书,才更乐意接受里面的内容,哪怕再多花一些钱。而恰恰我们的一些价值文章是需要讲解的。不是多此一举,是让“讲”使他们获得其中的价值,也让“讲”使我们收益更大价值。如何去满足他们的需求:用“活动”使企业更了解我们,使企业真正与我们“互动”起来,把我们的管理理念、我们近乎于完美的案例文章、我们管理的方法和工具,用“活动”带动“互动”,从而把企业追随我们成为一种自发的“行动”。
  让《新智囊》来做更多的事,让《新智囊》更多地抛头露面做活动的主角,让《新智囊》真正地做管理者的智慧锦囊!
  应该说,上述的话语其实也反映了众多《新智囊》同仁的心声,无论千变万化,更好地为读者创造价值这个中心理念不会动摇和改变。
  
  一个中心
  
  管理者是一个正在兴起的阶层,也是《新智囊》致力服务的读者。
  在1966年出版的《卓有成效的管理者》一书中,德鲁克把管理者称为Executive,而不是我们一般常用的Manager,他认为Manager的含义应该是经理,强调的是一种行政上的职位;经理的职位总是有限的,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做经理(当然也不是所有的人都想做经理),但是,所有的人(特别是知识工人)都应该努力成为管理者。德鲁克在这里给出了“管理者”一个全新的定义,那就是说,“在一个现代的组织里,如果一位知识工作者能够凭借其职位和知识,对该组织负有贡献的责任,因而能实质地影响该组织的经营能力及达成的成果,那么他就是一位管理者”。
  这实际给了我们一个全新分类的标准,这个标准囊括从员工到企业最高管理者,这看似简单,其实有其严格的一面,依此标准衡量,很多身居企业高位者根本不能算是管理者。
  这其中还有另一方面的深层含义,对于每个知识员工来讲,管理不仅是晋升的阶梯,更是在未来激烈竞争社会中的基本技能,亦可称之为生存底线。
  
  二元价值
  
  让读者在组织管理和个人管理两个维度上成为卓有成效的管理者。
  
  三位一体
  
  为了给管理者提供更有价值的管理思想、管理方法和管理工具,《新智囊》将逐渐调整为“天”、“地”、“人”三大版块:
  经天――强化观点的释放。传播管理新主张,展望管理新趋势,引领管理新方向,通过挖掘、归纳、总结、提升,传播先进的管理理念和中国企业管理问题的实战思维。
  纬地――强调服务的价值。通过中国管理产业联盟的建设以及中国企业健康状况调查与诊断大型系列活动的实施,为提升中国企业管理水平提供系列化的有价值的服务,其中包括大型调研、案例分析、系列沙龙、专家专栏以及有针对性培训等,形成企业、专家、管理者共同互动交流的平台。
  知人――形成管理者的社区。着眼于管理者自身素质、健康和领导能力的不断提高,还原管理者自然人的属性,为管理者搭建属于自己的交流、释放空间。强化“管理是实践”,让广大的读者――管理者成为真正的办刊者,在智囊这个平台相互交流,相互沟通。
  
  “法”眼观天
  
  如果把管理思想、管理方法和管理工具理解为“道、法、术”三个层面,那么《新智囊》将更加聚焦在“法”的层面,但没有“道”统帅的“法”是不能长久的,没有“术”支撑的“法”也注定是虚无的,恰当的管理是三者的和谐一体,这也是《新智囊》努力的方向。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