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现行个人所得税对中小企业行为决策的影响研究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缪丽燕

新的个税改革已实施三年,目前,大家关注的重点更多的是新个税法对个人收入产生的影响。然而,现行个税政策的实施不仅对个人税负产生影响,而且对企业也产生较大的影响,尤其是对在我国经济发展中发挥越来越重要作用的中小企业。本文就现行个人所得税实行情况对中小企业的影响进行研究分析,期望能为中小企业的行为决策提供参考。

一、研究主题介绍

2018年全国人大对个人所得税法进行了第七次修正,在根本上改变了我国原有的个税税制基础和计税方法。现行个人所得税于2019年1月1日正式执行,由原有的对所有纳税人都实行“一刀切”的税基确认方式改变为依据纳税人的实际家庭负担情况进行动态变化。其目的是为了减轻纳税人的负担,促进社会公平,提升居民的生活质量。我国的个税纳税义务人为中国公民、个体工商户、外籍个人、香港、澳门和台湾同胞,税基的改变也是针对纳税义务人的家庭,作为履行代收代缴义务的企业,仅在每月进行申报和代缴税款,似乎对企业没有直接的影响,税款的实际缴纳人也并非企业本身。但执行三年以来,不仅对个人独资、合伙企业等缴纳个人所得税的企业有影响,还对广大的中小企业产生了不小的影响。尤其是随着金税三期系统的升级、国地税合并,税务机关加快了对企业和个人纳税信息的整合,社保由税务代扣改为税务征收,加大了对企业和个人全面涉税业务的监控,企业作为代扣代缴义务人和用工主体,使得个人所得税通过员工和税负转嫁传导至企业,直接影响企业行为决策。

二、研究主题的重要性

近年来,我国的经济形势发生了新的变化,国际局势出现了新的走向,中美之间的经济贸易也存在着诸多不确定性,以及新冠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影响。然而,人们对物质文化生活的需求却在逐步增长,实体经济也急待更快更好地发展。现行个税抬高了起征点,新增了专项附加扣除,直接促进了减税降税,使得征税内容更加公平。毋庸置疑,现行个税带来了减税的效果,但是由于社保交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原有社保的实际缴纳数低于应缴纳数的现象将被改变,而个人的可支配收入(收入-社保-个税)也将随着社保缴纳数额的增大而下滑。对于大部分按照最低下限进行社保缴纳的中小企业而言将面临大额的社保补缴压力,增加用工成本。在当前经济形势不明朗,享受相关政策不易,企业经营环境艰难的情况下,高额的社保费用对中小企业而言可能更是雪上加霜。近年来的财税政策大都致力于为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降税减负,实际却往往会产生减税和增税的双重效应。目前,关于我国个人所得税的研究更多是在宏观的国家整体方面及其关于税收筹划方面。较少关注对中小企业的影响。而现行的个人所得税政策必将会在用工、薪酬、投资、研发等多个方面对微观企业的行为决策产生影响,并通过研究加深对企业行为决策背后受宏观政策因素的逻辑理解,为宏观政策的制定提供微观基础。

三、研究领域

目前,我国对财税制度与微观企业的研究大多集中在企业税费,包括流转税(如增值税)、企业所得税以及与企业成本相关的其他政策等方面。作为筹集财政收入、调节收入分配的个人所得税看似更多是为了社会的再分配,使社会更公平。个税的征税主体为中国公民,作为代收代缴的企业似乎仅仅是个中间人,个人所得税对其的影响也并不明显。然而个税的征税对象是以工资、薪金为主的,作为工资、薪金发放主体的企业,尤其是数量庞大的中小企业,工资薪酬是企业用工成本的主要组成部分,甚至是部分中小企业的生产成本的主要支出内容,它的变动必然会对中小企业产生较大影响。本文希望从中小企业的切实角度出发,在现行的宏观背景下,就现行的个人所得税制度透过薪酬、投资、员工雇佣等方面对中小企业的行为决策产生的影响进行初步的研究和讨论。从而更好地理解中小企业行为与产出的关系,更好地预测企业未来的行为与产出,同时也可以为以后个税改革及相关政策研究提供借鉴。

四、研究目标

我国个人所得税法从1980年首次颁布以来,虽有七次修正,但仅有2011和2018年的改革力度较为突出,且是对所有中国公民实行统一的征税方案,基本无其他方面的区别。目前我国对个税的研究多集中在收入再分配等宏观领域,对微观企业的影响关注较少。事实上,个税可以通过劳动供给与劳动需求的交互作用影响企业的现金流和生产要素的替代。因此,研究个税对微观企业的效应具有必要性和可行性,以及理论的现实意义。本文希望从用工成本、员工雇佣和投资决策等几个维度,对现行个税可能对中小企业的影响进行分析,为中小企业的行为决策提供参照,以便更好地应对目前复杂的市场经济形势。

五、研究问题

个税可以通过调整相关工资收入预期、用工前景预期等影响企业的决策行为(例如投资决策、雇佣行为等)改变中小企业的资本成本发挥影响,(例如影响企业的筹资决策、现金管理决策等)也可能改变企业经营的信息环境从而影响中小企业的行为(例如信息不确定性增加导致中小企业的财务管理活动变得谨慎等),具体将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探讨。

(一)现行个税对中小企业薪酬的影响

首先,個人所得税起征点从3500元提升到5000元,并新增了加计扣除,个税缴纳级距的划分也变得更为合理,对于广大中小企业的中低收入员工的可支配收入有所增加。对于部分中高收入员工,因其自身的议价能力较强,提高的税率将转嫁给企业,其实际收入并不会减少,然而其议价的动机并不高,因为随着税率的增高,总薪酬的增加并不会使其净收益相应增长,反而会导致中小企业的用工成本增加。其次,员工收入的增加有助于中小企业留住人才,员工不容易流失,降低了企业的异动成本。再次,由于劳务报酬所得被纳入了综合所得,按纳税年度计算个税,降低了中小企业的临时性或季节性用工成本。个税新法对中小企业企业薪酬的影响并非是单一性的,存在此消彼长的现象。

现行个税除了对薪金产生影响,也必将对薪酬的结构甚至薪酬发放的时间产生影响。中小企业为了应对现行个税新法,其可能会由原来的固定薪酬向可变薪酬转变,发放形式也将由单一向多元转变,甚至为了减少薪酬占用的现金量以及高管的税负转嫁需求,可能会将薪酬的支付形式由现金向期权等其他支付方式转变。个税新法由单一转向多元,必将增加作为代扣代缴义务人的中小企业纳税风险和管理成本。大多数中小企业的财税人员需要扩充知识,部分可能对业务工作感到吃力,甚至会在短期内对中小规模企业的财务活动造成不利的影响。

(二)现行个税在中小企业投资方面的影响

企业的投资决策在一定程度上和管理者的风险偏好相关,而Armstrong等的研究发现,个税的税率越低,投资风险带来的负效用越低,其最优风险承担水平越高。研究发现,企业的投资,尤其是研发投资水平与企业决策者的个税税率呈正相关趋势。个税新法税率级距的变化将会微妙地影响中小企业决策者的投资行为,因其有不同的风险偏好和投资回报要求。

现行个税税基的扩大使得大多数普通员工可支配收入增长,消费能力得以提升,进而促使中小企业的需求上涨,促进中小企业的投资加大。另一方面,工资收入的增长可能导致员工意愿劳动时间的减少,同时由于高技能员工议价能力强而增加的用工成本,可能使中小企业的总成本增长。成本的增长使得资金并不宽裕的中小企业的现金流更为紧张,基于投资决策行为与现金流的变动密切相关,现金流的减少必将限制企业的投资行为。同时,中小企业为了摆脱用工中人为因素的影响,会寻求用机器设备替代人工,导致固定资产投资的增加。在资金一定的情况下,设备投资的增加可能导致研发投资的减少,降低企业的创新能力,进而影响中小企业的市场竞争力。

在当前经济形势难以预判的大环境下,现行个税新法对于企业固定资产和研发投资的效应,以及具体的作用机制都具有不确定性。

(三)现行个税在中小企业员工雇佣方面的影响

个税新法通过提高起征点和加计扣除,使得员工拿到的钱变多,可以增加中小企业的吸引力,降低企业的招聘成本。同时可以使员工的工作积极性得以提升,工作效率得到提高,企业的经营业绩上升。由于我国现行个税征税的主要目的是调节收入,尤其是高收入群体。中小企业基本是遵循高技能者高收入,而熟练的技术骨干多是在一线工作时间较长,收入较高,并不一定能享受专项扣除,随着个税征收越来越规范,高技能者的收入被调节的可能性更大,这就有可能存在高技能者向低技能者的替代以及成为高技能者的积极性缺乏。这将可能对中小企业的技术创新产生限制。

相关研究表明,个人所得税的改革会对劳动力的供给也会产生一定的影响,现行个税新法的实行将可能增加已婚女性和中老年的劳动供给,劳动力市场的增大给有较大用工需求的中小企业提供了更多的选择。但同时,用工结构的变化将使重生产、轻管理的中小企业的管理难度增加。

(四)现行个税在中小企业社会保险缴纳方面的影响

对于中小企业而言,其缴纳的以工资总额为依据的社会保险费类似于国外的工薪税,是员工的福利,同时亦是企业的用工成本。社会保险和个税的缴纳依据都是工资,但纳税责任人却并不相同。社保的纳税是企业和员工共同缴纳,而现行个税新法的纳税主体是员工,对于企业而言,社保缴费的性质与税收类似,故而大部分中小企业的社保实为按当地最低基数缴纳,随着金税三期和社保直接上交税务,必然导致企业缴纳的社保费用增加。基于社保缴费对企业用工规模有着显著的负面影响,企业为降低成本可能缩减用工规模,同时降低工资水平以转嫁缴费的成本。当然,最后的结果如何,取决于社保缴费执行的力度、劳动力市场的供求关系、雇主的转嫁能力以及对社会保险福利的评价等众多因素。尽管相关部门及时推出了社保缴费维持原有政策三年不变的政策,但随着三年期限已满,尽管鉴于当前的整体经济形势,很多地区都推出临时性措施,但对未来不确定性和临时性政策的不可延续性的担忧,使得中小企业不得不减少投资,甚至缩减规模,也可能有少数中小企业会承受不住忽然增加的社保缴纳压力而停业或破产。个税新法透过对社保缴费基数的影响,使其与中小企业方面的关联关系不容忽视。

(下转第页)

(上接第页)

同时,社会保险缴费的上涨将会降低员工的薪酬水平和福利待遇。受雇于中小企业的员工多是受教育程序较低或非技术型的员工,企业为了控制综合成本,极有可能通过降低工资的方式将增加的社会保险缴费转嫁给员工。社保缴费的预期上升使得中小企业的劳动力相对价格上升,企业用资本代替劳动力或将成为必然趋势。

现行个税新法透过社保缴费基数的调整,会对中小企业的薪酬契约、员工雇佣甚至投资决策产生较大的影响。

我国中小企业由于自身的局限性,其更多的都是各类政策的执行者,而政策在出台前很难兼顾到数量庞大的各行各业中小企业的具体情况。加之中小企业自身的财务、人事等应对政策变化的能力不强。希望通过研究个税新法,学习如何通过微观企业行为决策影响企业产出。同时,希望在当前经济下行的情况下,国家能持续阶段性推进更多有利于中小企业发展的减税降费政策,有效均衡由于个税新法的实施带来的中小企业实际成本的上涨。在普通大众钱袋子鼓起来的同时,也能使吸纳就业人数众多的中小企业良性地发展下去。

参考文献:

[1]利少媚.新政策下个人所得税纳税筹划研究与探讨[J].财会学习,2020(18):196-197.

[2]梅漫青,胥欣,陈泉.减税降费背景下个税新政对中小企业财务工作的影响[J].现代经济信息,2020(10):136-138.

[3]谢文庆.个人所得税改革与社保费划转税务征收对中小企业及其员工的影响研究[J].企业改革与管理,2018(20):147-148.

[4]朱旭東.个税改革与社保从严对企业和个人的影响[J].现代商业,2019(20):146-147.

[5]陈永熙.个税改革的影响及应对[J].产业创新研究,2019(12):93-94.

[6]李一希.浅析个税改革的经济影响——以S市X区为例[J].法制与经济,2020(3):95-96.

[7]陈骁,魏伟,杨璇.个税改革与社保从严征管如何影响个人与企业[J].中国经济周刊,2018(37):54-57.

[8]徐茗丽,余思桦,孔东民.评述与展望:个人所得税改革对企业行为决策的影响[J].江汉学术,2020,39(4):56-61.

[9]师红聪.新个税改革对地勘单位财务管理的影响与对策研究[J].中国管理信息化,2019,22(14):4-6.

[10]钱雪亚,蒋卓余,胡琼.社会保险缴费对企业雇佣工资和规模的影响研究[J]统计研究,2018,35(12):68-79.

[11]姜国华,饶品贵.宏观经济政策与微观企业行为——拓展会计与财务研究新领域[J].会计研究,2011,(3):8-18.

[12]王蕾,黄先念.个税改革对高净值人士的影响[J].中国外汇,2018(20):62-63.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3/view-15415658.htm

相关文章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