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八桂”由来

作者: 彭匈

  外地来的朋友,多喜欢向我们提一个问题:来到你们广西,常常会听到“八桂大地春来早”、“八桂大地歌如潮”的说法。那么你们广西为什么叫做“八桂”呢?
  问题看似简单,而要回答得让外地朋友满意,却又不是一两句话所能够奏效的。依我之见,可以用三种方式来“答友人”。一是简而言之,二是引经据典,三是直截了当。
  先说第一种,简而言之。就介绍唐代大文豪韩愈那首著名的五言诗《送桂州严大夫同用南字》。那是中唐时期长庆二年(公元822年)的一件盛事。那日长安城郊渭水之滨,几位京城官员兼大诗人设宴给一位朋友饯行,这位朋友姓严名谟,他既是一位官员,也是一个文人,朝廷曾经称赞他“操行端和、文学精茂”。他要出发到南方的桂州任桂管观察史。当时的桂州管辖广西北部十几个县,它的治所就在桂林。给严大夫送行的人中,有好几位京中享有盛名的人物,一位是吏部侍郎韩愈,一位是水部员外郎张籍,还有一位大名鼎鼎的白居易,时任中书舍人。宴席上,大诗人们相约每人写一首诗,并规定“同用南字”即以南字为韵,以送别严大夫到南方去做官。其中韩愈这首五律最为有名也传播得最广:“苍苍森八桂,兹地在湘南。江作青罗带,山如碧玉(簪)。户多输翠羽,家自种黄甘。远胜登仙去,飞鸾不假骖。”这首五律有两个明显的特点,一是与前人对于南方的看法有着颠覆性的见解。古人提到五岭以南就十分郁闷,他们普遍认为岭南乃十去九不还的蛮荒之域、烟瘴之地,还有传得更玄乎的,“五个蚊虫一碟菜,三个老鼠一麻袋”。谁知韩愈却把它写得十分美好,格外令人向往。尽管中唐诗人的作品比较朴白,为了便于理解,我们先用白话把它叙述一遍:有一片郁郁苍苍的长满桂树的地方,它位于湖南三湘四水的南边;那里的江水清澈蜿蜒如同一条条飘逸的罗带,那里的山峦挺拔峻峭好似一根根玲珑剔透的碧玉簪子;那里物产丰富,家家户户都养殖美丽的翠鸟以其羽毛代替徭役赋税,门前屋后都种植甜美鲜艳的黄柑;你这一去啊就乘上那展翅飞翔的鸾鸟,远比羽化登仙还要令人羡慕啊!诗的第二个特点在于它的开宗明义第一句“苍苍森八桂”,诗人将“八桂”这一美妙的地域名称引入他的诗行,从而引起世人的广泛注目。
  很多关注“八桂”的外地朋友听罢这番“诗话”,多半也就“啊”地一声,得到美的享受的同时也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满足。为什么只说是“一定程度上的满足”呢?因为毕竟还有觉得意犹未尽的,他们仍然会刨根问底,说这只是唐代的事,那韩愈之前,还有哪些关于“八桂”的说法呢?遇到这样热心的朋友,那就得费一番心思了。
  要说清楚唐代以前关于“八桂”的说法,这就得采用第二种方法,引经据典了。首先得考据一下这个“桂”字的来历。那就必须上溯到秦始皇甚至更早的战国时期,得说到“秦戍五岭”的典故。公元前221年秦王赢政扫平六国,即杜牧《阿房宫赋》所谓“六王毕,四海一”之后,又有两个大动作,北筑长城,南征五岭,即郭沫若在兴安游灵渠后写下的一首诗中所说的“始皇毕竟是雄才,北筑长城南岭开”。秦始皇派大将蒙恬北筑长城,抗击匈奴;派国尉屠睢率五十万大军南征百越。秦戍五岭的大幕是公元前218年拉开的,当时的五十万大军里面,二十万是军人,三十万是民夫。我们揣度秦始皇的意思,是让他们打下岭南之后,就不要回中原了。结果血战三年未克,统帅屠睢亦被越民击杀。山高路险地理环境复杂,水路不通兵员粮草难运,越人强悍难驯,都是原因。前214年灵渠修通,粮草兵员从湘江直入漓江,秦军势如破竹,当年克服岭南。
  岭南并入中原版图之后,秦皇朝设置桂林郡、象郡和南海郡。桂林郡管辖之地囊括了今广西大部分地区,包括现今梧州、柳州、桂林三地区和玉林、河池、南宁等地区的一部分,郡治设在布山县(今桂平市境内)。古人给地方命名,多以其山川地貌或风物特产为依据。从字面上看,“桂林郡”可以肯定这地方必然桂树茂盛繁多,所谓“有地多生桂,无树不成林”。而作为植物能称为“桂”的,主要有两种,一是观赏性的桂花树,二是入药做香料的玉桂。据我看,桂林郡所依据的“桂”,多半取于玉桂。因桂花树非止此地独有,江浙闽粤皆盛产此物。而桂林郡郡治所在的桂平,从古到今一直盛产玉桂,又称肉桂。既是名贵中药,又是驰名香料。桂平境内,几乎无地不产玉桂。清道光二十三年《桂平县志》载:“县以桂名,桂其土产也。”《桂平县地名志》也告诉人们,迄今以“桂”字命名的村庄达32处之多,如龙桂村、桂木冲、桂舍坡、桂枝山、桂圆顶、桂寮屯、桂畲角等。玉桂不仅今日是桂平的支柱产业,而且自古皆以此物进贡朝廷。皇后住的宫室,称“椒房”,墙壁上涂以椒桂,一则防虫,二则寓意多子。玉桂作为药物和香料输入中原的历史,恐怕比秦始皇统一岭南更早些。韩非子那则寓言《买椟还珠》就记述了战国时“楚人有卖其珠于郑者”,说的是南方的楚国人到郑国去贩卖宝珠,而那装珠子的木椟(盒子)雕龙画凤,十分精美,还“熏以桂椒”,引得那位郑国的蠢人“买其椟而还其珠”。所谓的“熏以桂椒”,椒是花椒,桂即玉桂。这足以说明远在秦一统天下的战国时期,南方的玉桂就已在北方享有盛名了。秦始皇征服岭南,将郡名定为“桂林”,主要应该是考虑了玉桂这一南方特产的因素。《旧唐书·地理志》点破了这层窗户纸,说桂平一带“源多桂,不生杂木,故秦时立为桂林郡也。”
  如此说来,“桂”的概念,自秦以后,即由风物特产之名变成地域沿革之名了。秦废分封制而创郡县制,百代沿用,可谓功高至伟。后世郡县称谓均有变化,汉设州,唐设道,宋设路等等,称谓不一,而建制功能却小异大同。至唐贞观后,分全国为十个道,桂州属岭南道。宋时全国分为十五路,桂地称广南西路,简称广西路,“广西”之称遂始于此。不管叫什么,有一条是不变的,即广西的简称就叫桂。如同云南简称为滇、江西简称为赣,福建简称为闽,河南简称为豫……
  那我们进而探讨一下,为什么“桂”的前面,缀上一个“八”字呢?此有两种说法,一是中国的数字,百、千、万,多为泛指,并非确数。包括“茫茫九派”、“九曲黄河”、“五方杂居”、“五行八作”,也多为泛指。故而“八”便有大、多和方方面面的意思。晋代郭璞就说:“八树成林,言其大也。”另一种说法是,古人以中原为正统,所谓中央之国、上党之国,而视四方为边鄙之地,东边的叫东夷,西边的叫西戎,北方的叫北狄,南面的叫南蛮。又有五狄、六戎、九夷、八蛮。这“八”,却是与南蛮相配的。如此,我宁可相信“八”是泛指“多”、“大”、“方方面面”的说法。
  还值得探讨的一个问题是,“八桂”之名是何时出现于文字,载于何典籍的?据现在能看到的文字资料,“八桂”二字最早的出现,应是在《山海经》中。这部号称世界上最古老的地理历史书籍,其成书年代众说不一,据清毕沅考证,《山海经》“作于禹益,述于周秦,行于汉,明于晋”。《山海经》中就有“桂林八树,在贲禺东”的句子。以后各代,文人吟咏多有“八桂”一词。如南梁的沈约,其《齐司空柳世隆形状》中便有“临姑苏而想八桂,登衡山而望九疑”句;还有东晋孙绰的《游天台山赋》:“八桂森挺以凌霜”、南北朝庾信的“南中有八桂,繁华无四时”、 元代黄镇成的“八桂山川临鸟道,九嶷风雨湿龙滩”等等,但一定要说这些诗中的“八桂”,就是写的广西,好象又欠缺一点必然。说来说去,“八桂”一词,能够牢牢锁定广西的,首先还数韩昌黎之所谓“苍苍森八桂,兹地在湘南”,再有就是宋杨万里的“来从八桂三湘外,忆折双松十载前”了。
  而“八桂”一词又是何时进入官方典籍的呢?那是明代的事。明初,改桂林府为广西布政司治所。成书于天顺五年(1461年)官方纂修的全国地理总志《大明一统志》,其中有如是记述:“八桂,广西桂林府郡名。”这就是“八桂”之名首次从民间口语进入官方典籍的记录。
  最后,我们说第三种方式,直截了当。前面所言,无论民间也好,官方也好,“八桂”作为广西的雅称,它既有历史文化的内涵,也有地理方位的意思。直截了当的方式,就是对“八桂”二字作一个最亲切最朴素的说法,它就是指“广西的四面八方”,就跟我们今天称湖南为“三湘大地”、福建为“八闽大地”、陕西为“三秦大地”大同小异。因而今天我们说到“八桂大地春来早”,指的就是“广西大地春来早”;“八桂大地涌春潮”,就是“广西大地涌春潮”。
论文来源:《人事天地》 2013年第2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3/view-474302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