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中的问题探讨
作者 : 未知

  摘 要:本文阐明了中国特色新型智库的内涵,并就发达国家智库的特点简要地做了一些说明,指出其存在的优缺点,最后分析我国智库的三大特点与现存的五大问题并提出自己的意见。借此希望能够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提供助力。
  关键词:智库;新型智库;中国特色
  中图分类号:D616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2-2589(2016)09-0014-02
  随着公共政策的民主化和科学化,决策者对智库的需求不断增加,在国内掀起了一股智库的热潮。全国各地不断涌现出各种各样的智库,对中国智库的研究也进入了新的阶段。
  一、中国特色新型智库的内涵
  智库又称脑库、外脑、思想工厂,该词的前身是智囊团,是由多方面的专家学者组成的专业研究机构。对于智库的定义,国内外学者虽然见仁见智,众说纷纭,但其基本内涵还是大体一致的。智库泛指一切以政策研究为己任,以影响公共政策和舆论为目的的政策研究机构[1]。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决策者越来越重视智库,一方面是经济的发展离不开相关人员对社会相关领域进行科学探索,另一方面是智库可以给党和政府出谋划策,提高决策的民主性和科学性。
  什么是中国特色新型智库?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的意见》指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是以战略问题和公共政策为主要研究对象、以服务党和政府科学民主依法决策为宗旨的非营利性决策咨询机构。
  那么中国特色新型智库有什么特征呢?一是“特色”。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无论从性质上看还是从立场来看,与资本主义国家都是不同的。同时,中国特色新型智库是为党中央、国务院服务的,是为国家服务的,因此要急国家之急,想国家之想,更要想国家之未想。二是“专业”。无论是国内智库还是国外智库,专业化都是最重要的。专业化就是指一个领域的权威专家,能够与同行对话,并且能被同行所认可,但是专业化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长期积累。三是“优秀”。这是指有效果好、高质量的思想产品,产出有深度、影响力强的优秀学术成果[2]。
  二、发达国家智库的特点
  国外智库发展较早,虽然国外智库有其特殊的地方,但是我们可以适当借鉴经验,弥补自身的不足。西方国家中有很多具有代表性的智库,比如美国的兰德公司和布鲁金斯学会,英国的国际战略研究所和查塔姆大厦,德国的系统工程与技术革新研究所,法国的经济和社会委员会等。日本则有野村综合研究所和日本综合研究开发机构,韩国有韩国开发研究院等。
  各国因为国情不同,智库各有特点。美国智库与欧洲智库相比虽然起步较晚,但是在二战后美国智库迅速发展,跃居全球首位,其中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的“旋转门”机制。所谓“旋转门”,即一方面智库将人才输送到政府机构担任职务,这样就从研究者变为决策参与者;另一方面政府官员换届下台后进入到智库中成为研究人。
  欧洲智库中英国智库发展最早,始于工业革命,经过两个多世纪的发展已经形成较为完整的体系。英国智库的分类是以党派倾向为标准的,可以分为中左派智库、中立智库和中右派智库。虽然英国智库党派倾向比较严重,但是英国要求智库的资金来源必须多样化,这样就保证了智库的独立性,不会为他人左右。
  这些具有影响力的智库都具有以下共同点:第一,资金来源多样化,并不局限于单一的模式。智库的收入渠道有很多,比如捐赠、委托、固定基金和收取服务费用等。一般而言,很多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智库都会有一笔稳定基金带来的收入。创始基金可以保证他们研究的独立性,不会为某一个体或利益集团服务。排名越是靠前的智库,越是有各种各样资金的支持,保证了它们的活力。第二,机构多元化,公有和非公有并存。政府智囊不断发展繁荣,民间政治参与热情高涨,利益表达诉求呼声越来越高,民间智库发展达到了高潮。智库体系再也不是公共智囊一家独大,出现了公权力和私人力量并存的双重格局。第三,自主独立性强。国外智库最鲜明的特点就是具有自主独立性,我们所说的自主独立性并不是财权的独立性,关键是观点的独立性,自主独立性的保障往往来自于资金来源的多样化。国外智库一直强调要维持自己的独立性,它们通常独立于政府和财团权力之外,它们与政府、财团之间的地位是平等的,并不是隶属关系。独立性也意味着不会因为过度依赖几个较大的财团而被其利益所影响,也不是为了谋取商业回报。第四,重视研究成果的转化与宣传。国外智库不是纯粹研究理论,也提供决策咨询,尤其是对与国家政治、经济、社会生活关系密切的问题进行调查研究,并且十分注重提供咨询的实用性和有效性,研究成果很容易转化。除此之外,国外智库还会通过定期发布研究成果报告、举办学术论坛、出版书籍等方式来对智库成果进行宣传。
  当然,国外智库也有其缺点,比如说过度商业化。智库数量居高不下,但是目标受众却没有增加,形成了“供大于求”的局面。各种智库在产品的推销和宣传上不断投入时间和金钱,这样过度商业化会影响其研究质量。同时西方智库研究人员对媒体曝光度的追求使得研究人员花费较多的精力在政策评论上而不是政策研究上,如果智库只是肤浅地发表评论,那么带来的后果可想而知。
  三、我国智库向新型智库转变中的问题分析
  和美国等发达国家的智库发展状况相比,我国的智库还处于起步阶段,虽然取得了一定成就,但是还有很多需要完善的地方。我们可以通过机构性质、设置方式、资金来源以及运作方式几个指标来划分我国智库。根据2013年智库报告,我国智库可以分为党政军智库、社科院智库、高校智库和民间智库。
  当前我国智库发展表现出以下三个特点。一是官方智库(包括半官方智库)发展比较成熟,对政府政策的影响力较大。无论是在数量还是在影响力上都是以官方智库为主,占据着主导地位,对政府决策的参与程度和深度较高[3]。二是高校智库在20世纪80年代末起步,近些年来发展十分迅速。随着国家启动创建一流大学的211工程和985工程得到快速发展,中国的大学学者纷纷开始主动介入到政策研究的领域,对中国的政策制定发挥着一定的影响力。尤其是一些海外归来的学者在大学中建立的研究机构,不仅有着新思想,而且还有着海外资助。三是民间智库处于发展的初期,生存环境比较艰难。民间智库数量不仅少而且在影响力上非常薄弱。民间智库在社会上的功能主要是传播新思想和教育公众,在对政府决策的影响力上较小甚至可以忽略不计。   我国智库在向新型智库的转变过程中,面临的问题有以下五个。
  第一,独立性有待增强。官方和半官方智库占据着我国智库的95%左右,政府为官方和半官方智库提供了财政的大力支持和良好的环境,但是长此以往会因为没有忧患意识而缺乏创新与竞争。官方和半官方的智库往往带有行政与学术结合的性质,研究的成果往往由政府部门来验收。虽然制定的政策与政府密切相关,但是一旦触及政府部门的利益,智库往往会失去自己的独立性和客观性,研究的成果难以突破部门利益的格局,容易着重对政府政策进行宣传,丧失了公共性。事实上,在参政议政上,中国知识分子的积极性和西方知识分子相比,一点也不差,问题就在于中国的绝大部分智库都属于官方智库,民间的智库不多,而且缺少影响力。西方智库之所以有一定的影响力,与它的独立性是分不开的。西方智库不从属于政府部门,是独立的研究机构,资金来源多样化,同时智库利用这些资金用于思想和观念的产生,不以营利为目的。
  第二,质量有待提高。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政策研究组织迅速发展。中国的智库在数量上不断上升,截至2013年已仅次于美国的1 828家,达到426家,但是中国被认可的智库仅有74家,由此看出很多智库没有达到国际标准。这表明了我国智库数量虽然比较多,但是智库的质量和水平还远远不够,有很长的路要走。从长远来看,国内智库专注于紧迫性和前瞻性的政策研究,与政府的政策息息相关,普遍缺乏长期性和深度性的研究。
  第三,理念有所落后。西方智库所提出的理念和主张具有明确的针对性。智库的政策主张越具有针对性,影响力就越强,更具有说服力。西方智库的数量多并各有特色,侧重点不同,不存在全能型的智库。比如美国的兰德公司,它成立之初的目的就是为了保护美国在核时代的安全利益。它所发起的关于系统分析、博弈理论等成为美国几十年的防务政策。中国要想建立新型智库就要摈弃建立全能型智库的理念,从“大而泛”的智库向“小而精”的智库转变。智库要避免进入贪大、泛泛而谈的误区,要有自己鲜明的特色,有独特的见解。近些年来,北京大学中国国际战略研究中心、清华大学中美关系中心等表现良好的智库都强调要明确服务对象,针对一个部门,在保证独立性的同时,提出具有特色的政策,逐步提升智库的影响力。
  第四,制度有待加强。智库的发展依靠的不仅仅是自身的努力,还要有外部的法律和内部制度支持。西方发达国家的智库独立运作,并且有着一定的监管制度,在言论、出版等方面受到法律的保护。与此同时,西方智库有着明确的制度规范,行政人员和研究人员彼此分工比较明确。相比之下,我国智库缺乏一定的法律地位,不同类型的智库按照各自的运作机制开展工作。我国智库绝大部分属于官方智库或者半官方智库,因此会具有一定的官方色彩,难以独立做出决策。再加上我国智库起步较晚,与西方智库相比,经验不足,过于依赖某个专家或者负责人,而不是依靠制度来解决问题。要向新型智库转型需要从“个人驱动”向“制度驱动”转变,这样才能增加我国智库的影响力。
  第五,资金机制有待改变。中国官方智库的资金完全依靠政府;半官方智库的资金也主要来源于政府;民间智库没有政府的支持,依靠自身发展,客户资源较少,发展较为困难。西方国家的财税支持是智库健康发展的重要保障。比如,美国政府设立了国家科学基金会,每年都会有大量资金用于资助各种智库。西方很多国家都对智库有税收支持,公司和个人对智库的资金支持可从税额中扣除。
  四、结语
  我国智库数量不仅有待增加而且涉及范围窄,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型智库,当前最紧迫的任务就是要建立和完善多层次、宽领域、覆盖广的新型智库体系。多层次就是指智库能够分层级分布,宽领域就是指智库能够触及各行各业,广覆盖就是指智库能够涵养社会各阶层。有了这样新的体系,智库才能发挥基础性作用,为社会主义建设添砖加瓦。
  参考文献:
  [1]王佳宁,张晓月.智库的起源、历程及趋势[J].重庆社会科学,2012(10):102-109.
  [2]胡鞍钢.建设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实践与总结[J].上海行政学院学报,2014(2).
  [3]徐晓虎,陈圻.智库发展历程及前景展望[J].中国科技论坛,2012(7).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