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纵金融工具的盈余管理之术

作者:未知

  摘要:本文对雅戈尔公司盈余管理行为进行研究,分析了雅戈尔公司进行盈余管理行为的成因以及所用手段,发现雅戈尔公司主要通过操纵金融工具的方式进行盈余管理,此外,本文还提出应对盈余管理行为的相关对策,从受益者目的、会计准则修改、加强监督等三个角度出发,提出治理盈余管理行为的手段。
  关键词:金融工具  盈余管理  雅戈尔
  一、引言
  企业为了实现如增加利润、降低税负、避免退市等盈余管理目标,会在准则规定的范围中选择有利于企业的方式进行会计处理,甚至利用准则漏洞,来实现企业自身的需要,达到盈余管理的目的。
  为避免这种现象的发生,我国的会计准则也在不断的修订。然而,随着中国经济形式日趋复杂,会计准则难以保证在所有重大方面没有漏洞,为企业进行盈余管理提供了契机。因此,本文将上市公司的盈余管理行为作为研究对象,探讨了在盈余管理方面具有代表性的雅戈尔公司盈余管理的动机和手段,以小见大,浅析现有准则的漏洞以及不合理之处,对我国相关部门应对企业盈余管理具有借鉴意义。
  二、研究设计
  (一)研究对象
  本文选取雅戈尔公司进行案例研究,原因系雅戈尔公司的盈余管理手法兼备典型性和创新性,故本文以代表公司雅戈尔为例子。
  (二)研究思路
  本文通过研读雅戈尔公司2007年至2018年的财务报告,辅以相关文献资料,寻找雅戈尔公司进行盈余管理的手段,并分析盈余管理对雅戈尔公司的影响和雅戈尔公司进行盈余管理的原因;最后总结对雅戈尔公司作出的分析,得到案例启示,提出相关的解决措施。
  三、雅戈尔公司盈余管理案例分析
  (一)雅戈尔公司概况
  宁波雅戈尔服饰有限公司成立于1995年,主要从事雅戈尔衬衫、西服、T恤、休闲等服饰的生产、销售工作。该公司衬衫连续10年、西服连续5年全国销量第一。衬衫、西服、西裤相继被评为中国名牌。2007年,雅戈尔实行品牌服装、房地产、金融投资多元化发展,其金融投资业利润更成为其总利润的重要组成部分。
  (二)雅戈尔公司盈余管理动机
  雅戈尔公司进行盈余管理,可以实现其受益主体的特定目标。通过对雅戈尔公司2007-2018年相关财务报告进行分析,笔者发现,雅戈尔公司实行一项高管薪酬考核制度,报告期内,公司会依据当年的利润、净资产收益率等指标对公司高级管理人员进行考核并制定薪酬方案,这使得雅戈尔公司高管有理由通过盈余管理行为使公司的利润净资产收益率达标以获得薪酬补偿;另外,雅戈尔公司参与了《宁波市总部企业发展激励实施办法》,政府根据企业规模、税收贡献、利润收入等指标予以企业补贴,为获得政府补贴,雅戈尔公司治理层有理由进行盈余管理以达到相应指标;雅戈尔公司作为上市公司,公司相关利益者更关心其股价能否平稳增长,而平稳增长的利润可以向外界投资者传递公司经营利好的信号,推动股价的稳步上升。为了实现这一目标,雅戈尔公司要避免利润产生大幅波动,该公司有可能因出于平滑利润的动机进行盈余管理。
  雅戈尔公司主要是通过准则中含糊不清、给予管理层自主决断机会的条款进行盈余管理。准则上的漏洞使得雅戈尔公司大肆进行盈余管理却不触犯准则底线。另外,雅戈尔公司2008年设立上海凯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0亿元,斥巨资吸纳了来自基金、审计、会计、投行及专业研究机构的资深人才,凭借这些专业人员,雅戈尔公司可以轻易发现准则的漏洞并加以使用,使得其盈余管理操作能游刃有余。
  (三)雅戈尔公司盈余管理手段
  利用金融资产进行盈余管理是雅戈尔公司平滑利润的重要手段,笔者整理汇总了雅戈尔公司2006-2017年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和交易性金融资产的金额。
  雅戈公司的可供出售金融资产金额明显高于其持有的交易性金融资产,雅戈尔公司偏向于将金融资产划分为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甚至在2012-2016年不将资产划分为交易性金融资产。雅戈尔公司通过以后年度处置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以调高利润进行盈余管理,通过对其财务报告的分析,雅戈尔公司2006-2017年均有通过处置金融资产获取投资收益以提高利润的行为。2008年的投资收益更是占其利润的90%以上,向外界传递出雅戈尔公司当年经营业绩良好的信号。然而,2008年,雅戈尔公司的金融资产投资实则步履维艰,受金融危机的打压,雅戈尔公司持有的金融资产大幅减值,使其金融资产公允價值上升实现的资本公积减少70亿元,减少了75%;因金融资产减值产生的资产减值损失增加了13亿元,增幅达6254.33%。同年,雅戈尔的服装纺织业务由于用工成本增加、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影响,其营业利润率急剧缩水。致使其2008年经营性净亏损2745万元。雅戈尔公司在其服装业、金融投资业均下行的压力之下,仍能实现业绩的扭亏为盈,原因如下:雅戈尔公司通过以前年度的金融工具投资,实现金融工具大幅增值,因分类为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的缘故并未计入利润。2008年,为平滑利润,雅戈尔公司出售其持有的中信证券1亿余股,将以前年度实现的增值全部确认为投资收益,金额达25.78亿元,通过这种方式,雅戈尔公司最终实行营业利润约20亿元,实现了扭亏为盈的会计魔术。利用同样的操作方法,雅戈尔公司2017年通过处置相关金融资产,使得金融资产投资收益甚至达到了利润总额的261.26%,这也充分体现了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利润“蓄水池”的作用。
  改变合并报表主体,合并利润较好子公司,剥离利润较低子公司也是雅戈尔的盈余管理手段之一。上市公司主要是通过减少董事会成员以丧失控制条件,来剥离旗下子公司。而对于全资子公司,除非对其进行处置,否则毫无疑问是要并表的,而雅戈尔公司2013年的操作,竟将其旗下全资子公司剥离合并报表范围。根据2014年雅戈尔公司年报披露的信息,雅戈尔公司已将其旗下两家全资子公司——针织内衣有限公司和法轩针织有限公司通过签订协议的方式承包给一名自然人翁素妃,在承包期间,公司不参与这两家全资子公司的财务和经营决策,故母公司对其既不达成控制也没有重大影响,从而避免了两家亏损子公司的母公司合并报表的影响。   四、雅戈尔公司盈余管理的治理探讨
  其一,可改善业绩评价指标。大多数上市公司对管理层的考评方案多以财务指标为主,管理层有理由为实现其目的进行盈余管理来完成业绩考评指标,单纯地以财务指标进行业绩评价会助长管理人员的短视性。中国大部分上市公司高管报酬结构与公司财务指标相关,授予管理层的股票期权、限制性股票工具等股权激励手段,其解锁条件也与财务指标相关。在对管理层的考核指标或是其股权激励解锁方案中,企业可以引入客户满意度、市场占有率、企业增长规模等非财务指标,改善企业指标结构,使得其中的某些指标的可操作性降低,能减少管理层进行盈余管理的动力。
  其二,会计准则的修订和完善是限制企业盈余管理的重要因素,既然会计准则中不可避免地存在含糊不清的条款和会计政策、会计估计,给予企业管理层会计确认计量时的高度自由,那要解决这一问题,准则可以对企业可选择范围做出修订。例如,在新修订的金融工具准则中,改进了旧准则企业可以根据管理层意图自主分类金融资产的做法,引入了合同现金流量测试和管理层意图相结合的方法,只有符合相应的合同流量测试,才能将金融资产进行相应的分类,防止了企业滥用管理层意图进行盈余管理。另外,准则可以设定相关条款,规定企业的某些经济利益流入只能转入留存收益而不计入损益。例如,在新金融工具准则中,对于企业基于权益工具而指定为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其他综合收益的金融资产,即旧准则规定的部分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新准则中规定处置该资产时其他综合收益不能进入损益而是调整留存收益,限制了企业利用金融资产盈余管理的行为。所以,不断推进会计准则的修订和完善,及时通过企业盈余管理行为发现准则漏洞并及时填补,虽然无法从根本上遏制盈余管理行为,但能够起到很好的限制作用。
  其三,可加强健全“三道防线”的相关监督。上市公司的盈余管理“三道防线”指上市公司的内部管理制度、外部审计制度,以及政府监督制度,加强健全“三道防线”的建设能够减少上市公司的盈余管理行为。
  上市公司的内部控制制度是对盈余管理的第一道防线。健全有效的内部控制有助于限制上市公司管理层的盈余管理行为,独立董事、审计委员会的设立,加强相关职务的监督与相互制衡,能在一定程度上限制管理层滥用职权,防止其为实现自身目标而做出与企业目标相违背的盈余管理行为。然而,若一项盈余管理行为的最终目的使得管理层与治理层均受益,即管理层、治理层目标一致,那内部控制就无法很好地限制这类行为,需要有其他监管形式对其加以监督限制。
  外部审计是盈余管理的第二道防线。外部审计是上市公司进行盈余管理的重要监督对象,加强对外部审计的监督可以遏制上市公司做出盈余管理行为。会计师事务所自身要对项目组成员进行监督,事务所可以在质量控制要求中向项目组成员强调对上市公司盈余管理的防范,要求注册会计师在执行工作时,在涉及上市公司进行盈余管理的领域中保持高度的职业怀疑并将其定义为高风险领域,例如企业的高度会计估计,管理层凌驾于内部控制之上所做出的会计分录等,质控部门要对这部分工作底稿进行更严格地复核,不仅要复核这些会计处理是否有支持性文件,还应该考虑针对该笔业务是否影响相关利益者利益、是否有更加合理的处理方式等,以防止项目组成员对企业上市公司盈余管理行为进行不正当的处理。例如,我国某会计师事务所质控部门会着重复核有关盈余管理内容的工作底稿,该所项目组成员在审计永辉超市2018年年报时,发现该公司高管业绩与利润挂钩,并且在审计过程中发现其存在盈余管理行为,项目组成员调整了不合理的盈余管理行为并与该公司管理层达成了共识,在质控的监督下,项目组成员对上市公司盈余管理行为的防范意识明显提高。
  证监会等政府机构是盈余管理的第三道防线。首先,证监会对上市公司的监管着重于虚假陈述、舞弊等违法行为,对盈余管理的监督不够重视。证监会可以建立一个更加科学的监督体系,不仅对上市公司的违法行为进行监督,还应对其盈余管理行为做出一定的限制,并考核会计师事务所是否在执行工作时对上市公司的盈余管理行为做出合理判断,证监会可以点名批评对上市盈余管理行为作出不合理判断的事务所,以提高事务所执业水平。另外,证监会等部门可以加强事前监督,对上市公司披露的公告以及有关核算方法中可能存在的盈余管理的行为进行问询,施加压力。例如,2018年3月20日,雅戈尔公司为增加其每股净资产和股票估值,欲图将其持有的中信股份股票用长期股权投资权益法核算进行盈余管理,雅戈尔公司买入中信股份一千股股票,使其持股比例由4.99%变为5%,雅戈尔公司当即宣称其向中信股份分派一名董事,对中信证券产生了重大影响,符合权益法确认条件,随即改变会计核算方法。2018年4月25日,证监会向雅戈尔公司发出监管问询函,质疑雅戈尔公司的处理方式,并给予施压。第二天,雅戈尔公司迫于压力发布公告,取消之前修改的会计核算方法,理由为中信股份董事会成员较多,一名股东影响力不足。对上市公司涉嫌盈余管理业务的问询具有立竿见影的作用,那么,为了遏制上市公司的盈余管理行为,证监会等政府机构可以将工作重心适当地转移至盈余管理的事前管理之上,在年报披露前就将上市公司的盈余管理行为扼杀在摇篮之中。
  五、结论
  本文主要研究上市公司进行盈余管理的行为,选取了上市公司中的雅戈尔公司作为盈余管理的典型案例。案例分析围绕雅戈尔公司,先对公司做了简要的介绍,再剖析雅戈尔公司的盈余管理的动机和手段,最后得到案例启示,对上市公司盈余管理现状提出了一些对策建议。基于以上分析,本文得出以下结论:
  第一,从盈余管理的成因来看,会计准则存在固有缺陷,使得上市公司可以凭借准则漏洞进行盈余管理,常见的手段有修改合并报表主体,利用资产减值和金融资产等。此外,内部控制的缺陷,外部审计的忽视,以及政府监督的不完善都助长了上市公司的盈余管理行為。
  第二,从上市公司自身的角度来看,上市公司进行盈余管理并未违反准则规定,这为上市公司实现节约税赋开支、提高公司股价、帮助企业融资等目标提供了捷径。
  第三,从外部报表使用者角度来看,会计信息使用者容易受盈余管理粉饰后报表误导,进行错误的决策,这对会计信息使用者来说是不合理的。
  第四,从会计准则的角度来看,盈余管理行为损害了会计准则的权威性,会计准则应当进一步完善相关制度,以减少模糊性,减少上市公司管理层、治理层盈余管理的操作空间。
  第五,从外部监督的角度来看,会计师事务所要提高自我监督意识,在质量控制要求中对盈余管理相关的审计工作做出规范,证监会等政府部门可以对上市公司盈余管理行为做出一定的限制,并考核会计师事务所是否在执行工作时对上市公司的盈余管理行为做出合理判断。另外,还可加强事前监督,必要时,对上市公司披露的公告以及有关核算方法中可能存在的盈余管理的行为进行问询,施加压力。
  本文以具体案例为线索,分析了上市公司的盈余管理行为,本文的不足之处在于所选案例较少,上市公司盈余管理情况未做实证研究,缺乏普遍性。
  参考文献:
  [1]Scott,W.R.Financial Accounting Theory[J].Prentice Hall,1997.
  [2]Katherine Schipper.Commentary on Earnings Management [J]Accounting Horizons.1989,10:131-15.
  [3]陆建桥.中国亏损上市公司盈余管理实证研究[J].会汁研究.2003,9:25-35.
  [4]孙铮,王跃堂资源配置与盈余操纵之实证研究财经研究[J].2004,4:3-93.
  [5]顾兆峰.论盈余管理[J].财经研究,2006,3:33-38.
  [6]宁亚平.盈余管理的定义及其意义研究[J].会计研究2010,9:62-66.
  作者单位:湖北省武汉市中南财经政法大学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3/view-15388688.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