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语分析与语篇分析
作者 :  陈南苏

  摘要:Discourse和text的含义是话语分析的重要概念,本文通过介绍这两个概念的术语来源、定义和区分以及对两种话语分析方法的比较,阐述了笔者对这二种分析方法所持的观点以及思考。
  关键词:Discourse:;Text;话语分析
  中图分类号:HO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6-723X(2011)11-0163-02
  在当代语言学中,discourse和text是话语分析研究领域的基本概念。但是对其含义的准确认识和界定,不同背景的学者,对它们的理解是不尽相同的。由于他们所研究的内容和采取的方法不一样,因而产生了以英国伯明翰学派为代表的和以美国民族方法论者为代表的两种话语分析的方法。如何把握两种方法的实质以及二者的关系,是研究话语分析这门年轻学科所不容回避的课题。本文从discourse和text两个概念的定义以及区分人手,着重对话语分析的两种分析方法进行了研究和探讨,并提出了一些见解和思考。
  一、术语的来源与研究的发展
  “话语分析”(Discourse Analysis)这一术语是由美国结构主义语言学家Zalling Harris在上一世纪五十年代初首先提出并使用的。1952年,他在美国Language杂志第28卷上,发表了一篇题为“Discourse Analysis”的文章,这篇文章常常被语言学界看成是话语分析研究的开端。实际上,在此之前,俄国的Propp(1928)早就用类似于早期结构主义语言学的音系学和形态学的结构原则,已经对民间故事进行了分析。后来,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法国的Barthes、Greimas、Todorov和Metz等从事叙述学研究的学者先后发表了关于篇章结构分析的文章。与此同时,美国的一些学者也对言语和交际的形式进行了较多的研究和探索。这些研究后来逐渐发展成为人类学中的“话语文化学”。英国当代著名的语言学家M.A.K.Halli-day对句子和话语的关系,G.Leech和D.Crystal对诗歌、对话、广告和新闻等也进行了深入而又系统的研究。
  事实上,对话语分析的研究早在现代语言学诞生之前就开始了。从历史的渊源上看,甚至可以追溯到古希腊时期对语言的研究以及古罗马时期对修辞学的研究。然而,话语分析真正成为一门独立的学科,其标志应始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在这一方面,英国应用语言学家H.G.Widdowson对话语分析所作的研究具有开创性意义。自七十年代以来,他着重从语言教学的角度对话语和话语分析进行了研究。他不仅给话语分析提出了完整的定义,而且使得以句子作为教学的基本单位转变到了以句子组合的使用为中心上来。另外,这一时期,在话语分析研究方面做出较大成绩的还有Labov(1972)、Halliday&Hasan(1976)。从八十年代开始,话语分析研究进入了快速发展的时期,其中最引人注目的研究者有M.Stubbs(1983)、G.Brown&G.Yule(1983)、Levison(1983)、Gumperz(1983)、Schiffrin(1984)、Tannen(1984)和R.Tasold(1990)等等。
  二、术语的定义与区分
  Discourse和text这两个词,汉语对应的译法一般是“话语”和“篇章”。然而,由于众多的语言学家从不同的角度来进行考察,因而他们对discourse和text的含义也就有不同的理解。笔者通过对多种定义进行比较后发现,中外语言学家的理解主要有两种认识。第一种认识是,两个词所表达的概念区别不大。如我国著名学者王宗炎(1988)在他主编的《英汉应用语言学辞典》中并没有给discourse和text以明确的译名,两者都称为是“语篇”;在《语篇的衔接与连贯》(1994)一书中,胡壮麟对“语篇”的定义是:“本书中所谈的语篇是广义的,即包括‘话语’(discourse),也包括‘篇章’(text)。”国外学者有的甚至将两者混为一谈。如Crystal在Introducing Linguistics(1992)一书中对discourse的定义是:“一连串大于一个句子的语言,尤其是口语,常构成一个连贯的单位,如一次布道、辩论、笑话或叙述。”对text的定义是:“一段自然发生的口头、书面或符号语篇,常常是有一定交际功能的语言单位,如一次谈话,一条标语。”
  第二种认识是把text和情景语境构成为discourse。换句话说,就是把text看成是静态的,是脱离语境的文字记录,而把discourse看成是动态的。Cook(1989)把dis-course看做是“一连串有意义的、完整的、为一定目的服务的语言。”而text则是“一连串被形式解读,脱离语境的语言”。Brown&Yule(1983)更认为text是“交际行为的文字记录”。
  从上面的简述比较中,笔者认为可以得出以下结论:①对概念定义的不同认识,说明话语分析作为一门学科还处于其早期的发展阶段,尚未形成统一的、自成体系的理论和方法。目前所知道的研究话语分析的方法和途径,都只不过是从某一个侧面来研究话语或是研究话语的某一个方面。②随着语言学研究的深入和发展,越来越多的语言学家意识到,单纯研究孤立的句子在很大程度上已难以揭示语言结构的特征和语言运用的实质。③概念界定的差异体现了因两种不同的理论而产生的两种不同的话语分析的方法,这两种分析方法对以后的话语分析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三、两种方法的比较
  在话语分析研究领域,由于受不同传统理论的影响以及地域的关系,形成了两种话语分析的方法:以英国伯明翰学派为代表的话语分析的方法和美国民族方法论者的会话分析理论。英国伯明翰学派的代表人物主要是以Sinclair和Coulthard(1975)为首,他们的研究主要受布拉格学派的J.R.Firth和Halliday的功能语言观的影响。他们通过首先分离出话语的基本范畴或单位,然后制定出规则来确定出规范的序列和不规范的序列。Sinclair和Coulthard的具体做法是:从功能的角度对“教师与学生使用的英语”进行考察,把课堂上的言语活动进行录音并记录下来,然后通过大量的语料分析,创立了一个话语分析的模式。这一模式主要包括五个级:课(lesson)、课段(transaction)、回合(exchange)、话步(move)和话目(act)。在这五级当中,最大的单位是“课”,它由“课段”组成,“课段”由“回合”组成,“回合”则由“话步”组成,“话步”包含一个或多个“话目”。Sinclair和Coulthard在研究中共发现了22个“话目”(后来减至17个),如诱发、示意、回答、评价等等。
  伯明翰学派所提出的话语分析的模式,尽管用来分析各种不同类型的话语还有一定的困难,但它为我们真 实描写课堂话语提供了一套描写范畴和分析的程序,这对话语的研究具有开拓性的意义。
  而美国的话语分析者从一开始就摆脱了当时传统语言学的理论、原则和方法,这和他们是一些社会学家的背景不无关系。他们注重的是考察在自然环境中语言使用者进行语言交际的行为。话语分析者把自然环境中所发生的大量的实际会话进行录音,以书面的形式记录下来进行分析。他们以“话轮”(turn-taking)作为突破点,整理归纳出四个方面的主要内容:(1)说话轮次的顺序、长短和内容变化自由;(2)会话的长短非事先决定;(3)会话的参与者变化自由;(4)在多人参加的会话中,说话轮次的分配非事先派定。通过归纳,使得任何有关“话轮”的模式,必须对这些所观察到的事实加以解释说明。另外,民族方法论者还研究并提出了“邻近语对”(adjacencypair)的理论以及在此基础上的“插入序列”(inserted se-quence)的概念。例如“问候”之后的应答语常常也是“回敬的问候”。请看下面的例子:
  A:Good morning,Sir.(问候)
  B:Good morning to you.(回敬的问候)
  实际上,上面邻近语对的例子体现的是由交际者双方分别发出的、前后相关的两句话。在民族方法论者看来,“话轮”与“邻近语对”都是会话结构的基本内涵。当交际者用语言轮番交际时,发话人会通过某种方式或手段竞相发话以获取发言权,如提高声音、放慢语速等。四、关于话语分析与篇章的思考
  以上我们对discourse和text两个概念的含义以及话语分析的两种方法进行了综述和比较。通过比较我们发现:首先,这两个词的使用具有明显的地域关系,美国的学者一般用discourse(话语),而欧洲学者则多用text(篇章),其实本质上两地的学者所指的是相同的内容。胡壮麟(1994.3)把两个词的含义合二为一,以“语篇”统称之。这对于我们准确把握“语篇”含义是十分有益的。其次,从话语的性质来看,英国的伯明翰学派把话语看做是语言运用的结果或产物,即是一个静态的成品;而美国的学者则把话语看成是语言使用者在语言交际过程中的相互作用,是一个动态的过程。作为一个成品,伯明翰学派运用等级结构模式,以词语编码的方式对话语的结构进行层次描写。他们以课堂教师与学生的会话为突破点,目的是从话语的无序中找到有序性和规律性。作为动态的过程,美国的话语分析者从社会学的视角把话语活动看成有一定规则的社会行为,目的不是建立话语的结构模式,而是通过对话与交际时所发生的话轮转换、控制等现象的研究,从而找到话语的组织规律和结构特征。第三,由于英美两国的学者都把会话话语作为他们的研究对象,只不过他们双方的研究方法和研究内容各有侧重。伯明翰学派主要以正式话语作为研究的重点,来建立完整话语的总体结构。美国的学者则以非正式的、日常的会话为对象,来考察会话的组织规律和结构特征。由此看来,话语不仅仅是一个静态的成品,而且也是一个动态的过程。作为成品,它是语言交际者在交际时语言运用的结果或产物。作为过程,它是语言使用者在语言交际过程中的相互作用。我们在做话语分析时,既要把话语看成是一个静态的成品,运用等级结构对话语的结构进行层次描写(尽管这种层次描写在很大程度上难以精确地描述话语的结构特征,因为脱离了话语的语境因素便难以揭示会话话语的结构特征本质),同时我们又要对会话话语进行动态的分析,因为会话是语言交际者双方之间相互作用的过程。最后,需要指出的是两种话语分析的方法不是对立的、而是互补的,因为它们都是对使用中的语言进行考察和研究的方法。
  五、结论
  话语分析与语篇从概念到两种不同的分析方法,众多的语言学家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侧面做了大量而有益的探索。这一方面反映了话语分析是语言学里的一个新的研究领域,而且是一个跨学科的领域;另一方面也反映出语言学研究已突破句子的界限,正在向语言实质的深层次进行探索。随着话语分析研究的不断深入,这门年轻的学科必将成为包括语言哲学、社会语言学、人类语言学、心理语言学、语用学等学科的研究对象,目前,话语分析的一些研究成果,已经对语言教学产生了重要的理论指导意义,话语分析已经成为语言学的一个重要的研究领域。
  [责任编辑:何晓晖]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