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数字经济时代商业银行财务会计数字化转型路径研究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胡蝶

  【摘要】伴随着数字经济的快速发展,全面推进数字化转型已经成为商业银行财务会计未来发展的重要目标。文章结合相关前沿研究和财务工作实践,在IOMM(企业数字化基础设施和运营经营能力成熟度模型)和DCMM(数据管理能力成熟度评估模型)相融合的基础上,构建了商业银行财务会计数字化转型的指标评价体系,以某股份制商业银行A分行为研究样本,开展案例分析,总结加快财会数字化转型的建议,以期为实现财务会计与智能技术的深度融合提供借鉴。
  【关键词】数字经济;商业银行;财务会计;数字化转型
  【中图分类号】F83
  一、引言
  数字经济是全球未来的发展方向,推动了商业银行财务会计不断向数字化方向转型。2021年11月,财政部发布的《会计改革与发展“十四五”规划纲要》指出,要以数字化技术为支撑,推动会计工作与国家宏观经济管理工作、单位经营管理活动深度融合,推动会计工作数字化转型。商业银行构建财务会计数字化评价指标体系,顺应了国家经济政策的引导,以数字化能力赋能财务运营,实现财务职能的扩展、数据价值的创造以及各项业务的高质量发展。
  当前,“后疫情时代”的相关讨论不断增加,引起了金融业对提高商业银行财务会计风险管控能力的思考。面对突发危机,商业银行的财务部门需要从被动式记录历史信息的传统部门转变为挖掘商业模式财务价值、主动管理风险的业务参与者。商业银行传统的财务会计工作存在“重核算监督,轻管理服务”的理念、“业财分离”阻碍服务职能发展、“信息孤岛”现象较为严重等诸多问题。亟需构建财务会计数字化转型指标评价体系,评估现阶段的数字化转型成熟度,克服数字化发展过程中存在的困难,制定和落实数字化转型的目标,充分利用数据智能技术,优化财务资源配置,更好地支持商业银行的数字化战略运作,提高市场竞争力和价值创造力。
  二、商业银行财务会计数字化转型的评价指标设计和应用
  (一)IOMM模型和选用原因
  IOMM(Infrastructure and Operation Capability Maturity Model,企业数字化基础设施和运营经营能力成熟度模型)是中国信通院云计算与大数据研究所正式推出的企业数字化转型标准。2022年3月,由中国银行业协会信息科技专业委员会指导,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牵头,联合中国工商银行、浦发银行、招商银行等多家金融机构的专家,共同起草了凸显银行特色的《银行数字化能力和运营效果成熟度模型标准(IOMM-Bank)》,旨在为银行梳理、定位自身数字化转型水平,提供数字化建设路径和数字化价值的参考。
  IOMM―Bank标准包括六大能力和六大价值,和《指导意见》一一对应,通过治理战略化、运营数智化、数据资产化、平台云智化、管技融合化、风控合规化六大能力,明确银行数字化转型能力要求;同时,从品牌体现、运营升级、业务创新、成本节约、效益提升、风控最优六大价值角度出发,为商业银行的数字化转型成熟度提供效果验证。根据IOMM-Bank标准指标要求,商业银行数字化能力和运营效果成熟度可以分为基础级、增强级、优秀级、先进级和卓越级五个级别,银行机构可以依据不同级别定位自身数字化转型发展所处阶段。财务会计作为商业银行重要的综合管理工具,拥有海量数据,蕴藏巨大价值,可以结合IOMM-Bank标准,借鉴抽取其中的“治理战略化”“运营数智化”“数据资产化”“平台云智化”“管技融合化”“风控合规化”六个维度,制定数字化转型指标体系,理解基础设施和信息技术在数字化转型中的作用、定位和价值,明确自身能力所处阶段和未来改进发展方向。
  (二)DCMM模型和选用原因
  DCMM(Data management Capability Maturity Model,数据管理能力成熟度评估模型)是我国数据管理领域首个国家标准,由工业和信息化部组织牵头发布,旨在帮助企业深入了解、发现在数据管理能力建设方面的现状以及存在的问题,为企业未来数据管理能力建设提供理论依据。DCMM定义了数据战略、数据治理、数据架构、数据应用、数据安全、数据质量、数据标准和数据生存周期八个核心能力域及 28个能力项,并以组织、制度、流程和技术作为评价维度。目前,工商银行通过5级认证、浦发银行和交通银行通过4级认证,代表了金融业先进的数据管理体系理论与建设实践。商业银行财务会计数字化转型指标体系设计可以借鉴DCMM的八大核心能力域,融入财会数据价值评价指标,有助于更加深入研究和判断财务会计数字化转型过程中数据管理的真实能力和水平。
  (三)商业银行财务会计数字化转型指标的设计框架
  商业银行财务会计数字化转型指标体系的设计框架为一个转型发展中心、两项转型驱动能力、三条转型提升重点、四种转型通用工具、五大转型核心职能和六类转型能力指标(如图1所示)。
  一个转型发展中心是指商业银行财务会计的数字化转型要以客户为发展中心,运用数字技术打造完整的客户治理体系,围绕内外部客户的全程体验,通过重塑业务实现价值。
  两项转型驱动能力是指商业银行财务会计的数字化转型要构建两大驱动能力:一是数字化能力,构建“数据中台”“业务中台”等新型IT架构,通过建设基础数字技术平台,夯实数字化转型基础;二是高效运营能力,推动产品和服务的数字化创新,打造差异化、智能化的数字产品和服务,通过高效运营实现价值。
  三条转型提升重点是指商业银行财务会计数字化转型的提升重点在三个方面:能力、价值和服务。能力方面,通过数字化转型指标的评估,形成财务会计的六大核心能力,实现治理战略化、运营数智化、数据资产化、平台云智化、管技融合化、风控合规化;价值方面,通过六大核心能力的建设,给银行和客户带来数字化业务运营的六大价值,即品牌体现、运营升级、业务创新、成本约、效益提升、风控最优;服务方面,通过数字化能力和高效运营能力,打造全渠道一体化的数字化运营模式,使内外部客户享受始终如一的服务体验,创造数字化转型的社会价值。

nlc202211141013



  四种转型通用工具是指商业银行财务会计数字化转型要广泛使用业务定制、业财融合、财务数据中台、智能财务机器人四种转型通用工具,提升数字化服务能力,构建智慧财务应用场景。
  五大转型核心职能是指商业银行财务会计数字化转型要强化财务核算、会计管理、税务报账、成本管控和资金运作五大核心职能,作为推进财务会计管理转型升级的抓手和切口。
  六类转型能力指标是指商业银行财务会计数字化转型的关键能力指标有六类,即财会管理战略化、财会运营数智化、财会数据价值化、财会平台云智化、财会管技融合化、财会风控合规化,通过加强六大关键能力的建设,加快推动智慧财务和数字化转型进程,更好推动实现财务会计管理价值创造的新目标。
  (四)商业银行财务会计数字化转型指标体系的内容
  基于IOMM和DCMM两大模型的方法论,根据财务与科技专家的相关意见,结合商业银行财务会计数字化运营的工作实际,本文设计了商业银行财务会计数字化转型评价指标体系,更加全面衡量财务会计数字化转型的效果和价值(如图2所示)。
  “财会管理战略化”指标主要衡量财务会计数字化战略管理水平,财务会计部门的领导者必须具备前瞻性思维,制定和引领数字化战略落地执行,通过财会战略管理,使数字化服务能力最大化,带来最大的价值。
  “财会运营数智化”指标主要衡量财务会计数字化运营水平,在核心职能的基础上,只有建立一套标准化、可量化、自动化的数字服务运营体系,打造高效的、可定制的、有价值的产品,才能提供更加完善的数字化服务。
  “财会数据价值化”指标主要衡量财务会计数据运用能力,结合DCMM模型的能力领域,只有通过持续完善数据管理的组织、制度、技术和流程,促进财务会计向信息化、数字化、智能化发展,才能充分发挥财务数据的最大化价值。
  “财会平台云智化”指标主要衡量财务会计平台架构水平,只有构建更加智能的云基础架构和完善的数字管理平台,才能形成坚实基础,支撑上层财务会计数字化业务应用顺利开展。
  “财会管技融合化”指标主要衡量财务会计数字化业财融合水平,财务会计管理的职能范围内所有系统必须将资源和通用能力模块化、组件化,充分和商业银行其他业务条线的应用解耦合,连接、协同、集成各个业务部门内外部信息,形成更大规模的数据共享中心,实现业务、财务、管理三者的有机融合。
  “财会风控合规化”指标主要衡量财务会计数字化风险监控水平,只有将财务风险监控贯通于业务、运营等各个环节和数字化服务的始终,建设多维度风险管控体系,才能智能敏捷地发现潜在风险,提供可信赖的数字化安全服务。
  商业银行财务会计数字化转型体系一共包括6个一级能力评价指标和25个二级指标,按照组织、制度、技术、流程四个维度,设置了对应的评价项,每个评价项根据基础级、增强级、优秀级、先进级和卓越级五个级别赋予0.2分、0.4分、0.6分、0.8分和1分,最终通过加权平均的计算方法汇总得分。财务会计数字化转型水平评价总分在20分以下属于基础级水平,21~40分属于增强级水平,41~60分属于优秀级水平,61~80分属于先进级水平,81~100分属于卓越级水平,以此类推。
  (五)指标体系应用场景的案例研究――以某银行A分行为例
  根据商业银行财务会计数字化转型评价指标体系,结合财务会计管理现状,本文选择某银行A分行为研究对象,因限于篇幅,所以选择一级能力指标“财会数据价值化”为研究指标,该指标由8个二级指标构成,满分为32分,总分6.4分以下属于基础级水平,大于等于6.4分小于12.8分属于增强级水平,大于等于12.8分小于19.2分属于优秀级水平,大于等于19.2分小于25.6分属于卓越级水平。笔者通过资料研读、调研访谈、监管报表、上级行评价等多种方式,征询了分行信息科技部和财务会计核算中心专家老师的相关意见,整理了制度文件、问题清单和汇总信息,结合DCMM模型8个能力领域和8个二级评价指标,从组织、制度、技术、流程四个维度对某银行A分行进行财务会计数字化转型水平的预评估,通过加权平均计算,得到财会数据价值化的二级指标总分为23分,属于第4级先进性水平(如表1所示)。通过对某银行A分行财会数据价值化指标的预评估工作,笔者发现了该行在数据治理、数据安全、数据质量、数据标准方面制定了非常完善的制度文件,值得同业借鉴学习。与此同时,该行在技术落地、专业人才培养等方面存在不足之处,有较大的提升空间,如果能得到有效改进,有希望达到卓越级别的管理水平。
  三、加快商业银行财务会计数字化转型发展的建议
  (一)树立中台化、智能化的财会共享思维
  思维转型是商业银行财会数字化转型的前提条件。商业银行要想实现财务会计数字化转型,充分发挥财务数据的价值,首先是财会部门全员思维模式要向数据思维转型,克服传统理念上的障碍,树立中台化、智能化的财会共享思维,提取前台大数据中有价值的信息和知识,使数据具有“智能”,及时将数据反馈给后台,帮助后台通过建立模型寻求现有问题的解决方案和预测趋势,实现财务的终极价值。
  (二)建立可量化、可评估的财会制度文化
  制度文化是商业银行财会数字化转型的重要保障。一方面,要把数字化转型的KPI(关键指标法)、OKR(目标与关键成果法)应用到每笔财会业务中,制定数字化财会管理考核的量化指标,结合考核结果奖优罚劣;另一方面,加快建O数字化财会文化的愿景、使命和价值观,引导全员适应数字化转型的文化变革,突破创新,追求卓越,赋能商业银行研发更多高质量、富创新、有内涵的数字化产品和服务。

nlc202211141013



  (三)成立跨条线、跨部门的财会协同组织
  协同组织是商业银行财会数字化转型的重要力量。商业银行在财会协同组织运营的过程中,一方面,在内部打破与其他部门之间的藩篱,解决信息系统孤岛与业财融合的问题,以整合多个系统的数据链集合的形式,封装起来对外服务;另一方面,在外部打开数据共享的边界,不断整合前台中的低附加值的重复业务,与第三方平台(例如,税务、工商、财政等外部平台)链接实现共生共享,随时应对前台客户的业务需求与不确定性,随时将数据传递给后台战略分析部门,实现有效决策和风险管控。
  (四)建设数字型、复合型的财会人才队伍
  财会人才团队是商业银行财会数字化转型的智力支持。Π型人才是指至少拥有两种专业技能,并且能将多门知识融会贯通的高级复合型人才,两竖代表两种专业技能,一横代表多门知识融会应用。数字化Π型财会人才,不仅要懂财会业务知识,而且要有数据思维,具备发展性、创新性、竞合性,以及自驱力、洞察力和判断力。商业银行在推动财会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可以选择“内部调动+外部引才”方式,组建数字型、复合型人才团队,同步推进Π型人才的培养,以人为本,采用产教融合模式,激发人才的价值,使人才转变为财会数字化转型链条中的创新孵化者、敏捷开发者和智慧运营者,最终实现商业银行财会业务与数字技术的融合创新、业务数据驱动的敏捷开发和财会运营的互联互通、智能发展。
  主要⒖嘉南祝
  [1]财政部.会计改革与发展“十四五”规划纲要[J].财务与会计,2021(24):P5-11.
  [2]张庆龙.下一代财务:数字化与智能化[M].北京: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2021.
  [3]王超,韩菲.商业银行智能财务体系建设[J].商业会计,2021(20):23-26.
  [4]付晓岩,于宏志.数字经济时代关键技术对银行转型的影响[J].银行家,2020(9):114-117.
  [5]张庆龙.数字经济背景下集团财务组织架构转型趋势分析[J].财会月刊,2020(14):10-14.
  [6]胡蝶.金融业IT架构转型实施路径研究――商业银行管理会计IT平台的设计应用与转型思考[J].金融纵横,2017(7):66-73.
  责编:杨雪

nlc202211141013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3/view-15442086.htm

相关文章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