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跨境电商对美发展对策研究

作者:未知

  [摘 要] 2018年美国对华发起新一轮贸易摩擦,短期来看对我国跨境电商业影响不大,但随着摩擦升级,长远来看应予以高度重视。基于中美贸易关系的现状和经济原因分析,探寻中美贸易关系对跨境电商行业的影响,提出相关发展对策,以期为跨境电商企业有效规避关税壁垒提供一些行之有效的解决途径。
  [关键词]中美贸易关系;摩擦;跨境电商
  [中图分类号] F724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2095-3283(2020)08-0049-04
  Abstract: The rise of U.S. trade friction with China in 2018 is an opportunity and a challenge for the development of China's cross-border e-commerce industry. The impact of the US tariff on China on the cross-border e-commerce industry has little impact in the short term, but with the escalation of friction, it should be paid attention to in the long run. This article will start from three aspects: the current situation and economic reasons of China-US trade relations, the impact of China-US trade relations on the cross-border e-commerce industry, and countermeasures. Tariff barriers provide some effective solutions.
  Key Words: China-US Trade Relations; Cross-border E-commerce; Developmental Research
  2018年3月,隨着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上台,以宣布对价值6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产品加征关税为起点,对中国发起了新一轮的贸易摩擦。我国也随即对美国进口的部分产品加征关税作为反击。在我国公布的商品清单中,涉及了多种原产于美国的农产品,包括大豆、干鲜水果、猪肉及猪肉制品等,这对我国跨境电商企业势必造成一定的影响。如何化解影响,改善中美贸易摩擦下跨境电商企业的发展困境,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一、中美贸易关系现状及原因分析
  (一)贸易现状
  以2018年特朗普宣布对华加征关税清单为起点的贸易摩擦,意味着中美两国的贸易关系发生了新一轮的变化。贸易摩擦是指摩擦对两国之间的贸易平衡在经济交流及国际贸易中,通常表现为持续盈余的国家和其他国家的持续赤字,或者它可能是由于一国的贸易活动触及或伤害其他国家的产业[5]。通过商务部网站历年的数据(截至2018年)统计发现,我国在遭遇贸易摩擦上获得两个“最”,一是被反倾销调查最多,二是被反补贴调查最多。
  从数量上看,近三年我国所遭遇贸易摩擦的具体数据为:2016年,124起;2017年,76起,2018年106起。
  从国别上看,全球对我国贸易救济案件总计405起,其中排名前三的申诉国家/地区分别为美国79起,印度65起,阿根廷23起(见图1)。
  从具体的年份看,2016年由美国发起的对我国立案的案件数量为20起,仅比排名第一的印度少1起。2017年美国涉华立案的数量为22起,赶超印度,成为对我国产品立案数量最多、涉案金额最高的国家。2018年美国涉华立案数量上升至26起(见图2)。
  (二)原因分析
  从统计数据可以看出,全球对我国贸易救济案件中排名第一的是美国。中美两国之间的贸易摩擦与中美经贸关系的发展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自中国加入WTO以来,两国之间的贸易不平衡问题进一步突显。纵观近17年的数据,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从2001年的281.38亿美元开始,一路上升至2017年的2768.24亿美元,两国间贸易不平衡的现象呈扩大化的趋势(见图3[1])。
  特朗普当选总统后,把减少中美两国的贸易逆差作为目标之一,中国不可避免地会遭遇美国发起的贸易摩擦。结合中美两国历年官方公布的贸易逆差数据可知,两国的统计数据差异较大,如2017年美国公布的中美贸易逆差为3752亿美元,而中国海关总署的统计数据为2758亿美元[2],究其原因有三点:
  第一,两国统计口径不同。对于记录和计算进口商品,美国采用到岸价,而中国则采用离岸价,两者之间相差了商品从出口国到进口国间国际运输产生的运费和保险费。因此导致美方的统计数据高出中方数据10%左右。
  第二,两国转口贸易的处理方式不同。在中美货物进出口统计中,均将原产地作为进口统计的依据,把出口目的地作为出口统计的依据。如果发生转口贸易,尤其是途径中国香港、新加坡等地的转口贸易,中国方面获知的出口目的地通常被登记为中国香港、新加坡等。但当中间商再次将货物出口到美国时,美国根据原产地规则将其统计为从中国大陆进口。这也增加了美国统计中美贸易逆差数据的水分。
  第三,服务贸易额是否统计在内。在服务贸易上美国长期保持顺差,据中方统计,2016年仅中国游客和留学生在美国的支出就超过510亿美元,中国对美国服务贸易的总逆差高达557亿美元,在中国服务贸易逆差总额中占23%,在美国服务贸易顺差总额中占22%[1]。而美国却忽视中美双方之间日益扩大的服务贸易顺差(见图4),强调两国之间的货物贸易逆差。   美国以对华贸易的巨大逆差为由,对中国发起贸易摩擦,中美两国之间的贸易摩擦进入了前所未有的密集期(见表1),对两国的经济不可避免地造成影响。
  二、对跨境电商行业的影响
  (一)对货物贸易领域的影响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行动的持续深入,电商市场向细分领域发力,农业和跨境电商成为重点领域。国家电子商务示范城市创建专家组组长、清华大学教授柴跃廷曾在首届世界海关跨境电商大会《跨境电商的中国智慧》演讲中表示“中美贸易摩擦对中国跨境电商是个利好”,但它也冲击着我国跨境电商的正常运营,并呈现新的跨境电商格局。
  根据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的监测数据显示,中国跨境电商的进出口结构中出口电商占主导地位,2018年的占比达78.9%,进口占比为21.1%(见图5)。中美两国的贸易摩擦,对出口跨境电商链条上的价格、关税以及知识产权等环节都产生了威胁,导致中国出口到国外的商品通关效率低下,税负成本增加,商品积压严重,影响了商品的正常销售。例如从税负角度看,只要是上了美国加征关税的清单,中美跨境电商的交易成本增加是毋容置疑的,如FBA(亚马逊物流)会将更多成本转嫁给中国跨境电商,大大削弱了“中国制造”的出口价格优势,对鲜果、干果等农产品影响较大[6]。对于那些不拥有核心竞争力、依靠低价优势生存的小型出口电商企业而言,面临的是被淘汰出局的威胁。
  (二)对知识产权领域的影响
  知识产权的保护,是美对华发起贸易摩擦的另一个焦点。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频繁对我国企业发起“377”调查。2018年发起的74起377调查中,就有17起是针对中国企业。但是中国被诉企业选择应诉的少之又少,很多被诉企业由于境外诉讼成本高,耗时长而选择放弃。梳理了近几年中美两国跨境电商行业涉及知识产权的案件中,平衡车事件是个典型案例。2016年美国电动平衡车企业请求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对美国进口的电动平衡车侵权展开337调查,被申请人中有11家企业的注册地在中国,其中包括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杭州骑客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辰多星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和深圳市凯贝科技有限公司等。虽然阿里巴巴和杭州骑客选择应诉,并最终被美国ITC判定为“不构成侵权”。但在平衡车案件中,涉案企业数量大,范围广,许多以平衡车为核心业务的中国企业因血本无归而纷纷倒闭[4]。
  三、对策建议
  (一)紧跟国家步伐,积极拓展“一带一路”新兴市场
  高新技术及其产品一直是美国的相对优势领域,在该类产品的出口上,美国一直对中国进行贸易管制,以维持其世界领先地位[7],我国应积极与其他国家构建多元化的经贸关系,降低对美国市场的依赖度。在中美贸易摩擦背景下,中国跨境电商企业在美国举步维艰的同时,已有不少卖家将目标转移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布局沿线国家的市场。《“一带一路”贸易合作大数据报告2018》显示, 2017年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进出口总额达14403.2亿美元,占中国进出口总额的36.2%;自“一带一路”国家进口6660.5亿美元,占中国总进口额的39.0%[3]。2018年,中国与俄罗斯等9个国家新建电子商务合作机制,帮助相关国家企业利用电子商务开拓国际市场。我国与柬埔寨、科威特、阿联酋、奥地利等国跨境电商交易额同比增速均超过100%。以广东省为例,中国跨境电商卖家中有20.5%集中在广东,广东在2019年上半年对美国进出口为3784.4亿元,下降3%,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出口7658.8亿元,增长5.1%,弥补了美国市场份额下滑带来的损失。
  (二)强化知识产权保护意识,创建自主品牌
  跨境电商企业应强化自身知识产权的法律意识,时刻牢记通过跨境电商平台进口或出口产品的行为,即是国际贸易行为,在对其产品出口前应做好充分的调查,如所出口产品是否会侵犯进口国相关的商标、外观、技术等知识产权。中国企业在遭遇美国知识产权案件的调查时,除了积极应对外,更重要的是创立更多利用核心技术创建的自主品牌。唯有靠不断提升自主研发水平,推进产业转型升级,才能逐步摆脱中国在对外贸易的高新技术领域中对美国的依赖。在这方面,消费类电子品牌中的Anker就是一个成功的案例。2011年创始人阳萌放弃谷歌高薪回国创业,在全球注册了品牌Anker,在深圳、上海等地建立自己的研发基地,其产品在设计和性能方面都很有优势,同时借助eBay和亚马逊等跨境电商平台,在不到两年时间内创造以上亿元人民币的销售额。
  另外,我国应进一步完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制定一系列鼓励发明创造的法律法规。近几年中国发明专利的数量逐年增加,取得了很大进步,但相比国外,专利的数量仍有一定差距,所以在核心专利技术领域,中国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同时,从事跨境电商交易的企业规模主要以中小微企业为主,一旦遇到知识产权侵权案件调查时,要么选择放弃美国市场,而选择应诉的企業靠的往往是单打独斗,势单力薄,胜算并不高。因此我国应进一步健全事前预警、事后救济的法律体系,帮助众多中小微跨境电商打造自主品牌。
  (三)从“数量”向“质量”转型,实现自主创新
  我国企业的生产能力一部分是被海外市场激发的,如江苏泰兴黄桥镇是世界最大的小提琴出口基地,山东潍坊鄌郚镇生产了全世界近1/3的吉他,河南许昌出口的假发量占全球市场的一半以上,其在全球市场的影响力不可小觑,按照境外客户的订单,加工生产出产品,然后进行出口。这些出口厂商,虽然生产加工能力很强,但其缺乏销售和针对消费者开发产品的能力,只能依赖国外市场来生存,一旦发生贸易摩擦,势必会波及这类“外销”企业。因此,跨境电商企业不能把低价或代加工作为企业的核心竞争力,而应该以创新为驱动,引导产品从价格竞争走向价值竞争,让产品的价值成为企业的核心竞争力。虽然可以通过技术贸易的途径促使自身技术更新迭代,但购买的“新“技术并非发达国家最新最先进的,因此我们一方面在引进技术的基础上改良创新,一方面应加大自主研发力度,真正实现自主创新。以华为为例,它是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厂商,而且在5G领域表现卓越,其5G专利数量位居全球首位。
  另外,跨境电商企业还可以利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新技术手段帮助进出口企业对国外目标市场消费群体在消费需求、消费水平、消费习惯等方面进行分析和预测,迅速开发满足消费者需求、销量大利润大的明星产品。同时,充分利用国外的网络平台展现自身产品和服务,将优质的中国产品和中国服务推向全球市场。
  (四)合理运用WTO贸易争端解决机制
  中国企业应合理运用WTO贸易争端解决机制来保护自身权益[8]。根据世贸组织贸易争端解决机制的谈判程序,中方可向DSB (争端解决机构)及相关理事会和委员会提出磋商申请,美方应在规定期限内予以答复。有资料显示,超过八成的争端可以通过磋商程序达成一致意见,不需要启动专家组程序。因此,协商过程是解决双方贸易争端的有效手段。如果双方谈判失败,中方可以请专家组解决贸易争端。依据WTO《保障措施协议》,中国出口的产品如果遭遇美国的贸易保护措施,中方可充分利用《保障措施协议》相关规则进行自我保护和发起反击。
  [参考文献]
  [1]彭诗琪.特朗普时期中美贸易摩擦的原因及对策研究[D].吉林大学,2019:21-27.
  [2]崔建高.中美真实贸易情况及海关应对贸易摩擦措施研究[J].海关与经贸研究,2019.
  [3]“一带一路”贸易合作大数据报告[EB/OL].https://www.yidaiyilu.gov.cn/xwzx/gnxw/54720.htm.2018.
  [4]林晓怡.跨境电商出口的知识产权侵权风险及对策研究[J].牡丹江教育学院学报,2018(5):60-62.
  [5]柳杰.中美贸易摩擦[J].中小企业管理与科技,2016(12):36-38.
  [6]吴小丹.中美贸易摩擦依赖对我国大豆行业影响及应对策略[J].对外经贸,2019(11):6-11.
  [7]林克明.贸易摩擦下中美贸易依存度分析[J].商业经济研究,2019(4):146-148.
  [8]张帆段文博邵楚涵.中美双边贸易投资发展问题及对策建议[J].对外经贸,2017(5):28-29.
  (责任编辑:顾晓滨 马 琳)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3/view-15306137.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