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手陆豪
作者 :  温蒙蒙

  陆豪,软银赛富投资合伙人,号称风投界的“超人”。他所参与的经典案例不胜枚举,投资盛大网络、阿里巴巴、分众传媒等知名企业,成功实施复旦张江香港IPO、豫园、新华出版等多家企业的并购与重组,如今更身兼数十家公司的董事长之职。
  2012年3月10日,这位风投界传奇人物现身合肥,在由中国科学技术大学EDP中心举办的“PE/VC私募股权投资高峰论坛”上,他同在场的200余位企业家朋友畅论私募基金在企业发展中的价值,“超人”风采尽展无遗。
  
  投资有野心的人
  年收益率高达79.43%、全球最赚钱的私募、亚洲地区LP回馈最多的基金……短短数年间,软银赛富的成功便获公认。对于这样一支荣誉等身的团队而言,什么样的企业方能入得了他们的法眼?
  “当然我们会考虑一些有前景的行业”,陆豪向记者细数了眼下他所感兴趣的几大领域:再生资源回收、植物药业、移动传媒以及各种与人性相伴的文化产业等。
  然而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经济周期,因此,他更看重的是行业内的优势企业:“任何一个行业都不可能被消灭,消灭的只是行业中的弱势群体,你如果在这个行业里辛勤耕耘,能够把自己的企业做到领先的位置,那你一定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在陆豪看来,所谓优势企业最重要的特征就是其柔性调整能力。
  “比如,我不喜欢李宇春,但是许多80、90后却很欣赏她,而且这一批人群已经成为社会主流,因此当软银赛富投资太合麦田时,就签下了李宇春,现在她已经是我手底下最赚钱的女影星,这体现的就是企业柔性调整的能力”。
  陆豪认为,一个企业的柔性调整能力、应变能力、创新能力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一家企业的成败。
  2012年,曾经的传奇企业柯达申请破产,就在前一年,本土的乐凯也被航天科技集团兼并,影像家族唯有富士一门独秀于林。原因何在?就因为富士不拘泥于传统,将业务拓展至医疗器械和化妆品行业,而这正是富士柔性调整机制的体现。如果墨守陈规、只给自己赋予静态定位,即便是曾经的业内巨头,最终也难逃轰然倒塌的命运。
  同时,陆豪表示,作为一个企业的灵魂,创业者的品质素养也堪称投资基金衡量企业价值的重要依据。而在众多的创业者当中,陆豪最为欣赏的的是那种怀有强烈名利欲和扩张野心的人。
  当年,软银与阿里巴巴的结合就完全是两位巨头的惺惺相惜,从而给业界留下了一个经典传奇。
  1999年,孙正义回国考察本土互联网公司,与应邀而来的马云在不经意的谈话中,决定给予后者2000万美元的投资。在这短短的却充满传奇的6分钟谈话时间里,打动孙正义的不仅仅是阿里巴巴的商业模式,更是马云这个人。9年后,在一个云集了几千名电子商务精英的大会上,孙正义面对台下众多阿里巴巴的客户曾这样说到:我当时看到他(马云)双眼冒光,闪动着渴望成功的梦想和激情。
  “没有野心的人,他没有强烈的名利欲望,没有强烈的成功感。其实在今天这个社会,支撑着你能不断的往前走的就是你强大的名利欲,有了它你才能不断设定新的目标,所以我们所要做的正是成就创业者的名利欲”,较之于孙,陆豪的看法如出一辙。
  
  用人必疑
  对于风投而言,选择猎物固然不易,享受胜利更是艰难。
  现实中,风投带给企业的远不是单纯的资金那么简单,必须供其养料、扶其成长,直至后者成为公众性的公司,方能享受胜利果实。因此,在决定投资的那一刻,风投已然同企业的命运联系在了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未来做PE和VC的人,基本上可以用一句话概括,以金融为手段,更加看重你对企业的治理经验。而具有很强产业背景和治理能力的人,将是未来优秀的投资人”,强调公司治理和赋予创业团队现金激励可谓软银赛富的一条宗旨,更是陆豪多年来投资生涯总结的至理名言。
  “赛富有一个观点,在企业的股权投资当中,我们所占份额不能超过40%,当企业的资产收益率达到一定标准的时候,必须给予经营团队激励措施。”
  2010年,因公司战略调整,达能欲出售所持汇源果汁22.98%的股份,为填补空缺,在与多家战略投资者接洽的过程中,汇源老总朱新礼最终选择了软银赛富,除了看上赛富的实力外,重要的一点是,朱新礼要求新进投资者拿出“本钱”激励公司团队的要求与软银赛福不谋而合,而在双方签订的“员工现金收益计划”中,当汇源果汁业绩增长高于行业增长的情况下,软银赛福将其股份的7%-7.5%带来的现金收益用于激励公司团队。
  “心甘情愿把大钱给别人,自己只赚小钱的企业根本不存在,至少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发现”,陆豪表示,如果创业团队不是大股东,他就不愿意控制成本,而缺少了类似期权、债券、现金等激励机制,干好干坏一个样,团队的心态也会失衡。良好的治理必须要靠规范去约束。
  不相信个人自觉行为的陆豪郑重其事地告诉记者,所谓的用人不疑只是个假象,用人必疑才是真理。“我是个负责人的男人,但是我做不了道德上的楷模”,陆豪悠然而笑。
  
  任春雷遇到二百五
  在混迹风投多年的陆豪眼里,做PE就像是在找老婆,企业的长远发展和彼此的共生共荣才是自己关注的重点。然而,在一个屋檐下过日子,两口子抬杠拌嘴的情况似难避免,闹不好还会出现一拍两散的尴尬结局。
  团宝网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今年年初以来,“团宝网”CEO任春雷卷钱跑路的传闻,被闹得沸沸扬扬,由于相关投资方的撤出和公司随之而来的裁员潮,团购网深陷破产漩涡。而最终死里逃生的任春雷愤慨地喊出了“资本是毒药”。
  对此,陆豪很不以为然。
  “是毒药他干嘛还去吃?”在陆豪看来,企业发展应该建立一套完整的经营理念,企业家所要做的不是静态的设计而是动态的管理,一个有动态思维的人绝对不会像任春雷这样讲话。“他的东西都是停留在图标上、纸面上的文章,根本经不起实战的检验。”
  至于团购网的投资方,陆豪言语中充满了不屑,“任春雷可能碰上了一个我们今天通常说的即将被洗牌的二百五PE公司,他们完全不懂行。”
  这并非凭空臆断,事实情况是,在Pre-IPO的暴利面前,私募股权正在让更多的人为之疯狂,而当全民PE渐成声势之时,行业已然泥沙俱下。
  “现在动辄就冒出了一个所谓的PE公司,而它的老板,不是挖煤的,就是搞房产的。挖煤的要被兼并,盖房子却卖不掉,但是这些老板手上又比普通老百姓多个几千万的闲钱,怎么办,于是就去做PE,但是他不懂行,如何控制风险?怎么追求投资回报率?”,陆豪告诉记者,PE从来都是个很细分的行业,放眼全球,这更是一个很专业的群体,中国的全民PE本身就很不正常,行业的洗牌自然在所难免。
  “我个人的观点是,从今年开始,两年之内一定是大洗牌,会有很多不正规的PE公司死掉。这两年,恰是给他们见见颜色的时候!”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