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跑路”记
作者 :  孙郁婷

  10月19日下午,位于温州瓯海开发区娄桥工业园信泰集团大门口,摆起了四五张桌子,“信泰集团老员工返厂登记及招聘处”的纸条贴在背面。来到登记处领取“求职申请表”的人渐渐多了起来,信泰人力资源部的几位工作人员忙着接受员工的返岗登记。
  
  叶小红穿着工作服早早来做了返厂登记,她在信泰的生产线上工作了五年,刚进来时是一名技术工,老板“跑路”前已升至车间主管。“我对这次重新开工很有信心,相信信泰能挺过来!”
  
  她之所以选择回来,主要是感情因素:“老板平时对大家都挺关心的,感觉比较温暖,在这里有家的感觉。员工有宿舍楼和食堂,企业文化也挺好,经常举办员工活动。”
  
  招聘现场还有不少新的应聘者。刚填完登记表的黄先生应聘的是生产车间主管,信泰集团开出了5000元的月工资,黄先生说,相比周边其他企业,这里的福利待遇更好,医疗、养老、生育等保险一应俱全。
  
  现场管理人员向记者表示,已经登记的员工约有800名。10月20日,各条生产线应该会陆续复工。公司的订单已经接到明年4月份,当务之急是把招工工作做好,确保20日能正常开工。
  
  园区门口的入口处坐着几位身着保安制服的人,他们对记者还是有些介意:“我们不接受采访,简单聊一聊可以的。现在网上有好多乱写的。”他们是生产线上的员工,这几天来“帮工”维护厂区治安。
  
  小何义务做了十几天“帮工”,毫无怨言:“就是做个小马仔也心甘情愿!老板确实好,可爱可亲,从来不对员工发火。”
  
  被叶小红和小何“拥戴”的老板就是胡福林,被误传“跑路”的信泰集团董事长。他创造了温州眼镜行业第一个“中国驰名商标”,这也是中国市场销量最大的太阳镜品牌。
  
  被拖垮的“眼镜大王”
  
  虽然销量不错,但眼镜厂扎堆的工业园区仍给胡福林带来不小的竞争压力。
  
  2008年,席卷全球的金融风暴给信泰带来更大的经济压力:海外市场不行了、材料成本又在增加,胡福林觉得“危机”已经离他不远了:“很多企业家近几年一直在谋求转型,希望更多从事附加值高、利润率高的产业。”
  
  2008年底,胡福林大举进军对他略显陌生的领域――光伏产业,并设立了新能源事业部。其旗下包括浙江中硅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浙江赛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温州中硅科技有限公司等,主要生产太阳能单晶硅、多晶硅、太阳能电池、太阳能组件系统等光伏产品。
  
  真正拖垮这位“眼镜大王”的,正是花大力气投入的光伏产业。
  
  胡福林的好友、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回忆,2009年春节,去胡福林家里拜年的温州各银行行长络绎不绝,“那时大家都求着他去贷款”。
  
  “2008年,银行利率五六厘,一般借贷也就一分多一点,短期周转最多也就两三分。只要企业还可以,就有很多银行信贷员求着放贷款给你。”周德文说。对于需要资金扩大产业的企业家来说,很少有人在这样的诱惑面前保持清醒。于是,胡福林的贷款总额快速增加至近10亿元,信泰集团的规模迅速扩大了数倍。
  
  涉猎业务过多、扩张过快,信泰数亿元的产值根本无法满足其扩张需求。供应商来信泰结算账务时,恰好银行也来催款。今年9月,还没等到光伏产业的投资回报效益,信泰的资金链就断了。
  
  这时候,胡福林想到了用民间高利贷作为短期周转资金,他本以为还贷后,银行会继续新一轮放贷。没想到,银行拒绝放贷了。
  
  温州老板集体“跑路”,大多是因为企业资金断链。“‘跑路’的老板或多或少都参与了民间借贷。”温州工业园区一位分管经济的官员说,温州人乡土观念重、好面子,“跑路”等于自毁后半生信用,不是走投无路,这些人不会跑。“如果不介入民间借贷,情况也许也会好一些。”
  
  记者从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了解到,目前的民间借贷利率是历史最高值:一般是月息2分~6分,有的高达1角5分。“年利率180%,什么生意能赶上放贷?卖白粉也没这么高的利润。”温州担保协会一位负责人说。
  
  大多数中小企业的实业毛利润不会超过10%,一般在3%~5%。高利率的民间借贷很容易把企业逼上绝路。
  
  “互保”之累
  
  身着正装的乐清三旗集团董事长陈福财斜靠在沙发上。眼袋很重,显得有些疲惫。
  
  受“被跑路”之扰,陈福财一直不愿露面。10月19日晚9点,多次沟通后,他终于同意在上海香格里拉大酒店跟《新财经》记者见面。
  
  从上世纪80年代和家人合作建立电缆厂,到2000年跨行业、跨区域经营,陈福财的三旗集团最鼎盛时,旗下子公司达36家,员工近千人。
  
  因为铜价上涨,三旗集团的利润空间越来越薄。陈福财一直想将三旗公司做大做强,但他也意识到,集团的子公司全部从事电信电缆会造成产业结构单一。
  
  于是,2006年,三旗集团开始了产业扩张。
  
  陈福财在江苏太仓租下750亩地,组建葡萄种植园和葡萄酒生产基地。他投入固定资产累计超过1亿元,在国内多个城市进行工业生产基地的布局。但是,各个投资项目的产出并不大。
  
  如果一家中小企业有资金需求,包括银行在内的融资方都会要求中小企业之间互相担保贷款。或者是连环保,比如地下钱庄要给8家企业提供贷款,则这些企业按照A担保B,B担保C等依次顺延。一旦某个企业发生问题,则可以通过其他企业老板收回投资。
  
  在乐清甚至整个江浙地区,企业间的互相融资担保再平常不过了。为了保证企业资金正常运转,在融资上,温州许多中小企业都会形成互保关系。
  
  2008年,胜武实业有限公司(下称“胜武实业”)、温州市基安机械有限公司(下称“基安机械”)和昌林液压气动成套有限公司(下称“昌林液压”),3 家乐清当地的公司应陈福财的请求,为三旗集团向乐清4 家银行贷款提供担保共计5900万元。2009年5月贷款到期,由于前期投入过大,并没有回收到多少效益的三旗集团,暂时拿不出资金归还贷款。
  
  此时资金链有些“短路”的三旗集团,希望这3 家公司再次为其贷款作担保。但3家公司认为,三旗集团应该先把原来的贷款还了,他们才可以再作担保。双方意见不合,陈福财的要求被拒绝。
  
  昌林液压董事长屠昌林与陈福财两人,在谁先还贷和还贷方式上分歧太大,不欢而散。
  
  于是,互保链条上的企业,由于资金紧张而未能及时还贷,形成的资金缺口就可能形成更广的传导效应。昌林液压的银行账号被冻结,税票开不出来,客户的钱也打不进来,“我的企业都没法经营了,你说气人不气人?”一说起与三旗集团的纠纷,屠昌林非常激动。
  
  资金实力相对雄厚的胜武实业利用借款和自有资金已将2000万元的担保金还上。另外一家为三旗集团担保1600万元的基安机械,其部分固定资产和设备也被法院冻结。
  
  互保其实是一种“变相”的借贷,它也是三旗集团深陷困境的重要原因。
  
  在民间借贷的产业链中,囊括了担保公司、银行、典当行、投资公司、中小企业、地下钱庄和赌场等各色机构,整个链条环环相扣,他们之间是共荣共生的关系。
  
  “三旗集团的资金链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是事实,但还没有到资不抵债的地步。作为主业的电线电缆生产和销售也在正
常运转。”陈福财向记者表示。
  
  目前,他已经卖掉了手上的两块地产和部分房产。三旗工业园区的转让价格为4700万元,其中的2600多万元还了三旗集团的数笔贷款。剩下的约2000万元最近已交由法院,制定分配方案,准备还给债权人。陈福财准备将资产一步步分割卖掉,争取在明年底前还清8000多万元的银行债务。
  
  “回归”重振信心
  
  10月10日,被谣传“出逃”美国的胡福林回到了温州。面对各界的质疑,胡福林表示,当时企业深受资金困扰,他决定启程前往有较多客户和朋友的美国寻求帮助,希望周转资金尽快还贷,他“出走”时已买好了回程票。
  
  在这个敏感时期,听到消息的泰信一胡姓副总选择了报案。于是,“胡福林出逃”的消息很快传开,通过网络散播,国内外讨债的都来了。这让被资金链困扰的胡福林一下子慌了手脚,他把回程的机票退了,想在美国多待几天看看情况再说。
  
  胡福林的老师也是其老友的周德文当时在俄罗斯出差,听到“胡福林跑路”的消息感到很震惊。在接受本刊采访时,周德文不断说:“信泰是一家很好的企业,胡福林也很讲诚信,一直辛辛苦苦地办企业,做到现在,不容易……”
  
  当地政府则通过胡福林的亲朋好友将国家相关的政策信息传递给他。周德文也向胡福林隔空喊话,希望他勇敢回来面对困难。
  
  10月10日,“眼镜大王”胡福林在“消失”20天后重回温州,表示要重振企业,“有信心,离恐慌就远了。”
  
  胡福林回来后,准备先将集团的眼镜业务恢复生产,然后与各方协商重组计划。信泰集团原来的一些债权人也有意向投资,但具体重组细节、资金回笼情况等仍在商讨中。他表示,在企业转型的过程中,资金投入巨大,希望政府和银行给予一定的资金和财政支持。
  
  事实上,胡福林的“跑路”,只是将温州老板的“跑路”现象推上了顶峰。“胡福林都回来了,我们没有必要跑了。”
  
  “跑路”事件本身所具有的示范效应及其造成的恐慌,其危害远远大于事件本身。温州市金融办主任张震宇就表示,现阶段的关键问题不仅是经济,还有信心的问题。
  
  浙江因高利贷涉嫌出逃老板一览
  
  事发时间公司名称董事长姓名 详细情况
  2011年4月初 江南皮革有限公司 黄鹤 江南皮革有限公司董事长黄鹤逃往国外,传因赌博欠下巨额赌资
  2011年4月 波特曼咖啡 严勤为 波特曼咖啡老板严勤为出逃,因公司经营不善向民间借入高息资金,最终导致资金链断裂
  2011年4月 三旗集团 陈福财 三旗集团老板陈福财出逃,源于公司资金链出现困境,企业互保出现问题
  2011年6月初 温州铁通电器合金实业有限公司 - 温州铁通电器合金实业有限公司股东之一范某出逃,传因涉及千万元民间借贷300237
  2011年6月中旬 浙江天石电子公司 叶建乐 浙江天石电子公司老板叶建乐出逃,传因欠下7000万巨额债务无法偿还
  2011年7月 恒茂鞋业 虞正林 恒茂鞋业老板虞正林出逃,原因和所涉资金不详
  2011年7月底 巨邦鞋业有限公司 王和霞 巨邦鞋业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和霞出逃,传其参股担保公司出问题,涉资金1亿
  2011年8月24日 锦潮电器有限公司 戴列竣 锦潮电器有限公司董事长戴列竣出逃,传其参与经营的担保公司出问题
  2011年8月29日 耐当劳鞋材有限公司 戴志雄 耐当劳鞋材有限公司董事长戴志雄出逃,传因欠下巨额债务
  2011年8月31日 部落之神鞋业公司 吴伟华 部落之神鞋业公司董事长吴伟华出逃,原因和所涉资金不详
  2011年8月31日 唐鹰服饰 胡绪儿 唐鹰服饰董事长胡绪儿携妻儿出逃,胡绪儿曾向多家商业银行贷款,债务总额2亿元左
  2011年9月1日 蝶梦儿鞋厂 黄杰 蝶梦儿鞋厂老板黄杰出逃,原因和所涉资金不详
  2011年9月9日 百乐家电 郑珠菊 百乐家电董事长郑珠菊携款潜逃被警方追捕归案,共欠债权人现金借款、银行承兑汇票等共2.8亿
  2011年9月13日 奥米流体设备科技有限公司 - 奥米流体设备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等负责人出逃,公司价值千万精密加工设备不翼而飞
  中秋节期间 新耐宝鞋业 - 新耐宝鞋业董事长出逃,原因和所涉资金不详
  中秋节期间 唐风制鞋 黄伯鹤 唐风制鞋董事长黄伯鹤出逃,原因和所涉资金不详
  中秋节期间 星际鞋业 - 星际鞋业董事长出逃,原因和所涉资金不详
  中秋节期间 欧霸标准件有限公司 - 欧霸标准件有限公司董事长出逃,原因和所涉资金不详
  2011年9月15日 宝康不锈钢制品有限公司 吴保忠 宝康不锈钢制品有限公司吴保忠失踪,欠银行贷款2亿多,民间借贷8000万,承兑汇票5000万
  2011年9月22日 龙湾蓝天大药房 - 龙湾蓝天大药房董事长出逃,涉案资金8000万
  2011年9月21日 浙江信泰集团 胡福林 浙江信泰集团董事长胡福林出逃,所欠款项达8亿,知情人透露实际欠款20多亿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