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尔泰:法兰西思想之王
作者 : 未知

伏尔泰
  今年是伏尔泰逝世240周年。伏尔泰是18 世纪法国资本主义启蒙运动公认的领袖和导师, 被誉为“法兰西思想之王”“法兰西最优秀的 诗人”。终其一生,他都在与腐朽没落的封建 势力和意欲控制一切的教会力量进行着不屈的 斗争,幽默和讽刺是他无形的匕首、投枪,自 由与平等是他不懈的追求。虽然多次被逐出祖 国四处游荡,但岁月最终给予了他应有的公平 和荣耀,他的思想之光照亮了十八世纪的整个 欧洲。正如雨果指出的那样,伏尔泰的名字代 表的不是一个人,而是整整一个时代。 狱中创作传世经典
  1694年11月,伏尔泰出生于巴黎一个富 裕的中产阶级家庭。刚出生时,他的生命体征 很微弱,在助产士重重拍打几下后,他才勉强 睁开了眼睛。因为此前有两个孩子天折,所以 不论是医生还是父母,都认为他活不了多久, 洗礼推迟了8个月才举行。
  伏尔泰本名弗朗索瓦・马利・阿鲁埃,父 亲是夏德莱地区法院的公证员,后任审计院司 务,母亲则来自贵族家庭。少时,伏尔泰就在 贵族学校读书,享受着优质的教育。高中毕业 后,父亲把他送到一所法科学校,希望将来好 继承自己的衣钵。但伏尔泰对法律却毫无兴趣, 认为在那个黑暗的年代,法律并不能给人们公 平与正义,反而对文学、诗歌展现出浓厚的兴 趣。于是他经常逃课,写一些讽刺诗来针贬时 政,嘲讽社会的黑暗。读书期间,他还展现出 过人的语言天赋,学会了拉丁文和希腊文,后 来更通晓意大利语、西班牙语和英语。
  1713年,伏尔泰从法科学校毕业,在父亲 的牵线搭桥下来到海牙,担任法国驻荷兰大使 馆的秘书。这一期间,他爱上了避居荷兰的法 国女作家迪努瓦耶夫人的女儿。女作家认为他 不可能有出息,向法国大使严肃控告了他,大 使将他遣回法国。父亲一面为他的不争气而哀 叹,一面又利用自己的关系网,推荐他去当了 一名见习律师。然而,他却对这个工作毫无兴 趣,依旧热衷于文学创作,特别是讽刺朝政。 1715年,法国国王路易十四去世,路易十五即 位时年仅5岁,由奥尔良公爵担任摄政王。在 政敌的资助下,伏尔泰写了一些攻击摄政王生 活腐化、卖官弩爵的打油诗,结果被驱逐出巴 黎,流放到小城苏利。 18世纪,狄德罗、孟德斯鸠、布丰和拉摩等知识界名人齐聚沙龙,欣赏伏尔泰创作的悲剧《中国孤儿》。
  在父亲多方斡旋之下,伏尔泰结束流放回 到巴黎。然而,1717年春,巴黎街头流传着几 首攻击法国王室淫乱生活的诗作,有人举报伏 尔泰就是作者。当年5月,摄政王一纸令下, 伏尔泰被投入巴士底狱,这让他充分感受到了 封建统治的黑暗与蛮横。好在狱中还可以读书, 他把创作灵感记录在书本的空白处,构思起对 著名悲剧《俄狄浦斯王》的大胆改编。
  1718年4月,伏尔泰获得释放,按照规定 他必须得放逐外地,半年后才得以回到巴黎。 11月18日,他改编的《俄狄浦斯王》在法兰 西剧院上演并大获成功,连演45场,场场座无 虚席。正是这次演出,他首次以法国南部的城 堡“伏尔泰”作为自己的笔名。在伏尔泰为逃 避打击而先后使用的100多个笔名中,这个笔 名就此成了他的传世之名。那一年,画家拉吉 莱勒为他画了一幅画,画中的伏尔泰侧过身来, 手里拿著自己的作品,脸色红润,目光清澈, 笑意盈盈,定格的是名流诗人的形象。
  此后几年,伏尔泰完全沉浸于文学创作。 他把在坐牢期间就酝酿的史诗《亨利亚特》做 了进一步的修改完善,以此向波旁王朝缔造者 亨利四世致敬。但因为这部作品牵涉到王室秘 闻以及宗教管制,难以在法国出版,只能先在 荷兰出版,并很快流传至英国。直到1725年, 剧作《亨利亚特》才被允许在法国公开上演。 玛丽王后亲自到剧院观看了这部戏,被精彩的 剧情深深吸引,向路易十五国王隆重作了推荐。 于是,伏尔泰成了王宫的座上宾。伏尔泰还发 挥着过人的经商头脑,投资股票获利颇丰,加 上王室给予的赏金,日子过得很富足。
  一时间,伏尔泰志得意满、恃才自傲,为 人处世十分高调,这引起了贵族阶层的厌恶, 为接下来的厄运埋下了伏笔。1725年底,伏尔 泰与女友勒库弗勒在歌剧院的包厢里,遇到了 贵族洛昂骑士,恰巧洛昂骑士也在追求勒库弗 勒,于是用极为傲慢的语气,问伏尔泰的名字 到底是啥,意在嘲笑他出生低贱。伏尔泰毫不 客气地回敬道:“我没有显赫的姓氏,但我使 我的姓氏显赫起来。”两人不欢而散。
  翌年2月,伏尔泰在出席一个名流的宴会 时,门房前来通报,说门口有人求见,不明就 里的伏尔泰走了出来,结果被几个埋伏在门边、 手持棍棒的壮汉狠狠打了一顿,洛昂骑士则躲 在一旁指挥。头破血流的他回到名流家里,请 求对方采取法律手段帮助自己,但这位名流惧 怕洛昂骑士的强大身世,拒绝了他的要求。
  遭到羞辱的伏尔泰,决定用贵族间最古老 的手段――决斗来解决这场恩怨。为此,这位 身材瘦弱的诗人还苦练了很长时间的剑术。但 洛昂骑士却害怕了,向警察报了案。当时的法 国,早已颁布法律禁止决斗,为的是减少伤亡。 违法鼓动决斗的伏尔泰被抓了起来,于1726 年3月又一次被关进了巴士底狱。在狱中,伏 尔泰很快冷静了下来,向当局承认了自己的鲁 莽,并以离开法国作为条件,获得了释放。 惊世骇俗的爱情
  1726年5月,伏尔泰来到了英国。他对英 国的政治十分感兴趣,认真研究了君主立宪制, 认为这种体制比法国的君主专制更为优越。他 还发挥交朋友的特长,遍访英国学界大家,与 他们进行学术上的交流。他还参加了牛顿的葬 礼,为牛顿能够葬在皇家宗教圣地威斯敏斯特 大教堂而感到欣慰,认为这是英国君主尊重知 识的体现。 热情讴歌遥远东方
  伏尔泰生活的时期,正是中国的康乾盛世。 他对这个遥远而古老的东方国度充满了向往和 崇拜,阅读了大量传教士关于中国的游历,对 乾隆等中国皇帝赞赏有加。一次,在给瑞典国 王的信中,他提到自己给乾隆写了好多封信, 遗憾的是都没有收到回信。乾隆是著名的“诗 歌生产家”,部分作品经翻译后流入欧洲。伏 尔泰在阅读《盛京赋》后十分激动,认为一位 统治庞大帝国的皇帝居然还能写诗,他一定是 好皇帝。伏尔泰认为“中国是世界上开化最早 的国家”,以此作为对法国君主制度进行批判 和改革的样板。
  他对中国的儒家思想格外推崇,研读了《论 语》《孟子》《易经》等典籍,对儒家的伦理 学进行了深入分析。伏尔泰最崇拜的中国思想 家是孔子,自称“孔门弟子”。在他的几处住 所中,都专门开辟了“孔子之室”,挂上了孔 子的画像,经常虔诚地进行祭拜。在和别人的 通信中,他也多次使用“我以孔子的名字拥抱 你”“以孔子的名字,再一次向你告别”等句 子作为结尾。在那个人们多用“以上帝的名字” 结束信件的年代,这种说法显得十分特别。在 他的带动下,当时有不少欧洲名流和文人当了 孔子的追随者。
  《赵氏孤儿》是元代杂剧,被西方传教士 带回了欧洲,但唱词被全部去掉,只剩下故事 的基本框架。伏尔泰第一次读到这个故事后就 十分喜欢,认为与他创作的悲剧有很多相通之 处。他从法国观众能够接受的角度出发,对原 作进行了大胆改编,创作出法文版的《中国孤 儿》,只是故事的时空背景由春秋时期,改为 成吉思汗攻占燕京、一统天下的时期。1755年 8月,这部悲剧在巴黎上演,取得了很大的成功。 载誉归来凄惨逝去
  落叶终要归根。在外漂泊几十年的伏尔泰, 在接近油尽灯枯的时候,重新回到了巴黎。 1778年2月,巴黎街头一片欢腾,人们排着长 长的队伍,迎接著这位八旬老人的归来,名媛 淑女虔诚地亲吻他的手,甚至有人把他衣服上 的皮毛拔了下来,作为礼物珍藏。此时的他, 身体更加瘦削,连走路都很困难,但因为兴奋 的缘故,精神状态还不错。
  安顿下来后,伏尔泰立即投入到紧张的工 作之中,完成了人生最后一部悲剧《伊雷娜》 的创作。虽然与巅峰时期的创作水平难以相提 并论,人们还是抱着极大的热情涌入剧院,表 达着对他的热爱和支持。他被簇拥着走进剧场, 人们把一个伏尔泰半身大理石像搬上了舞台, 向他致以崇高敬意。
  然而,紧张繁重的创作也耗光了他的精力, 很快伏尔泰就病倒了,不停地吐血。为了撑起 精神,他甚至连续喝18杯咖啡,结果导致严 重失眠,健康状况迅速恶化。他的侄女是其遗 产继承人,但她残忍地将老人关在院子后面的 一个小房间里,拒绝外界的探望和援助。近 20天里,伏尔泰洗澡都只能用冷水,吃的东 西也很差。
  1778年5月30日上午,一名医生过来按 摩了伏尔泰的太阳穴,让他稍微有了些精神。 弥留之际,他忽然睁开眼睛,惨叫一声“让我 死了吧!”很快,就真的去世了。6月2日, 他的遗体入葬仪式在塞里埃举行。他死后11年, 法国大革命爆发,曾经关押过他的巴士底狱被 攻占。1791年,人们将伏尔泰的遗骸重新运回 巴黎,郑重安葬在先贤祠。他安睡在一个大理 石灵枢里,前面立着的是他作思考状的雕像。 他的心脏则是安葬在别处,墓碑上写道:他的 心存放在此,他的思想遍布世界。
  伏尔泰的一生,是著书立说、传播思想的 远征。他的作品包括数十部经典文学、史学、 哲学等著作,几十部以悲剧为主的戏剧,以及 一万多封各类书信,汇集成近百卷的《伏尔泰 全集》。他还拥有了一大批学生和追随者,包 括先前关系亲密、但后来因立场不同而分道扬 镰的又一位启蒙运动巨星卢梭,还有狄德罗、 孔狄亚克、布封等人,他们都对伏尔泰推崇备 至,把他公认为导师。可以说,伏尔泰为法兰 西民族立起了一座高大的精神丰碑。 1778年,伏尔泰创作的悲剧《伊雷娜》在巴黎公演。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