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高票房动画电影在风险管理中的共性和特性分析

作者:未知

  摘要:2019年动画类电影在内地票房突破115亿,接近全年票房收入的18%,是推动电影市场发展的重要力量。本文将以《哪吒之魔童降世》《冰雪奇缘2》《狮子王》《熊出没·原始时代》《千与千寻》这5部总票房跻身2019年中国内地电影票房前30的动画电影为例,具体分析票房成功的动画电影在风险管理中的共性和差异。
  关键词:高票房电影;动画电影;风险管理
  2019年中国动画电影票房概览
  2019年,内地上映电影1047部(其中500部暂无票房数据),其中动画电影95部(其中21部暂无票房数据),动画电影占比9%。而动画电影票房占全年总票房高达18%,可见动画类电影对票房贡献程度较高。(数据统计来源猫眼专业版)
  2019年中国内地票房前30部电影中,动画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冰雪奇缘2》《狮子王》《熊出没·原始时代》《千与千寻》分别以50.14亿、8.61亿、8.34亿、7.18亿、4.88亿票房,位列2019内地电影票房第1位、第22位、第23位、第25位和第30位。其中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的票房收入仅次于《战狼2》,成为中国电影总票房第二名,观影总人次达1.4亿。由此可见,动画电影的商业价值日益凸显。
  高票房动画电影风险管理共性分析
  由于电影备案、制作、发行期间,公司针对不足之处的调整和反馈具有实时性,且各电影之间不存在较大商业联系,因此,本部分将风险控制归入风险应对部分,不做单独分析。
  1.风险识别及风险分析
  影视剧项目风险识别模型主要分为宏观环境、行业环境、组织环境和项目内部因素四个方面,不同因素对制片项目的可控程度、具体程度和稳定程度都有所不同。
  (1)宏观环境分析。宏观环境因素是项目风险识别模型中最稳定的因素,很难受到单一影视剧项目的影响。充分把握和利用宏观环境,是动画电影在票房成功方面的必要条件,不同高票房动画电影对宏观环境的分析具有相似之处。
  2006年4月25日,国务院办公厅以国办发〔2006〕32号转发财政部等部门的《关于推动我国动漫产业发展的若干意见》,其中提出推动动漫产业发展的指导思想、基本思路和发展目标,加大对动漫产业、动漫企业、动漫技术的支持力度,支持动漫领域人才培养和动漫产品的开发与出口,为动漫产业的发展提供了政策支持和良好社会环境。
  由此可见,《哪吒之魔童降世》在票房上创造了国漫电影巅峰,是在有利的宏观环境作用下的结果。此外,由电视动画领域进入电影动画领域的《熊出没·原始时代》票房的成功,也与积极的宏观环境因素密不可分。
  在社会文化方面,用现代目光对传统文化进行解构与再建构是不可忽视的文化潮流。国内主要体现在对古代文学、民间艺术和古代社会制度构建的追溯探索,在美学领域形成“新国风”,对文艺创作产生重要影响。《哪吒之魔童降世》的背景出自中国古典神话故事,在人物塑造和价值追求方面又加入了现代中国精神,既满足了对“混沌宇宙”的探索,同时也符合当代观众心理特征,“我命由我不由天”。
  技术发展带动电影行业重制和翻拍的发展,VR、交互技术、AI、无人机、大数据、5G等技术越来越多应用于生产生活中,利用这些技术生产电影的水平日益提升。2019版《狮子王》作为第一部完全意义上的VR技术电影。观众在观看VR电影时看到的是一个全景模式的大景别,没有特写或其他景别来传达导演意图推动故事发展,观众必须通过VR头盔的转向自主选择想要看到的场景及内容[1]。
  (2)行业环境分析。《冰雪奇缘2》《狮子王》和《千与千寻》作为进口动画影片,由中影集团引进并在中国内地发行;《哪吒之魔童降世》依靠光线传媒拥有足够的曝光度和制作经费;《熊出没·原始时代》属于电视动画制作公司拓展电影领域业务,在“熊出没”之前,“喜羊羊”制作公司原创动力在电影领域获得了不错的票房成绩,具有一定借鉴性。
  动画类电影更加倾向于女性观众。2019年内地前5名动画电影票房的观众男女比约为4:6。对于《冰雪奇缘2》和《千与千寻》这类女性视角电影,更加有利于获得女性观众的青睐,《冰雪奇缘2》的女性观众占比甚至超过了63%。而男性视角的《哪吒之魔童降世》和《狮子王》中女性观众比例在58%上下,仍然高于2019年内地票房前30电影女性观众占比54%的平均数。
  (3)组织环境分析。对于动画电影制作公司来说,充足的资金、一流的技术、经验丰富的动画人才和优秀的故事文本缺一不可。
  《冰雪奇缘2》和《狮子王》的产生,依托于具有丰富动画产品制作经验的迪士尼公司。《熊出没·原始时代》制作公司华强方特,早在2018年春节档就通过《熊出没·变形记》创造了6.05亿票房,印证了“熊出没”IP的市场号召力。《哪吒之魔童降世》的制作公司霍尔果斯可可豆动画影视公司虽然是动画电影行业的新生力量,但其背靠资金充足的光线传媒。
  唯一不同于现代动画电影生产模式的《千与千寻》属于重映作品。距离2001年7月20日在日本首映已时隔18年。动画电影工业的生产模式发生了巨大变化,2D画面和每一帧的手绘制作,相较于现代精准快速的电脑制作和立体的大场面冲击力过于朴素,支撑大银幕的能力有限。
  (4)项目生产及运营过程。除了《千与千寻》受限于时代和技术,使用较为原始的手绘摄制完成,其余四部作品都达到了较强的工业化制作水平,尤其是CG动画技术成熟的迪士尼公司,在《冰雪奇缘2》的制作过程中展示了其精确到毛发和布料纤维的制作水准。
  《哪吒之魔童降世》模仿好莱坞电影工业制作模式,虽然在技术层面难以快速超越迪士尼的动画技术,但是,在是叙事结构、价值观念和制作方式上,已经实现了重要飞跃。
  2.风险应对
  (1)利用积极风险。《熊出没·原始时代》充分发挥档期优势,通过供应春节档的合家欢、儿童电影,牢牢占据非一线城市影院的排片上座率,为精神娱乐消费层面较低的观众提供了合适的消费途径。《哪吒之魔童降世》选在电影大盘潜力巨大的暑假档,能够保持较长的热映期,题材年轻,契合假期学生和青年群体,具有创造爆款电影的条件。同样是选在暑期档的《狮子王》,虽然首周票房效果较好,但由于两周后受到《哪吒之魔童降世》的冲击,票房延续性较低,迅速退出暑期档的排片。
  大IP可以有效拉动电影票房的发展。续集类电影《冰雪奇缘2》《熊出没·原始時代》最初期的市场拓展得益于前部电影的影响力,由于IP具有连续性,很容易在续集电影吸引上一部电影的观众。翻拍、重制、重映类电影《狮子王》《千与千寻》的票房号召力源于电影本身,距离首映时间相隔较长,首映期间的低年龄电影观众群体如今成长为电影消费的主力军,有效拉动了电影票房。
  (2)降低消极风险。《哪吒之魔童降世》情节相对独立,制作公司利用联动打破宣发初期的信息孤岛,通过和狂揽9亿票房的动画电影《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的宣传片、官微进行联动,对《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的电影观众实现了有效转化。
  3.不同高票房动画电影风险管理的独特之处分析
  《狮子王》和《千与千寻》都属于重映重制类电影,由于技术制作大相径庭,风险管理侧重点也完全不同。《狮子王》更注重引导观众对新技术的关注,相较于故事文本和情怀,VR技术是全片最大亮点。《千与千寻》除了增加了国语配音之外,并无其他改变,重映意义是重温经典电影,以口碑发酵带动新一代青少年的观影行为。
  《冰雪奇缘2》作为迪士尼动画电影工业的王炸牌,具有重要战略意义,是“迪士尼公主体系”开发完备后寻找的 “冰雪奇缘宇宙”新方向,对女性进行深层次地解读和表现,迎合全球电影市场价值观。
  《哪吒之魔童降世》的成功确立了封神动画宇宙的概念,为其后同公司制作的《姜子牙》电影及一系列封神英雄的开发奠定了基础。
  《熊出没·原始时代》虽然主要面向儿童,但其技术制作水准和故事情节设定,同样可以满足精神娱乐消费水平较低的成年人的需求。“熊出没”系列在动画审美没有发生根本性变革的情况下,仍然具有较强的生命力。
  参考文献:
  [1] 袁川晔.从2019版《狮子王》看电影制作中的VR应用[J].技术与艺术,2020, (05):56-63.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3/view-15388571.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