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比登的诱惑
作者 :  lisa Margonelli

  
  对有望成为世界“汽车之都”的中国市场,下一个引爆精彩的会是谁?
  一年一度的必比登挑战赛(Challenge Bibendum)于2004年秋天落户上海,这个由米其林集团赞助的赛事已成为世界汽车环保技术的展示场。对13亿人口的中国来讲,清洁能源的需求相当迫切。在位于长江之畔的武汉理工大学,黄妙华教授正展示她和她的学生研制的新款电动车Aspire。除了曼妙的曲线和缤纷亮丽的色彩,该车配备的Linux操作系统、GPS卫星导航系统和内置式自行车也令人叹为观止――没错,当你陷在拥堵的车流中难以脱身时,自行车可就派上了用场。
  在西方,环保汽车不过是富人的宠儿――昂贵的价格和复杂的技术令无数爱车族望而却步。但在中国,一个问题不容忽视:这个国家的石油需求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飙升,比石油价格上涨的速度还要快。有专家估计,到2030年,因环境污染引发的疾病将会吞噬掉这个国家国内生产总值的15%。
  
  后发优势启动
  
  眼下中国的计划者们正用各种方法解决中国的能源环保问题,与之相关的措施包括推广混合动力车、电力汽车和丙烷出租车等等;与此同时,传统汽车的生产及公路建设依然进行得如火如荼。“在‘绿色GDP’和经济增长之间存在矛盾”,北京能源基金会的一位专家指出,“中国正经历国民观念上的深刻变革”。
  现在的中国已开始致力于改善她的能源状况。2003年底,北京出台了一系列在世界上也堪称苛严的节能标准。中国目前是世界上最大的可替代型燃料工具运输市场,有20万辆清洁能源车在运营。为迎接2008年奥运会,北京政府正计划将其所有12万辆公交车全部配备清洁能源CNG(压缩天然气)。
  所有这些都为车商们提供了巨大的商机。世界各主要汽车厂商(除本田外)都参加了在上海举行的必比登车赛。丰田将于年内在长春市生产混合动力轿车Priuses,通用预备在上海推出混合动力款的公交车。东风雪铁龙总裁Gilles Debonnet说“到2010年,中国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清洁燃料市场,如果我们不尽快推出低排放的出租车,那等待我们的只能是被淘汰。”
  在汽车文化落后于西方数载的中国,由“燃油经济”缺失所引发的后发优势是不容置疑的。上海通用副总裁戴维・陈说“有相当多的专业人士相信,中国在推出燃料电池驱动的汽车上拥有独特优势,这个国家与世界市场脱轨近30年了,现在正是它实现跨越式发展的时候。”
  
  抢占桥头堡
  
  “蛙跳”(leapfrog)固然令人迷醉,但前景如何?壳牌氢能源公司副总裁,曾成功在冰岛实施了氢能源计划的Gabriel de Scheemaker说“中国像一张万能牌”。谈到上海,Scheemaker眼中流露出兴奋的神情:一个“氢能源”城市似乎就在眼前呈现。
  这多么像是一场变革。每天早晨,王建硕(音译)和妻子都会准时离开他们位于上海郊外的家,坐着崭新的菲亚特轿车去上班。仅仅两年前,他们还住在上海一幢破旧的居民楼里,每天坐公交车上下班。现在的王建硕是美国微软公司的软件工程师,每到周末,夫妇俩一起进城探亲访友,再也不用担心地铁运营结束回不了家。
  在上海同济大学,一辆奥迪轿车缓缓驶过,从车中走出一位精明干练的中年男子。万钢,这位中国科技创新计划 “863计划”的首席科学家,正担负着让中国在今后15年实现燃料电池量产的重任。2001年开始实施的这项计划无疑是具有野心的,但困难也不容低估:仅有的1.06亿美元预算要支撑200所高校和企业对未来电动、混合动力车以及燃料电池车进行研发。
  回顾2000年,当时的中国科技部与原在万里之外的万钢取得了联系,那时的万已在德国生活了近十年,他的工作就是为奥迪系列轿车作研发。科技部希望万钢为中国未来汽车产业的发展制定规划。万钢的意见是:中国在汽车引擎技术上面与西方较量是极不明智的,要在未来的竞争中占有一席之地,最大的机会是占据燃料电池这一堡垒。
  在记者面前,万钢向我们展示了他的“15年规划”:通过大力发展燃料电池车,让中国跻身于世界氢能源汽车工业的前沿。4种燃料将可以得到广泛应用,分别是电力、电力/燃油混合动力、压缩型天然气和氢。在这4种能源中,氢无疑是最具前景的,可以从煤、太阳光、核裂变或水力发电中获得。万钢解释说,今天业界广泛用于电动汽车的研发,即使到了燃料电池时代也仍会带来回报,而像混合动力引擎这样的技术则完全是以节能为目的的。万钢举例说,最新款的混合动力车安装的刹车装置可以令马达向后旋转,通过释放电池中的能量而产生刹车效果。“有专家称,混合动力技术只是权宜之计,但我认为,这项技术将会持续很长时间”万说。
  现在的中国正盼望着氢能源时代的早日到来。美国研究燃料电池的专家John Wallace说:“15年?是个美妙的设想,但光有决心肯定不够,中国还需要更多的配套设施、高新技术公司和风险投资机构。”
  
  考验政府意志
  
  这样的投资或许已经到来。加拿大燃料电池投资公司Chrysalix Energy就将目光投向了中国,该公司主席,也是风险投资家的Mike Brown说,“万钢的计划绝对可行,现在是考验政府是否有能力贯彻到底的时候。”
  在上海一家外观类似Epcot中心的饭店里,蔡晓庆(音译)正急切地踱着步。作为上海经委设备工业部的负责人,蔡晓庆要让上海早一天成为中国的底特律。在对海外市场的考察中,蔡发现,外国汽车商花费高昂代价开发的燃料电池车竟无用武之地。在加州,燃料电池车沦为给阿诺德・史瓦辛格出行作陪衬的尴尬境地。
  然而蔡晓庆很有信心。他的设想是:今年年内,将10辆燃料电池车推上市,5年后达到1000辆的水平;到2015年,将这个数字提高到10000辆。但要实现这个目标,政府还需要更多地在技术上投入,并提供给消费者相应补贴。在蔡晓庆看来,这是一个“巨大的跨越”:到2020年,大批的汽车停在港口等待装运,与此同时,这个世界的其他地方却因不断增加的环境污染和石油短缺苦苦挣扎。
  为更好地开发燃料电池车,蔡晓庆已将目光投向了通用汽车。迄今为止请公司已为环保轿车的开发投入了10亿美元。“如果政府能够提供相关的基础设施,通用将能够将这些车辆投入实际运营”,蔡说。
  过去的一年,Tim Vail――通用汽车公司商业发展部经理,多次造访中国,亲眼目睹了这个国家发生的巨大变化。作为冉冉升起的国际化大都市,上海的丙烷动力出租车已达38000辆,投资10亿美元制造的磁悬浮列车也在市内往返穿梭,由燃煤加工所产生的工业用氢将能够支撑燃料电池车运行15年……当然,这其中最为重要的是,政府已开始大力兴建有利于燃料电池发展的基础设施。“当人们拥有了更多权利,你将会看到有钱人争相购买燃料电池车的场面”,Vail说。
  去年10月,通用汽车公司主席瓦格纳与上海市副市长举行了会面,双方同意在未来数年共同开发燃料电池轿车。大众与上海同济大学的燃料电池项目也已启动。“这是一个带有战略意义的转折”,北京研究可替代能源的专家Chris Raczkowski说,“一些公司很可能会据此取得垄断地位,但不这样不足以让市场高速运转起来”。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