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化收益10%“拆迁款信托”能否帮拆迁户实现长富
作者 :  冯伟杰

  需要注意的是,目前政府缺少对于“拆迁款信托”投资、运作过程的有力监管,因此,“拆迁款信托”究竟能否准时按息兑付,应当成为关注的重点之一。
  春节前夕,北京市人大代表、门头沟区区长王洪钟在公开场合表示,作为全国首个农村集体资产信托化管理的试点,门头沟永定镇白庄子和东辛称村的8 0 0余名村民将拿到“拆迁款信托”的首笔分红。此外,2013年门头沟区计划将10个以上具备条件的村纳入信托化经营管理。
  此消息一出,立刻引起众多网友的关注和争议,有的人对此做法表示认同,因为“很多人在拆迁后,往往将拆迁补偿款挥霍掉”;但也有人表示反对,理由是“钱在自己手里才踏实”,“把钱交给拆迁款信托,收益如何保证?”
  年化收益10%能否保证?
  记者查询得知,备受关注的“拆迁款信托”,是北京市政府和门头沟区政府对农民拆迁房屋及土地款管理的最新尝试,首批试点为永定镇的东辛称村和白庄子村。具体表现为2012年9月28日成立的“富民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共募集资金人民币1.6亿元,签2份信托合同 ,期限为5年,年化收益率可达10%。
  设计和发行“富民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的北京信托公司表示,该信托的投资门槛是100万元,据了解,该信托计划预期会推出系列产品,未来投资者除了拆迁农民,也有可能吸纳其他投资者。也就是说,目前并不排“除拆迁款信托”面向全社会的可能。
  需要注意的是,2013年1月29日,门头沟区一位政府工作人员表示,原定1月30日向永定镇两个村子村民发放“拆迁款信托”分红的计划,已暂时取消。根据媒体报道,“拆迁款信托”的投资方向主要包括货币基金和定期存款、实业、未上市公司股权以及国企和基建类项目,不会涉及股票。虽然安全性较高,但毕竟还是有风险的,比如未上市公司的股权和实业。更为重要的是,目前政府缺少对于“拆迁款信托”投资、运作过程的有力监管,因此,“拆迁款信托”究竟能否准时按息兑付,应当成为关注的重点之一。
  能解决拆迁暴富者返贫问题吗?
  随着国家征地补偿政策的逐步完善,以及城镇化规模的不断扩大,城市中出现一些因征地而巨富的村民。这些原本过着普通生活的农民,如今腰缠万贯,身家数百上千万者亦不在少数。然而,原本普通的农民因拆迁暴富,对理财并没有清晰的概念,拿到巨额拆迁款后,许多人往往不知所措,于是在许多城市的街头,出现了许多开着新买来的车拉客的现象。更有甚者,短短几年内挥霍掉巨额财富后,重新回到甚至比以前更差的“赤贫”状态。
  而门头沟区推出的“拆迁款信托”每年的预期收益率不低于10%,按照其总募资额1.6亿元来算,该信托每年收益不低于1600万元。根据各方协议,每年收益所得将按照70%分配给村民,30%留作村集体积累的方式进行分配。也就是说,村民每年总共可分得1120万元的收益。
  对于“拆迁款信托”,有业内人士认为,“富民1号”解决了困扰各地的农民拆迁补偿款的管理难题,代表着一种全新的集体资产管理模式的探索。也有人认为,拆迁户既然缺乏理财意识,势必对信托的运作也不了解,因此,资产信托化管理是否是农民收益最大化的有效实现形式,还有待讨论。
  “拆迁”题材信托早已有之
  其实,“拆迁款信托”这个概念并不新鲜,早在2011年,就有一些信托公司推出了拆迁题材信托,产品预期年化收益可达到11%。
  例如,中铁信托发行的“优债76期双林茗居A组团拆迁安置房项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 将信托资金用于受让西汇城建拥有的对郫县政府规模为1亿元的应收账款债权,然后以政府财政收入偿还信托本金和支付收益, 募集资金规模为1亿元,投资期限为18个月,预期年收益率为8.7%至10%。
  业内人士分析,因为拆迁题材的信托产品通常由政府相关部门提供还款保证,所以信托产品到期后的本金收益兑付比较“靠谱”。根据中铁信托发布的最新公告,截至2012年12月31日,“优债76期双林茗居A组团拆迁安置房项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收益累计实收金额已达1215万元。
  关于拆迁款那些令人哭笑不得的事儿
  开着奥迪去拉客
  北京大兴区的天宫院村,因为地铁大兴线(即4号线延长线)的修筑与开通,周围开始被林立的高楼包围,众多村民因为巨额的拆迁补偿款,一夜暴富。村里几乎一夜之间都买了私家车,而大多数皆为奥迪,于是,该村有了“奥迪村”的称号。很快,就出现了村民开着奥迪当“黑车”拉客的现象。
  抠门老太花20万拆迁款庆生
  武汉市洪山区一位居住于城中村的婆婆,在获得50万元补偿款前,家境比较贫困,平时的日子也过得比较紧。让周围人感到意外的是,婆婆在70岁生日时,竟宴请亲朋好友,到酒店就餐,时间长达一个月,花费约20万元。
  拆到哪儿赌场跟到哪儿
  有媒体报道称,在一些地区,拆迁拆到哪里,赌博公司跟到哪里,一般在一个村里可以进驻两个赌场。武汉额头湾一位40多岁姓陈的村民,几年前因赌博输光100多万元补偿款,还抵掉一套还建房。他因还不清高利贷,持枪上街抢劫,被判了七八年。家中3个小孩、重病的母亲,仅靠他老婆在加油站打工,生活无助。为
  获拆迁好处 一天200人离婚
  2010年的一天,南京江宁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前来离婚的人全天达到了近200人,而里面不少是古稀老人。难道要世界末日了吗?非也非也,媒体调查后发现,原来是因为借假离婚,可以在拆迁补偿中获得更多的利益。
  “拆二代”眼里的父母职业:打麻将!
  杭州城郊一所小学的家庭情况调查表上,“父母职业”一栏,有的孩子竟写:“打麻将”。其原因为,政府能为拆迁户们提供的就业岗位多半是一些清洁员、保安之类的服务型岗位。但是,手握巨款的拆迁农民中,许多人宁愿失业,也不愿干保安保洁工作。“难道开着好车扫大街去?丢不起这人!”有农民这样说。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