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人物评论―探春
作者 : 未知

  摘要:红楼梦中塑造了多位女性主义的形象,但众多女性中迎、探、惜最适合贾府。探春在治世,儒之流也。她聪明机智,她的才华以及她的不幸命运是后世说不尽的话题。虽然有《木兰诗》木兰替父从军,驰骋沙场,战功卓越。但探春也不失为一位值得加以赞扬的人物。
  关键词:探春;治世思想;聪明机智;处世之道
  中国四大名著作之一的《红楼梦》,描写了“贾、史、玉、薛’四个大家族的兴盛衰辱,展现了广阔的社会生活视野,囊括了多姿多彩的世俗人情。作为封建末世的百科全书《红楼梦》是最具中国文学成就的古典文学巨著,它是中国古典文学创作的颠峰之作,也是全人类的文化瑰宝。初次接触红楼梦是在中学的课本上,一听到老师讲解居中的人物,我就被探春深深的吸引。和贾宝玉同一父亲,但两人的地位却相差甚远,除了因为贾宝玉是男孩外,还因为她不是正室所生的,因此她的出生就决定了她一生悲惨的命运。但是在我看来她不仅仅有着悲惨更有的是她的机智和聪慧。
  探春第一次出场是在第三回。作者是通过质本洁来的林黛玉的眼睛向大家介绍的“削肩细腰,长挑身材,鸭蛋脸面,俊眼修眉,顾盼神飞,文彩精华,见之忘俗”。其文彩精华、高雅忘俗主要体现在第三十七回“秋爽斋偶结海棠社蘅芜苑夜拟菊花题”中,病体初愈的三小姐偶起兴社之意,为宝玉送一花笺,“孰谓莲社之雄才,独许须眉;直以东山之雅会,让余脂粉。若蒙棹雪而来,娣则扫花以待。”宝玉看了,喜的拍手叫好。无论从兴社之意还是花笺的文气上都可以看出探春那“天生我才必有用”的积极的人生态度和高雅豪爽的魏晋风格。正由于“秋爽斋偶结海棠社”才有以后的宝黛湘众才女一展才华。《红楼梦》中第四十回这样写到:
  探春素喜阔朗;这三间屋子并不曾隔断。当地放着一张花梨大理石大案,案上磊着各种名人法帖,并数十方宝砚,各色笔筒,笔海内插的笔,如树林一般。那一边设着斗大的一个汝窑花囊,插着满满的一囊水晶球儿的白菊;西墙上当中挂着一大幅米襄阳《烟雨图》,左右挂着一副对联,乃是颜鲁公墨迹,其词云:“烟霞闲骨格,泉石野生涯”。案上设着大鼎。左边紫檀架上放着一个大官窑的大盘,盘内盛着数十个娇黄玲珑大佛手。右边洋漆架上悬着一个白玉比目磬,旁边挂着小槌。
  秋爽斋”,人如其斋,斋如其人,一派清淡、高雅的气韵,就如那束白菊一样散发出淡淡的清香。我们不难看出花梨大理石书案中看出冷硬的线条美,从汝窑花囊及囊中的白菊中看出主人的洒脱、恣意的生活情趣。
  最能突出探春性格的是她理家这一回,探春这个有着自己人生抱负的女人使得她和大多数女性有着明显的不同。她自己也曾这样说到过“我但凡是个男人,可以出得去,我心早走了,立一番事业,那时自有我一番道理。偏我是个女孩儿家,一句多话都没有我乱说的……”从这里可以看出探春不是一个安心做一个富人家的小姐。在她理家这个事情中,她做了两件让人佩服的事情。一,就是她免了每位小姐置办油头和粉的而两银子,这样既对姑娘们的损失不大,而且也打击了贾府买办的恶势力。二是,她在赖大家看见赖大花园的管理方法,认为好,就按照这样的办法叫人管理贾府花园,只要每月管理的人能奉承 少量姑娘的油头,脂粉钱,花园受益就归她们。这种具有现代农业生产观念的方法,能够在一个姑娘手中出现,真的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在回目上,曹雪芹题的是“敏探春兴利除宿弊”,一个简单的“敏”字,可以看出雪芹也对这位贾府的三小姐赋予了非常高的关注,也赐予了她极高的智慧。和探春一起理家的还有李纨和宝钗,但李执和宝钗在治家的过程中始终没有引起我们太多的注意,探春的治家能力似乎全部遮掩了他俩的能力,探春在这一治家的过程中做了很多兴利除弊之事,吸引了所有的目光。和王熙凤相比她的精明干练,毫不亚于她。曹雪芹安排了探春“理家”这一节,有声有色地描绘了探春的卓越才识、恢宏气度及其坚决明敏的改革措施。他殷切地希望有人来挽救家族的危亡,因而热情赞赏探春的才识和魄力。(《末世巾帼的才干》)。这一点,又可以看出她的政治才能,性格中的干练,精明,不愧是“才自精明志自高”。
  但探春的身世却成为她的一大痛处。探春是贾政与赵姨娘所生,虽然是个贾府三小姐,但不是嫡出,而是庶出。这样就决定她的出身是很没有地位的。只要一冠上庶出的名号,不管你是多么的优秀,多么的精明,她的一切努力都是白费。所以在探春的心里一直有委屈和痛苦,无法选择自己的出身这是最无奈的。这使得她有着与生俱来的自卑从而使他变得很敏感,并极力在外人面?前维持强烈的自尊,也极力想摆脱这种境地。正是这种心理对她也产生了极为重大的影响。
  出世之道中,《红楼梦》第六十五回,贾琏的小厮兴儿有一段精彩的言论,可算是对探春的形象概括:“玫瑰花又红又香,无人不爱的,只是有刺戳手。也是一位神道,可惜不是太太养的,‘老鸹窝里出凤凰’”。探春暂代凤姐理家时的纪律严明和尊严受到威胁时的有力的一巴掌,突出了她“有刺戳手”的性格。但这位带刺的“玫瑰花”身上,也有一件事令人难以理解,甚至招来了不少非议,这就是她的“刺”也伤害着她的生母赵姨娘。赵姨娘的兄弟赵国基死了,被王夫人委以重任暂时理家的探春按照旧例给了赵家二十两银子的丧葬费。赵姨娘嫌赏银太少,跑来跟探春吵闹。赵姨娘先是责备探春:“这屋里的人都踩下我的头去还罢了。姑娘你也想一想,该替我出气才是。”探春忙道:“姨娘这话说谁?我竟不解。谁踩姨娘的头?说出来我替姨娘出气。”当即赵姨娘说出探春只顾讨老太太、王夫人的疼,不拉扯赵家。“如今没有长羽毛,就忘了根本,只拣高枝飞去了!”探春没有听完赵姨娘的话,已气得“脸白气噎”,反驳道:“谁是我舅舅?我舅舅年下才升了九省检点,哪里又跑出一个舅舅来?我倒素习按理尊敬,越发敬出这些亲戚来了。既这么说,环儿出去,为什么赵国基又站起来,又跟他上学?为什么不拿出舅舅的款来?……”血缘关系是与生俱来的,是最神圣最微妙的关系,无论你走到天涯海角,身上永远流着亲人的血。而探春对自己的生身之母怎么会这么冷酷呢?初看红楼时最令我费解的就是探春口口声声叫生母为姨娘,称舅舅为奴才。
  最后我们再来看看探春的结局。她的结局有着不一样的一轮,但基本上有了统一的看法,就是成了海外的王妃。这也许和曹雪芹的原意有点不符合,但我们可以从前八十回看到一些暗示。
  第五回金陵十二钗正册中的判词,我们也许都知道,这里对各个小姐、姑娘的评说暗含了她们的未来。在判词中写到“后面又画着俩人放风筝,一片大海,一支大船,船中有一个女子,掩面泣涕之状”“才自精明志自高,生于末世运偏消。清明涕送江边望,千里东风一梦遥。”同时在第七十回中,探春写出半首《南柯子》也可以证明她远嫁的事实。我们可以再看第六十三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这里为帮宝玉过生日,大观园的姐妹在怡红院开夜宴,在其行酒令的时候每个人要抽签,签上都有考语,考语上都预示这个人的命运,这是很明显的。例如宝钗抽到一支有牡丹,曰“艳冠群芳”黛玉抽到的签上有芙蓉,曰“风露清愁”而探春抽到的是一支“杏花”,探春抽到签时,众姐妹都笑道“家里已经有个王妃,难道你也是个王妃。原来,探春抽的签中“瑶池仙侣”“日边”都意味着她将成为帝将之妻,可见探春是王妃这是无疑的。这和注解“得贵胥”是一致的,贾府已经是公侯之家,只有嫁入比公侯更高的门中,才可以称得“得贵婿”。而书中探春嫁给“镇海总制”的儿子,是说不通的。所以探春是海外的王妃,也只能是海外的王妃。
  封建宗法制度有悖于人之常情,这不是探春的错。出身低贱也不是赵姨娘的错,然而后天不堪的品行也许只能归咎于赵姨娘。尽管探春对生母的不近人情有很多值得原谅的理由,她仍要继续承受众多读者的批评指摘。这就是宗教法制下的产物。
  探春治世思想及机敏的性格、处世之道及含悲远嫁的结局,这些线索都暗示了探春生活的飘摇不定。探春的这一人物正是作者对没的肯定,是在美的毁灭当中给人一种怜惜,成为了作品审美价值的最重要源泉。探春也由此成了一个耐人寻味的人物。(作者单位:湖北民族学院科技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