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奋剂猎手
作者 :  李龙田

  三年前一天,伦敦奥组委的负责人拜访了英国葛兰素史克公司(GSK)总部,并向其CEO安伟杰(Andrew Witty)描述了一份史无前例的计划—由GSK支持并承担起2012年第30届伦敦夏季奥运会的药检工作。由一家商业公司包办奥运会药检工作,这还是开天辟地头一回。
  安伟杰对药检并不陌生。长久以来,整个体育界都充斥着违禁药物与欺骗行为,作弊的历史源远流长。古希腊运动员们在比赛之前曾服用饮剂增强体力,现在的体育健将们选择面则大得多—从合成代谢类固醇、生长激素、利尿剂、红细胞生成素等不一而足。尽管服用兴奋剂,运动员可能遭遇终身禁赛的严厉惩罚,但仍不乏铤而走险者。
  其中不乏声名显赫的佼佼者。曾5次夺冠环法自行车赛的法国自行车手雅克·安克蒂尔(Jacques Anquetil)公开承认服用兴奋剂。“自行车赛赛手都有服用违禁药物,那些声称自己没有的都是骗子。”安克蒂尔说。而环法七连冠获得者兰斯·阿姆斯特朗(Lance Armstrong),亦被美国反兴奋剂机构指控其使用红细胞生成素、类固醇并做过输血回输以提高成绩。飞人迈克尔·约翰逊(Michael Duane Johnson)在药检中睾丸激素含量曾是正常人的10.3倍。
  面对伦敦奥组委的请求,安伟杰曾感疑惑,其治下的GSK是一家专注于药物研发、生产和销售的制药巨头,与兴奋剂乃至兴奋剂检测毫无瓜葛。不过,他并未犹豫—这种机会实属难得。毕竟,以往从未有过一家商业公司参与奥运会的反兴奋剂检测工作,好处显而易见—奥运会将大大提升公司良好的公众形象。
  GSK获此美差,举荐者伦敦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 London)功不可没。最初伦敦奥组委所找合作对象正是以生物医学见长的国王学院。在奥运会历史上,以往主办方通常会选择学术机构或专业组织独立提供兴奋剂检测服务,伦敦奥组委亦不例外。
  摆在国王学院面前的任务颇为棘手。伦敦奥运会参赛选手超过一万名,尿检和血检药检次数将达6250次样—每两名运动员中就会有一人被检测,其中包括所有奖牌获得者。每天都会有400份药检,检测目标涵盖240多个违禁成分,必须确保24小时内出结果。其中初步药检结果将于12小时内出来,一旦可疑,则需另花12小时分析确认以保证万无一失—这意味着工作人员必须7×24小时工作。此外,其专业性与组织严密性不言而喻。举例而言,涉及兴奋剂检测的工作人员超过1000人,这些人分散在数十个运动场馆内从事检测样本采集、安全存放及运送,管理难度惊人。对于检测结果,检测者必须慎之又慎。因为某些抗抑郁及止痛类的药物也会引起尿检呈阳性,但并不属于兴奋剂范畴。检测对象甚至包括马匹—北京奥运会上曾有6匹马被检出辣椒素呈阳性。辣椒素因可提高赛马敏感性及减轻疼痛而被禁用。
  缜密考量之下,GSK成为不二之选。“他们知道我们在提取、分析各种物质和成分上积累了非常丰富的经验。”GSK企业传播全球副总裁凯利·欧卡拉汉(Kerry O’Callaghan)对《环球企业家》说。
  合作很快达成,GSK与伦敦奥组委签订赞助协议意向书,并在伦敦郊区成立奥运会反兴奋剂检测实验室。该实验室由GSK承建,建筑面积相当于七个网球场,耗资高达2000万英镑。为了确保万无一失,GSK将准备调试工作分为五个层面。第一个层面是物理性的建筑物;第二个是技术层面,包括计算机系统、安保系统、科技系统等;第三个是检测设备的准备;第四个是人员招聘和培训;第五个则是调试试运营的程序。实验室建设、检测设备购置安装及调试工作整整持续了两年时间。
  不过,实际从事兴奋剂检测的科学家却无一GSK的员工,如此行事乃是为了避嫌。担任检测工作的是来全球的150名科学家,其中15名隶属国王学院,其余则来自国际奥委会以及公开招募的医药学博士研究生。这些精兵统一由伦敦奥运会反兴奋剂实验室药物控制中心主任大卫·考恩(David Cowan)教授培训并指导。
  为了臻于完美,GSK前后还花费近一年时间对实验室进行软件升级,重新优化计算机系统、安保系统及科技系统。为了保证药检系统精密高效运转,GSK则融入其生产线管理经验。2012年4月,伦敦奥组委宣布该实验室获得国际反兴奋剂机构(WADA)认证。其实验室内设施在全球无出其右—以尿检核心设备“液相色谱-质谱联用仪”为例,该仪器可在24小时内检测出尿样中超过240种违禁药物。所有尿液、血液采样均会被保存8年便于日后追查之用。
  在灵敏度之外,科学家们亦必须对结果的准确性负责。国际奥委会曾对634种广泛使用的食品添加剂展开调查,结果发现其中至少有15%含有睾酮或诺龙的成分。这需要研究人员更深入地了解兴奋剂的代谢机理。一种类似“代谢学”研究的方法应运而生。科学家通过气象色谱法分离样本中的不同化学组分,并用质谱法对其分析称重,以判断被检验对象的代谢原因是由药物,还是糖尿病等疾病所致。为了增强反应速度,实验室购置了更先进的设备,例如鉴定合成代谢类固醇时,新设备可将检测时间由40分钟压缩至14分钟。
  药检实验室的另一项创举则是可对检测结果进行“数据读取”。“有了数据读取功能,即使遇到240种明令禁止的药物以外的违禁物质,我们也能够在随后再次检测出来。”伦敦奥运会反兴奋剂实验室药物控制中心主任大卫·考恩对《环球企业家》说。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