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美利坚:挥不去的隐忧
作者 :  David Henry

  
  一个由金融主导的美国是否像它看起来那样坚不可摧?
  从现在起,人们看待美国的方式可能要改变:她已不再是一片制造商的乐园,也不是催生医疗保健公司和技术论专家的温床。相反,她正“静悄悄地”变成无数金融家的梦想天堂。金融业务占据了这个国家所有企业利润的30%,而十年前这个比例是21%。那些愈发依赖其自身金融业务的厂家和零售商取得了比银行或金融机构更多的利润。在农机设备制造商Deere & Co.,有近四分之一的利润来自金融业务。零售商Target公司也从它的信用卡业务中获得了好处,高达15%的利润率让人啧啧称奇。与此同时,尽管通用汽车的车卖得不是特别好,但它的抵押贷款业务却红红火火。去年通用从它的汽车金融业务中收回了29亿美元,以至于人们可以大胆地预测:今年通用的相当部分利润依然会来自金融业务。
  与金融的风光相比,任何足以影响该领域收益的因素都会产生明显的“放大”效应,此种效应正愈发显现出来。自去年6月美联储提高利率以来,金融机构的贷款成本大大增加,但针对客户的长期贷款利率却无明显变动,这使得金融机构攫取利润的举动分外辛劳。
  现在的金融机构面临着更大的风险,对借款人的争夺大大加剧,由此带来的违约风险是可以想见的。更多的审计师和监管者正尝试用更严密的法则实施监管,而这将降低金融机构的申报利润。“这种严格的审查将令全美各企业的业绩增长放缓”,美林研究北美经济的首席经济学家David A. Rosenberg说。标准普尔称,其所预测的2005成份股中金融服务类公司的收益将只增长6%,这与2003年令人吃惊的27%可谓天壤之别。
  
  收益增长的引擎
  
  的确,收益增长放缓让标准普尔成份股收益面临着自三年超高速增长以来最大的尴尬,金融服务类公司(不包括生产商、零售商旗下的金融机构)成为成份股收益增长最大的动力,去年它们合计贡献了成份股总收益的28%。与之相反的是,医疗保健和信息科技类公司只占成份股总收益的12%和11%,传统大型公司的贡献率是10%。回顾十年前,当时的金融类公司在成份股总收益中只占19%。
  对大多数实业公司来讲,金融已成为公司业务中不可缺少的一块。通用电气金融和保险部门去年贡献了该公司166亿美元总利润的49%,十年前这个比例是37%。H&R Block公司从抵押放款中赢得的利润(税前)是6亿7800万美元,比纳税服务得来的利润还要多。
  然而所有这些对股票市场却未必是好事,因为华尔街对来自金融服务的利润向来冷眼相待,不愿为这类公司多投资,理由在于――这些利润通常被认为是“低质量”的。作为回应,GE卖掉了它大部分收益不理想的保险业务。该公司首席执行官伊梅尔特称,他仍希望GE的金融子公司能贡献公司总营收的40%~45%。
  
  交易成本增加
  
  很多情形下,金融业务对公司账面的影响难以获知。零售巨头电路城(Circuit City)从未向外界披露过,它从延长的保修合同(extended warranties)中获得了多少好处。但业内人士估计,如果该公司不延长它的保修合同,它的2004年财务报表将可能出问题。电路城方面称,它提供了“适当”(appropriate)的信息。
  然而最大的威胁还在于不断缩小的长短期债务的利差,业内人士称作“差幅”(spread)。去年4月,美国市场上2年期和10年期国债的利率差达到2.4个百分点,意味着相当多的金融业务有利可图;现在这个数字降到0.8个百分点,令贷款商们不得不收紧银根。有相当多的贷款商不再死抱着贷款业务不放,而是开发出了形形色色的衍生品,他们还通过“打包”将贷款出售给对冲基金和机构投资者,以此来尽可能地回避利率波动的风险。今天的金融机构,有42%的收入来自交易费,只有58%源于利息,这与1980年的2∶8绝不可同日而语。
  如果这种状况得不到改善,那么以往习惯筹集短期资金投资于长期证券的人将望而却步,抵押贷款也许是受影响最大的一块。Clarium资产管理公司估计,持续多年的房地产泡沫将有可能“破裂”。房产抵押贷款目前是全美借贷市场中最重要的业务。
  
  “第三种”风险降临
  
  利率上涨也让金融商们饱受煎熬,相比从前,这些金融商们越来越难以承受违约风险。随着利率的上升,它们对借款人的选择权越来越受到限制。穆迪投资部门预测,明年“垃圾债券”的发行人占发行人总数的比例将从目前的2.5%上升到3.2%;未来三年内,由于大量“低品质”(low-quality)债务的到期,将有相当部分垃圾债券无法以“新债抵旧债”的方式获得偿还。在过去4年内,房产抵押贷款的增长速度超过了房价的上升速度。
  利率的上升和贷款违约对金融机构的影响是毋庸置疑的,而现在又增加了第三种风险:越来越苛严的会计法则。去年秋天发生在Fannie Mae的会计舞弊案依然令人记忆犹新, 而AIG首席执行官格林伯格的下课则印证了这一趋势的不断加深。且不论AIG是否践踏了法律或是必须提供虚假数据,仅这一事件本身,就足以令各家金融公司的高管胆战心惊,在收入的申报上更加谨小慎微。
  诚然,所有这些并不意味着金融机构将必然经历严酷的寒冬。厂商资金需求的增加也许会令金融商感到一丝丝的暖意,利率和长短期债务的利差有可能上涨,而充足的现金储备也许会抵消掉一部分违约风险。但无论如何,在一个以金融为轴心高速运转着的经济体内,由利差、利率和会计准则变动所引发的压力无疑令人惴惴不安。
  
  备忘录
  ◆ 通用电气(GE)旗下的Consumer Finance机构向企业和消费者提供按揭、汽车消费贷款等业务。在未来五年内,对金融资产的收购将成为通用布局中、东欧市场的重要一步。与此同时,该公司也通过涉足俄罗斯、土耳其、泰国、印度、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等市场积极拓展其零售业务。在亚洲,GE的竞争对手被认为有花旗、汇丰控股和渣打银行等。目前按资产总量排名,GE已成为全美第五大银行。
  ◆ 福特汽车公司2004年金融服务利润创下历史新高,全年实现净收益35亿美元,比上一年增长了近30亿美元。在福特汽车信贷与赫兹公司丰厚利润的推动下,福特金融服务业务剔除特殊项目,全年税前利润实现了创纪录的50亿美元,比前一年增长了17亿美元。该公司执行副总裁兼首席财务官唐・莱克莱尔说:“我对我们新产品日益得到认可和金融服务业务创纪录的利润感到非常满意。”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