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宾演讲

作者:未知

  克利夫兰医学中心首席医疗官 布莱恩·唐利:价值医疗是未来方向
  布莱恩·唐利介绍,克利夫兰医学中心创建于1921年,是集医疗、研究和教育三位一体,提供专业医疗和最新治疗方案的非营利性机构,隶属于俄亥俄州一家非营利性公司——克利夫兰临床基金会,并由其经营。
  克利夫兰医学中心现有66000名员工,医疗体系遍及美国、阿布扎比、加拿大、伦敦和中国。克利夫兰医学中心2018-2019年全球综合排名第二,全美范围内心血管及心脏科排名第一,泌尿外科排名第一,胃肠学及胃肠道手术排名第一。
  布莱恩·唐利表示,克利夫兰医学中心一直坚持两个关键词:患者第一、透明化。
  克利夫兰医学中心挣的钱都重新投入到组织、研发之中,从而提升对患者的服务。此外,医疗成果都会发表、共享,让所有的患者能够得到康复的机会,从而推动自身和其他机构不断进步。
  布莱恩·唐利认为,价值医疗非常重要,它意味着质量、安全、患者体验的提高,同时应该减少成本,这也是未来前进的方向之一。
  美国科学院院士、中國外籍院士、百济神州创始人 王晓东:科学家的主要工作是提出问题
  王晓东认为,如果要构建一个非常有活力的、健康的、能够不断给人类健康需求提供新产品的生态系统,可能需要工业界、医学界、科学界共同联手做这个事情。作为科学家,如何贡献自己的力量?科学家一定是要能够善于发现问题的人,尤其是在大家都认为已经解决了或是已有现成答案的问题。科学家能够从不同的角度,看出来这个问题的答案有什么可以更加深入的、新的问题,这样人们才能把人类的知识边界往前推动,这是科学家要做的事情。
  女科学家苏珊霍威茨因为发现了紫杉醇的抗癌机制,获得了盖尔德纳国际奖。王晓东认为,作为科学家,最擅长的是提问题的:为什么其他这种抑制微管运动的抑制剂,并没有紫杉醇这样的抗癌效果?为什么紫杉醇不是对所有的病人都有效?
  他说,这些问题的解决还有赖于在一线研究癌症的科学家,通过经年累月的累积,最终能够给出答案。如果知道了这些问题的答案,肯定能够创造出来更好的紫杉醇。
  江苏恒瑞医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孙飘扬:中国医药产业的发展必须有赖于创新
  中国改革开放40年来,医药产业有了飞速的发展,同时还有很大的潜力。
  孙飘扬认为,医药产业的发展面临着三个方面的挑战。
  一是安全生产和环境保护问题。对整个医药产业来说,尤其是化学制药行业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一个很普通的药,涨了几十倍的价格,就是因为环保要求提高以后,原料药的供应比较紧张。
  二是临床急需的新药,进入国内的门槛大大降低。过去必须在中国进行临床实验以后才能进入到中国市场来,现在很快就可以进入,因为审批大概只有六个月的时间,对国内新药企业是一个很大的压力。
  三是尽管国外进得很快,但是国内审评、审批速度和海外相比仍有很大的差距。比如一个新药,从申请到进入临床,国外30天,基本上就能进入了。而在中国,仍然还需要六个月。国内做同样的事情,和国外比起来的话,还是慢很多。
  孙飘扬认为,面临挑战的同时,也有很多的机遇。
  第一,“健康中国”战略中提到的,16万亿规模、大力发展创新药、鼓励医药企业国际化,都是很大的机遇。
  第二,国家重大专项的支持。近几年,国家从研发、流通、医保等各个环节,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推动医药产业的发展。各个大城市,也都建立了医药产业园区,出台优惠政策和配套,支持医药产业的发展。
  孙飘扬认为,由于国家政策的引导,医药产业确实有了很大的发展,正在逐步从仿制向创新转变。未来中国医药产业的发展,必须有赖于创新。
  联影医疗技术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薛敏:在武汉打造智能化的医疗健康生态平台
  薛敏认为,医疗设备行业,是大健康产业里不可或缺的部分。在国外大健康产业里,它与药的比例应该是1:1。但在中国,目前还是1:4,这意味着,高端或中端医疗设备在中国潜力巨大。
  “独行快,众行远”。在薛敏看来,一定要构建一个产学研医的创新生态,与医院和科研院所开展深度合作,反复修改打磨,出来的产品技术更好,质量更可靠。
  薛敏认为,武汉发展大健康产业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他透露,总投资50亿元的联影武汉总部基地已经落户光谷,将开展包括高端医疗设备核心部件与整机、智能手术机器人、全智能超声设备、医疗级可穿戴设备等一系列创新产品的研发及智能制造。最终的目的,就是在武汉打造一个智能化的医疗健康生态平台,助力武汉打造世界级的万亿大健康产业集群。
  北京大学理学部主任 饶毅:中国医药发展逐步走入原创引领阶段
  饶毅认为,中国的医药发展,在经历了学习引进的过程之后,逐渐会走入原创引领的阶段。
  他列举了历史上中国几个药物创新的例子。第一位是陈克恢教授,1923-1925年,他发现了中药麻黄碱的真正的药理作用。这一发现是中药历史迄今为止对全世界最广泛的影响。
  第二位是张昌绍先生,他成功地从中药常山中提取了常山碱和常山新碱,确定了常山碱和常山新碱对疟疾的治疗作用。这种从中药分离提纯化学分子,确定它们的药理作用的整个一套,为中国带来药物研究的全新模式。
  第三位是成功证明砒霜可以治疗特定白血病的张亭栋教授,他是学西医出生,在研究中药上证明单体化学物有效的中国科学家。
  这些科学家虽然非常少,但是他们作出了原创性的科学发现,而且这些发现全部与药物的应用与很大的关系。
  饶毅相信,中国在医药特别是药学研发方面会进入一个崭新的时期,不仅有像王晓东这么聪明的人,抛弃了科学来做药物研发,而且有一大批学生,为医药工业提供了人力资源积累,同时资本对生物医药的认识也已经非常到位,形成了资本投资链条。他认为,有诸多这些因素的情况下,中国医药产业应该会比较快地进入原创阶段。   东软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刘积仁:透明性成为医疗的基本竞争力
  刘积仁表示,大健康的背后,不是一个完全自由的市场,很多因素都会约束产业的发展。其中很重要的就是支付,整个医疗行为的背后有一个规则:医院有什么样的费用可以被使用;消费时用什么支付;谁来支付费等,这完全超出了医院、医疗的范畴,看到了整个产业生态背后的复杂性。
  刘积仁认为,未来基于价值的医疗,实质是怎样付更少的钱,获得更好的医疗效果。信息技术事实上在推动着整个医疗体系的变革,它在连接、获取数据,通过数据来支持医疗的合理或者卓越的运行。
  刘积仁认为,这是一个医疗成本、医疗过程要透明的时代,透明已经变成了基本的竞争能力。今天还看不到所有的在医疗过程中的这些信息和数据,未来一定会得到根本改变。在透明化的过程中,医疗机构会越来越重视院外的服务,承担起健康医疗教育、慢病预防、在家护理等任务,医疗也正在成为一个泛医疗。
  美年大健康产业集团董事长 俞熔:老龄化是未来医疗的最大挑战
  俞熔认为,未來的全球医疗行业最大的挑战,还是老龄化的问题,老龄化带来的是一个深层次的挑战,当然也是巨大的机遇。
  未来的医学将主要面临三个具体问题:老龄化、慢性病、预防。这个逻辑是连在一起的,因为老龄化趋势的不可逆转、慢性病对资源的消耗以及卫生事业的挑战,以及预防的重要作用是不言而喻的。
  从产业格局来看,俞熔惊喜地发现,传统的医疗场景有了很大的变化。健康人群的消费升级在大健康产业的比重逐渐提升,未来可能会对传统意义上的医疗场景带来很大的影响。
  俞熔介绍,近几年国家对预防医疗非常重视,包括今年两会期间总理再次强调重大疾病早期筛查。预防医学当中最前端的就是健康体检,这个行业近二十年的发展,目前市场规模已经接近2000亿,其中的技术含量、专业内涵、管理模式、运营水准也得到了很大的提高,特别是作为重要的健康需求入口和大数据载体,它在科研创新、产业创新、企业生态圈建设方面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
  俞熔希望,基于健康需求和预防医学这样庞大的一个入口,能够培养在生命科技领域的科技小巨人。
  武汉协和医院院长 胡豫:打造具有影响力的国际医疗中心
  胡豫表示,武汉正在打造国家中心城市和世界亮点城市,需要与之匹配的医疗资源。武汉协和医院作为百年名院,致力于打造一流的核心技术、科研创新和服务水平,来不断地迈向国际医学中心。
  胡豫介绍,不断创新是激励协和医院成为国际医学中心的不竭动力,这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首先是保持与国内前沿技术同步,从过去的跟跑到并跑再到领跑;其次,拥有完备的临床药理研究系统,从专科基地到一期至四期临床,都可以在医院独立完成;第三,有优质高效的医疗服务体系,既立足武汉,又放眼世界,国际交流频繁。
  在运用信息技术改善服务方面,协和医院使用了移动支付导航机器人、虚拟就诊卡等手段,以最小的资源消耗提供最优质的服务。未来,武汉协和希望建设成全国具有标志意义的智慧医院,以及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国际医疗中心。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3/view-14837533.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