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学术生产现象透视
作者 : 未知

  一个大学教师的成长经历
  
  他是一所知名高校的教师,从博士毕业到在高校任教再晋升高级职称,短短的几年,一路凯歌。几分惊讶之余,我开始冷静地梳理他的成长之路。该教师在攻读博士学位期间,发表了多篇论文,博士论文近乎就是这些已发论文的汇编(在已有论文的基础上进行结构调整和增添一些新的文字),从而获得博士学位,任教于某高校。因为博士论文水平尚可,出版社愿以专著形式发行出版,于是这位教师拥有了一部专著和多篇文章,职称“自然”提高。在此职称期间,他把专著中没有以文章形式发表的那些新增文字又以文章形式发表了,于是他的“学术水平”又迈向了一个新的台阶,职称固然又得以升级。个中奥秘,通过这番梳理,众人皆知。
  
  由此引发的思考:文章专著化,专著文章化
  
   从这个知名大学的教师成长过程来看,能够反映他学术水平的学术生产量就是那部专著,绝不可能是专著和文章之和,也绝不可能是文章总和。因为,那些文章,有改头换面的,有一稿多投的。但是,这位教师之所以一路凯歌也就是得益于攻读博士学位期间的多篇论文、由多篇论文修补而成的博士论文和由博士论文而成的专著以及专著后的几篇文章。这是彻头彻尾的学术泡沫即伪学术生产。
  这样的学术生产让我产生了很多的困惑、很多的忧虑,为知识生产的泡沫而困惑,为作者的学术人格而忧虑。我想我应该就我还算熟悉的教育研究领域中的泡沫问题谈谈自己的陋见。其实,与同辈切磋过程中,自己也有所体悟,这种现象并不仅仅存在于教育研究中,它甚至存在于学界的各个角落。但是,作为一个以教育研究为自己终身事业的人,必须首先得解剖自己,只有首先把自己打倒了,以后才能站得稳、立得直。所谓“己不正,何以正人?”
  什么是学术?学术与知识密切相关,它是人类对社会、自然、人自身的认识与探求,既是知识活动的结果,又是知识活动的过程。作为知识活动的结果,较之一般知识而言,它具有普遍性、理性系统性、高深性;作为知识活动的过程,较之一般知识活动而言,它具有探究性、自由性、自主性、学科性①。学术生产的目的显然是为了生产更多的学术,发现更多的真理,揭示更多的真谛,最终增加学术界的知识积累,生产的过程必须遵循学术道德规范。撰写论文、出版专著显然是一种学术生产活动,在遵循相关学术道德规范的前提下,它可以促使学术界某种研究的知识积累。然而,专著文章化、文章专著化造成了专著、文章满天飞,学术成果琳琅满目,究其实质本是一种学术泡沫、伪学术生产现象,表为繁荣,实为一次性成果多次反复使用,致使有限资源浪费。其影响极为恶劣。这在我所了解的教育研究领域似乎司空见惯,遂一一进行剖析与批判。
  先谈专著文章化。所谓专著文章化是指,已出版的专著经著作者稍作修改或是原封不动将著作分解为若干篇文章相继发表于各种不同的期刊,实现由专著到文章的转化。我们得承认,严格遵循学术道德而能出版专著的学者,其学术水平一般不低,并大多是一些知名学者,所以分解专著发表文章对他们来说不是困难的事情。这对于作者而言有不言自明的好处,作者既有了专著又有了文章,于评职称、定津贴那可是好处多多。然而,于学术后辈来说则是苦不堪言,仅有的学术杂志被他们几乎占尽,后辈晚生没有足够展露手脚的场所。更为严重的是,于学术增量、知识积累毫无裨益,而且极大地败坏了学界风气。在教育研究领域里,这样的实例可谓比比皆是,信手拈来,绝不夸张。我们可以看看,哪一本教育专著不是被分解为多篇论文在多种学术期刊上发表?于是,作者的学术水平无不被描述为专著几部、文章多少,其实内容几乎相差无几。
  再谈文章专著化。与专著文章化的路径刚好相反,它是指文章发表在先,“专著”形成在后,即作者将若干已发表的文章稍加整理诸如布局结构调整、文字修改,按一定逻辑顺序组装成一本“专著”。我看这最多算得上是文集或随笔,文集的“集”一语道破天机,即一些零散文章的收集、汇集,并注明了出处,取名文集本无可厚非,虽没有增加知识的积累,但它有助于知识的系统保存、传递,反映某学人系统的学术思想,便于后辈收藏、学习、瞻仰。但如果将文集变为专著,意味着所发文章和所谓专著均可以用来为评职称、定津贴服务,而文集(此指已发文章的集合)一般不作为评、定的依据。此类现象通常有两种情况:
  第一,硕士论文、博士论文、博士后报告,尤以博士论文、博士后报告为甚。往往一篇博士论文、一份博士后报告就是经由作者按上述伎俩把若干篇已在各种期刊上发表的文章组合而成。其实,这样也未尝不可。美国研究生培养就容许这样,允许博士论文形式的灵活性,允许在博士论文中包括发表的学术文章,但无论哪一个专业,都要把已经发表的工作合乎逻辑地衔接起来,以一种前后一致的方式把这些工作综合进博士论文②。因为这反映了作者的学术水平已达到博士学位要求的水平,表明作者的水平得到认可并同意授予学位。可我们的情况大不相同,几篇文章、一本博士论文、一份博士后报告,其内容几乎苟同不用赘述,更为严重的是,博士论文、博士后报告经过进一步的完善修改,很快专著又问世了。我的追问便是,这样的论文、这样的报告与文集有何区别?如果修改完善后的专著还有一些新增的文字,它是否又会演绎“专著文章化”的后续故事?于是,作者在拥有若干篇文章、若干字数专著的庇护下,向着高一级职称、导师头衔大阔步迈进。实际上他们的学术水平又有多高,不就是那本专著或者不就是那几篇文章(此文章或许还要打折扣,因为不排除改头换面的炮制与一稿多投)吗?他们的学术水平绝不是专著与文章之和。
  第二,一些所谓的学术大师、知名学者,发表文章无数,然后将其汇集成为专著,倘若文集与专著绝不能等同,取名曰专著而不称其为文集,此乃沽名钓誉之举,暗指我的这一专著不同于以往之文章。于是,在学人学术背景介绍中,某某学者,专著几部,文章多少篇。这很容易误导观众视觉,但随后虚假的“名”和真实的“利”纷至沓来,他们何等用心良苦,令人动容。
  最后还有一种不让须眉的复合现象:专著文章化、文章专著化的二合一,即专著出版之前有数篇文章已发,或文章专著化的过程中又有新增玩意,但意犹未尽,又继续将未发文字分解进而发表,也就是上述那位知名高校教师的“发明”。因为他们明白,其他学者尚且如此,自己专著与文章当然一样都不能少,否则自己利益不保。
  不管是专著文章化,还是文章专著化,抑或是“二合一”,它们都是一种伪学术生产现象,或者说是学术做假中的学术自我剽窃行为,尽管表现路径不同,其实质本是制造一种学术假象,以期提升自己学术水平一倍或数倍于自己实际水平,为自己谋得一己私利。本是一物,现为多物,“月亮还是那个月亮”,学术界的知识还是恒定的。
  令我不解的是,从事这些伪学术生产的主角居然都是一些在学术界享有一定声望的学术大师、知名学者、较高水平的博士或博士后研究人员,他们尚且如此,学界风气可想而知,正所谓“长江后浪推前浪”,学术界知识增量如何保证?学人情怀与良知如何导引社会、教化社会?为什么学人们默默不语?为什么昔日苦恼的夜莺在幸福中沉默?我认为主要有如下原因:
  第一,行政化、等级化、数量化的不公正学术评价机制。评副教授、教授,定岗位津贴,专著要多少部,字数多少万,文章多少篇,发表于哪种级别的期刊,这些都由高校行政官员说了算,即使是由内行组成的学术委员会、教授会评定,但它们也是被行政领导人把持。行政领导人往往可以决定纯粹教学科研人员的命运。学术在某些大学或者单位真正地成了学“数”了,用量化的手段来评价一个人学术水平并不科学。在这样的学术生存环境下,专著文章化、文章专著化就顺理成章了。学人们只有保持集体的沉默,才能多快好省地生产文章与专著,表示异议与批判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断送自己的饭碗。
  第二,学人自身学术良知逐渐退化,缺乏学术操守。首先,他们认为发表文章、出版专著都是自己的劳动成果,不是抄袭、剽窃他人的,因此,发表文章时,出处隐去。如果注明出处,哪个期刊杂志还会发表它?即使注明出处,文章得以发表,也具有相当的人为性。出版“专著”时,如果标明是已发文章,于学术成果评价有何用?其次,学人也不乏沽名钓誉之辈,为了提升自己学术形象、包装自己,不专著文章化、文章专著化如何让自己的学术形象速成?再次,学术官本位、学术金本位思想浓厚,只有学术形象迅速提高了,学术的跳板作用才能充分发挥,官位、金钱随之而来,折射了世俗与浮华背后学人的心态。然而,学术良知的退化仍然离不开外界压力的驱使。
  在内因与外因双重夹击下,专著文章化、文章专著化横行,学术沦为学者谋生谋利的手段,学者已不是真正的学术人,因为学术人必须自由、自主地在自己的学科领域内进行探究、发现真理,充盈现有的学术成果,提升知识的增量。
  
  一点想法:改变大学教师的生存处境,加强制度建设
  
  为了遏制这种伪学术生产现象,我们必须建立公正的学术评价机制,至少要改变目前的“三化”(行政化、等级化、数量化)学术评价制度,开展正常的学术批评,改变大学教师的生存处境;同时学人要加强自身的学术操守与修养,容不得自我与他人学术生产中的丝毫浮华,进而做到人人见而轰之,让这些见不得人的伪学术生产昭然于世。但是,笔者认为最重要的还是要加强制度建设,因为“好的制度可以使坏人变好,坏的制度可以使好人变坏”。
  所谓好的制度就是建基于坏的假设,譬如飞机场、火车站入口设立包裹检测制度,人人的包裹要受到检测,但是没有谁会反对,这是一项好的制度,它的前设是每个人都可能是危害分子甚至是恐怖主义者。这样,危险分子或恐怖主义者就无机可逞。同样的道理,建立好的学术评价制度也要建基于坏的假设,即每个学人都有可能变为“学术无赖”,为了防止学术无赖的产生,笔者认为具体制度可以设计如下:
  第一,学人只有文章或专著,进行学术评价时以文章或专著记。
  第二,学人既有专著又有文章,以专著为主,另记文章篇数。凡是发现文章内容与专著中章节的内容雷同,在进行学术评价时,雷同文章不计。
  第三,设立学术评价举报制度。为了防止某些学人借助专著文章化、文章专著化企图速成自身的学术形象以沽名钓誉的发生,知情人士可以向评价人员反映,反映属实予以一定奖励。
  基于学术无赖的制度设计从某种程度上可以防止学术泡沫式的伪学术生产,大学教师就不会奔命于改头换面、一稿多投的有损自身学术形象的事情,而全身心地投入到学术创新中来,有助于增加学术产量,有助于纯化学术界的风气。
  
  注释:
  ①张俊宗:“学术与大学的逻辑构成”,载《高等教育研究》2004年第1期。
  ②赵炬明译:“博士论文的作用与性质:一个政策性说明”,美国研究生院协会课题组报告。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